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64 回復:3 發表於 2016-2-1 11:18:34
累計簽到︰1488 天
連續簽到︰10 天
發表於 2015-12-30 15:13:1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紅嫁衣 [複製鏈接]

紅嫁衣這一天,藍盈盈的心情很沉重。9 v# ]+ B" [9 B% a  \

. U7 k7 Q& f: q0 K3 h  因為姐姐死了。
+ @5 h, g) O# O5 S9 F  S
+ c/ R  B" p% J  卻不是因姐姐的死而難過,而是感到恐懼。) r1 @0 O) E$ E/ R4 a
; a! b3 v3 j* N+ c7 d- k5 @
  在警察一個電話通知她們去認屍的時候,那恐懼便漫延而來,吞噬了她所有的感知。# `" M: ]  X3 ~' d& N  F
! x/ Q7 M4 H, d/ ~. C( ]0 I5 D
  尤其是看到屍体被抬出的時候,那擔架上的白布被風掀開,正好露出姐姐的臉龐。
( O' B1 b3 p  O" a3 S& }) E& s; K; O, z/ m; O3 X0 {" R: H
  警戒帶外圍觀的人群,眼尖的几個在看到屍体的臉龐后便紛紛尖叫連連。
' k) h- A7 N: ~( ^; d
* ]" S6 d& X6 i  而盈盈和她的母親,更是嚇得手腳發軟。
8 _' \3 `# [+ o- S) X
9 t1 w$ x9 A! g! \3 S6 p  屍体的嘴,塞滿了黑色的泥土,而她的嘴角,滲著摻和著泥土的黑色血跡,眼睛睜到極限,因此她的太陽穴突爆著青筋,甚至眼角也有絲絲血跡,那滿是血絲眼睛外凸,讓人感覺隨時會從眼眶崩落,仿佛正用一種仇怨的眼神看著這個世界。
$ ?: B. c* g4 M! }
+ @; G* {8 }: f" l3 u( [  一個年輕的警察將白布重新蓋好,卻沒留意到屍体的手也從白布下露了出來,掛在擔架外面隨著几個人的步伐一顫一抖,豁開的血脈正往外不停地滲著血。
! X  i* V: f* j8 U/ P+ \1 q8 w( K/ D3 w
  盈盈忍不住縮到母親的懷里哭了起來,警察過來做了筆錄,看著二人的情緒,安慰了几句:“丘女士,你長女的死是一起惡劣的謀殺案,我們警方將會讓法醫對死進行屍檢,努力偵破這起案件,如果丘女士有什麼線索,希望你能夠慷慨提供,方便我們早日破案。”, i/ a/ _' I, X3 Z

" f2 y) Z6 E% k" y9 v  丘女士點點頭:“如果三日后沒有什麼線索,我便要將屍体火化。”
* q" c! {4 o) i5 m, Y8 L# I8 c( f' Y0 Z! j  t6 X( g; w
  “這……”
& \2 E$ A4 b, f+ r7 v2 ]) X( [* }- p2 F" k. u& p. L  o
  “我女儿死得太慘,我希望她能早日入土為安。”
* `( @+ d/ {: Q$ Z2 S# h" C3 ]' E2 W; F* v0 T
  這話說的,一半是真,一半是假。5 a3 V( s. Z, t6 q" _

! n7 r. z6 |3 C' R  ~, K  警察點點頭:“好吧,丘女士節哀順變,我會轉告我的上級。”
' ~: o# i0 \. [3 Q/ E6 ^0 L- ~+ A, N" Q' M
  丘女士點點頭,扶著自己的小女儿盈盈坐上了車便離開。+ |* N4 Z+ r8 ^& b( b
* t$ f# |& g. V% d! [
  丘女士的長女,叫藍盈英,說是長女,卻不是她的親生女儿,那是她死去的丈夫,前妻所留下的,因而,一直都是丘女士和藍盈盈的眼中釘。" z5 V4 C' i7 V# c1 A* g

' O; |  S$ E' A* `8 D) [  她丈夫在世的時候,她還有所收斂,但她丈夫前几年去世之后,藍盈英便沒有過過一天的安寧日。
! J% z% D2 j! D# z; E
/ {, G$ Q1 I7 [0 B& q$ W  因而不久后,藍盈英便以公司太遠為由搬離了這座父親留下的豪宅。
: _4 M& C" t" D$ K  s* }$ b
& z! N! m# I1 P2 |2 Y9 A9 K  但丘女士唯怕藍盈英使手段來爭奪家產,便派人跟蹤她,卻發現她正與一位貴公子拍拖,親密無間。+ a+ S4 c5 ~2 L2 D$ Z2 O7 X( c

! w2 a# r6 H, \3 J5 r, t- k  這引來丘女士的不滿和藍盈盈的妒忌。" p) ^8 M( u; W& H2 B5 o+ e

9 [! m) w, q  d- y8 A1 T& B  當藍盈英帶著她男朋友楚天寒來到家中,告知兩人准備結婚的消息。
/ t% l3 j  ~& P& W2 A4 \; ^+ y9 @* e
  丘女子卻十分爽快地同意,為此,藍盈英十分驚訝,卻不知,是一場陰謀的策划。
2 b; k+ I: R8 {2 z! i+ a0 |( g, D; j+ P3 Z# C$ z5 n" O
  這場策划,不僅毀了她這一生,也是使她走向死亡的開端,即使她的死是丘女士的意料之外,也不是她的本意,卻是一根導火的線。+ Q: m& A. e6 a: {1 [

  j. d, R) N7 ^4 @  新婚的前夕,她將藍盈英請到家中,張羅了一桌好菜招待,這讓藍盈英受寵若驚,一頓飯吃得渾身不自然,默默地把那碗摻和著藥粉的飯吃了下去,便不知不覺地昏了過去。! i2 @/ n* K  p1 z
5 c6 c! `4 ^8 W, S% Q. G" n
  醒來的時候,雙□腿間的疼痛和滿身的印記,還有身旁赤著身子的男人,提醒著她發生的一切。
, c) z; `8 }$ _9 x3 H+ G, p: C& o
& Q- w4 W, V2 W% U7 K6 r* z8 `  她尖叫一聲,吵醒了身旁的男人。. e: j, ?! _$ J% o) ^! F

$ n, _* F5 x: W7 H( V( [2 a  “干什麼,臭婆娘!”男人不滿的淬了口唾沫,一巴掌便摑在藍盈英那美麗的臉蛋上。
6 Y9 l* m% B* f9 V& K3 B4 E
3 ?1 _/ S. Y8 [4 x) s0 ]' ]9 E  “老子上你是你的福氣,還瞎叫什麼,信不信老子掐死你?”
& o! t* M! l1 A# z
5 H3 x( L$ ]/ g* C$ F  藍盈英捂著熱辣辣的臉,緊捂著被子,泣不成聲。( f! D  S) I/ u' N& Q  ?& f" v, R
8 B3 I! Y# H5 p! W5 G3 q0 c! O2 ]
  男人不屑地看了她一眼,起身穿著衣服便離開,他走后,丘女士卻推門而入,抱著胸譏笑道:“哎呦呦,我的大小姐,哭什麼喪吶,再過三天,可是你的新婚之日,你這樣,可不吉利。”
( r8 K9 T+ i0 c2 J* _& M: ^8 X( B8 Y- T; O) K' C* J; F& V% E
  “你這樣會遭報應的。”藍盈英恨恨地瞪著她,聲音嘶啞地吼著,光著身子便扑上掐住丘女士的脖子。8 t  E) m, o+ I- A. `
  P* o% W9 _# P
  此時她歇斯底里的情緒雖然讓她的力氣有些增大,卻手腳混亂,兩人的爭執引來了藍盈盈,她看到藍盈英正發瘋似的掐著母親的脖子,忙上去一把扯開,用力甩了一巴掌將她甩回床上去。! s$ X  q- c% N* d. [3 j
0 ]! m! O0 k5 \  b
  “你神經病呀。”藍盈盈罵了一聲,轉身拍著母親的背,摸著她發紅的脖子。
2 ?/ ^6 }2 @+ M: F
) f8 O' |  n1 c4 N  “你們會遭報應的,你們這些惡魔。”! c; b- p5 n. d% r! Z4 ~. N

+ f  M! U4 q. n+ q- \- f- @4 z' X3 D  “哼,報應,我們能遭什麼報應,倒是你,小賤人,你這副殘花敗柳的身子,嫁到楚家,看你有多少好日子過。”6 R. ~* Y- h* ?; g; e! v) [
; r% r0 F% _4 n$ \7 N
  一邊說著,手往藍盈英的腰上狠狠地掐了几下,不由在心里暗贊她的一副好身材。
( ?& ]$ A6 A" Z( ~
; K+ C1 {7 Q3 `& @5 i( |  可惜呀,現在可是金枝在外,敗絮其中,就算是一副誘人的身材,但別人穿過的破鞋,身為富家世子的楚天寒,一個有頭有臉的人,又怎能接受?2 \( D% y# w1 @' x( f
2 [8 c8 D- p5 i4 a
  確實,楚天寒並不能接受這樣的藍盈英。" @" d' B! d! W/ Q' t5 T

' q  d1 w1 }, P9 b( N; G  他會娶藍盈英,只不過是想找一個純潔的女子為妻。
: n% H$ t6 u6 ~( F) W" M+ M. {  L" M( b( s  l+ q
  他外表英俊,言談舉止優雅,事實上,卻是風流成性,私生活極不檢點,但野味雖美,卻不適合過日子,因此,在他遇見藍盈英的時候,便心動了。
% a# S3 d+ Y# p0 M9 k' `3 L, v+ _6 [3 M% `9 o' a' A
  在他的印象中,藍盈英是一個極為純潔的女人,有些光鮮的外表,甚至講一個黃色的笑話都能讓她臉紅半天,于是,他軟硬兼施,不多時便俘虜了藍盈英的心。
2 C. {* i) W$ x* \' s" b" C" y! g) D! z/ W
  但藍盈英是個極為保守的女人,剛交往便表示第一次要留在婚后。
$ r4 A9 V6 M, t) n  v0 c+ Z2 y1 z" j$ I6 @, b
  他也接受了。
& a6 C' c: z" d4 s0 a" m
* p, {- C- C4 D  可是,在他們兩個風風光光地舉行了婚禮后,楚天寒迫不及待地和她行魚水之歡,過程中,藍盈英臉色極為慘白,全身顫抖,一聲冷汗,甚至淚水連連,但楚天寒全歸咎是她“第一次”太過緊張的原因,因此不斷地撫慰她。: q% [% o& G2 l' X
, t# a3 E3 H% s5 }7 k6 ?' M) i
  可結束后,那干淨的床單卻讓他發了狂。
, Z- r/ |0 V# f* o  ?0 W
* x0 R2 S& q! I  他一把拉起藍盈英質問:“你告訴我,這怎麼回事?”& }( q/ l* H& I5 [0 b
. {0 J7 J  x  h1 M6 N+ y
  “天寒,我……我……”
: [+ b( n# Q" q  p, c: P; V$ j$ T8 P0 S! Q* t
  吱唔了半天,卻不知如何開口,只能埋頭說了聲對不起。" ?' @; }# H& m5 n4 N3 G3 F
! p! S; a! e/ j4 I" I
  “對不起?”楚天寒冷笑一身,下床套上褲子:“知道對不起怎麼還敢嫁給我。”3 {. `) A" q6 U8 r

( N( {/ R+ \3 }7 k( Z/ Y+ ~( {4 H3 a% X  “天寒,是你說愛說,你說你要娶我。”
' F: j- N! M7 H% S- S8 s/ X8 z0 V, O4 v
  楚天寒低下身對視著她的眼睛:“對,我是說過,可誰知道你真能裝,一副純潔無辜的模樣,裝得有多清純,要不是以為你是處□女,你當成我會看上你這沒腦子的女人。”
2 ~4 C. d- N  ^5 e) a% v
5 y. M4 S  x' m* m  “天寒!”藍盈英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原來,戀愛中的浪漫情話,甜言蜜語,竟然是假的。4 i9 O; T$ T  u9 |
% c# [7 Z' n- Z- m+ M! G
  她太相信楚天寒的感情,以至于相信天寒不會像她妹妹說的那樣,因為她不是處女而拋棄她。+ K- N( x6 `: y& O0 L5 N
/ `" f6 f% O6 G
  楚天寒甩門而去,留下她一個人埋頭哭了起來,慢慢地,她撐著手腳麻木的身体,拾起婚紗套在身上,對著鏡子,默默流淚,□□的肩膀上,有几處楚天寒留下的吻痕。
* b% t  `# D$ d# W* ?" X6 B3 o- h. T  H) e- X: u) G! L2 w
  正發著呆,房門“澎”的一聲被推開,進來了兩個面目猥瑣的男人。3 f8 z' d& _0 s) P# f
9 ~9 a. e% _; [; z; t
  “呦呦呦,楚少爺,這妞看上去不錯。”/ s7 R( f3 l; c! \

" C2 \* K$ j& i7 g( F) o  兩人身后的楚天寒冷笑道:“那就好好品嘗,記住,處理得干淨點,沒留下任何線索。”- C# O0 b# {; L; o
: X  q9 H, B% R
  “知道了知道了。”  E  B3 v9 H' T! n; p% n0 m4 }! E

& K$ I/ V' E1 ]  兩人說著,搓著手向藍盈英走去。
; N  _4 G4 E0 c4 c! ]
3 ~' h, J$ f- D. L  “你們干什麼?”
& Y, H$ l5 l6 _0 F6 B: [8 C9 k3 B$ L9 c# x, ]* }
  藍盈英害怕地后退,一直退到牆角,聲音顫抖地喊道:“你們不要過來!”+ a: Q! A6 |, P6 Z# f9 k4 {
0 J3 ]' Q1 u6 j( F) r, P
  意識到要發生什麼,藍盈英嚇得腦袋有些昏眩,但依然撐著,看著兩人愈來愈近,她無助地看著楚天寒求饒道:“天寒,不要,求求你,不要,放過我吧,天寒。”
) n& n8 V+ z; N- g2 k2 j1 c6 A% X7 [
, w2 x+ d" Q( d( p  楚天寒冷哼一聲,轉身便離開。+ g7 i; ^3 d- s7 N. p. I
! E) b) F# g. l* Q5 M$ m0 Y
  這下藍盈英再也撐不住,腿一軟便倒在地上,被兩人拉著胳膊便往外拖。" O! e' X( l# B4 Y- V4 _( A3 l; G

8 S- ^5 V+ `8 ~4 F: ~  她想起了前几天那奪取她清白的男人,不知哪來的力氣,整個人劇烈地掙扎起來,他們沒想到本來還在手中軟綿綿的藍盈英會突然發力,一下子便被掙脫。
5 v: F5 F8 M3 Z
& ]7 H, R1 B8 q+ l9 ?0 K  她推開兩人,迅速地往外跑,衝到樓梯處准備下跑。, C3 w0 q' h* U4 J6 U

- y7 J, T( r9 g2 ]* q& X4 e  “他奶奶個胸!”其中一個男人罵了一聲,几步躍到藍盈英身后,一腳便朝她的腿窩踹去。
1 E1 B# N" z& j$ O0 K) v$ e9 f' [! R* ?
  藍盈英措不及防,一下子便滾了下去,頭部剛好撞上樓梯旁的酒櫃,磕破了額頭,鮮血直流,那疼痛反而促使她更為清醒,但疼痛占據所有思維,也使她一時半會爬不起來。
8 s% S# a. k: K8 Q: W. ?9 H* a: c9 N/ p9 T; x
  兩個男人跑到她面前,邊吐著髒話邊朝她肚子用力踹了几下,只踹得她猛吐出一口鮮血,才停止。6 y+ `. ~6 U) l& S6 U0 V) c
6 j; l( g/ {; n- }
  其中一人摸著胡腮說著:“大哥,可先別現在就把她弄死,奸屍可就不好玩,要死,也得等咱哥倆玩完后。”
- \8 l% ]/ _- d, N5 }) i8 T+ C8 }& i% k6 [/ C7 a# K* d
  被叫大哥的男人朝她臉上吐了几口水,罵罵咧咧地便再次把她從地上扯了起來,掏出一圈膠帶,几下便綁住了藍盈英的手腳,並封住了她的嘴巴,然后往肩膀一甩,對著樓上冷眼觀看的楚天寒喊到:“楚少爺,咱兄弟倆辦事,您盡管放心,你就說你媳婦半夜外出失蹤了就行,錢呀記得打到我們的賬戶上。”. l6 R5 B3 s; e. l( Z3 O/ [

# Y4 q/ z- `6 E6 @6 V( z. c' j" v  楚天寒沒有回答,依然冷眼看著,他所住的別墅本來就偏僻,再加上家境勢力大,辦掉一個女人,只要事情處理干淨,警方也查不到什麼線索,又有什麼好怕的。. m5 y* N1 A) V! |0 v

& w* G% l6 t) p- N5 y  藍盈英雖然全身疼痛,意識模糊,卻撐著抬著頭看著楚天寒,出門前,她的目光由絕望轉為一種深深怨恨。' s" d* l& L3 d" @6 b* e( f0 W

0 {. A1 I/ N- Z# ^( I  兩人載著藍盈英到了一座廢屋里,此時夜入三更,他們走的路道偏僻,一路上也沒遇見什麼人。5 f9 [! C7 G; i0 M3 s
, y6 D# [0 s( X. F4 h
  下了車,便扛著半迷糊半清醒的藍盈英進了廢屋。
0 _, y5 B2 S3 K7 T1 b# j- s
8 |. R$ A" A1 @% b1 f' B  這是一間建到一般不知何故被廢棄的房屋,暗得讓人發滲。
) z# W' X6 T- _: C" L
2 a. a& D  R) N2 P  兩人打開一個小小的手電照著藍盈英,猙獰地笑著,解開褲子,便趴下來開始對著她上下其手,那雪白的婚紗也被粗暴地扯開鋪在她的身下,丟到一旁,那膠帶也被撕開。0 k2 X3 u! z7 R: C) V4 R
( {/ I% l" o4 d
  敏感的身子感到男子粗糙的手掌,藍盈英撐著意識,在男人進入她身体的時候,她猛得再次掙扎起來,但對于男人來說,她的力氣太過于微不足道,在一旁等著自己大哥辦完事的男人上前,抓住藍盈英的雙手按倒她的頭頂,藍盈英掙扎無果,便對著男人的肩膀狠狠一咬,牙齒一下子便扣進了男人的皮肉。7 S# `+ Q& t) t  _
) J0 f5 h# M4 N4 }+ B
  男人發出一聲慘叫,坐起身子,對著藍盈英的臉左右開扇,一邊狠狠地罵著,藍盈英頭部的傷口本來就還在發痛,被這麼扇了几個巴掌,又再一次失去掙扎的力道,頭更加發沉,她暗暗用指甲摳著掌心,提醒著自己不能昏過去,因為從方才的對話,她明白,等這兩個男人玩完以后,必將她置于死地,所以,她不能昏過去,她不甘願就這麼死了,一定要逃走,一定要逃走。
! Y1 L% o" ^$ P+ x, b3 [- ^1 J: i6 n9 a/ G* B* C8 o
  她的求生意識很大,大地再次支起她的力氣,在第二個男人准備進入她身体的時候,她又再次掙扎起來,這一次,比之前更狠,她手往旁邊撈著了一塊碎磚,便對著男人的后腦勺狠狠砸了下去。; u) {; H2 {0 B. P0 X2 F: e2 C

4 D1 K' `/ d1 C  男人沒有想到藍盈英居然還有力氣掙扎,因此沒有防備,被這麼一砸,便把他后腦勺砸破。
* I/ I( H' M2 C. [+ p
6 A; L3 k8 j# ~7 `. k  他慘叫一聲,往脖子一探,便摸到了滿手的血,疼得他呲牙裂嘴,他的大哥本來在一旁穿著衣服,看著這一幕,當即摸出下巴刀子,抓住她倆只手,往她手腕分別深深划了兩道,直接切斷了她的血脈,她睜大眼睛看著自己手腕鮮血直涌,除了疼痛難忍,那深深的傷口讓她感到無以言表的恐懼,絕望。
5 {4 p4 [9 I1 X. f9 A" R, y  E1 s( u4 {4 t/ Y
  但再發愣了几秒,她突然扯著嗓子,扭動著被壓住的身子,尖聲喊到:“救命呀!救命呀!”& F: u& e" i  R$ Z$ l. I
; i& [; i/ G. i; `9 `" ~( @
  一句連著一句,兩個男人更為惱怒,壓在她身上的男人,挖著旁邊的泥土,便徑直塞入她嘴里,瞬間掩住她的聲音。" \3 N& ^/ x4 ^( t$ B

2 a" q) n# e0 m' a7 I6 Q5 |  她“嗚嗚”地悶叫著,兩眼越睜越大,男人並沒有就此收手,而是不斷將將泥土塞入她的嘴里,直到她死去。1 x/ j3 r1 P! k: ~4 R9 r% H

7 Y# L) N/ N: }, W, p; L  兩人起身紛紛拍去身上的泥土,有些掃興地離開。
# t8 a% m. I1 q* p# w  N) l- U/ _  P# l
  藍盈英那原本雪白的婚紗,已被鮮血染成紅色。, M4 M1 S6 j5 X/ x$ k
7 r$ H& I# d1 ?2 Y! w: W
  兩人走到外面,從后車廂拿出一瓶汽油,澆遍了整部車子,並在車子下方放下一顆炸彈,便抄著水路離開,下水前,他們按下炸彈的遠控按鈕,聽到那遠處傳來的爆炸聲響,便埋入水中離去。. W6 ^. v7 V% U0 E! v  W+ Z: B, W

8 b: U, x2 P5 _! U0 I  事情過去了七天,藍盈英的屍体也被火化了,連同她那間鮮紅的血嫁衣。- `" H) v; n9 r! [/ ~+ c

$ ?# @) ]+ p1 H0 K, z& I  雖然事情過去七天,藍盈盈和丘女士的心情仍然無法平靜,因為她們清楚的知道,藍盈英的死一定和楚天寒脫不了干系,因為也是被她們間接所害。
3 o( k1 V* M+ _* l. J3 m* S8 t6 W8 P# _8 g! V
  他們只是想讓藍盈英身敗名裂,卻沒意料到楚天寒如此心狠手辣。
, x; }3 B+ ~. f4 d( q7 N" N& [/ g" q5 m+ B
  藍盈英的死狀太過殘忍,讓人一想便全身發寒。. y8 m  v* a, z/ Z7 m) x
, E6 j& q; s! m9 G
  她想起了藍盈英當時詛咒他們會遭報應的話,不禁更加害怕。
) K/ m2 V, @$ e- y( p
* u! h) v: H8 w4 n  今夜正好是藍盈英的頭七回魂夜,想到那些傳說的鬼故事,她顫抖地說道: “媽媽,你說,姐姐的鬼魂會不會回來復仇?”( Q6 O. m0 d# X$ [  F. n, s3 s
5 C7 y* }: }) z  d! N
  “傻瓜,這世界怎麼可能會有鬼魂呢?時間不早了,快點洗個澡去睡吧。”
4 H( k* t* y4 P$ Y+ J7 S# i
/ B' Y& V9 z2 V  說著便走進浴房替她放好熱水,喊她進去后,看著她一臉恐懼不安,心疼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要多想,快點洗吧。”
/ E; {8 W7 ]4 ~) V8 J# G5 f" q; x8 P! V: o$ E7 ]9 h
  藍盈盈點點頭,看著丘女士出去,便開始解衣服,手剛剛碰到扣子,便聽到浴缸里傳來“咕嚕咕嚕”的聲響,她有些害怕,卻又好奇,想著是不是自己的幻聽,便慢慢靠近浴缸往里一看,卻什麼也沒看到,就連聲音也消失了,不覺自嘲起來。
, F+ E6 y6 b* r" L$ g7 ~. `8 K9 K6 P6 T- A( c
  几下便褪去衣服,再次抬眼看到浴缸,這一眼,當即嚇得她全身冒汗,那一缸的清水,不知何時變成血水,並開始往外涌,一直漫到她腳邊,而血水中間,一團頭發不斷地扭動,藍盈盈想要尖叫,卻感覺喉嚨堵塞發不出聲音,腳也發硬,全身動彈不得,那一團頭發下,慢慢露出一張猙獰的臉……2 M, r, ?5 y6 A
5 f) u" T' f% m
  丘女士坐在客廳等了將近一個小時,卻沒聽到浴房穿來一絲動靜,不由心里發慌,連忙跑過去扭開門,往里一看,是被發出一聲尖叫便昏了過去。& J; M! w0 D1 t* ^6 l: L
0 a! v  m2 D, r5 h7 Z# B6 D
  藍盈盈死了。
# s- r" W% Y% [" d0 X4 E* q, X0 ^; M6 k4 v
  警察和法醫都來了,那警察中,有几個是之前在藍盈英死亡現場見過丘女士和藍盈盈的人。! z; |7 B/ Q5 x* W
: ]' l- ?9 A! X" y, R  y
  因此來到她們家中,看著這一切,每個人心里都埋著大同小異的疑惑和好奇心。
6 M% @3 Q1 @6 D+ i
5 ~' j+ i: r, K. m5 W' v/ A* ]  經過法醫監證,藍盈盈被熱水活活燙死的。
) H8 [# Y" n3 [) I* j0 q( l8 L8 ?: @  ]$ h+ T
  這便是奇了怪了,一個人,即使在昏睡時,被溫水一燙,也會被燙醒,可藍盈盈卻嘴角微笑安靜地坐在浴缸里,仿佛正舒適地泡著溫水澡,但法醫卻非常肯定地說藍盈盈確實是被燙死了。
  |+ U' E; }& N
( Y9 Y% n3 o6 \  這下警察便不知如何下手,想找丘女士錄下口供,但失去愛女的丘女士卻目光呆滯,精神時常,嘴里不停地念叨:“是她回來了,她回來報仇她,是她回來了,她回來報仇了。”5 q, R" v2 W$ W1 G2 Z& T; B
) x5 O+ q/ h5 K( ?( c0 Q4 c
  這讓警方十分無奈,最后只能將藍盈盈定為意外身亡。0 k( k  N- g) n9 V, ~0 V$ D6 N

, [% V8 F4 x8 h2 W% W/ S  是夜,丘女士依然坐在沙發上,藍盈盈的屍体已被安排到殯儀館里,現在這座豪宅,只剩下她孤零零一個人,女儿的死對于她來說打擊甚大。% k8 }8 o2 V6 f. m
1 V$ z5 I  s5 @* R. u6 A
  正沉默著,樓上的琴房突然傳來鋼琴彈奏的聲音,伴隨著一個女子的歌聲:
  J( |, P) D1 m% P9 a2 b7 N4 h, d+ Y, Y/ R5 W, ^2 M) c" v
  “ 媽媽看好我的我的紅嫁衣。
+ L  W. J. a, q( v( o  不要讓我太早太早死去: A+ H9 r3 s. x3 d
  啊~~ 啊~~ 啊~~
$ M) g/ W; J2 v1 L4 M  夜深你飄落的發。
  m4 E1 _  j5 ~, i% Z/ I  夜深你閉上了眼。
$ `- `6 p3 W5 x. T1 v  d3 K  這是一個秘密的約定。
0 a" F+ |6 o2 v/ ^  屬于我屬于你。
& }" M) G: A7 R" L, J- z6 ^% z2 {; H  嫁衣是紅色。
/ K' E* u1 N, X5 F! f  內衣是白色。
- |" x7 Q" n) E+ x( g3 l$ Y2 B  媽媽看好我的我的紅嫁衣。
8 k$ g3 x- m3 I) K: o- L  不要讓我太早太早死去。: v# G& V4 R5 M5 s( B8 D; L
  但願你撫摩的女人流血不停。
) M* R9 _. Z6 }) w2 X  一夜春宵不是不是我的錯。
9 T  ^# ^4 u, L% P  但願你撫摩的女人正在腐爛。
! f3 @" e% B  q3 U5 b" t1 l4 T  一夜春宵不是不是我的錯 ”
2 W2 r7 T& O1 v& p2 ~7 P. b6 _
  聲音詭異而凄涼,但此時的丘女士,麻木的心已沒有任何感覺,她木吶地一部部上了樓,朝琴房走去,琴房的門開著,她看著坐在鋼琴前的藍盈英,一身血紅的婚紗及地,蓬亂的頭發蓋住她的面部,手指卻靈活地在鋼琴上跳躍著,一遍一遍地歌唱。
" F) b: D+ K, I
# A" i6 M0 b. J- s3 H9 U7 W+ k- K  “你到底想怎樣?”丘女士用盡全力吼了一聲,然后跪坐在地上哭了起來:“你還我女儿,你還我女儿呀!”
) P1 z  y7 w# s& ~
/ o! c, \8 g1 G) H# y  藍盈英停下手,頭僵硬地轉動,發出“嘎喳嘎喳”的聲音。5 ~( K3 w6 q! |
5 `. p, [% m% J/ H
  那雙布滿血絲外凸的眼珠子,正盯著她,冰冷地說道:“我說過,你們會遭報應的。”. U2 ^2 [( t2 b/ ?, I

& V6 C2 C& v0 a! Y  說著,她站起身,朝丘女士走去,而丘女士突然感覺全身輕飄飄,低頭一看,只見自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托在半空,來不及多想,一陣天昏地暗的旋轉,最后映入視線里,是樓下客廳昂貴地毯上美麗的花紋。
0 ?7 n' U; g% |* N: t! ^8 c: G4 K  s1 O/ h% K. @
  燈火輝煌的街道上,大黑小黑兩兄弟正搭著肩搖搖晃晃地從一間KTV走了出來,兩人都喝了不少,走到新買的長安CS-75的車旁,又低頭嘔吐一番。3 t: ]* L0 z  h% |7 Q

. a: T4 C8 n3 r# j2 ^( D  小黑結結巴巴地說道:“大……大哥,今晚你喝得有點多,讓小弟來……來開車。”
  Y' D3 ]/ ^9 O3 t/ A2 C- ]( `5 O+ f
  大黑推了他一把,徑直開著車門便坐到駕駛座上:“滾犢子,你才喝多呢,今晚,還是由老子開車,你,坐后面去。”
9 v6 u. f- F" m0 K- b) b- ^. \& Z7 c$ x; u" o- h# a) m
  小黑搖頭晃腦地開了后座的車門,正准備坐進去,卻突然停住,僵直身子半完腰的站在車旁,愣是不上車。, v# d& g. k, O5 g) T
% t* m, T# ^# N3 ?
  在駕駛座位上的大黑從內后視鏡看著,罵道:“反了天了,你這臭小子,老子開車你不服呀,不服給老子滾,自己打的去。”
7 V2 g7 K# d2 J$ x& b
& ^# l( e- `4 ~# E/ d9 f  “大哥。”小黑突然后退几步,顫顫巍巍地叫道。
$ L) x' B* K, _5 X* a8 Q, p& L
  “干嘛呀,你這小子!”+ _2 x" E& Z$ F1 }

  a0 N4 h$ f: \# t( [. T0 |" M  小黑沒有回答,而是指著車,褲襠竟開始濕了一大片,見此大黑忍不住捧腹大笑,想著小黑看到什麼能下次這樣,便下了車轉到后座,身子也同樣僵住。
$ v& ~8 a/ p. }7 J/ A
+ T+ \# @- H' s6 k  在后車座上,放著一襲血染的婚紗,這婚紗他們知道的,因為這是他們當時奸殺藍盈英時從他們身上扒下來的。* g" z/ O& K- w4 ~# ^, Z+ S% F

, Y% R9 q1 n0 ^' S1 ~: N/ T  大黑嚇得臉色發白,抓住小黑的胳膊:“小子,告訴我,這是幻覺,老子一定是喝醉了才看到的,告訴我這是幻覺。”+ ~6 {9 Y" U7 l! s. N" ^+ @
2 G3 x0 G8 T/ d
  小黑一下子便哭出聲來:“大哥,這不是幻覺,我也看到了,真的有鬼,她來了,她來了。”
1 }' p* C& w, f
5 g1 p) G" c8 ~  W; Q  說完兩人一邊瘋狂地尖叫著,一邊瘋狂地跑起來,引來路人的一片罵聲。+ a/ U. o* X# S( q3 s
! l0 b" q+ [9 m' |
  兩人就這樣沒頭沒腦地跑著,等到停下的時候,竟跑到那間殺死藍盈英的廢屋里。* O) t* R5 A, F) g& L

  b8 p- B+ R7 o4 H1 f8 y, [& u1 M  兩人這下酒醒了大半,全身顫抖地在黑暗中對視,他們發誓,這屋子離那間KTV很遠很遠,就連開車都要兩個小時,他們絕對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不知不覺跑到這里。
& r  [% F- _5 E; `3 e( r6 j- [" W% S  q0 D9 f: ]0 o
  這一切,說明真的鬧鬼了。
' B0 I6 G* x% u
9 |2 r; n$ b6 `6 r  S% [# A  兩個大男人嚇得哭喊著跪在地上,不斷磕頭:“饒命呀,饒命呀,我們也是聽從楚少爺的命令,你要報仇就去找他吧,求求你放過我們吧。”
# g  A( A) \# C/ ~. q# x, d9 r; s0 ]5 O% }* A9 S
  兩人不斷磕著頭,卻沒發現任何異常,因此兩人對視几眼,便慢慢准備朝門口跑出,但沒走几步,兩只手腕的疼痛卻讓他們一下子癱倒在地。8 C% c% A7 a* p3 q9 C

: _- Q* R$ r; ^7 s' y, `  他們抬手一看,兩只手腕都深深豁開血口,血液不斷流逝,接著,兩只血手開始不受控制地扒著地上和著自己鮮血的泥土,一口一口塞入嘴里……
+ Q. o5 m4 I" S/ l. m! u8 b, t. h
  豪華的歐式房間內,一對男女正對著落地鏡子,□□地交纏,曖昧的氣息彌漫在這個房間。  ?- D) k1 L7 f/ [) O9 B
1 M/ x2 Q* k) @$ V. M
  嬌媚的女人趴在楚天寒健碩的胸膛上,手指不斷在他身上跳躍著。
( x0 f9 x: H5 @$ }4 _3 M( d6 R$ R# L9 [' v1 {
  楚天寒笑著抓住她的手,放在嘴邊輕輕啃著。' T$ R  v  ^  z6 R$ ?

' h$ Z- Q) I1 J8 F  L6 F  女人咯咯笑了起來,抽回手,嬌嗔道:“討厭。”5 J! [# @# L* r( e/ H3 ^6 h

  j  C- b* Y! H# v: m  說完,又把臉貼著楚天寒的胸膛上,滿是委屈地說道:“天寒,你愛不愛人家嗎?”
. B; F2 m9 i9 w# U( Q, N
" `; ^: H& ^6 b7 Q2 R  “又怎麼了小妖精。”' q! C& u% M; w6 m& }0 m( H* _

. f9 K7 y, x2 y3 }  “你干嘛不娶人家,卻娶了那個叫藍盈英的狐狸精嘛!”! [7 @$ d/ W. O- T

) N; u5 k' H& s  w  放著正得楚天寒盛寵,她才敢說這番話,楚少奶奶的位置,身為楚天寒的女人,誰不想高攀?( F" ^2 F6 y* _
" _! S' K  ]$ S6 ~1 J* R& f
  楚天寒眼眸一凝,翻身將她壓在身下:“別跟我提那個死人。”# N. h/ d3 p7 e" p
1 M% B) O' K2 S: H  m: I9 M
  說完低頭咬住女子的肩膀,身体緩動,再一次進入女人的身体。
) c! w" ?) C( b5 _" a* k+ `" o; C- Q# H7 i( c1 z
  女人一聲聲嬌吟,但卻不知怎麼,從一開始的享受變成了痛苦的□□,但楚天寒卻認為她這是太會演,因而更加賣力,但女人卻突然用力推開他,然后一翻身掉在地上,不斷地翻滾,捂著肚子發生一聲聲慘叫。
9 o; S( N* B( S. |# J! a7 S4 k: ^/ d7 p
  “小依,你怎麼了?”楚天寒連忙跑下床,抓住女人的手,緊張地問道。* }+ Y( ^4 p) r. v/ \( |+ G+ E1 N% C
  h  H9 k5 E6 l
  “痛!好痛!”女人尖叫著,身子不斷地扭動,手掙扎著抓著肚皮,竟將自己的肚皮拉開一道道血痕,漸漸地,她平坦的肚子慢慢變大,一直漲到不可思議的程度,而女人慘叫得更加歇斯底里,直到那膨脹的肚皮如氣球般砰的一聲爆破,鮮血和腸子散落出來,噴了楚天寒一聲。; D5 j$ \% L" Q* q7 g6 M0 I% ^

0 }" Y4 s2 r: m- x  楚天寒被眼前嚇得說不出話,腳步挪動,不斷后移,而女人破裂的肚子,卻冒出一直血手,接著是兩只,接著,便是藍盈英嘴里塞滿泥土雙目圓睜的臉。  w# s% b0 H" x% H) o+ g

& w& K/ h0 {" v) ?, `. O' ?4 U, e/ ?! H  “啊!”楚天寒發出一聲慘叫,手扶著欄杆往樓下跑去,卻突然腳下一滑,並頭往下直接跌落,如同藍盈英那次從這張樓梯跌落一般,頭撞向了那酒櫃的腳,清楚地聽到自己頭骨破裂的聲音,意識便沉入黑暗。
! X* o( Z# i) m: ?' C: u+ V8 e/ F" ~6 Q- m/ U+ q/ ^3 \8 c
  狹窄的出租屋內,吊扇嘎嘎作響,李奎拿著一份晚報抽著煙仔細地看著。
8 z$ Y  G- p& `" ^3 e
: e5 n. x# G; q) c) d! O1 H' g% c  最近几期的晚報,都少不了有人離奇死去的事件。' P6 y" _5 X& o# S+ U

0 y7 O0 y; x$ K* ?  先是藍盈英,然后是藍盈盈,接著是這兩個女人的母親,再然后,便是兩個死狀和藍盈英相同的男人死在那間廢屋里。1 n' r# @8 w; P' v& c

# t+ J* f2 j  W- I! y' `- g/ f  現在,就連楚天寒和他的情人也莫名死去。9 L" Z$ V! `5 {7 k' E& z
5 ]1 \7 v$ N: h& @7 |/ Z9 [
  這一切,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都和藍盈英脫不了關系。
4 I5 g8 t; _9 `' s& O8 d6 K0 z) U$ a/ X4 L& e6 s
  看來,接下來,便要輪到自己了。
0 v( k8 `- Q: h2 K- o( ]# V: W/ v- {
  可他不甘心,他只不過為了錢,才會同意丘女士的要求去破藍盈英的處。* c) k; J3 k3 R- A6 z2 v1 U. t- _
, y) i+ U  k/ q
  扔下報紙和煙頭,他煩躁地抓了抓頭發:“他娘的,為了錢,老子哪里錯了,再說那臭婆娘的事和我有什麼關系,是她自己命不好,老子要是這麼給一個女鬼殺了,這輩子真白活。”4 J& j# m) Y" T

% c1 P! l0 I  [1 u: M  起身從電視下的櫃子里抽出一疊符紙,又忍不住心疼著那筆買符紙的錢。
' p, A4 C  J  v+ l$ _3 K4 z5 c1 I1 C6 h( P. b
  這些符紙,是他從一個名氣不少的神婆那里買的,看著他人接連死去,他不禁害怕起來,于是,為了先發制人,他決定聽從神婆的話,用這些符紙封住藍盈英的冤魂,然后燒毀廢屋,這樣,便能降伏她。
; H  I9 g2 A% e5 e2 G; L4 d& f. W, l' Z. a
  于是,揣著這些符紙和汽油,他踩著破舊的腳踏車便出發了。
% }2 W/ s' d! W/ b, b
+ x+ ^# A2 J/ y9 e$ g; m: v  夜晚十一點半,這是神婆說的最佳時間。
9 S. w/ N4 `, W! t2 z  e" h9 G6 ?5 f7 y* ?
  將符紙一張一張貼在廢屋的四面牆壁上,有將汽油澆著牆角繞了一圈。: Q% b/ x* V1 `9 D9 Q

4 p& }. o/ K5 N. f( c  李奎拿出一根煙和火機,但火機明明滿著氣,卻怎麼也打不著,這把他急得直跳腳,用力甩了几下,終于把它點著,但火光照亮的手上,不知何時多了一直血淋淋的手,他一驚,慢慢抬起眼睛,映入眼睛的,是藍盈英那恐怖的面孔。
6 Z/ Y) |7 `$ i8 Q
  ^: i0 D3 g8 @1 J, y4 S- h$ |  瞬間嚇得魂飛魄散,他慘叫一聲甩開了火機,一下子便點燃了澆了汽油的四周,火力迅速蔓延,將整個廢屋團團包住,就連出口也被火掩蓋。3 [) I+ K, k, I: S/ U

8 e% L3 ?' U" O% s  廢屋里,一個火人不斷地慘叫著,掙扎著,夾雜著另一個女子的詭笑聲。
  m& j9 x% L$ J( c* ?! A) {
累計簽到︰40 天
連續簽到︰1 天
發表於 2016-1-4 08:45:35 | 顯示全部樓層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偶像^^小生一直都在關注你的原創!小生對你之仰慕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累計簽到︰63 天
連續簽到︰1 天
發表於 2016-2-1 11:18:34 | 顯示全部樓層
精妙絕倫的精品,感謝啊!期待你更多更好的創作哦!

回復樓主 親!! 下午好,中午養足了精神嗎?讓我們一起渡過下午茶時間,WK有您更精彩!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info@waikeung.net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