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185 回復:1 發表於 2015-10-5 16:40:23
累計簽到︰1488 天
連續簽到︰10 天
發表於 2014-8-29 09:08:3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下一個死的就是你 [複製鏈接]

01.鬼線/ |* F8 _9 J6 z4 |  [

' k: E8 y$ q3 b3 z- {) `: f- C+ b下午三點十六,辦公室外的樹木呼呼作響,天際壓得太過低沉,整個如工廠寬廣的辦公室瞬間暗了下來,但依舊窸窸窣窣,越演越烈。& y  Z9 k( o+ ^5 j
! B( _- A: ?. b, t) M. E# J
一個穿著西裝面容疲憊的男人走了進來,臉上濕漉漉的,應該是剛去洗了來。他徑直走向自己辦公的地方坐下,房間太大,人太多,因此個人辦公的地方未免太擠。他拿起耳麥帶上,開始撥號。
. T# S5 @& X! S' }7 }
) L; ~! o) r. s( \& E) ^“您好,請問是蔣成先生嘛?”" O5 G' @) _. [+ Y6 n) u$ I6 b
& R1 i7 M* f" N* J( e
“是。”2 z9 z, E1 s6 s
) e- u) q; a/ k8 n2 j; T; n
“您好,抱歉打擾到您了,我是xx保險公司的客服專員,我叫胥斌,工號12138,今天給您來電話主要是……”, W2 }( K! N: d. q6 Y- _1 M/ I
8 n3 I4 @% A$ Q( K" g- }$ V
“請問您是在哪裏工作呢?”- Y% x- P) w% B- G
1 V+ s- b, `  L1 i6 n
“殯儀館。”聲音幹淨,連電流聲都沒有。  g$ T) y8 C2 Q& n% u, \
6 }/ F: d* f% r0 l7 y
胥斌遲疑了幾秒,接著說:“那您主要在哪裏做什麼呢?”
+ X; S( R% A7 g3 C
0 P; s6 ]" n3 ~0 n* c“焚……屍……”聲音被拉的蒼白無力,墜入深淵。: P  p) h1 R/ d$ _) y
3 z: Q4 t3 z0 `1 g( i
胥斌故作鎮定,他想不過隻是工作而已,接著道:“那……那你住在哪裏呢?方便說……”7 b( e0 ^: V6 Q) ?
; G# S1 d( A6 j: N! O
“就在殯儀館,從沒離開過。”2 b' p; \6 e, S, W

. ]" i1 @, b' V- c; ^無聲
$ t3 u+ d* \* x( V9 l0 W
0 e2 o# a( K# c: i6 g“對了,你問那麼多是要讓我買保險嗎?”悠悠的。- }+ `8 X- ^+ k
4 |$ x! a( ]! c# {  V7 u
“我,我隻,是負責通知你,至於你是否……”
1 Q8 U6 X* R# J3 {$ m4 U; n% m: z) U- `
“我買了,你現在過來吧!”
9 c$ i8 p2 U1 c! D) p- P7 O+ B5 d9 E3 T; l
“不,不好意思,我們不能和客戶見面,這邊……”
! B: z: S) `9 O+ d, T9 j; E4 ?; |  \& g0 C1 @
“馬上過來。”厲聲喝道,冰冷入骨。
- g0 f  A: k' V, B4 d, \% x: |4 P8 _8 y# q0 f/ R  M; c" H
胥斌再也撐不住了,慌亂的去按掛機鍵,可那聲音依然不散,這個電話掛不斷……
+ `. S" d3 y1 i0 ?- _: b1 S
* c& {! o% a1 y5 k* t) P) A& `胥斌已經奔潰,整個人癱軟下來,面如死灰,他抬起頭,發現自己竟躺在一個幽暗狹長的走廊裏,走廊一邊是組玻璃強,窗外漆黑,但能聽到嘩嘩的雨水聲,他身上蓋著白布,手腳像被捆綁住了,任憑怎麼掙紮也無濟於事。
2 ^9 c0 [( R* C9 Q/ ?( y5 Y5 `* @( V4 r* G8 d$ b8 F) j
突然整個走廊的燈光亮起,白的耀眼,他躺著的推車開始向前滑動,兩旁分別出現了一排穿壽衣的人,老人、小孩兒、婦女……。6 f; J" X% ]5 P+ q2 }$ t7 V( g
$ ~( S" ]4 ]5 A
胥斌聲嘶力竭,雙眼流淚,能看到白布下的蠕動,但也隻是細微的蠕動罷了。
6 b0 a( e9 X* |) W8 y# P3 H0 k% J+ x- x+ _) r+ l$ B
當滑到走廊盡頭時,推車緩緩停下,黑暗了走出一個穿紅衣長袍的男人,輪廓分明,眼球血紅。他雙手交叉放在腹部,矗立在哪裏一動不動。緊接著,他悠然的挪動步伐,走到胥斌身邊,彎下腰觀察起來。0 m1 P, G2 p) v! t4 a! t

5 R' g4 k9 s1 m' K“我想你會是個好傭人。”說完嘴角微微上翹,他在笑!
, ]- e% b* r9 G; T+ [' P$ A- U" B, J
此時胥斌張口無聲,隻有淚,接著趟……6 o9 V% ?2 m4 d7 U. ^$ o
) A, N; Z" {- |0 a. |
他倒退著離開推車,一直望著胥斌,然後推車開始向前滑動,進入黑暗,然後火焰四起,胥斌被包裹其中,扭曲變形。# ]( n6 \* l9 q9 q. J/ q" R2 N
# v* p' H6 @. \2 ?, E: m4 G$ c# o
可以看見那是個巨大的熔爐,突然從上面掉下一把閘刀,將胥斌從腰部斬斷,大門隨即關上,隻留下那個紅袍男人冰封的面龐。
) L/ {* @, O$ d8 W5 _1 P/ K% i) y! |0 P' l+ X
翌日八點,胥斌身著西裝,走進辦公室,走向他的座位,帶上耳麥,開始撥打。笑容詭異:“您好……!”+ {" o4 a5 v- b# f6 J( A5 t+ S

' M3 g9 j% Y, G4 ~1 o02.為民路& k; d* y: k( A, V/ u3 d  \
  u) n9 e# b7 _1 P" l
城市的繁華吸引著無數的人來到這裏,你會漸漸發現你竟不認識這座城市的本地人,更不知這繁華到底給了你什麼!
7 ^5 \+ t" }1 e, B  a/ f: }
* b6 i0 }3 R/ `% ]! H* ^夜裏燈火通明,人也變得沸騰起來,隻有為民路顯得有些孤苦,路旁的商鋪早早的就關了門,留下參天的樹,深入夜裏。
1 {3 h' m$ ]' [4 ]7 `5 r' w# I7 [
偶爾汽車駛過,壓著路上的枯葉窸窸窣窣,有的被帶離地面,又很快回落。當然路過的人還是有的,各自低頭向前,向前……
* z4 Q: f; F7 D: ]- ^3 o. D
3 i2 X- p( R3 T2 I# |這時,三個男的走來,散發著濃濃酒氣,歪歪倒倒,衣衫不整,引來路人鄙夷。
. \# X8 ^( {/ C/ w, u1 \) W" z  }, K1 s! t
“走,再喝點。”胖子說道,含糊不清。
- R9 Z+ S% T& U/ l$ Q9 c& z
# Z- Q  i" d, @7 z“不了,不了。”高個連忙揮手,“連一個女的都沒有,喝個屁呀!”. t( q& G) N$ z

  l; l9 a7 q! O7 Q0 q) J' e4 [“額……明天周末,又沒事,走走。”
" X- D6 n& _$ ~
4 y7 \1 x- R' n- c+ n1 {7 A“你叫女的我就去,不然老子回去睡了……。”
0 g8 L; u! [% K! K/ O
& y. Q7 i( I% N( K3 @2 g另一個始終一句話也沒說,眼睛看著前面,自顧自的走著,顯得呆滯,任憑其他二人嬉鬧。; l- B/ N0 l6 W
- i1 N: [# ?* l" n1 P
“我說,蚊子,你倒是說說呀!我們是接著喝,還是……。”話沒說完,胖子便住口了,一臉匪夷。" m, D& O: w% q: y( S6 C+ {

: \6 h% c, E& X0 z4 [+ L8 J$ q隻見那個叫蚊子的眼鏡男處在哪裏,眼神驚恐,雙手顫抖,就差坐在地上了。$ |! Q3 Z! I4 Y8 k2 ~, P
' N# o* s  j% B0 f; u" Y" o
他的前面是一個單人沙發,褐色的皮革已經開始潰爛,好像一早就在哪裏,隻是太黑,沒有看到。7 Z" T% t+ w; T4 V
# B- v* x7 w9 L$ q0 Q7 ^" h. _
沙發在道路的樹木下,正對著對面的商鋪,沙發上,坐著一個女人,短發、白裙、幹淨、但如死人。; z! Y4 _) i, [
# x3 v1 W3 J, r! s4 K7 g
她緩緩的轉過頭,看著蚊子,慢慢起身向他走來,但不說話,如龐雲壓倒般逼近。1 Q7 r+ E- C+ g2 ~: f% A5 j
9 V  `; a, {1 L, T4 O
“你,你誰呀?幹,幹什麼?”不成音的吼著。並向後退,即刻摔倒。
4 f& _  o5 D; ^: j2 c7 @2 N/ G! Q+ y
9 ]6 Q4 ]8 D0 B$ d6 x% L“喂,幹嘛呢你?嘿……搞什麼呢?”胖子拽著他的手道,高個的從後面將他抱著,眾人再度鄙夷。2 E7 l' j1 w5 H  E7 A9 W
% c  i8 C$ Z8 d4 l! p4 A( Y8 w
“你問我是誰。”女人不緊不慢的說“和你一樣,你就是我,而我就是你,怎麼?不對嗎?”* j; J1 i  I; I$ W/ l
: ^' W; J7 N% [" Z; u
“屁……屁話……我……我怎會是你。”幾乎聽不見。
% s+ X; a5 c2 Y" C
/ w8 w9 n& j( I0 b. \; `女人宛然一笑“你會明白的,會的。”說完,女人急速出現在他的背後纖細的手將他的頭環抱住,然後上升,胖子和高個男人看的目瞪口呆,全然不知怎麼回事,人群圍攏,開始口無遮攔。
* ~( n" B8 y' i3 U" }7 e- f' F% B8 u9 V

( j9 I3 V7 V( `隻見蚊子上升到樹腰時停了下來,雙腿不停擺動,瞬間他的身體白光乍現,爆膨起來,在下一秒收縮不見。
5 U! Y/ J' r+ w6 [
+ K: X7 X% g& h" O$ _* a! ]- v“消失了……”胖子緩過神來,“快走,胖子。”高個連走帶跑的說著,大家隨即匆匆散去……
- W5 Z4 G/ ]& r9 U' ?1 C: j
; N8 M9 I4 w3 Z/ ?* S在城市的另一邊,一條人聲鼎沸的街上,一個學生模樣的少女正在消失……
* s- z! y% j5 B* ~% T1 _1 `5 i: p
( J. y1 g" i' F' S7 |3 ^, e3 w為民路有這樣一個說法,當你內心陷入無限孤獨絕望時,你就會變成她,而為民路也不隻有一條街道。$ U$ H# k' J+ \
( y' u* r' s- A4 Z
03.男友、房東、租客
) B* C+ _) \0 a+ u" A4 c' w8 Q9 N' N5 j
一棟50年的住宅樓,生鏽的鐵欄,繁茂的盆栽,強上掉落的灰渣,整個都好像被水泡過一樣,發出亦生亦死的呼吸聲。
! m9 k( Z: A+ N$ t( M3 p' F
. ?' C% a4 c, q' l, l! [. k咚……咚……$ w/ O( ]" y* y' @) _6 L, R

% v# ]& f6 s( ]1 F是肖暘回來了,腳步顯得疲累,沒走到一層,感應燈才會亮起,有時還得用力踩一下地面才行,好在稍微有點光了。他租住在頂樓,剛來兩天,對面便是房東,一個話少而面目猙獰的40歲男人。
1 T1 t6 V$ Q6 U* G5 c% B, }! \! o
肖暘繼續上樓,當快到頂樓的時候,他遲疑了“為什麼燈是亮的”,他問自己,“不應該呀,剛才也沒有聽到有其他人的聲音,我……”3 S4 Y' @; A: ~% m. e: x
# j5 I+ A- i& h8 b
但也不再多想,鬼片告訴他一個道理,好奇心害死人。他開門進屋,無聲無息。而燈,依舊無聲無息的亮著。" f3 M0 S1 Z: ^2 u

3 i2 [# D" A% p6 J, K) y第二天早上,肖暘起來發現電腦還有櫃子上似乎有了許多黑灰,地上還有一些長頭發。房子老了,有灰是常事,至於長發,可能是上一位女租客留下的,他這樣給自己解釋,然後便去洗漱。8 ?9 u! g/ N8 Y
" c# k5 Q" {: Y# o4 }  p
咚……咚……
* T! e" e$ a  v6 q( ^, {" o6 }
( [( _1 P0 }, B$ k* _% Z“有人在嗎?能開下門嗎?”一個甜美的少女聲音在門外到。
8 L' k. e5 ^" x6 n' l6 }# w
$ y6 U8 z7 i1 z6 P, u- D: w. Y; \4 K肖暘,吐掉嘴裏的泡沫,轉身去看門。一個鵝蛋臉的女孩,長發披肩,穿一件白色背心,配超短褲,米白色棉質的,腳上的人字拖也是白色的,手上提個袋子,看上去隻有十七八九的樣子。樓裏的頂燈亮著。" n9 e# V. j0 ]* Q1 w
. |% z9 p3 p. Q" ^: [/ y3 G, O* V
“你好,不好意思,我是房東的女兒,家裏停水了,我能進去洗漱一下嘛?”
0 E- f+ Z. h$ P$ H  g9 p1 ]# `; I! A% Z9 _* K; f0 X
“額……當然,進來吧。”
8 `8 a( H% o7 D9 y8 J% @0 `
# O2 @; M/ A1 A$ W肖暘跟在她身後,眼睛死死的看著她臀部的擺動,心裏起了一個念頭。
  U  D0 S* }" y0 n  ]$ h
$ G/ p4 g# J+ u) h, J“你一個人住呀?”她走到水槽邊,一邊從袋子裏拿出洗漱用品,一邊說道。
1 s( z7 N7 `7 J; U) l# ~6 I/ n7 V9 K  ~6 h+ L% ?( v  N6 n* _' H
“額……什麼……哦,是,剛來,你是學生還是?”緩緩走向她的身後,腳步很輕。9 U- v0 K1 A5 \- i$ ~

- Y& h5 d/ }2 T, A
7 c* l4 A  J1 H  I“不是,我上班了,在超市,你呢?”
; N( q$ x& u9 F7 D. A. ~2 h( ~2 A) x
“我,我是投資公司的,你……”他就在她身後,然後整個身子向前。5 j9 X) u" D: t' Z

/ {& b5 O+ B$ }" f+ J“你可以來我們公司,保證掙得比你現在多。”在她耳旁說著,他的下面已經頂到了她的臀部,見她沒有反抗,就開始挪動向下。$ q6 [# d5 b! O6 @, B
+ S9 Q, V, B# @7 M
這時,她猛地轉身,雙手打在他的肩上。
2 d5 e9 h& G- j( p6 p
1 w6 x' k: w3 K“你想嘛?”; o9 j- @0 Z6 q9 d2 ]4 J; o

! m$ G5 G" `" K8 D3 _“想。”他猛的抱住她,親上去。頃刻間,他聞到一股腐臭喂,他親的根本不是那女的,是,是一張腐敗了的臉,一滴血也沒有,她整個身體都是一樣的,有的地方肉開始掉落下去。
( `$ o3 y; e  W, O" g* a; k7 ^( |: K& f4 P  k2 y
肖暘驚恐無語,嘴張開的很大,極力想要推開這女人,但毫無用處。
% m) M% Z8 [6 }+ i% A) j) O  a
: n5 i6 p" {, V: w/ [7 k1 }“你不是想嘛?來呀,咯……咯……咯……”1 Z  K( I) G: [. q! D' e/ ~

8 [! H) O, X- x7 W0 S$ L# k2 m說話的時候她嘴裏噴出黑灰,嘴皮也掉落下去。然後她一下子向肖暘擁去,抱住他,好像是在纏繞,越來越緊,漸漸,肖暘的皮膚開始和她的一樣,潰爛,掉落,嘴裏發出長長的幹嚎,像打開了無水的龍頭。& t3 U1 ~% V& y( v* b
( r; \4 N% I! \7 h! M
整個房間也開始潰爛,頃刻之間,房間變成了多年無人居住的模樣,滿是塵埃和垃圾,肖暘原先站立的地方也隻剩下一小簇黑灰,大門忽然緊鎖,門外頂樓的燈還亮著,擺動著,燈下,浮現出一個人影,穿白背心的女人。" m% ?. x4 n! ^* ~+ J
5 ]3 {* g3 N$ A0 X; O2 G9 f
幾年前,有個女人叫徐燃,隻身來到這裏打工,就租住在這頂樓裏,交了一個城裏的男友,生活開始變得沒那麼困難。  F( w( f+ b2 B3 ]& ^

& _. [7 r1 s' Z, k% q$ ~$ U有一天男友說他快當經理了,要慶祝一下,於是後來女人喝醉了,躺在床上。0 r. E" Q" a+ Z$ f3 K& {" X

$ B" n5 V7 x+ I3 h沒想這時男友把那個房東帶了進來,房東給了他一個厚厚的信封,男的拿到信封滿意的走了。
, e9 V0 ~- u  `$ q
3 F8 \8 y5 d8 K6 K  U$ Z9 R當徐燃第二天醒來的時候發現房東就躺在身邊,自己一絲不掛,衣服破爛的扔在一邊,下面滿是血。+ B) Y0 D' J  r2 d

  S( `  V! c% K: n3 l* G後來警察在房東家找到了房東的屍體,一絲不掛,滿口鮮血,躺在床上,而在他肚子裏發現了連同他自己在內的兩個陽物,頂樓的房子也就此空置。
, ]: q+ p. l- {. a
0 d, A8 h6 s' ~+ U/ W關於那個男友,也許你會看到一個發瘋的乞丐,成天辦成女人模樣。
1 w4 D$ X5 `- m
4 M# V7 b8 M9 `而徐燃,沒人知道她是生是死。& {$ O0 I1 W$ z" q& h. q
+ ^, q  t, S; H9 s- S
一個星期以後,這屋裏又住進了一個男的,好像是個服務生……
累計簽到︰644 天
連續簽到︰1 天
發表於 2015-10-5 16:40:23 | 顯示全部樓層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精妙絕倫的精品,感謝啊!期待你更多更好的創作哦!

回復樓主 親!! 現在是淩晨!妳失眠啦?餓啦?通宵加班?還是想WK啦?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info@waikeung.net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