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974 回復:1 發表於 2013-9-5 19:39:50
累計簽到︰1488 天
連續簽到︰10 天
發表於 2013-8-31 13:27:3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短篇] 母子良缘 【完】 [複製鏈接]

(1)蓬門爲君開4 W) V1 [$ Y( f" t2 Q1 t

- X7 W+ m) G. V  |& ]: @: j  勤回來了,趕了兩天的路,一定要在約定的五月十五日回來。三個月來,沒有寫過信,連電話也沒挂一個。7 T/ O. I9 k3 |( F0 X

/ U4 L/ U( g% {$ u' S  T  回來的時候,大門開著。勤隨著烤牛肉的香氣,走進廚房,蒂兒正在做飯。勤走到她後面,伸手攬著她,在的臉上吻了一吻,想吻她的嘴,但給她別過頭躲開了。隨勢推開他說:「不要這樣。剛回來,快把行李拿進來。晚餐快做好了,洗把臉就吃飯了。」
, Z$ V6 [0 s) L( s: k2 W/ ?! \, B) |, ]6 d
  蒂兒在廚房裏打點時,勤的一雙膀子從後緊緊的摟著她的腰,他的唇片在耳鬓頸彎處尋索著她的敏感區域。
% p  h6 V: H( T% c* `$ C0 o- d. p8 ?% j6 A" H  T) k
  「乖乖的不要纏著我,牛肉再不拿出來就給烤焦了。」/ ^1 I- g% ~/ L. {6 p0 Q  f( Q. w# P0 s6 X

; C, i+ o2 o0 N  「由它吧。」+ |3 S) M2 j& o" x/ b6 I& F

3 T) U; O$ G. k$ t0 e  「你不吃我也要吃。」
$ \8 v- T4 D# I' ?, |! E( ~* r/ x7 s1 O. K* O3 _
  蒂打發勤去把餐桌的洋燭點著,自己把燒牛肉端了出來。1 G' F% [7 E2 e1 _
7 U, n4 e/ j0 ~! ^; H3 x
  「我們很久沒這樣的吃一頓晚飯。」蒂兒說。
$ G* k  [8 i5 {" a% B, o+ R
/ G$ D- O0 t/ p: b/ e' Y  自從一年前蒂兒的丈夫汽車失事受傷,下半身癱瘓,蒂兒就沒有好日子過。而勤考完最後一科,馬上兼程回家,趕了兩天路,爲了及時回來吃這頓飯。
* N4 u7 ?+ b4 M3 Z% Y' z* N+ i$ F4 |1 q5 N
  蒂看著勤把一大片牛肉往嘴裏送,肉汁從嘴角邊流下來,就像孩子時一個模樣,不禁笑了出來。: H9 Y# B( t2 `9 V" c; P

+ K" _+ h+ N. A8 `. w  勤發現蒂兒盯著他,對著他笑,就快快把嘴裏面的肉囫囵吞下,說:「看什麽?」
$ R  S$ w9 b* I- b, `
# j! S9 h# X! L* D. U# q+ [  「你的食相。」
. z7 }7 E+ x2 y3 X8 S' G0 v3 W) U$ _2 |" x% N' F6 ~- ?) D( |
  「什麽?」
, Y2 `+ l  m' b3 l5 a8 O3 S
! s' g  c' M; f/ ^  「你嘴角和面上……」4 e* l- T7 m3 ^& n" ~/ y+ T
, G  {. ~  I  j; s
  勤用手背擦擦嘴,望著蒂,看她的反應。6 I3 h' {0 Z% g' a4 T2 I1 w
+ ^7 W& p! C% y% Z+ L! B: j
  蒂兒忍不住笑起來。
/ i6 ?; I& n, D# p7 u  x% D: Q+ j. l8 v% U) z( q( E
  「笑什麽?」
# H' ~) a" k" M+ f# T$ ]- b0 R* C  c) Z0 t9 L/ H* M% b7 K9 D
  蒂兒注意到勤看著她。孩子氣收起來,露出俊朗的臉。
  U5 n2 x7 w' F) `0 |6 v
$ V$ e7 ~+ |& @  B  「你還未擦淨嘴巴。」
. B! b4 m1 H1 W4 ?  L9 ^/ @; C, N( E4 D! H. V8 Y
  「哪裏?」/ C  H  U- F+ l

% m) ~. w4 `6 E& r* A  「這裏。」蒂兒手背擦擦自己嘴巴的左角,說。
7 u% t5 E5 r- B/ O: [0 D2 _7 U" `3 M6 M" G8 R. g" {$ m
  「這裏?」勤照做了。4 b- \2 i8 T/ ?% N% o& Z' Q

! D3 Y% l3 i- p  蒂兒搖搖頭。
3 \; y. a" ^" e6 C7 n  q( t' K2 \0 d2 ~# k" I
  勤再擦一次。' m5 s" S, |' E& W9 z
, V- x/ o" c+ z: ?& b7 Q
  蒂兒站起來,走到勤跟前,爲勤抹掉嘴邊的肉汁。勤攬著手,把她一拉,就失去重心,倒入勤的懷裏,蒂兒就索性軟綿綿的伏在勤的懷抱。
, p/ o! o4 o8 a! f! q9 X1 m; d! z. u. b- k; _
  在早一段日子,勤已經成爲了她的心靈支柱。他們在糢胡的界線上,隨時會出位。蒂兒其實沒做過什麽,只散發著她成熟的女人味。心裏盤算著的是勤下一著是什麽。她的反應是軟弱無力的抗議。因爲她搬不出威嚴,也找不到理由去拒絕。顯然,她沒有抗拒給勤親嘴的招數。只能閉著眼睛,任讓他的吻如雨點落下來。8 C: O9 t8 k! b  g

7 s6 n, H' T) a6 s6 t; Q  勤不由分說地把蒂兒抱起,就像抱著新娘子進洞房一樣,把她抱起放在沙發上。她的心兒悸動,跳了出來。勤吻著她,他的手生硬地尋找圍裙的蝴蝶結和裙子的拉練,把她身上的身服一件一件的給脫光,直至她一絲不挂的赤露在躺在床上,然後勤才脫去自己的衣服。在這當兒,蒂兒一手護著胸前,一手拇著私處,稍爲遮掩一下羞赧之情。
: y3 {- a( p2 V
( A7 M6 v, [6 m- M2 z, |' V' G5 F- w  蒂兒閉上眼睛,不敢看勤的身體。勤溫柔地拉開她的雙手,然後輕輕地壓在她身上。蒂兒發現,只手最自然的動作是抱著勤。兩個身體彼此在感覺著,試探著。( p* r, J1 T. r5 Q9 k

& E3 P8 b& Q; @  勤盡量地溫柔,有點拘謹,好像做得不恰當就會失去的資格。只有他們沈重的呼吸聲,兩個赤裸裸的身體摟在一起。蒂兒沒說話,只閉著睛眼,鼓起最大的勇氣去接受她的情人的愛。勤爲著自已將會做的事而心寒,他希望蒂兒現在提出抗議,就可制止這一場錯事。可是蒂兒似乎任由他擺布,默然地接受將要發生的事。勤自已郤不願意停止,這許多男孩子寤寐以思的事,他將會得到了。4 O/ H6 X9 f% a  ?) x- d: _
  P, c1 I0 A3 u8 P  Z1 w& g
  他們已經來到這個地步了,只能再進一步,不會倒回過來。" K5 n7 T. E  ^( X; Q; }7 v3 m
- k+ p: J" [0 j" h5 C
  他的手指,在她裏面挑撥她的欲望。她身體隨著勤的指揮而起伏。蒂讓勤要控制著瑒面,讓她的身體受著他的支配。她的尊嚴和衿持,早已隨著身上的衣服給剝開了。
  q1 O% a7 a! u, y- m" I3 D
) H9 J' @, u5 z+ m7 [  丈夫病死,勤補充了身上的空虛混沌。勤也在她身上爆開了一個洞,只有他才可以填滿。/ F. o& ^7 v  V8 G9 F* x
; m. r2 N5 w9 K$ i/ b8 L( W! V
  蒂兒把量著勤的那話兒,在她的手裏強而有力的躍動,讓她吃了一驚。她把雙腿再張開一點點,把他引進她的裏面,團團的包裹著,把他還原做子宮裏的胚胎。但是蒂不敢眷戀肉體厮磨的快感,意識到高潮將至,就馬上催促,勤根本就沒有蓄歛的能耐,給下面吐納幾下,就把交織已久的愛欲如火山爆發了。
1 D) V+ G) u$ H* O- d6 W
* O' Y4 y  i/ V  完事之後,蒂馬上把勤推開,在地上撿起衣服,正要穿上的時候,勤郤把她再次摟住。
+ z1 m. s  \( m! d2 b  E
, u4 l5 ?7 [3 j$ f2 E( S  「你累了,趕了兩天路,又……早點睡吧。」9 x5 [2 }( j* P0 j- L

- }7 h; E$ i. T) `: j  「沒關係。分開了三個月了,想和你談一會兒。」* J# s! R; R; N9 h0 r& X
' a. M( z5 I* k. U
  勤拉住她的手把她拉回沙發。開了收音樂機,播些輕音樂,把剩下的半瓶紅酒倒滿酒杯。回到蒂兒的身邊,搭著蒂兒裸露的肩頭。蒂兒把腿摺曲在沙發上,剛才熱辣辣的場面和剛灌下的紅酒把她臉勳得紅紅的,頭也有點兒重,自然的就把頭靠過來,枕在勤的胸膛。
6 T8 b; s( H& l
! `: Z1 a' U- A, x2 M4 s$ j  勤的手沒空間過,一直在她的一雙乳房和乳蒂上輕撫著,要她的乳蒂像他的那話兒一樣,維持著堅挺的狀態。
& d9 E* y$ P: H# e1 x" W1 f8 E, h" l
  蒂兒仰起臉看著她的情郎,對他說∶「想不到一年多的時間,會發生那麽多的事。」$ H- j7 ~0 d. p" P- A+ l
! I. l9 v( v- Y" W0 Z9 P% \& _
  「上天注定,讓我得到你。」
. `% V. k5 Q, u$ G) }  j3 ~
; N" |5 |  b# a# V4 `  蒂兒枕住勤的大腿,說∶「你乘人之危,在那個關頭裏,你的膽子太大了,越級挑戰,總算是我的好兒子。」9 U7 U& C9 ?$ w! Y6 d
" f- s+ f1 @% ]" u0 B
  「不是,我現在己經是你的男人了。」
" J' ~: ?& P/ ?5 }) N1 K" V: B2 H2 \7 |) ~# Q# |
  (2)愛在蒼黃時2 c: o$ F/ K. I6 p" }3 }0 C$ g4 x

# p- ^. z3 T+ Q1 T& c) ]1 O+ M# A  蒂兒用手把勤的脖子鈎住拉下來,掌心揩著他的臉,一樣的臉,但不一樣的看法。勤的手輕輕滑到她的下體,蘸了溢出的汁,抹在蒂兒的唇上。蒂兒吐出舌尖,舔嚐著他指頭美味的甜品。
5 t# j6 i" e) q1 p0 L* P) I
! Y  f( j8 O6 u8 M0 e( }) I/ |  「媽,實在太好了,好像不是真實的。」! N  ^$ P; Q- a9 p
" O# U3 T" L6 M
  「做了我的男人還叫我媽,不羞嗎?」
* l" R6 n. w6 d  l8 D5 t/ g- {# ^3 f. v: H5 ]' m
  「但叫你的名字好像蠻怪怪的。」
4 q. w. ~' R9 ~1 F% S; X# C5 z/ k1 h! I; T* {" V; q7 ]
  「乖乖,叫我什麽都可以,但不要叫我做媽,我受不了。」9 J' o8 N6 E6 R" k
( K/ U- g" ]$ f# Q6 N- z+ h+ ?4 Z! Q
  「蒂兒?」5 C# G7 A8 k8 u  }5 R# G
3 G1 z$ `: u2 o2 t
  「唔?」
+ S" H, u! H+ K1 F+ o' t* J0 w8 S: o0 v5 S! Y
  「我愛你!」- l) q. K8 _6 z9 `% E
. a1 n5 {- H4 ?! g% e# K
  「你膽子實在太大了。」5 I6 E( Q) @4 ^5 K+ p( e: c* G7 B
& Y4 c5 Y) j% D( v) v" x9 c& i
  「是你給我的。」
" L6 S, i7 A1 b! w" @+ q: _1 q" P1 K" d
. f  @# f" {% u8 j  \  其實,蒂兒並沒有做過什麽。她只是散發著成熟的魅力。在她最徬徨失措之時,冷不隄防的是愛神的箭。$ p" J, c2 i5 [0 I: Z0 G$ ?8 s
% `. ]" k9 b6 o# W5 q$ O" O* d
  一年前,蒂兒的丈夫撞車重傷,勤從外埠趕回來,他是獨子。- }- C7 q" Y8 k' W% v0 s
% H& a+ i0 K0 i* m1 F- K
  驚惶失惜的蒂兒擁著兒子而哭,枕著他的胳膊,鳴咽、抽搐。他們在牛術室外守了一個晚上,蒂兒終於倒在勤的懷裏睡著了。
2 b- B4 d: I6 c- Q
# m( P0 v$ p5 ~  E* K2 A, a  勤打醒精神,守護著媽媽。知道今後,她的幸福和倚靠都在他身上。( D) I! ^8 k; k6 T& R8 U
0 K) K- e/ h0 K
  兩個禮拜,在加護病房外,他們衣不解帶,等候度過危險時期的消息。終於丈夫的性命是挽救回來了,但全身癱瘓,脾氣變得暴燥怪癖,都發泄在蒂兒的身上。蒂只是默默忍受著。勤走了之後,唯一的安慰是他打回家的電話。在電話筒兩端,是盡情的哭訴,和體貼的開解。
! k' {4 o( J& a3 C+ q- U! d  r! I% Y; x, d" B9 Z
  蒂兒沒法在家裏照顧丈夫,精神和體力瀕崩潰時,只得把他送入療養院。親人都不體諒她的做法,支持她的,就只有勤一個人。她期望著春假來到,勤回來陪伴著她,借他的肩膊靠一靠。
2 u. j) ?7 N# }, x/ x0 l& M
  d* r. o( K  v8 J  勤回來了,一看見蒂兒憔悴的神情,就說∶「看,你給折磨成這個樣子,你值得放假幾天假,輕松輕松。」
. a  C8 B; q4 i* P) j  N+ ?" a( |
0 u. f/ U3 a2 a- \# k  「但你爸爸要人照顧。」
# [, p( k; ?) q9 b0 G" z7 Q/ b# O5 E
  「連你也捱不住了,誰能照顧你自己呢?」) I) ?% H9 ?: e8 j

: H' q+ t% j- [( C  蒂兒決定把重擔暫時放下,選擇去一個遠離人煙的小島,在島上找到一間旅舍。他們租了一間向海的套間,陽台有按摩浴池,下面是個甯靜的海灘。勤拖著蒂兒的手,在海邊漫步、拾貝殼、追逐潮水,讓潮水洗濯她心中的煩惱。海浪確有撫慰心靈的力量,蒂兒很快就松馳下來了。沒什麽好做,也可以懶洋洋的坐在陽台,聽浪濤、享受春日和煦的陽光。晚上,店主人爲他們預備豐富的晚餐。飯後,他們泡按摩浴池,一面泡一面喝啤酒,看日落、數星星。
# ^2 ?3 O$ n9 A# k; H) L6 {/ Y! v; N% ]6 |, Y/ i2 z
  勤在大學的生活,蒂兒最愛聽。而勤最愛聽蒂兒說他兒時的往事。他們母子發覺,原來有很多話題。只是勤不許她談臥在療養院的爸爸。因爲他們來這裏的目的,是避開這個沈重的包袱,蒂兒有可能要背著它一輩子。1 J1 h! |5 j3 @4 z/ N
" T' d' E1 Y6 J! i2 c3 }
  談到累了,他們就睡了。房間只有一張大床,蒂兒好像介意又沒所謂,就背對背的和勤睡在一起。第二天醒來,蒂兒發現自己枕著勤堅挺的臂膀。領口的鈕扣松脫,尖尖的乳悄悄起露在勤的目光之下。0 q3 _8 @' N9 i1 `

  }% V; U3 v0 ?' ~  第二天晚上,按摩池的熱水和勤的摩挲,讓她的神經和肌肉完全松馳後,也不拘朿了,在床上索性親密點,幹脆在他胸膛找到港灣,暫避俗世的風風雨雨。
0 X9 B" j7 i+ V; m5 H+ ]9 t( f5 a& O7 ~' c2 E5 T6 O8 k
  在島上過了幾天,蒂兒才發現自己原來是那麽疲倦。在這段難過的日子裏支持著他的是勤。三年前送他入大學時,他還是個乳臭未乾的孩子。幾年來,都把注意力全放在丈夫身上,直至丈夫出事了,勤回家慰問,才察覺兒子成長了。可以把一些心裏的話和他說,就愈願意和他更親近,和他說話。$ f! V: Q# {) @. \3 o: R, f6 |- x' @

2 S% b4 E3 Y2 C. i: a  勤也將心事說了。告訴她愛上了班上的一個女同學,寫了很多信給她,但都沒有寄出,也不敢主動約會。後來讓一位高班的同學捷足先登了,覺得好難過。$ d1 V. D; a. {3 p# e: a; `* \

3 K: X; Q/ c& \# W' c$ ?  「傻孩子,如果愛上了一個女孩子,應該告訴她、追求她。」/ A( E4 n/ c. Y& P

6 C% w5 i- {9 a9 X; q: G" Q  「但是如果人家不喜歡我,拒絕我豈不是更糟糕?」+ `# `) Y# c: S8 U# H  l& f& i' s$ d

) U& m2 c' r$ ~* \7 U+ {! Q  「你不說,她怎知道你對她有意呢?不要怕失敗,怕人拒絕,試一試總比白白失去機會好。只要有信心,奇迹會出現的。」
5 {( A# Y$ k5 A& a$ w& l% Q; h2 b. o9 e; @% `1 L. N5 b% u
  「會有奇迹嗎?」
' ?: f  N; {+ ]; \& `- v% [/ e- O# A, K2 _+ ~
  「會有的。」
; s0 @, V- ^) |% V/ B. w* L# c' X" D% L$ |' S
  與世隔絕,不知天上人間的時光很快就完了。
$ ^% S3 y5 s  _: P" I- |& p: b) @5 L
  「假如可以永遠留在這裏多好。」離開小島的那天,蒂兒對勤說。  n% e/ l- o( d  ]+ k4 a  \% V

  Y+ O' I9 C! I% d* L- ~% h1 O  「我們可以再來。」
& c$ Z+ [3 T. Z) S1 F" Q2 d' b4 l, ]4 M6 W
  在家門送別時,蒂兒的心情不好受,又要回複孤身作戰的處境。- x6 C$ _# R9 r, B
' t) y5 {. w! W) n8 {2 C0 ?, W* N
  目送勤上車時,蒂兒叫住他∶「記著寫信給我,打電話回家。」! l$ V7 B( j2 K8 x
5 W# L+ W! g- d8 G; y' W
  「知道了。」' F+ [# k9 C3 n

$ S5 o' L' c; [5 A  「我會想念著你。」
( I% }: |  U; f. }( X
7 f9 n+ ?7 N- z9 S& C" {) G- t  「我也是。」! }" ?& f3 j: E' _. ?" {3 v
9 M4 `' Q% ^; i' K) Y+ \
  蒂兒挨近他,撫摸勤的下巴,說∶「今天沒刮胡子嗎?滿臉須根,不乾淨的樣子,女孩子不喜歡的。」
' J3 ]9 V+ X8 s& l: e2 h
, H/ U) ~& l* _  ~' v$ P, x  勤沒回話。一刻靜默,蒂兒翹起足跟,搭著勤的肩膀,在他臉上親了一親。她的乳隔著毛衣,在勤的手中晃動。她一手撥開,馬上又拉住,按在胸前。勤猶豫了幾秒鍾,和他嘴對嘴的熱吻。蒂兒半帶驚惶,把他推開,回身跑進房子裏。8 A  m1 Z; b7 Z: k# t3 v! ~
( O' B9 S! a. [7 Q% G2 ]
  「媽,保重啊!今晚等我的電話啊!」勤帶著淚水的說。
, y3 V* H8 d1 Z3 l* f( \; I3 {) d: P" |" M
  蒂兒回過頭來,眼角也閃亮著淚珠。
1 B) `8 s4 a+ R
$ s$ |' Q1 e+ n# g8 f! t! J3 E  (3)莫負有情郎
; G0 l' L$ A1 f7 a8 f8 C  g* ]& K4 o9 H& K4 q4 P6 D
  會發生的事發生了,首先是丈夫急病去世。那倒是蒂的一個大解脫。勤匆匆趕回來奔喪,一進到房子裏,蒂兒就投入他的懷裏哭。自勤離去後,滿肚子是丈夫和夫家給她受的氣。2 Q  _! V& F9 ]% L% k8 s- z# l& G
0 _$ o! _- `( n, P
  勤擁抱著淚人兒,撫弄著她的頭發,安慰著她。初而用手揩拭,再而用吻吻去她滿臉的淚珠。淚水給吻乾之後,勤竟然尋找她的唇,閃過,又追上,追逐了一回,勤終擒住他的獵物。
4 H' ?/ r% b  Y4 B& C) w9 Y
$ p: Z6 m& A  C2 r  她需要有人愛她,疼她,惜她。! D$ u+ O5 P8 i. p2 M  h

9 ?1 ~4 Z& D- c; |- o+ o  勤的吻就更深、更長。不羁的手扯起了她裙上的短襯衣,在裏面搜索乳罩的扣。1 a* S) q* c# U4 _, D! C

6 R  x2 S. }* h+ q  「勤,不要這樣。」蒂兒逃脫了勤舌頭的圍困,向他抗議。但他的手轉而向下,從裙頭下滑,摸著了她臀的冰涼,並在股溝之間的風光留連。
$ k- i; U3 w2 L! h& j+ b+ H( {* @/ B. i1 Y' a7 _1 C1 J6 |
  「勤,不要這樣。」再次的躲過勤的舌的追纏,抽身避開他的熊抱,整理身上的淩亂。4 X. A1 Y2 J2 D4 j
* \& u+ Y" f4 e) @3 E
  「你坐下來。我們有很多事要辦。」
, e/ S. j- K3 ?  `, U
' x' z" q  x, E0 [6 r  蒂兒彙報著喪事如何籌備,勤只見她口唇張合,半句話也聽不進去。, ~: e! `. r$ [9 J9 S+ \

' k8 t" N" v# s2 O' _( F  「你在聽我講嗎?」蒂兒不耐煩了。
- ?* T& ]8 @  M/ v. {5 L
3 P, l3 K0 {3 Q. h* C2 J  「你說吧!」0 {! z" ^- C/ D7 A* z  `
8 d/ ]% F" h& y
  明天,葬禮就舉行了。. a+ {% @' Y2 |* n6 ~7 L5 d
8 l1 M8 }) n  j/ j, N
  那一晚蒂兒睡不著。她聽到勤在客廳開著電視機,直到天明。但不敢出來見他。3 d( g  R  L9 ~  y" C3 Y" N! M
8 z( l  G8 q* T% |( b/ Y
  喪禮上,勤的目光如影隨形。蒂兒低著頭,回避勤的目光。他的目光好像要把她溶化。偶然四目相投,馬上有赤條條的感覺。勤老是想挨近她身旁,蒂兒郤避開他。
/ j5 ^. A. d% Z) x+ e* t# l. Q0 ]+ M. {
  「我有事想和你說。」勤在蒂兒的耳邊說。4 l/ _+ y$ p% R# U
/ q9 S- q: Y4 `; K9 v  v- r
  「辦完喪事才說好嗎?」; P5 ~) c5 j3 Y) D: S# P
+ a5 s' k* Q! ?# B  C1 Y( |. Z! g+ m: q
  「今晚要說清楚。」. H+ v+ b  q! y9 B9 t

0 B2 o: D5 Q2 m0 ~  在家裏的招待完了,親友都走了。勤忍受不了長長的沈默,移近蒂兒跟前,只手搭著她的胳膊,目光直射進她的眼,問道∶「你害怕我嗎?」; F) Z3 e, N* k* Y1 p3 G
6 L( ?& ]* ]# ?9 Z
  「你說什麽?」
. j, ~7 d6 x( f( w4 F2 a4 A7 d: J0 U* C2 @4 ?7 F- D; b5 K
  「爲什麽要逃避我?妳教我,假如喜歡一個女孩子,應該主動的對她說。現在我就面對面的告訴妳,我愛上了妳。」
# `: o) `+ _0 O9 @% Q
: ^  t1 B8 B" ~5 Z7 n' Q& X  a1 W  「我知道,你常常都愛我。」
$ K0 p) C8 Z; r3 S' A- d% p$ x4 q9 V
  「不要裝蒜了,你知道的,你知道我的意思。」
! f5 }/ K0 v0 l7 p6 S( j! G& w
$ b8 @4 b( \6 ^1 \  「不要說了,這是不可能的。」& n! |* ]! @% y# z7 n: H

6 Y( M; {9 S- k' E7 v* z  「不可能,但發生了。我發覺愛上了妳。現在爸爸走了,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們可以相愛了。」
  z$ I0 l& r6 K) N5 w. u9 I" G! ?
1 ^; B8 j0 Y( t  「可是,我是你的媽媽啊!」6 w# \/ Y/ L" ^: z7 \

& x# S% y5 l( [; p" t  「可是我愛上你了。你愛我嗎?回答我,真心的。假如你不愛我,我就死了心。」5 u4 d; e$ f6 V. R
2 R5 d, D% m! }( c; w* [  x
  「不要迫我好不好。」
; r3 O# }/ C3 q3 l
+ t( t1 X5 u! ^$ o/ Y) o  「說啊,愛我還是不愛?」( g. i: u* a# t. ~0 K, o
, ^# k! W7 Q6 D& x" a7 g7 g) t+ }
  「我不知道啊。」
3 C4 \- C/ y/ J2 d7 K( [, n
" X* c2 C; b% A8 o' f, q" Q  「我知道。妳愛我。在島上日子,我們在一起是多麽的快樂。回到學校的日子,每天都要和你通電話,每時每刻都想念你。」# b/ `" ?2 D% s+ c0 n1 x; x3 [

# I0 d2 l- J+ j0 l  C! N/ X% `  「我們是沒可能的。」
) b) [. h* k/ P- E
( G8 i0 b( P' q7 E- d! Z, A9 s  「你說過,只有有信心,神迹是會發生的。不可能的都變成可能。你在電話和信上不是常常說想念我,愛我嗎?」
. h& {& U6 q; j, M
$ y6 G- }' t5 J" a$ f9 j  「勤,別這樣迫我好不好?你爸爸屍骨未寒,就和我說這些事,我實在受不了。」/ N; f2 x# ^; R9 j+ I
" F0 X( W) j0 M- _
  「媽,人們說,分離是最好的考驗。我明天就要走了,我的畢業禮,妳不要來。讓我們分開三個月,冷靜地想一想。五月十五日我會回來,如果不想和我在一起的話,你就把大門鎖上,我就知道妳不接受我的愛,我就會在你面前永遠失蹤。」& ~3 R: \- |2 r! ]

( K# }. V: D+ Z/ B, h% g' o  「不要這樣可以嗎?」5 v1 g  Q. W0 N3 A/ F' W! q* Z
4 D+ X: i2 J( q& ]. k
  「我還可以怎樣。你讓我明白,愛上一個人,應讓她知道。就算是失敗,給拒絕,總比藏在心裏好。」" H9 C# P9 q! V/ X1 z+ s! c
7 O' k; q% S* W+ U5 p2 H, h" G
  「勤,你說的話,你想清楚沒有,外面世界很大,女孩子多著呢?三個月後你可能不會回來了。」/ }' _& W8 c9 q

$ d# J5 C% v( m6 X# q0 J* h  「我一定會回來。今晚,我不能留在這裏了,對嗎?」
9 [; e+ r4 {0 G- z: K4 H/ v: D3 n2 K+ }: N2 k, C$ v# V" D) `; q4 t
  「這是你的家,爲什麽要走?」
& q8 B- q3 h- O0 r9 X' A+ u3 @( Y
  「說過這番話之後,我還能留在這裏嗎?」8 d5 s0 k( B: s2 A

* j. A( U5 [8 E  d# a  「你永遠是我的兒子,這是你的家。我現在只有你一個人了。天色已晚,明天才走吧!」
' f% {" p) X6 _) K1 d8 h- ]% q
0 }; h  e; f" Z7 g) T4 T/ u  「三個月你不要見我,我還有面目再出現嗎?以後,我們可能不再相會了。我可以再和妳親嘴嗎?」" ]* _- l' ~3 E4 D2 @/ Q

! [! v4 u* y! d9 d6 l+ [  蒂兒沒說話,閉上眼睛,等候勤的吻。% d% j* L2 {. C# b; |
( R) W5 w. r3 E
  剛才是拒絕,現在郤答應。勤的敢氣有了報酬了。! R4 k" b6 p2 i8 P) U
& l7 b) K% R2 |! w* ]
  他們的唇片甫接觸,蒂兒就閃開,說∶「今晚我們不做什麽,只是撫摸。答應嗎?」# H6 r, k+ [8 C2 J( J2 T

3 V2 F+ R; P3 ?9 t  蒂兒拖著勤的手,帶他進入睡房,和衣而睡。勤把她的襯衣揭起,隔著胸罩摸她的乳,感覺她堅挻的乳尖脹硬了。大腿間,內衭滲透著欲望的汁液。他試探著把裙頭扣子解了,蒂兒沒抗議,伸手就從裙頭向下遊,直到神秘的三角地帶才給擋住。, H0 b. Y- D& s( c# ]

: W$ e5 C. r, W+ q( B  「今晚只能親嘴,只能愛撫,不能做其他的事。」
9 p* l+ W& M3 [+ x% s
' f3 u) W" b  ^. T  「我不會做你不願意的。」
. T  b/ E& @- B9 B8 x- U. y! m: t$ {( {& _9 C  c7 ?
  勤不敢相信是真的,但蒂兒閉上眼睛,向他挨近,送上微微張開的唇片。勤抱著她的腰,一粒一粒的鈕扣打開。乳罩的的扣子松開,肩帶滑了下來。勤的舌把弄著她的乳,在兩個閃著油潤的乳暈舔一下,等候著,等候著這兩朵小花爲他盛放。勤的兩個指頭,在襪扶和小內衭下有間的空間,開發陰唇之間的天地,逐漸急促的歎息,將一身的渴望呼出。
, A' O# S0 s. C, l
" |1 G8 \7 d& ]) U' r' D3 |. W3 n  吻到累了,愛撫到倦了,就相擁著睡。但都睡不著,又再相吻愛撫。直至情話變成夢呓,在

尚未簽到

發表於 2013-9-5 19:39:50 | 顯示全部樓層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s:108]  [s:105]

回復樓主 親!! 現在是後半夜!妳失眠啦?餓啦?通宵加班?還是想WK啦?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info@waikeung.net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