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165 回復:1 發表於 2015-10-5 16:40:14
累計簽到︰1413 天
連續簽到︰2 天
發表於 2014-8-29 09:12:2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礦下冤魂 [複製鏈接]

“救援組已到位,安全,未發現被困人員,請指示,請指示。”! ]- C4 j/ w; r' j
# n, G; T. S) [9 b$ ~5 {0 Y$ m  |
“指揮部收到,各隊員注意安全,繼續前進。”* e* Q# S4 }9 n# s9 r

- H! U* `0 i  ]! A" [2 p8 L4 T" ^A市的一處礦洞四天前發生了坍塌,礦內七名工人生死未卜,由於連續陰雨不斷的天氣,救援工作一直進行的不順利。
7 H6 F5 b/ K. o2 I5 @0 f& u  y8 s( J2 S
1 D, J0 ?, G6 u9 L* Q/ K雖然深知下礦救援的危險性極大,稍有不慎就會導致洞內的二次坍塌,但迫於上級和家屬的壓力,市領導還是決定派遣救援搶險小組前去搜尋,活要見人,死要見屍。4 q8 ?& b$ \: s; w
# F0 l, \$ G6 ]
“阿甘,你小子哆嗦什麼?別搞得大家精神緊張啊。”
  f& l8 }' w" w! M0 o' m% B6 ^* f# L( w, e, g4 B3 s  j
走在最前頭的男人衝著他身邊一個胖胖的年輕小夥子喊道,瞬時間,四把手電筒齊刷刷的積聚在了這個叫阿甘的男人身上。
% p& v. V( O  p: t2 k
) Y. V+ a  \6 }9 p" N/ e“隊長,我,我剛一下礦就感覺挺冷,現在,嗚呼呼~”他打了個寒戰,搓了搓手,繼續說道“現在更冷了,簡直就跟個冰窖似的。”% U9 J! l. Y8 K0 `

' p# G+ x0 ], n% U3 {“別人怎麼不哆嗦啊,就你冷,還不如人家一個姑娘,我就沒聽見人家小曼抱怨一句。”作為救援隊五個成員中唯一一個女孩子的小曼,僵硬的笑了笑,可從她蒼白的臉上擠出的這抹笑容,絲毫沒有給大家帶去暖意。" y- `: N' L% J7 b+ H) C5 N4 h

5 A2 {* V/ N- z“猴子,張衝,你們倆小心點,別放過任何一點響動。”
# v- ?3 \  ?+ P4 C3 ?% z2 z
; ?5 X: O* u1 Z# j/ S4 l4 C“是,隊長!”走在中間的兩個男子異口同聲的答道。
. C' C' r  L; g/ E. }/ Y; {& {9 Z5 k- u
黑暗中,隻有手電筒散發著微弱的光,似乎還在頑強的與這死寂的黑暗做著鬥爭。
. e% t, g% L1 W7 p$ U+ b
' E, T" E7 w8 @& ~  M# H% O五個人步履整齊的快速前進著,為了自身的安全與救援行動的順利進行,上級要求在6個小時內返回地面。
) D9 p6 ~& ~+ o; @6 M, {/ b( \& d0 p  N1 O+ s
雖然隊員們深知被困者的生存希望很渺茫了,但他們依然希望有一絲的奇跡存在。
2 B/ O* ~: m& L9 u
$ S3 E+ z# ^- y  T+ L; D/ F+ c8 k. ]7 l2 A大約前進了40分鍾後,隊員中名叫猴子的男人忽然大叫起來;“大家來看,這裏有血跡啊!”: s: m  @+ M2 Z5 {
" v% ^5 t. ~% p, N+ v5 p) ^  t
隊員們應聲朝猴子手電筒的方向望去,隻見地面上有一條長長的血跡,似乎是傷者受傷後,又向前爬行而留下的。
+ m# I+ Q3 |2 S4 g( J# W1 N+ ?5 G/ v2 |3 w
“快,小曼,生命探測儀。”
5 G* h; L0 h- f5 r6 a% r4 L1 M$ A; B* D% }
張衝激動的衝小曼叫道“有血跡,說明我們離被困人員不遠了啊!”
2 \, u. w& @' i1 E" K, {" J: D2 V' r* u2 X1 m9 {8 i1 D: i
小曼一臉凝重的搖了搖頭“生命探測儀沒有探測到我們周圍有生命跡象。”% Y5 D0 G: `  {2 ^4 N

; O+ o# @) X( g0 ?% G3 M# f( i) J, @隊長的眉毛緊蹙著,順著那條血跡的方向摸索著。
8 z$ V- j) ^, ]- ^. A" ~
6 I2 v5 h4 B+ x! o6 L' L0 l隊員們也不敢吭聲,緊緊的跟在身後。那條血跡很長,大約有50多米的樣子,不知道傷者為何在受了如此重的傷的情況下還繼續向前爬行。
8 m! C5 E9 U5 ]' d2 ^8 s7 c8 e) ~
, p' h+ m  J, ], S/ L終於,那條觸目驚心的紅色到了盡頭,可是在它消失的地方,卻並沒有被困者的影子,怎麼回事?五個人面面相覷,神情凝重。
. U' P& Z8 u/ _" w- R1 Y0 {
9 [% d; D1 T5 V3 x8 D2 [9 e- J7 r“繼續找找看吧,千萬不要放棄任何一絲希望。這裏既然有血跡,說明我們離被困者又進了一步。”隊長不斷地鼓舞著大家,雖然他也不確定他們的冒險救援是否會有成果。% ~7 S  w5 {1 A8 E! U) e; p
& y1 u5 D* k2 {2 `
五個人收拾好心情,繼續向前走去。“塔塔塔,塔塔塔……”黑暗中,隻有幾個人的腳步聲在礦洞深處回響著,那腳步聲激蕩著每個人的心,不斷提醒著他們自己還活著。
  n% X0 [! q$ i6 V3 ^& J% D" g4 ^4 p- N6 v/ j7 ?
突然,張衝大叫了起來:“我們明明是五個人,為什麼腳步聲分明是六個人的?”
7 V0 }  k9 w  Q& V9 j
! ]. ?" y) ~/ G/ q- g# B“你小子別他媽嚇唬人啊!”隊長衝著張衝大喊道。
; T; K3 T! c) h8 `4 a3 J- c
8 |" l$ ]6 h" |/ D1 }9 l. |& j0 s6 U* E“隊,隊長,你聽……”不遠處,分明有一個人的腳步聲,那腳步不緊不慢的在向他們靠近。“誰!是誰在那!”
' i- t3 d4 ^* {! X7 @9 T; z
/ f( P0 M% Z) D2 ^( i1 Z“大哥,你們是救援隊的吧。”黑暗的角落裏,傳出一個男人沙啞而又有氣無力的聲音。
/ ]3 A- s* f, o! H& }
0 A! T# N& k  [6 }7 }% W* {) h" H在手電筒的照射下,一個身著礦工服裝,臉色慘白的中年男人就站在大家的不遠處。- L' \4 d3 Z; G4 [  z4 j. h( Q

# C; S$ A) o0 B7 d“真的有幸存者呀!真是太好了,哥們,你現在感覺怎麼樣,要不要緊?還有沒有其他幸存的人了!”猴子激動的問道。
4 v4 P) n; e6 z
* L4 B  V% F9 ^. ^' w0 S: D“我很好,還有幾個一起下礦的兄弟就在不遠處呢。”男子沙啞的說道。& x: |, Z7 H" f# p& ?. k" [, ^

  @- [% S6 ?- Q  G6 N) ^9 J“快,哥們,快帶我們去吧!”張衝也在興奮地大叫到。
: ^( Y- H3 t% W) D# p+ R7 V) ^$ P& P- l. h4 K1 E: B
男子什麼都沒有再說了,隻是衝著大家擺擺手,迅速的向前走去。
) @! A- V: ]( [6 [" o( ~- k/ a
) @9 Z8 N4 I$ X1 i) y% f2 S“阿甘!你小子拿上點水,大家可能會需要啊!”說著,三個人緊緊的跟在他身後,不一會就消失在黑暗中了。
8 J: P. a, a, h+ N) X8 e4 f. e7 _/ W5 p8 X$ C9 ]
“小曼,快點跟上啊,我剛剛要往前走的時候,你就死死拽住我,現在再不跟上就追不上張衝他們了啊!”, \% _. g" I+ L0 T7 I; O; j, d$ r

$ b/ k4 Z5 [1 d- e5 F/ h, H7 t5 f“隊,隊長!別去了,剛剛無意間手電筒掃射到了地面,我發現,那個男人褲腿裏空空的什麼都沒有啊!”2 v4 T& z9 |4 a& c# o4 Q  p

3 Q7 S/ V7 U1 Q* Y“媽的!真是活見鬼了!”隊長倒吸了一口涼氣,愣愣的站在原地。
0 `5 V* @9 X" N
7 Z" H9 W1 K) ?5 h% T2 z) w6 D
: e3 |0 C: \) S3 T. O/ a! N0 i: t4 L“啊!”突然間,一聲慘叫打破了寂靜。
; `( I$ X' w7 q: ?% L4 N
% c3 B( Z& u4 w; {) V/ t0 p“是,猴子的聲音啊!”小曼早已被嚇得哭了起來,不斷的抽泣著。  f. }4 ]& O: o2 j

0 |7 n8 R, u, @4 Y2 i/ F隊長連忙拉起小曼向那聲音的源頭跑去。
# F/ [$ u1 y1 K$ I* y  K/ C, k( t8 L+ ~1 K
“啊!”地上,隻剩下一大片的血跡,,哪還有猴子三人的蹤影!
( P& l% n! \8 H# K3 t: S7 G. v  g/ B/ o7 a' c1 d
“嗬嗬,你們終於來了,嗬嗬……”一個沙啞的聲音低低的說道。
5 _1 I8 T8 g3 o- k3 A3 _) S
0 {3 Q! P3 s- C- \! H$ h5 Y& J1 P“你到底是什麼東西!你把他們三個怎麼樣了!”隊長咆哮著。: S$ V* t- ]  Q% \6 Y$ C

4 h9 v- L* P* B" A1 P+ S“我?嗬嗬,我也不知道我是什麼,我隻是想讓所有人都承受和我一樣的痛苦!知道嗎,那天早上,我和往常一樣下礦上班,可不巧的是,礦塌了,我的兩條腿全被砸到了,壓在大石塊下。剛開始,那五個工友還想辦法救我,可是過了很久很久,依然沒有人來救我們。大家都很久很久滴水未進了,我由於失血就更加虛弱了。在這種不見天日的礦井下,不知道熬過了多少個日夜。終於,那幫禽獸露出了他們的真面目。他們竟然用力的將我的身體和雙腿拖拽開,嗬嗬,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你們怎麼會懂?”
2 T+ z! R4 Y& M0 {3 F+ g( ^2 ?) H( f" v+ g# B, G
隊長向小曼使了使眼色,向後挪動著。$ D$ `& k* _/ X; q8 H

: ]& k" s+ R$ V- m“一整疼痛過後,我幾乎昏厥,知道嗎,他們竟然在喝我的血!這幫畜生!竟然為了自己活命不顧我的死活!”那個男人開始咆哮了起來。. p2 S0 ~2 A9 n# \, ~
1 ?- l, R% {! m% m& [
“你把他們怎麼樣了嗎?”小曼警惕的問道。
* u* \( {. m1 u1 n
$ X" D  n0 l1 R: z7 J“怎麼樣?哈哈哈哈哈!你說我會把他們怎麼樣呢?”
$ `5 D3 ]# G% p- o1 D3 Y8 m9 W  m: L4 l/ y) B
“隊,隊長!那裏……”順著小曼手指著的地方看去,在黑暗的一角,幾條人腿歪歪扭扭的落在一旁,早已不見了上身。% L1 t# f! ~3 H8 s

% f4 G) C: A5 ^隊長和小曼驚恐的望著眼前的這一切,隨後不顧一切的向後跑去。$ |3 F5 l) ?$ M: I4 a8 g1 g5 p
, O8 i: i' `7 U8 ?) D
“想跑?嗬嗬,你們若是早來救我,我又何必成為這礦下冤魂呢!一起來陪我吧!哈哈哈哈哈……”2 |* Q1 Z5 \) S; i' M, u' Y# J. d
. P6 s# v; v( B4 ]/ G! d3 X7 H
一陣讓人驚恐的笑聲過後,整個礦體發出了巨大的轟隆聲,全部塌陷了。
累計簽到︰627 天
連續簽到︰3 天
發表於 2015-10-5 16:40:14 | 顯示全部樓層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精妙絕倫的精品,感謝啊!期待你更多更好的創作哦!

回復樓主 親!! 下午好,中午養足了精神嗎?讓我們一起渡過下午茶時間,WK有您更精彩!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info@waikeung.net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