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55 回復:1 發表於 2015-12-30 15:05:31
累計簽到︰1488 天
連續簽到︰10 天
發表於 2015-12-30 15:05:3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奪命電話 [複製鏈接]

奪命電話姚博聞今年二十二歲,去年剛從四川省郵電院校畢業,學的是通信線路專業。雖然這年頭大學生畢業后很多都找不到工作,但他卻沒有体會到這種“畢業即失業”的滋味。就在他畢業的前半年,成都一家電信工程監理公司到他們校招聘一批應屆畢業生,他和十三名同學一起應聘,並順利地簽下了合同。進公司后,經過一個月的培訓,然后他們就被分別派駐到四川省內各區縣去監理當地電信公司的電信工程。; ^8 c& j. l2 D

& B8 S! r- i2 C& d5 g: W  Z市是個地級市,地位比縣城高,因此公司也更重視一些,在這個地方分配了兩名監理人員,一個便是姚博聞,另一個則是他的同學李明智。為了工作方便一些,他倆在離Z市電信公司不遠的一棟私人小洋樓里合租了一套房屋。雖然條件不算很好,但比較寬敞,兩室一廳,有一個衛生間,並且還附帶床、沙發、桌椅等一些必要的家俱,另外還有一台21英寸的老式長虹電視。
/ U- x8 ]3 J# ^6 _9 T/ v! A
  i# O) \+ X( G1 w  他們在Z市工作了近一年,不但已經熟悉業務,而且對Z市的環境和生活也已習慣了。
0 g! `8 j* |; q7 v, o$ ^: D
5 W* u, p+ k7 @" m; S3 m  他倆都是情場高手,在這一年中,通過電話和QQ等現代化交往方式,各自結識了不少女孩。姚博聞昨晚又見了一位女孩,他們通過QQ聊天認識一周時間后,這位女網友昨天特意坐火車來與他見面,兩人一起去吃了一頓火鍋后,便去一家賓館開了房間。4 n6 j% \6 z: a/ J

  d6 a- R; V) }/ ^$ g  今天他又陪她在Z市痛痛快快地玩了一天,直到晚上七點鐘后,才招了一輛出租車,送她去火車站。4 V# K9 b# ?* h3 Y" X, i
3 u2 y7 B( L; @2 D1 B
  回家路上,他還帶著几分得意和興奮,准備回屋后好好向李明智吹噓一番。他倆雖非親密已極的朋友,但虛榮心都很重,每有艷遇,都會添油加醋地向對方吹噓一番,甚至連一些床上的動作和感受也會毫無顧忌地說出來!
6 h- b( z6 l" A4 ~
. C1 @; ?% F3 y# i1 p. w  剛到屋門口,他就聽見李明智正在大聲地在講電話。李明智說話聲一向很大,尤其是講電話,更是個高音喇叭!他經常在辦公室里利用電信公司的座機打免費聊天電話,聲音高得整層樓都聽得一清二楚。/ C+ n$ F6 F8 q+ r' C
/ X0 O8 b6 n  E) R; Q$ F1 g$ O
  “我們Z市好玩死了,你不信什麼時候來玩,包你開心!”2 E3 q$ d( P6 f$ c5 q3 o  p

9 u1 S+ \: m' k  “哎呀,你來Z市玩,一切自然算我的,花几個錢,小意思!哈哈。”
; r- M8 I& Y. F$ ~* Z1 f# h9 i! S. E, Q3 X( j% t
  姚博聞用鑰匙開了門,毫無顧忌地走進李明智的房間去,故意大聲說道:“又在騙哪個純情妹妹?你小子還是積點陰德吧!”不顧李明智的反對,按下座機的免提鍵,想聽電話那頭女孩子的聲音。
5 B/ |7 c% m& @% k& W  Q4 i
$ j, t' }6 d0 _3 h  但那女孩很機靈,知道電話這邊多了一人,便掛了電話。
' k/ \1 [+ P, o/ Q! ?* X6 n! U6 H' G: G
  “兄弟,剛才電話里那個妹妹是誰?怎麼勾搭上的?”. @% Z9 q0 J% C4 ?

) _/ w" N& `+ m1 |& \* t  “別說得那樣下流!人家還是一個高中生,大家只是聊天而已,沒別的意思。”+ \+ \, B) N$ O9 C" f
2 _: U& D& P2 f1 F: i
  “哎呀,還是一個高中女生呀,你小子艷福不淺呀!什麼時候認識的?”
! Q' I9 r/ _/ Z$ n
. a( v2 Q' w1 l5 g" ^6 s4 I& N  “昨天晚上才認識的,我都沒見過。你們昨天去野店里干壞事后,屋里就我一個人,正百無聊賴地看電視,突然打進來一個電話。我一接,竟是一個聲音十分好聽的妹妹,我問她找誰,她說不找誰,只是亂打一個電話號碼,找人聊天,我們就這樣聊了整整一個通宵!”
8 ]; D* n5 t5 D
! ]0 ~) {) P1 c8 y% v  姚博聞將信將疑道:“真的呀?你們昨晚聊了一個通宵?”心里不禁有些后悔,自己怎麼沒遇到這種好事?隨又釋然了:“昨晚老子可是真槍實彈地放了几炮,總比電話里聊天要舒服得多!”5 S  a3 b8 h, E5 e, E

. H! T# |' o$ L/ }1 S- J" U% O  “好了,說說你自己吧,那個網友漂亮吧?”李明智問道。
  ]" M5 b7 s" g& Y0 L$ x6 m: k1 X- E; E- l+ ]% m! K. F
  姚博聞得意地道:“漂亮極了!”于是眉飛色舞地將昨夜的風流事真真假假的吹噓了好半天。& S; G3 O- q; {4 n, a+ w3 O
( P# J5 L! i1 W- g) h9 t2 ~& B/ Z
  
7 w6 t) H( Y& k- ]/ x  兩人聊了一會,姚博聞便回自己屋里睡下了。因為這兩日陪那女網友玩得夠累的,所以一躺下就進入了夢鄉。
$ x$ N+ `+ H  p4 X9 q$ l5 T3 q3 l) m  O  D1 r& f
  也不知睡了多久,他忽然被刺耳的電話鈴聲驚醒。但鈴聲只響了一聲就斷了,他愣了一下,方才明白:一定是另一間屋的李明智接了電話。
* d6 _2 \" x5 Q, o7 u8 t; e$ e, A) @' B, ^, [. E
  本來他們都有手機,並不需要安裝座機,但因為李明智有一個筆記本,兩人為了上網,才安裝了一部座機,費用由兩人均攤。並且這個座機原則上只能接聽,不能拔打。因為電話屬于公用,所以姚博聞在自己屋里安了一部分機。
1 k2 f, R% P2 ]. B4 T1 @7 |. }, i$ B1 {$ K# _, N% Q% @4 }1 T  d9 g# C
  “這麼晚了,是誰打電話進來?會不會又是李明智說的那個高中女生?”
" Y0 X! i9 v+ c. p/ ?0 _% _" J# T0 ?1 a/ B. {" d
  他難禁好奇,帶著几分惡作劇的心理,伸出手去,小心地提起話筒,將話筒的送話器用手捂住,然后將聽筒湊到耳朵邊。  S8 s, ?( u2 s3 c  N9 F8 Q
# M0 l" e5 r2 [6 {
  果然,他聽到李明智正在跟人聊天:“我以前好象也聽人說過,電信公司有這種不顯示電話號碼的業務,但我還從來沒遇見過這種事情,我以為只有軍隊或者國家一些需要保密的機關才會使用這種不顯示主叫號碼的業務,想不到你的電話也有這種功能。”
1 y& o8 b% z8 k& B9 Y2 [% g1 g* X: j- Z6 E# A0 x6 g0 b
  對方沒有回答。/ f* H5 t- {8 o+ |
( j( C. d% S& J) N  G0 C" ^9 W$ d
  李明智問道:“哎呀,你這個電話可能不是一個私人電話吧?難道你是使用的什麼部隊的號碼?或者你的老爸是什麼重要機關的領導?否則哪會這麼保密,連電話號碼都不顯示。”
! ^6 u6 ?2 s9 ]. ^9 G. ^3 \: ~" o# F- t
  對方仍沒有出聲。* [9 n. z0 s; ^/ c
* c* {- r6 g1 S- F
  李明智又問道:“你怎麼不說話?能不能跟我悄悄說一下,你的電話號碼到底是多少?我沒有刺探國家機關或者軍隊秘密的意思。我只是覺得,老等你打電話來,太被動了,万一我想主動給你打電話……”, q( z( s& O) S! d5 H- l
+ h' v( T6 O9 C7 M" _8 }/ ~1 w
  對方沉默了一陣,才終于開口,卻答非所問:“有人在偷聽我們談話,我掛了,晚安。”不等李明智反應過來,電話里便響起了“嘟、嘟、嘟”的聲音,那女孩已經掛機了。( [7 {/ P/ @0 W4 j' K
4 c8 w+ D3 t2 z3 k& x* f5 \: X1 m
  姚博聞見對方因為自己偷聽電話的原因而掛機,不禁有些難為情,為了掩飾尷尬,他故意誇張地大笑几聲,趿了拖鞋,開門出去,走到李明智門外,大聲說道:“兄弟,艷福不淺呀,那聲音很好聽的妹妹,這麼晚了還給你打電話過來!”
) c4 j2 o: f) c; \- @+ Y% Z- T: o( i0 _6 ]9 W2 m/ m  y
  “你真不夠意思!”; \. N% T$ t& o) a) @2 F7 x3 Y

' G) t- m. l& h# g: N3 C0 Q% e  姚博聞干笑兩聲,說:“兄弟,我只是好奇,偷聽了几句,我保證不再偷聽了,請你放心!”: a* H) j9 f4 L( i# X
7 H. ~" |8 K2 u& u& C
  李明智說:“算了,反正我們也沒聊什麼見不得光的話。”
: T$ y( e1 U/ y5 Z
' l5 k# C0 a, T  J9 U) X  姚博聞還想再開几句玩笑,但李明智卻心不在焉,說:“好了,快回屋睡吧,都過12點了。”2 ]0 {+ `4 g0 G3 [3 f  q6 K

: H) D3 Y) p, R  姚博聞笑了笑,進廁所解了小手后,又回屋睡下。
" [" A( c  s8 Q* r! t3 k3 m5 u$ g1 t& s. h" i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他再次被電話鈴聲驚醒。3 C" m3 P0 C( _
  a9 u9 T" B$ ~- a
  李明智似一直沒睡,在等對方打過來,電話振鈴聲只響了半聲,他便拿起了話筒。
0 \  N  V( L: C, e: o. b0 i$ t
% j( F2 ]4 e6 M  姚博聞豎耳傾聽一會,因為李明智刻意把音量壓得很低,所以他几乎聽不清一句內容。不好意思偷聽電話,只得抑好奇,蒙頭又睡。; q2 v* h! m1 D6 g
- o. d* I, r7 P6 C8 H
  凌晨三點左右,他又起了一次夜,經過李明智房門外時,聽見李明智還在打電話,心里不禁暗暗妒嫉。% _! T- `  G% y0 V% V3 n* {

3 q& X: `0 w9 Z" i$ O; |  第二天,他們出門上班去后,姚博聞故意偷偷回家,希望能接聽到那個女孩的電話,但他在家心神不寧地上網了兩個小時,電話鈴聲始終未響起。$ K0 F& ^' L/ e1 x* p* o+ D

- h* Y. U- e7 x8 j  翻看話機的來電記錄,除了查到几條自己和李明智的手機號碼打進來的記錄外,沒有別的電話號碼。) [5 c# E. O3 }( ]  J% S# t+ y/ K
* a( f; q% C6 Y( {9 n" R- v
  當晚子夜時分,那個女孩又准時打來了電話。兩人又象昨晚一樣,一直聊到后半夜,才掛了電話。8 f. n5 U/ p" i1 ]2 {( X1 o; d

; v9 U0 Z6 o, Q( e- T. x, `  就這樣,一連十几天,那個女孩每晚都會准時打電話來。姚博聞最初兩天還有一點想插進來的念頭,但過了几天后,他就感到他們已經到了很親密的程度,自己再橫插一腳,既不夠朋友,也有點自討沒趣的感覺,于是打消了非分之念。
& ^; e( M" b6 C9 G" G" p4 W+ S! @& V) i
  一天,李明智因為要回公司報賬,去了成都。
) d/ p5 b' a) A* F) _1 \2 n+ M% {% H
  姚博聞一個人在家,不禁又有點心動,雖然他早已斷了非份之想,但如能聊一會天,打發一下寂寞的時光,他還是很高興的,何況他對那個女孩一直有一種很神秘的感覺。" }# x, q5 B9 K  b* l; x

: e- ^& J6 X; A" l3 k" J  X  但是,晚上十二點后,那個女孩卻沒有打電話進來。姚博聞不禁苦笑,心想:“一定是李明智怕我加入進來,跟她說了自己要去成都几天的事情。”
$ X4 `  W5 i& M! t( h
6 H8 f3 o. V2 P8 Y' W, J' o1 g  想到李明智這樣防備自已,他有一種莫明的生氣和妒意,胡思亂想一陣,忽地想道:“她的電話號碼雖然不顯示,但說不定可以回拔過去!”* B; P( p! o  H3 |+ a6 Z% K7 }2 c
2 {6 C* h" X' z" L+ k
  想到這里,他禁不住好奇,走進李明智的房間,按下電話的回撥鍵。果然,只聽嘟嘟嘟的一串音頻聲后,電話通了!
5 u% }/ Z3 ^+ v3 H
  F4 ^' t7 a8 I4 `: I, N  過了几秒鐘后,對方接了電話,但沒有出聲,似在等他先說話。% G0 K8 P  O/ `* L6 ]
. d" r- h6 j1 V) m& X0 ~) _
  他干咳一聲,故意裝成李明智的聲音開玩笑:“喂,我是李明智!”
& [4 y. ]4 Z. M* A: y4 b8 _3 P3 O. P6 e( r0 c5 w; p- {
  “……”4 _( Y! H/ c0 t) a) ^, D1 {
# N* c  e" L  k- F- W" L
  兩人沉默小會,他有些不好意思了,索興挑明:“哈哈,我不是李明智,我是他的同學姚博聞。李明智去成都了,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因為有點無聊和好奇,所以突然想起給你打來電話,大家聊一會天。”
$ H/ l8 x* j5 K! e- [: K2 B( j; z! _% x1 D5 f2 f
  對方又沉默了一會,終于問道:“你怎麼知道我的電話號碼?”$ j" D- t9 S4 m/ c, t
# m( u. p$ e( o4 Q) ^* @, G
  “哈哈,李明智跟我說的!”
1 K# l7 N+ R+ f$ r# m
, N8 D" G* l1 c  “……”7 A1 T% \. |7 G4 y
* ]8 L4 L2 |- a9 _6 j; g& V
  “你不信?真的,我問他的,我們是大學的同學,是最好的朋友,現在又在一起工作,又住一套房屋,我們之間無話不談。”' ?- @+ I: \5 \& j, v

3 _( u# c  |- E& W7 ^) ], S6 b  對方還是不回答。. K3 d% f' O1 {! N: W

7 V# I0 V5 ^- v, n  不知為何,他突然莫明地感到一股寒意。
) J5 p2 l- x5 @( q5 k: E& Y: L6 i$ W( [) c+ x
  對方仍在沉默,似乎對他的話並不相信,但又不肯掛機,好象在耐著性子等他說出真實的原因。- z5 O; D+ Y2 P) ^' {9 |+ \; B3 Z

  w! [! {7 f$ j5 d0 H  也許是因為對方的冷漠讓他有些難堪,他只好說了真話:“其實我不知道你的號碼,我只是試了一下回拔鍵,想不到打通了你的電話!”4 D) S! D( c& @1 k
# j' v6 |) h4 {
  對方沉默小會,似終于相信了他的話,然后,電話那頭便響起了嘟嘟嘟的聲音。
* k$ M) O  c" g0 `* \: z8 ~# l0 n/ {" C/ V6 q2 f  N7 S
  她已經掛機了!9 t6 X5 R$ l4 d

6 x6 r+ k9 U" b! r9 B( R  他有些羞惱地放下話筒,心里罵了一句:“真下賤!”但他自己也不明白,是在罵對方,還是在罵自己。
  ~! f, X5 W( f( B! K4 i" [
9 j5 Y& J6 M+ _1 h: u/ `6 W  經過這件事情后,他對那個女孩有了一種莫明的敵意,也不再關心李明智跟她的進展情況,有時為了晚上不被討厭的電話鈴聲驚醒,他睡前都要先將自已床頭的分機線繩拔下來。
: W% _  @* z4 f3 J, R9 N, b# r! b. h7 {  y3 l
  " p7 ^9 ^2 v, c" V. |
  晚上七點五十分,李明智、姚博聞正坐在破舊的沙發上看電視,電話鈴聲突然響了。
$ T2 I/ s$ |9 M4 Q' j9 a% J, S/ v! W4 C
  二人同是一驚,對視一眼,姚博聞玩笑道:“今天電話為何來得這麼早?”
0 j! S2 P: Y1 @! e% E6 \* b2 g- F& H% U: R2 o
  李明智走進自己臥室,也不摁牆上的電燈開關,就直接拿起話筒。
# x3 [% u, f) W3 I# V: z6 V% r: r0 ?: q# a: c- Y7 I
  “喂,李明智嗎,不好意思,因為我今晚要趕寫這個月的工作總結,所以想麻煩你馬上來公司一下,我需要你提供一些工程進度情況和數據。”原來是電信公司網絡部的副主任趙江打來的電話。! q6 M: w3 w7 D; f/ }7 @+ `
7 M4 }2 l2 n. }: U1 V
  “哦,好吧,我馬上來。”  Q) P: ?9 J. V% ^- L
2 q. N8 _: j6 z& U6 w4 ~
  掛了電話,他不高興地回到客廳說:“真掃興,趙江又要我去加一會夜班!”
9 C# }3 ]  A' P* R3 M7 A! D" ]! l
  姚博聞問道:“沒有叫我也去吧?”
/ c; K/ v3 Z. g
  H8 P) p6 Z- N. q' X5 S: z  “沒有,反正你也沒事,不如我們一起去吧。”3 U* Z) Z' L) I) K& Z- W/ j

7 |$ @$ O2 |" X% a0 b  “哈哈,對不起兄弟,我不能奉陪!”
' m% T6 I7 X4 v
! {9 _) y2 T" |! q1 B  李明智知道他非常討厭加夜班,所以也沒多廢話,獨自出了門。# @8 W. R% Q) T0 e# Z+ e: Z
) n4 T$ ^- V: E2 C9 e+ Y  T
  十分鐘后,到了公司。值夜班的保安正一個人坐在門衛室里無聊地看電視節目,見到李明智,雖微感驚訝,但沒有問什麼,按了一下身旁的電鈕,半人高的電子自動門便緩慢地開了一個恰能容一人進出的窄道。
+ p5 Q- P& S$ A; F: f  n% ~# B9 P) j+ c  }7 Q+ ]7 k
  李明智大步流星地穿過一個帶籃球場的大壩子,進了辦公大樓,乘坐電梯上了十二樓。
* K& R, ^' X# L+ K6 b% ?* d% h0 ]  r( i9 @8 U; t8 z% N
  雖然只不過八點半,但因為同事早已下班,加之下面兩樓沒有裝修,一直空置著,所以顯得格外安靜。長長的通道里一片漆黑。看來趙江還沒到,李明智走到辦公室門前,順手按了下牆上的過道開關,但電燈沒亮,不知是開關壞了,還是電燈壞了。他試探地推了一下大門,門居然沒鎖!
. t; ]& j1 }0 G/ d" {* D3 `4 [' f- D. w/ t( V0 n9 ]* k# h
  進屋后,他首先摁了一下進門處的電燈開關,屋頂的電杠閃了几下后便亮了,將辦公室照得一片雪白。
$ v9 G7 G% s) B" ?
0 \) D# S) {1 h+ O! A* q! J& u  李明智隨手將門關上,走到趙江的辦公桌前坐下來。因為他只是監理人員,不是電信員工,所以沒有自己的辦公桌。0 ?. `" `7 D: M6 }# J
7 r& z% j; o7 P5 s. q
  雖然才剛剛進入六月,但這段時間的天氣已非常酷熱,又值下班時間,中央空調未開,屋里十分悶熱。他的臉上、身上都出了一身汗水。2 d9 O. R, p  l; f+ A* E
3 G- K6 m+ Q$ O, ]
  他將臨街的三個窗戶全部打開了,但並沒有風吹進來。0 I. n9 G, ?7 n3 t0 x
! h4 i- k: Y( ?; p1 o. r" w
  他又把椅子轉了180度,讓它正對著窗戶,然后默默地觀看Z市的夜景。
6 m5 ~% @- e  J7 l9 e. y  m- H) J, u+ {; V$ V3 P) N
  因為樓層高,聽不見下面大街上的車水馬龍聲,只見無數的車輛象玩具車一樣,“無聲”地穿梭在霓虹燈連成的光帶之中,顯得熱鬧而又靜謐。
6 q) X7 P- R+ _1 o
' w; K7 L- w: [( a$ p# f$ m* O1 B$ `  李明智觀看了一會風景,回過身來,見趙江凌亂的辦公桌上有一份報紙,于是拿起來打發時間。
# F' L$ p0 p4 o- d- Y0 p- ^) Y3 u9 f+ X) Q3 K) m$ z
  報紙是份舊報紙,看第一版上面的日期,是上個月十七號的成都晚報。; O& O: P3 u, [( i

5 E8 z4 L  ~( U$ T  第一版是一張很大的照片,照的是某國政要。他對政治一向不關心,于是將報紙翻到第二版上,第二版還是關于那個國家的新聞,只是多了一些小圖片。他又看第三版,結果整版都是一些關于房地產的信息和廣告。
) d, U$ Z8 K0 ^2 j6 ~0 D. C+ x
+ W  F4 D- O( A" z* b  他又往后翻看,突然,一張不太起眼的照片引起了他的注意。% |" k" J% G/ L) \1 I; O' U
; ^0 U" f, f1 w
  那是一個高中學生的登記照,讓他有些奇怪的是,自己對這個高中生竟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注視了好几秒鐘,卻又想不起在哪儿見過對方。
% N4 Q  F. j6 p% l+ J. L4 c& o
9 M% A0 Q' S6 c$ x" }; c% F  他又看向照片旁邊的標題:
9 s3 J8 k! j6 ^) P0 e$ C8 R& e( T3 U. d, K* u% T8 k
  神秘的女孩,查不到的電話……
: S+ m& _+ A/ x& c$ c. v2 Q
# z9 l; j+ q5 [8 e* W' G. j  他心里一動。自己這段時間遇到的情況也很符合這個標題!  \% ?3 ~: b1 O* o6 ^" t5 W

- c) n+ ~1 t7 P7 q4 X  他看著標題呆了小會,才將視線移向下面的正文:
2 k" s/ K6 l# q+ p
: _7 _3 f% ~! s1 C; T7 l  XX網成都5月17日電(記者李苒)我市12中高二年級學生陸XX,于本周末晚上九點二十分,不知因何事,出了家門,結果在離家大約一百米遠處的紅綠燈路口,橫穿馬路時不幸被一輛東風卡車當場撞死。% r, {( [% i# D' P! n
: G, k1 M4 N% A
  據記者事后聽一些車禍現場的目擊者講:陸XX當晚過馬路時,顯得非常奇怪,明明綠燈亮了,其他人都停在了街邊,他也站在了斑馬線邊,但不知何故,他忽然冒失地走出人群,橫穿馬路,並突然停在馬路中間,結果發生了車禍!& J6 K, ~  }6 Q5 T; U" E2 n/ l( `
* ]" ^1 Q5 M( y  x
  記者還從死者的母親處了解到另一些奇怪的情況:死者遇難前大約半個月時間里,一直通過手機與一神秘女孩在電話里聊天,家長、老師、同學們都懷疑他在跟這個女孩早戀。並懷疑車禍當晚,陸XX就是因為接到了該女孩電話相約而出門的。但奇怪的是,陸XX的母親事后向移動公司查詢儿子當月電話詳單時,卻沒有發現可疑的電話號碼,話費也無異常增加的情況。$ Y) v" Z" o) W* ^8 Y. `* N

3 ~6 y1 C* A$ B+ ~7 O& J2 q8 |  記者又去學校向死者的老師和同學調查了這些情況,老師和同學們都稱確有其事。大家聽說死者的母親沒有查到死者與神秘女孩的通話記錄,話費也無異常增加的情況后,都很驚訝,一些同學懷疑那個神秘的女孩可能並不存在,只是陸XX以此假象做為自己逃課的借口……% O/ k0 b3 v# F

6 N6 E$ w$ u- p& d$ D& d  雖然那個神秘的女孩並沒有確實存在的證據,但他不知是因為這條新聞的標題和內容都有些詭異,還是因為自己看過的鬼片太多,竟覺得那個中學生象是被鬼索了命一樣。想到新聞里的那個女孩,他不由聯想到自己最近認識的那位神秘的電話女孩,后背不由爬上一股涼意。4 H9 E1 e! w+ O# |

2 F1 B; Y: _$ z/ O% V& j  他有些坐不住了,拿起桌上的電話,打通了趙江的手機。
) `5 E, Y, P; u7 m1 ?% L& e. e. S" f/ u
  “趙主任嗎?我是李明智,我已經到了辦公室,請問你還要多久能到?”' L7 p- z. s0 S$ |# w
6 j% x7 _( ?% X: Y( V
  “什麼?你去辦公室做什麼?”
1 P" l+ H8 |  l, {- E) _) S' \# S/ R/ d5 M0 _! l5 R# q" n
  “你剛才不是打電話叫我來辦公室加班嗎?”
; R: `3 e4 M4 H( s8 F7 G3 ?6 z- _" x% i: Q3 q
  “我沒打電話呀,你……哈哈,一定是有人在跟你開玩笑,你上當了!”
$ Q% U5 p% C- R5 _' t( r
1 b8 W& D) ^  q0 G  他臉色一變,一種極其不祥的預感襲上心頭!趙江的聲音自己十分熟悉,不可能會聽錯,除非真的有鬼!) W7 {/ v6 b8 f  v" S

+ c- c5 k. F) e# P6 G/ F* K2 o: a  還有,這張恐怖的舊報紙為何恰好放在辦公桌上面……8 r1 p9 s) R$ Q3 f! _
/ l# h7 {& Y) k% j
  “哦,那我走了!”
9 Q: K; H! p' C9 W# l9 L( {2 Z6 X/ o8 I
  “快回去吧,哈哈。”趙江沒有發覺他聲音有些發抖,還想開兩句玩笑,但他已經掛斷了電話。
! o$ J' [$ ?$ Y, Z5 l3 \' v- X
  g4 y4 ]. I. z* }  他起身正要離開辦公室,忽然,桌上的電話響了。他以為是趙江打來的,又拿起話筒。“喂,趙主任嗎?”4 \* z  B4 y1 a- v: u

" m" e) ^% @1 Z9 l9 l/ U  電話那頭沒有應答。  J1 J3 g) A/ N) p) `% s) R" h  X

' h* f" t( U" \+ s6 a) u  “喂,你是哪儿?”
5 Z2 \" }* R6 ~. L/ U" ^/ U7 E: K5 ]) K; u, Q
  那邊仍沒有應答,雙方相持了兩秒鐘,然后電話里傳來“嘟、嘟、嘟、嘟……”的忙音。對方已經掛機了。
4 j* d4 [2 m! c( _5 f# ?! P% E3 N) r! {4 d  g+ U
  他呆了一下,忽然神色大變,恐怖感象電流一樣襲遍全身!
& G, }2 e0 @7 @9 A5 Z& \
2 E  C1 b1 T7 X* M  也許這是那個電話里認識的女鬼打來確認他在辦公室里的電話!& \* H8 r5 A6 C3 M/ J. O
) v. j" L( Q' h
  他逃難似地離開了辦公室,因為走道上沒有燈光,所以索興也不關辦公室的電燈開關,便跑到了電梯門前。
7 b: W# L& O1 b0 d8 \* D) ^! ?6 @  d2 h7 Z
  電梯上面顯示的數字是“1”,他吃了一驚,自己上樓后,如果沒有別人使用電梯,現在應該顯示“12”才對,為何電梯又回到了一樓?
1 P( _$ X5 N( X, Y+ k' H6 R& r4 c  B
* |/ c6 F* d" H/ ^  Z1 I) z- g  難道是……?!
  o: C" J8 y/ i) K$ k& p, z
  T- b" \# n4 n  他不敢多想,慌忙按了“下”鍵,電梯的樓層數開始緩緩地變化:2――3――4――5……+ U- n+ X1 g' t

* v0 c. m7 l; u8 w+ F: w/ _  電梯爬得真慢!簡直象個負重的老牛在爬山一樣。
, a* k* I; f: N4 }7 V% i- }' c2 B3 l7 O7 s: t& m
  終于,到了十二樓,門無聲地開了,他吁了口氣,有種逃過一劫的感覺,立即進了電梯,並連續按下了“1”和“關閉”鍵。
) z5 |: A- c! a9 S" ^) [( {
5 N3 J( L( c, T3 P* L  但電梯門並不似他那樣急迫,停頓了兩秒鐘后才重新關閉。) M! V/ n  f$ i# R# |. R% y3 i7 t* j: I
/ O" i8 _' B% N, c# o
  樓層數又開始變化:13——14——15……
, b& D* `# a, t- n% b) v0 n
% X* Z9 `/ R8 q, Z  電梯怎麼朝上面開去?他驚恐地看著黃色的數字不斷地變化,腦子里立即產生了一些恐怖的聯想,難道這個電梯會象一部著名鬼片演的那樣,將他帶到某個根本不存在的樓層里去嗎?
9 ?, E# c. ~5 u, N
4 K) j0 R( u2 p4 C, C/ |. a0 c, z  他恐懼得全身都發抖起來,拼命一般要阻止瘋狂而邪惡的電梯,用發顫的手指不停地按著“1”鍵。, M3 r8 Q: b/ ]3 M! L0 Y
! \9 F9 d. p+ u0 L
  電梯終于停下了,門無聲地洞開,門外面是一個尚未裝修的樓層。而此時電梯亮著的數字是“29”。1 K+ C* {& Q% C/ z" }

& V+ ?- b  g, T2 C7 L" |  這幢大樓共有29層樓,但因為電信公司暫時用不完所有樓層,所以這幢樓的4、10、27、28、29這五層樓至今沒有裝修,一直空置未用。
4 ]. C- E& q5 U9 t8 @5 H$ i8 a' w: v
  看著電梯門外灰扑扑的、沒有裝修的毛坯樓層,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因為是夜晚的原因,感覺特別恐怖和陰森。, l# i" S* P" X& \. a4 H
. q# x# l( x2 d1 k( T
  李明智見電梯終于停下,喘了一口粗氣,忙又使勁地摁下“1”鍵。但連摁了十多遍,電梯門卻始終沒有一點反應!
+ @* @- a) y" V. X8 f# x5 f; u8 i4 d' x8 ?. i8 f( G$ P
  難道是因為自己不斷地亂按鍵,反而弄壞了電梯?
* j* V0 ~3 |( h% M" V/ h+ i( O1 ]% T( d& V+ d: \2 U* S) m
  最后,他終于絕望地停止了按鍵。站在雪亮的電梯內,看著黑洞洞的外面的牆壁,遲疑了好一會,才終于橫下心來,決定用兩條腿逃下樓去!- ~$ P9 e( l8 u

. i% |1 c0 e4 Z  這樣雖然很恐怖,但總比開著電梯門,絕望地等出故障的電梯恢復正常要好一些。
/ g" j+ U) u1 G' b! C  l: U3 K, A8 Z* [+ r% I+ S, }" R3 X
  他快步走出電梯,剛走到樓道里亮著綠光的“安全通道”四個字前面,忽聽見背后傳來一個輕微的、仿佛一個人喘息般的聲音,他驚恐地回頭看去,正好看見電梯門緩緩在關閉。
0 X3 ?3 Y8 K* J6 r% e+ _% B6 m
- @* D3 K0 E. n5 C) o  他忙又跑向電梯門,但遲了一步,電梯門已經關上。
2 c6 Z2 E( {- G5 {' q, [' B0 f1 J: U- J& V
  他驚慌地連摁“下”鍵,但電梯沒有理睬他,緩緩地向下開去:29、28、27、26……
# G4 K. A4 y* f3 u  A  x/ x
4 h' t# O& m( g4 f  Z- Q, D* X  他帶著追悔的眼神,看著電梯一直下到一層,忙又摁下“下”鍵,但電梯又好像失靈了,沒有一點反應!
& s( F6 |# y/ ^/ P
& |; ]$ o, P6 J; t7 a7 h( P  他正想再按,忽然,他感到一種恐怖的陰寒氣息正慢慢向他的后背逼來……
" O  s0 z) C9 ?  I& h

回復樓主 親!! 下午好,中午養足了精神嗎?讓我們一起渡過下午茶時間,WK有您更精彩!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info@waikeung.net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