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1408 回復:0 發表於 2013-5-5 21:37:24
累計簽到︰1488 天
連續簽到︰10 天
發表於 2013-5-5 21:37:2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短篇] 武林艷娃【完】 [複製鏈接]

武林艷娃* m- \' z+ P0 P. p+ F1 H( K4 w" L
   這是一個秋高氣爽的下午,太陽從蔚藍的天空中,射下柔和的光輝,和風徐徐吹來,不時吹起幾片落葉,那落葉隨風飄呀飄的,盤旋不已,輕巧地落在地面上。/ g. V7 s7 I6 d! p
   這時座落在洛陽城的一處上,在一廣場的後面,是一座寺院,山門口高懸著金漆已微微破壞的門額,上面刻著“太元古堡”四個尺許大金字。
8 c2 w4 b" W1 `/ }+ P5 L3 O: U& Y    今天正是清雲道士與飛龍刀客比武的日子,廣場中心已圍滿觀看的人群,;而廟寺的山門卻緊閉著,好像廟中的和尚,也許是出家人,無嗔無慾,不願沾染武林是非,連看熱鬧的興趣也沒有所以緊閉山門,隔絕是非。9 ]' X  s" E8 ]; V2 s# G" R
  這時,廣場前大道上,仍不時有人趕來,每當有人出現,先到的人,總對來人細心打量,若是相識的,有的出聲招呼,有的話題便轉到來人身上。. Z+ M" \  |3 g6 B' F
  大家正談著,廣場四週忽然鴨子無聲起來,大家控息著,凝視著,所有的目光,一齊投向遠處而來的姑娘身上。7 f. U7 |3 h& z/ V1 y0 |& q; A
  因為這姑娘衣著和走路,不像附近的人家,沒人看過,但眾人全是行家,一看姑娘衣著和走路,一定是個武林中人。* i; A+ A0 B( N9 B4 F3 {$ d" I, y
  當然這還不是數十位武林人屏息凝視的因素,最大的因素,是這姑娘真美,一張圓圓的臉上,裝著一對黑白分明的眼睛,真個眉似春水,目如秋水,瓊鼻之下,一個炸破的櫻桃,右頰上不時展露出一個梨渦。
3 s2 ~/ @" @% M7 G. y5 e# ]# ]0 g8 g) m2 c  身上披著一件紫色風衣,跨步時,隱隱現出內面是一套綠色的緊身衫褲,頭上那秀髮更是隨微風飄逸著,光可鑑人。
' i& Q, ?9 C! F& W! _% v    這姑娘可大方得緊,幾十雙眼睛注視著她,她滿不在乎的跨入廣場,向廣場的佈置掃了一眼,梨渦兒一展,露出一口編見似的牙齒。- I4 b$ k, P' G6 i8 C. s0 `
  誰也沒有留心看出她笑的本意,因為一個明艷的姑娘,笑起來是迷人的,有些性好漁色的人物,被姑娘這一笑,靈魂早已經飛出了。
* R- Q( j' W6 C4 m- `  即使是正派人物,因為姑娘本來就美,笑起來更美,像一朵朝露中盛開的玫瑰花,可餐可賞,雖然心無邪念,但也被姑娘的美分了神。
5 s0 [' L3 ~6 j% C  因此,沒人留心她笑的是什麼?3 R; @0 K5 e, d$ e
  這時,姑娘才眨動著一對美麗的眸子,向四週的人群看了一眼,又是粉紅一笑,才獨個兒立在場邊的一株松樹下,仰望天空的白雲出神,神態之間,有天真,有具傲,也有著不可侵犯的英威。+ t( p0 g7 g  E3 o0 q1 j
  等到姑娘停身在樹下,場中議論又起,全在猜想這姑娘的來路。
' k$ C7 D2 l" k0 M$ J- I, p  武林中人,本來沒有什麼男女之嫌,但這樣美麗年青的姑娘,單身在這種場合現身,自然是最引人注目的。0 b) c! t# [% m# f
  於是,有人猜測,這姑娘必是那一位有名人物寵壞了的姑娘,不懂江湖風險,為了好玩偷偷跑了出來。7 Y) L; ?4 [( z+ K. M6 a9 u1 w9 S
  但是老大持重一點的人,卻認為這姑娘必是大有來歷,人家即然敢一個人出來,身手必然不弱。
! ]4 I3 i( V. w  P0 G( R  自然姑娘現身,可以美驚全場,整個注意力全集中在這姑娘身上,大家幾乎忘了有人即將在場中比武之事。3 F) E$ A* r) `7 N* D
  但卻有一個人例外!
3 m' I; h% j/ K: G! _' R) T# a$ |  是誰?( D1 O+ ], v* D4 Q2 P$ |, I; G) x
  一個身著白衫的少年,他停身處正好與姑娘不過數尺,劍眉星目豐神如玉,但卻一臉高傲神色,自始自終,他連眼角也沒有瞄姑娘一下,當然不只是姑娘,可以說自他到場中,連所有的人也沒有看過一眼,他何時前來?場中沒有人注意他,一個人坐在場邊一塊大石上。
$ }* R- o( z5 H- f) l  偏是,姑娘倒反而用眼角向他溜,但每當她那美麗眼睛向青衫少年轉動,唇角便會向下輕微的扯動,鼻頭也向下一聳。! E) |6 Z* C  B3 |# m7 [2 D5 N
  日影移動著,時間拉回了人們的記憶,多數又向廣場望了去。
) E5 O( K5 @0 [; @9 d4 h7 b5 y  此時清雲道士與飛龍劍客已雙雙騎著馬兒來到廣場。- o. s' Z( ]3 `4 @8 R
    “真是兩名欺名盜世之流,早知如此,我才不來呢?”聲音說得很輕,場中人並未留意,但離他不遠的姑娘,卻聽得清清白白,口角兒又向上聳,明眸一轉,好像想起了什麼?
. L0 M: O, b  x' N5 @" K" D9 D  只見她微微一笑之後,右腳尖一動,一個大石子,呼地一聲,正向白衫少年足裸上飛去。9 D6 ^# I  b9 L
  白衫少年昂首仰望天,對姑娘淘氣的踢去一個石子打他,理也不理。$ X  k0 h' [5 |3 q
  眼見石子將擊中白衫少年足裸,他仍似不知一般,不知怎地?姑娘又改變了主意輕輕“嗨”了一聲,道:“石子來了,快跑!”
+ x+ {8 x; ^& |$ ^% K5 J  白衫少年一動也不動,似是未曾聽見,根本不理姑娘。3 s/ o8 V& @. _
  姑娘小嘴一聳,鼻頭也上聳,生氣似地說:“活該!”1 Z" j2 t6 P, b, w
  那知她話聲才落,白衫少年連看也沒看一眼,僅腳尖向下一挑,那個石子被他筆直踢起跟著右手上揚,手指一彈,那個大如雞蛋的石子出輕微一聲脆響,在白衫少年面前尺許處,碎為細沙,紛紛落地。
$ R6 ~/ A: k' B% i- f0 P& Y  姑娘微微一愕,但卻跟著又是一聳道:“別在這麼多人面前臭美,這點功夫,有什麼了不起?哼!”7 `2 A4 |7 R! q) F- Q9 F: i% o# g
  白衫少年也不回頭看她一眼,僅微微一笑。
& c8 ^& Q  m1 }5 ^  幾次不理,那姑娘氣可大了,正待發作,忽聽有人叫道:“看!兩人多精彩啊!”. N7 R9 W: n1 g
  這一叫喊,姑娘才按住著性兒,回頭向廣場看去。
/ A7 A! i! v' |* P  這時觀眾的叫好聲,此落彼起,久久不絕。, K; V+ p4 m5 b
  但就在所有的人全神注視飛龍劍客展露身法,在一片叫好聲中,姑娘耳邊忽又響起那白衫少年的聲音:“妙不妙?”6 S- v& ?# H7 A/ ~( t0 O* Y8 t
  姑娘回頭瞪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誰理你!”8 t9 N  A& l+ }, a( u2 N9 I- E
  這時廣場中的飛龍劍客抽出那把寶劍,剎剎一聲長劍出來,手一振,劍剎聲中,似如龍騰飛躍,施迥流動,光芒奪目。
2 ]& f" S  a1 P1 g9 E. F. T  兩人打得難解難分,大家不斷叫好。& e' g& r# p+ a) Y
  突然清雲道士發現情況有異,連退幾步後,大眾的目光,齊眼望去,那知不可猶看,立即有人大喊一聲:“看啊!斷魂大盜!”
+ F! Z$ J9 G% G. c2 d; s  這一聲斷魂大盜,場中秩序大亂,立時四散奔去。5 y5 J- ?! o& K) `( N, t
  姑娘也被這一聲(斷魂大盜)驚得一愣,正想舉頭看時,只聽身邊響起一聲:“不知死活的姑娘,還不快走!”* X% p, ^  S+ R4 x
  那知道這一句話,立即把姑娘羞怒,細掌一伸,迎面便向白衫少年打去。5 t7 ~$ A% G+ \+ h
  姑娘不但這一掌打空,連人都不見了,才是一愣,只見左面大石之後,忽然探出那白衫少年的頭兒,向她微微一笑道:“姑娘,我在這兒!”. y( }5 D) I2 [( @
  這一下姑娘的氣可大了,右腳猛力一踼,碎了一口,身影如風,猛撲前去。' K" P/ F) o0 \/ K/ M" X, C! h
  那知她撲到石後,那裡還有人,白衫少年又不知去了那裡?  u. m+ R5 ?2 j" F" v
  姑娘本來玩刁過人,每逢與人動手過招,總是她戲玩別人的多,想不到今天遇上了對手,眼珠兒一轉,笑道:“你出來嘛!我不打了,告訴我那什麼來著的大盜!”
  P& v* m2 o- o# R. [/ K  G$ r$ V4 r  忽然在身後一集約四、五尺的大樹上,傳來那白衫少年的笑聲道:“姑娘妳口是心非。”4 v1 l/ p) I0 n, d
  這不看罷了,一看之下,全身發麻,喘聲道:“你到底,是人是鬼?”6 L0 q" k5 X: A7 s8 d
  跟著響起朗朗笑聲,雖是其聲朗朗,像利刀一般,刺得人耳骨生痛。: P$ D: I1 F0 y
  不用猜,便知這發笑之人,定是斷魂大盜無疑。1 N. }# @/ J1 W1 O# @
  姑娘何嘗不意外,連呼吸和心跳也全部停止,她運足丹田之氣,準備一戰,這一剎那之間。3 y6 q1 U( R7 p8 i( U6 R
  突然他雙手向樹稍白衫少年一彈,這顆大樹哄然一聲倒了下來,然卻看不到白衫少年了。; _7 \) v& G# s$ E
  而姑娘卻被震得血氣翻湧,趕緊運行真氣,將那上湧的血氣,強壓下去。" B# N2 @9 a- M' O' g
  雖然她將上湧血氣按止住,但也感到頭暈目眩,身子搖搖將倒。
- w% ?) h4 y4 G! C. o  而周圍立即有十來人口噴鮮血,倒在地上。
# J! j3 a& l  ~: n+ c' M8 l. r) N  待姑娘身定後,立即從身上取出一把發光的劍,剎的一聲震響,幾乎脫手而去。% [" w7 O1 H' t3 Y9 D
  斷魂大盜哈哈大笑一聲,道:“劍是好劍,劍招也算不錯,可惜妳遇上了我,美人兒,我是捨不得傷妳,哈!哈!妳看這兒景色真美,正是行樂的大好地方。”: \3 b: m+ n( ~7 T4 W( Q' i& G
  姑娘氣得更紅了,然聲音嬌滴滴的聲音,道:“但你得答應送我一件東西,你能不能給我?”  L: {: J2 S2 o0 x
  斷魂大盜更感到靈魂出了竅,因為姑娘太美了,美的有些令他色令智昏,聳肩道:“別說一件,什麼都可給妳!”4 Z! H, u7 n2 E( V- A
  看見鳴光一閃,劍芒暴漲,一聲嬌吟道:“淫賊!看劍!”話聲中,一劍向斷魂大盜斜肩插去。% d& z, t% ~! Y9 W! s, D" W
  相距又近,斷魂大盜又被姑娘那迷人的笑臉,醉人的聲音,弄得飄飄然,那知她出手又快又狠,剎的一聲,一劍打正著。
6 e0 V: i. m# ?+ N  這下把斷魂大盜氣的老羞成怒。
5 I" m  B1 y  o! T2 ]; l* q  大吼一聲,右手急縮,左手跟著打出,一股奇大的力道,卻向姑娘撞來。) l1 A+ G2 S; l5 K
  姑娘只見眼前漆黑,口中一甜,哇地一聲,噴出一口鮮血,人便昏迷了過去。$ A+ c* i' N- g7 x
  “好狠的心,對女孩子也這樣出手。”話聲未完,這時那白衫少年在半空中整整劃一個圓形,輕靈而美妙。4 w! w: P5 @6 i
  說時遲,白衫少年在半空中身形劃圓,上身一滾而起,大喝一聲左掌右指,由上而下急然而攻出。# I& z1 i. G. G8 w- s' t
    蓬地一聲,斷魂大盜前胸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掌,一條身子搖搖不定地往後跌退,但跟著又是一聲大叫,而那如劍指風,又躍胸而過。
( M5 f$ p) M! K  只見他雙手向上一翻,斷魂大盜,像雨後飛虹,向身後倒飛出去,身子隨著(碰)的一聲,倒在地上。
! {+ K& [7 b9 Q9 d$ M; M  @  白衫少年回頭看姑娘臉上,只見她雙目緊閉,面色已成白色,全身顫動,銀牙(咯咯)直響,似乎已到無法忍受的地步。4 `7 L7 D  A4 f3 B8 e7 b
  白衫少年長嘆一聲道:“看來,姑娘已中斷魂大盜的寒涼之中了,要救她除了那法,我實想不出什麼法子了?”- ?7 h# Z1 \& w  q5 ^3 w
    白衫少年想於此時,最後,忽然下定決心,扶起那姑娘飛奔了出去。
, Q2 i: ?( Z! |, E3 G2 f% k2 o1 ~  .......       .......       .......
. J0 F0 l  q9 v( i: f7 d, G  白衫少年下定決心,將門戶關上,伸手一摸姑娘的身體,果然週身寒涼,像一塊冰水一樣。: V. N* i$ g! U" t4 L3 f6 t+ J
  趕緊與她低頭而起,又用棉被蓋住,同時凝足真氣,緩緩度入姑娘口中。
& i) A& t+ C; E6 K/ q  良夜遙遠,秋風陣陣,白衫少年依著一個人樣冰涼在姑娘身邊,然後把他的白衫、內衣、內褲一起脫下,再慢慢去解開姑娘的外衣,綠色長褲,紅色肚兜,那絲質的內褲脫了下來,現在兩人已是光裸裸了。) E3 Q- [0 U6 A- `! G
  白衫少年此時也感難持,約有一個更次,才聽那姑娘(嗯)了一聲,身上漸有暖氣,但仍木然不動。
0 b, D/ f$ D8 Z  由於他吐出真氣過多,人亦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 [$ Z; U4 r- c) B  睡夢中..............白衫少年忽被一陣聲音叫醒,只見那姑娘脫身露體,那一身肉,有如兩座高山,高高直立著,在那光滑的小腹下面,兩隻伸長玉腿的盡處,一把黑得發光的陰毛,那紅似石柳,兩片大陰唇,像是晨露滋潤樣地鮮紅可愛,這一切把那白衫少年看狂了。
# |, U4 I2 h- J3 |' y& I  那姑娘臉上突然比紅粉更紅,說道:“你......你......”
" X0 [2 ^$ h8 S( @/ o  ?  Y- y0 ^  “姑娘是......在問我?”
# ^+ t" K* T; E/ @  “不問你問誰?”$ ~; j( g1 K' z6 d
  白衫少年又是一呆了,但隨即明白過來,道:“姑娘誤會了,我是在為妳療傷!”& r+ }! F& E# G% r; \9 N
  “療傷?”臉上突又飛上一朵紅雲。" H& l. s' G" n* k
  又接著道:“我要你說...... 說............?”
7 G9 X$ P4 C% Q& Z5 P- Q4 j  白衫少年道:“說什麼啊?”
. i6 x; X) I0 Z9 f. `+ I, J4 P; W' w    “..說.......”姑娘始終說不下去,但臉上卻又如潮似湧起陣陣少女的臉紅,本來這姑娘長的又嬌又白,臉紅潮湧,更顯得明艷動人。! h$ C. m. E. e# c
  姑娘似乎為難了好一陣子,忽然一咬銀牙,道:“裡面!我要你說,昨夜你那.....那.....有沒進到.....我.....那裡面.....”9 O5 d4 r. c, p5 k, l" ^
    那白衫少年一聽,道:“我說過,是為妳療傷,誰又欺侮了妳!”
: r$ }# G2 E. Q) D$ K* o  那姑娘想了,忽然喝道:“不許再偷看..............”
% f" M8 B; A. Z# [, T( s  一轉身,進入浴室,一會兒即出了來,那白嫩的臉上,又泛起一陣紅潮,聲音不但柔和,而且說的更低,更明白道:“我不恨你啦,都是我錯怪你!”
0 \! Q  b7 f$ {' D* z1 N  白衫少年道:“妳記起過去的事來了?到現在我還不知姑娘的芳名呢?”" S' w3 l) x1 |) S1 |
  “我......我叫梅萱,你呢?”
: p- P6 i) W2 ~) e  “我叫雲中良!”' v5 X/ {5 h0 A" K0 o1 J
  雲中良不明白梅萱態度的轉變,又問道:“妳怎麼知道錯怪我了。”- L( Y' T. o6 [6 j
  梅萱臉上更紅,似口紅深遠,連脖子也紅了 突又啐了一口,充滿著嬌嗔,道: “不許你問,我不告訴你。”
+ w* B; G9 k& c4 p4 M# c. P" H( ^  雲中良明白過來,心說:“原來她剛才進入浴室去檢查那小穴子了。”: w3 N) Q9 k, U& O' X3 b
  這時,雲中良猛地從床上站了起來,他似乎忘了身上未著衣物,梅萱恰好面對著,這時把梅萱看得心驚肉跳,雲中良那巨大的陽肉正抖動不己。- R% v# `$ y- @0 Q/ k. [
  梅萱心裡剛才以為雲中良欺侮了她,結果發現她那小穴還完好如初,因之對雲中良的救她由衷感激,心中萌生好感。
0 G8 ~0 G0 I& i+ H- I+ `  晨曉,窗外薄露,滴著細細的小雨,使得床上光裝的雲中良,像浴在夢樣的情調中,是那麼挺俊,而那漲大的雞巴又是那麼樣的誘人。+ }8 H6 e/ O+ C+ e2 V
  似剛由大病初癒的梅萱,對雲中良一瞬間由誤會而了解,再看到那光裝的全身,還有那顫動的陽具,突像一頭柔弱的熟羊,她那高高的粉肉,雪臀,不由地向床上走了去......。
0 U+ k- E6 S% v2 O/ i8 V1 {5 ]$ p  [  床上的雲中良亦展開他的雙手,迎接著梅萱的到來,一對光裝的身體於是在那床上緊緊的擁抱著。
" ]& c% Y3 w- Q. C$ B3 C6 l  天啊!這麼大的東西,頂得人家好舒服,梅萱一面擁抱著,心裡一面想著:“假如那雞巴插......插在我的小穴裡,一定快活死了。”( q! v% L! {7 Y$ ]' w8 n  Y
  梅萱雖然還是處女之身,然身體的成熟不亞於一個儀態萬千的少婦。
7 K9 i2 ^6 x# f* a3 f4 k  梅萱腦子裡一想到那事,春心不由起了一陣漣漪,渾然忘我似的,小穴裡的淫水也隨之流了出來。
5 N. z  U" V! O# K  而此時床上的雲中良,亦擺動著他那健壯的身體,那根火紅的大雞巴亦跟著發抖,好像在對梅萱示意它的神力。
% g, v3 k2 L" q; V6 R  這時,由於雲中良那集大雞巴一抽一抖地在梅萱那兩片陰唇上,使得梅萱又好奇又清鬆,不由得那一雙秋水似的大眼睛,向下一看,目不轉瞬地,一雙大眼睛死在那根特大號的陽具上瞪著,好像看到一餐美好的酒菜,忍不住連口水都流了出來。8 ]  C3 }# ?) B. |/ r+ x
  梅萱幾曾受過這樣的刺激,她那心中青春的慾火,如彈藥似的爆發開來。
; k2 j2 n1 T* B1 r  她再也不顧那少女的羞持了,上頭用手緊抱住雲中良,下頭那小穴緊壓住那火紅的大雞巴。0 o6 T1 o" p/ \3 g
  過去離家時,母親的吩咐,這一切均在她腦海中棄之不顧了。, ~9 g9 D+ N8 @6 G, z% n
  雲中良緊擁住梅萱,一面用手無限憐惜地在她那秀髮上輕摸,緩緩地把嘴唇送了上來,吻住了梅萱。
8 F% V0 y) r9 d! @1 y  \- N# A  兩人相視好久,雙方似都在飢渴地等待那暴風雨的來臨。' ]6 @9 ~" f- B$ m3 i" K
  雲中良把嘴唇緩緩移到梅萱的酥胸吻摩著,然後用左手緩緩地把梅萱那修長的兩條玉腿分了開,手指輕輕地在淫水外溢的陰戶之上,轉動,振動地撫按了起來,梅萱那受過如此的刺激,經雲中良如此一逗,全身顫抖得比得了陰塞功還利害,陰戶的粉紅色淫水有如山洪不斷的洩了出來,而陰道裡面更是如有小蟲蠕動一般,奇癢無比,刺激得使她不由自主的將那沾滿淫水的渾圓肥臀,用力地向上一高一低地挺送著,忽然又轉身使勁地擁抱住雲中良,顫動的聲音,幾乎衷求道:“良......你使......使我......好過癮......你知道... 我......我是...經不起......挑逗的......別......別再欺侮我了......良......快......快插...插進.....小穴....唔...哼.....哼........”
3 y) Z/ v! ]% b- V" n0 V  好不容易說了這些話,到最後幾乎已經含混不成聲了。5 v) l% f# |8 H) _6 Q4 P
  雲中良聽這美的淫聲,心中一股無名的熱流,頓時充滿心中,於是將梅萱擺好,伸手在那濕潤的陰戶口掏了兩、三下,這一掏,梅萱的浪水又猛的沖出,沖得他全手盡濕。& B+ B$ B% I, o  X8 w  w+ a3 R. `
  於是雲中良忙將那淫水在那火紅的雞巴四週濕潤著,輕輕地用手去分開那緊閉的兩片陰唇,挺著那根大雞巴在梅萱的桃園洞口作試探性的進入,急得梅萱一張漂亮的面目又更加通紅,兩排雪白的牙齒更是咬得咯咯作響,那渾圓的屁股又是向上挺,口裡更是發出那人的淫聲:“良哥......我......我求你. 快......快......快......快......插我的......小穴......我......裡面.....好.....好癢哦......哼...哦......哦......哥......你那......大雞巴......把我哼............ 哼.........哦......”
# [1 i9 q  i8 ~5 S& Q  溫柔體貼的雲中良,對於處女的梅萱更體貼入微,尤其對剛破瓜的梅萱更是不敢大意,惟恐將她弄痛,只有慢慢的,輕輕的,極為小心一分一分的向陰戶裡面推進。0 K, L9 b3 X( X1 N; Z& o
  雲中良那根火紅的大雞巴,一直插到梅萱的子宮口,頂住花心,梅萱才輕輕的喘著一口氣道: “良哥......美......死了............哥......慢......慢......輕點......我.....我...... 小穴............有....有點.....酸痛............哦.....快......快裡面............又癢............哥......快。。不......抽......呀......我......好痛快............ 哦............哼......我......簡直......飛............飛上天......哼............ 哼............”- A& _; T9 i0 h
  這時梅萱雙手環腰緊緊抱住了雲中良,臉部一擺,把舌頭吐出到雲中良的口中,兩條玉腿,分支在床上,迎合著雲中良下插的姿勢,用力一挺,那豐滿的臀部,已主動的打轉著,陰戶深處的子宮口,更似小嘴似的,一吸一收的吻住雲中良的龜頭,使他徒生快感。+ T& R3 `8 X2 F5 t
  雲中良龜頭被吸吮的渾然忘我,憐愛地問:“萱......我......雞巴......那龜頭......被妳............那小嘴............吻得............我......我好............過癮,我............唉喲............萱......吮......住我了............哦............噯............”
5 V' k8 K7 `  o9 t3 i" l: M: j  梅萱一直配合著雲人良的動作,上迎下挺,淫水及那處女的血水,不斷地向外猛瀉,從屁股溝裡,一直流到那潔白的床單裡。
3 h2 n; m, V% ]" \: R6 p  “哎唷............哥............美............美死了............你......好會玩..... 妹....又............又要............丟了............了......哼...... 哼............”梅萱的淫聲越大聲,浪水的響聲也越來越大聲。5 @8 w& T4 ^) p) F, a
  “萱......妳............的浪水............流............流得......好多哦.......妹......妳還......好吧...... 過......癮嗎............哦............”' P& O1 B8 J9 S
  “唔............哼............ 我......過癮......我感............到........人生............活著......多有意思............啊............哥............你好偉大............以後............我都要............要與你......永遠............在一起了............”7 _$ F7 g+ i9 M2 e/ x
  這時,梅萱那對大眼睛,微微閉合,動態百出,尤其是那又大又圓的肥臀,沒命地搖擺著,更使雲中良心中癢得不得了。
4 I$ C& `+ T" w" D. M; A/ v  “萱......妳......長得真美......”
! _, w! M5 M$ d1 p  “哦......別......吃我的......妹被....你插......得這......般......厲害......我......這時候......一定難看......死了......哼......”
' q- _) y! v1 a, L+ e8 [" [( I  他們一面抽動,一面又打情賣俏著。
  j" w2 x1 L& Y9 H1 {5 `% d  這使得梅萱的動作又激烈起來,似乎雲中良那雞巴的抽動已配合不上她了。
$ j# p1 W# J. H; s1 x  梅萱雙手緊緊抱住雲中良的臀部,大屁股沒命地往上挺,,口裡的浪叫之聲,更加大了。
) B, {: Y2 x) ~2 ]+ H: B  “哦......哎唷......插死我吧......良......良你......插得我......骨頭都......酥了...... 哼............哦......美死我了......良......我......沒命了......要上天了......哎喲...... 嘖......哎喲......太美了......好痛快......嗯......良......我......可......活不成了...... 哼......沒命了......要......要上天了......丟呢......又......又要丟了......快......快再抽......我......太快樂......丟出來......哼......哼......哦......哦......好...... 好......嘖......丟了......丟了....”  u0 E0 s* R$ [. ^3 T  r& P; @
  雲中良的動作也隨之加快,淺淺深深,又翻又攪,又是猛插,一插到底,抵緊了梅萱的子宮口,猛吸起來,當那龜頭在吸陰精時,不自覺地吸住了梅萱的穴心,這時梅萱又忍不住叫了起來:“哎喲......良......我的哥......你雞巴......咬住......我的......喔......哦......大力......一些....我的愛人......我的穴...... 被......你......龜頭......咬下了......哦......精......又被......咬......咬出來了......啊唷......哼......再......再咬......咬......死......我......哼......”
  S  g) L9 Q# S  V  猛然,梅萱身子一陣顫抖,牙齒咬得吱吱作響,一股熱流,從子宮口流了出來。0 F& ~2 a( e! H$ F) N( a( U6 X
  這時雲中良依然不停的衝刺著。
) q* J3 q5 z* L) K4 _  身體下面的梅萱,嬌弱無力的哼叫著,滿頭秀髮,凌亂地散在枕頭之上,臉上的光輝,似乎感覺到很滿足的樣子。$ r" `) Y* ?2 ]: \/ z/ S
  這時雲中良的龜頭,感到一陣燙熱,急忙連衝一陣,後脊一麻,也把精液滋滋地漏在梅萱的陰戶裡。+ l6 g% |8 ^& V1 a; N7 ]- w
, T3 K' ]2 V+ V% Y4 _8 i. a0 i
  自那天雲中良與梅萱分手後。梅萱因有事想回梅花山莊,而雲中良亦要往南鬼谷去尋找靈芝草,以取回救師弟的死毒。因之,言明三月後,雲中良再至梅花山莊提親。
! J1 `* y, t7 \% t, X  往鬼谷的路途中,馬不停蹄。2 {0 v9 J# x0 m6 o4 F- p
  過湖南,第二天中午時分,已經到了山海關。
% k; I& @& H2 ^6 N  山海關,即天下第一關,為古今之重鎮,人口眾多,商業非常繁榮。
3 P$ l& H% K2 C9 h0 Y. B' M6 t  雲中良才到城東,正擬入城,忽聽刺刺一陣馬蹄聲,心中一驚,才一抬頭,忽見城門口捲起的飛塵,而人已閃光般迎面而來。
) M6 u% l# W% `# y2 \  雲中良迅即閃了開來,然後有三個行人閃讓不及,為首的那位武士,暴喝一聲手中鞭稍揚處,叭的一聲,那三個行走的路人,立時傳出一聲慘叫,翻跌在一間茶店的門口。
; y0 ?5 P& B" D% Z* c, U! D* T  奔馬過去,只留下那些馬上武士得意的笑聲,好像這些武士打人,只是為了取樂。
3 [9 _+ a+ s  k- ~: B  N  那茶店的茶客出來將三人扶起,只聽一人道:“老鄉,怎聽見他們來了,還不讓路呢?只挨了一鞭子,不然被撞死了,誰為你們伸冤去?”
1 O2 G: ^' W+ _* w- U  雲中良聽人說話的口氣,便知剛才那些人,平素橫行慣了,仗勢欺人,心中大為憤怒,於是下馬前去,問道:“請問,剛才那些武士,是什麼幫派?”& F3 ?' ^$ _# G; c% V
  被問的那人,抬頭望了一眼,見他是外地人,又向四週掃了一眼,才應道:“太陰鬼指的武士!”: U$ j/ u- Q; E# {! J, r3 ?( V& t
  雲中良道:“難道此地就此讓他們橫行,沒人阻止?”
+ V. B3 X) N+ t: q: V  “阻止他們?”那人苦笑一聲,搖搖頭,道:“客人,你最好別問,我們這城,可不比別的地方,你請吧!”說完,獨自回到茶店中,不再理會雲中良。
( u% G4 I' u8 r' g' A& g5 S    雲中良索興走進茶店中,要了一碗茶。
1 j$ X: K$ R, D  L* `' D5 z  那知茶才沖好,又聽到城門口又傳出馬蹄震響聲,似有十數隻馬奔馳而來。
" V5 R% q) b( E% r% j  就在此時,雲中良忽聽茶店中有人嘆了口氣道:“胡老莊主一世英雄,想不到現在被人欺到頭上來了!唉,這成什麼世界。”. Q: X8 b- D2 }' p& ]
  那人接著道:“太陰鬼指居然要那胡莊主的掌上明珠,雖然聽說那胡家大小姐也有一身家傳武功,一定不會屈服,然又怎能鬥得過這種狠毒的魔頭,唉!胡老莊主俠義一生,沒有兒子,只有這一個女兒,要趕快出嫁給人,也就沒事,偏偏他眼光過高,廿四、五還沒有意中人,結果惹出一場是非。”3 V& b, B/ {. b# M% @: a
  雲中良聽得心中又驚又怒,心說:“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雲中良越想越憤怒,本來是為了上鬼谷要靈芝草而路過這城鎮。
, C; E2 |2 Y' ?  而那胡姑娘之事,他又不能不管,這即是英雄俠義之心使然,路見不平,打抱不平。
. j8 @6 g- T& j8 L6 S! `* L  他沉思了一陣,忽然心說:“大丈夫義之當為而義,瞻前顧後的作什麼?”
( f$ y6 U  r' E0 x  雲中良一面走,面心中惴想,事情他由茶館那人的談話中聽出一個大概,胡莊主是一個息隱多年,武林人十分敬重的老英雄,而老英雄無子,只有一個掌珠,必然很美,被什麼太陰鬼指看中了。
9 @/ e" s$ p% G% N1 K  於是往胡家堡趕了去。
2 J: ~" K9 |4 C8 e  往堡邊一集大樹一縱,忽聽:“小姐,妳真要走了。”8 q7 A6 O4 i  W' s! ~" O* k
  雲中良看到那位胡姑娘了,凝神一看,果然這姑娘長得十分美麗,柳眉目清,瓊鼻櫻唇,雖是悽楚神色毫不減那動人的風態。
7 m' f- J, m/ t  她穿的是一身綠色勁裝,手提一集寒光森森的長劍,秀髮也用青巾蓋著,因是一身青,更顯得膚光欺霜壓雪,有如凝脂。
0 N* U4 K0 A) J- w% A- y# V  姑娘雖是雙眉緊索但一對鳳目中卻閃爍出英威。
# w" U8 x2 p( K$ y0 G1 y  忽而臉上已褂上兩行清淚道:“父已臥病在床,煩各位多於照顧。”
; h. q; u8 o4 u/ R+ B! d  雲中良心中一想,便知道這姑娘不但人美,而且孝心可嘉,更堅定自己要救她之心。
/ e# o; m$ H4 X: a$ D+ e  這時,只見來帶她那些武士,響起得意之極的笑聲,笑聲未落,忽然姑娘一劍刺了過去,那知劍未刺出,噹響了一聲,劍忽落地,姑娘嬌身,已無力倒在一個武士的手臂之中了。
  k! l' E! N: y/ S  雲中良見一行人上馬離去,才飛身掠落,遠遠隨在馬後,一會兒工夫,已來到了靈山,看著那些人進入,才在附近找了一家客店住下。& z/ }. X  u  w* I1 o
    寒星滿天,明月一鉤!
3 o7 {5 D- a, Z  靈山到處燈紅酒綠,熱鬧非常。
+ K# e* h2 _4 k9 o& W  大廳中,更是歌聲悅耳,太陰鬼指高坐在首席,下面坐的卻是一個妖媚迷人的少婦,眉梢眼角,春意盎然。
. V) ^7 A1 K: R1 V$ ?  大廳之後,相隔四重院落,且有一個精緻小院,珠連繡,戶燈照綠窗,左邊一間房門,呀的一聲開了,走出兩個女奴,年齡約十八、九歲。
  n+ k2 w9 R4 e0 f* h0 H1 ?  前面一個女婢,右手掌著一個宮燈,後面跟的女婢,則雙手捧著一隻紅漆盒子,正向前院行去。
/ J& [8 L( n7 J) B* O( K0 x: J  前面女婢忽然喊了一聲,道:“姊姊,老爺為什麼睡覺總要這隻盒子?”- }& R% y( J1 C. e/ \2 @
  後面女婢笑道: “是睡覺前吃的春藥呀!”
# e2 U- F/ n/ P: z9 M0 W0 U  “什麼叫春藥?今夜收第十姨太還要吃藥?”
1 D: z) p- b% E1 `- ~& @, D  “傻小子!”前面女人噗噗一笑,道:“這個也不懂,這春藥吃了睡覺才妙得緊,而且今夜就是要給那位胡姑娘準備的呢!”
& V( v" a0 z$ \4 ?; F  “有什麼妙?妳吃過嗎?”
+ M; Y) H5 p; E& Q  後面女人(呸)了一聲,道:“死丫頭,妳要想吃,我給妳一粒,保證妳那地方要命!”
0 Z2 t( h. M: p  “什麼地方要命?”
+ v3 N* e! W% H  “唉!天啊!就是妳那陰戶,妳該懂了吧!”/ l' e; {. R. g; @, ^
  只聽那女婢咯咯笑道:“我說啦!老爺夜間一住那邊,必然送這盒子去,唔!男人呀!真是什麼法子也想得出來!”' }6 g/ x& v) E. `: [7 H# t3 P
  兩婢曲曲折折的穿行了三重院落,最後走到有四名守衛的一座小院前。
. ~6 h  X$ k: |  D% U  一個武士咧嘴一笑,道:“春菊,妳捧的是什麼?”( `2 W$ b9 X. }) X1 g3 w' A
  捧紅漆盒子的春菊啐了一口,道:“你管?”6 p( n' W3 [0 {8 a* j* i0 y
  那武士又是咧嘴一笑,道:“不說我們要檢查!”- ]6 o3 m# |- o
  另一個武士打趣的伸手一攔,道:“大爺吩咐,凡是今夜送吃到這玫瑰花院的人,一定要他自己先嘗過,嘻嘻,還要我也嘗過,春菊,我們兩個嘗嘗好不好?”3 M8 k! g9 o6 h  Y
  春菊粉臉一紅,猛啐一口,道:“你美得冒泡,快讓開!”
3 c0 G0 C4 R2 ]6 G  那武士貪婪的看了兩個婢女一眼,舔舔嘴唇,退了開來。% S' k8 Q- i2 s& M9 e
  兩個婢女疾步入門去。
/ f; n0 v4 z$ l" B  r  D  M  這是一間單獨的兩房一廳的小院,門口上站著另外兩個婢女,居然也一身紫衣,手中各提一隻閃亮的長劍,廳門上一盞雪亮的珠燈,照得小院中明如白晝。
7 }7 O9 y1 L5 R* O  春菊向兩個女婢笑道:“兩位姊姊辛苦了!”
. k& J: h3 @3 b  守門的兩位女婢嫣然一笑,左面女婢道:“又送那春藥來了?”+ U6 G( z: V3 |+ {
  春菊向房中一呶嘴道:“今夜要給胡姑娘與大爺吃呢!”( G. n9 \) d  g- Q4 b7 a+ o0 \  M
  右面提劍婢女笑道:“快去吧!大爺差不多要來了!”春菊格格一笑,翩然而入。' ~  l1 Y7 G( n+ A; @
  這間房佈置得十分華麗,象牙床,流蘇帳,梳妝台上高豎著一面光可鑑人的銅鏡,左面壁上,褂著一付仕女嘻春圖,是一幅‘倒坐蠟燭’,一個健壯的男人躺著,揚起那具大的雞巴,剛好對準,爬坐在他上面的一個仕女的肥大陰戶上。0 j4 ?9 v2 A! i) X
  床上繡枕鴛衾,秀氣襲人.鴛衾之下,輕輕蓋著一個鵝眉鳳目的少女,一聽有人進房,忽然雙目一睜,含著怨恨之極的目光,向來人看著。6 R) H) A' q# i2 c$ d! k: T
  春菊將紅漆盒子放在一張柳桌上,將窗上繡簾放下,才走到床前,向床上少女看了看,笑道:“十姨太,恭喜妳啦!”
7 G7 w: \: A. Y' D  床上小姐,當然是胡莊主的掌上明珠胡慧珍,她狠狠瞪了春菊一眼,叱道:“快給我解開穴道!”
5 n4 x0 O" H, ]! b, v  春菊搖搖頭道:“回告十姨太,婢子不敢也不會。”
. _$ }  R' n, {  胡慧珍嘆了口氣,大概也看出這婢女不會,兩顆豆大的淚珠,滾落枕上。2 _2 F# z* ?7 ^8 N8 _2 e
  春菊輕輕笑道:“是大喜事啊!怎生哭了?”說罷,走上前去,揭開棉被,伸手便去解姑娘衣扣。
9 I, y7 L. ^  t: |  胡慧珍叱道:“妳要作什麼?”( g+ n5 D; r% `4 L' |& ^* g
  春菊道:“脫衣服啊!”: e  v5 l- t% b6 y0 _
  胡慧珍臉色突然蒼白,似想扭動身子,可是一點也動彈不得,急得大聲叱道:“不許碰我!”
5 F  e- S+ E0 a. E2 f4 Q  春菊笑道:“這是大爺吩咐的,不脫怎行。”
# J- q  ~: a9 D+ E. q  胡慧珍急得淚珠像斷線珍珠,噗軟滾落,叱道:“不行,快滾!我不脫!”! J) q: q: Z3 j
  春菊格格笑道:“怕什麼,我們同樣都是女人啊!”
  O+ [7 @7 E  {1 [% u  胡慧珍因不能動彈,無法反抗,轉眼之間,上衣已被解開。
5 q! \0 `6 R# A* r( h8 b3 j# ^2 w  這時,另一個婢女上前將她扶起,上衣被脫後,又解褻衣,然後脫下衣。
. W, L+ Q" x  k# `3 u  胡慧珍急得淚珠滾滾而落,但她知道再怎樣苦求均沒用,只得長嘆一聲,將雙目緊閉,任由兩個婢女擺佈。, c$ p+ N0 S+ m& ]
  一會兒工夫,全身脫得一絲不掛,雲亮的燈光映射,更顯得姑娘的肌膚又白又嫩,真是吹彈得破。
3 y  U& k6 ~0 J9 w; `: e  兩婢相視格格輕笑,才將鴛鴦被輕輕蓋上,細步退出房去。# g0 o4 [5 A# C
  燈光幽幽的照在床上,照在胡慧珍那張吹彈欲破的臉上,更照在她那滾落著晶光的淚珠上,時間啃著姑娘的芳心,她錯了!她本想與淫盜同歸於盡,最低限度,自已拼著一死,為家門保持清白,可是,現在她知道全錯了,自已連動一下也不可能,只有眼睜睜等著,等著那惡運的來到。0 X( r; `+ o7 h; ]
  雖然這時不過是初秋,但姑娘的一顆心,恍如放在一片冰原上,冰卻,僵硬,已經沒有一點生的氣息,希望跟著逝去的時光漸漸遠去,而殘酷的現實,卻向她漸漸在接近。' w8 x: k4 ^; l/ ^; }
  忽然,一陣得意的怪笑聲,遠遠傳來,姑娘心中為那刺耳笑聲,像一把利劍,直刺在姑娘芳心深處。
, D: A7 ?1 E- F3 h; g" |) t; E  笑聲傳來不久,跟著響起一陣雜亂的腳步聲,步聲沉重,好像每一步都重重地踏在慧珍的心坎上。
# x/ W! N% R% P6 E0 ?  慧珍的一個心,隨著腳步聲向下沉,而心的下面,卻是黑暗無底的深淵,又好像寒冰地獄。5 d* t: f/ u4 _
  寂寞的時光漫長,而惡運降臨一個即將被迫害的人卻最快,一會兒工夫,那笑聲和步聲,已來到了十院之外。+ ], ?: w+ Q4 `4 d1 Z
  這時一個女人的聲音,淫蕩的格格媚笑道:“莫負了一刻千金呀!時間寶貴請快進去吧!只怕人家望眼欲穿等得不耐煩了。”
: n3 F- M. z9 [2 b8 y! x  “格格!”: k0 }  n( A1 d% L( t
  “格格!”隨著笑聲,兩個人的腳步聲,直向院中走來,一直進了廳門,才聽那女人媚聲笑道:. w! t; }8 C3 w4 g, S8 i- {
  “我就在這房中替你留心著內院,快去吧!聽說還是一個蓬門未開的處女呢,憐惜點吧!別暴雨摧花,弄得嬌響宛轉。”7 z% z4 w: O3 k- ^
  “哈哈!”一聲粗狂的大笑道:“美人兒,妳怕那淫聲聽了心癢難過是不是?”3 c( C6 Z  X: O
  “呸!才不是呢!”
$ _* x  ^- w- @7 A% y) \  “哈哈......哈哈......”
+ v; e" G2 |8 H+ c. d% Z& m8 \  珠簾一捲,一個鬍髯滿臉的高大漢子,帶著一絲絲的酒氣已然跨入房中。- k) @1 l5 B: z* A( b2 z6 @
  床上的慧珍那敢睜眼呢,又羞,又急,星眸緊閉,一顆心卻在狂跳不已,口中輕輕的發出一聲絕望的嘆息。9 I: ?1 a& b9 t  u4 Z
  這漢子正是太陰鬼指,他脫去外衣,現出雙臂雙腿上毛聳聳的肥肉,走到床前,仔細的向緊閉著雙目雙頰飛紅的姑娘看著,哈哈笑道:“美人兒,別怕哦,包妳抽得痛快就是!”說罷,伸手在姑娘的臉上輕輕的擰了一下,然後才回過頭來,走向桌子邊,伸手去打開那隻紅漆盒子。6 B1 V* q+ x2 d
  就在他要打開紅漆盒子瞬間,房中燈光突然驟熄,那太陰鬼指驚得一怔回頭,床上那位美人兒還靜靜地躺在那邊。/ \, ], S2 T7 ^" A& g" T
  於是由盒中摸出一顆藥丸,走到床前,摸著塞在床上的姑娘口中,然後騰身上床。' v- A9 C- Z; ~; m+ _. t
  一陣嬌喊!5 w3 W6 X  y1 O2 h1 F* i4 o7 x! Q
  一陣哈哈!
3 v+ V) x* H# J" a  @8 A  突然太陰鬼指不動了,血從背後流了開來,緊接著一聲冷笑,迅即由床上夾了胡姑娘,兩條身影,向一叢花蔭下一閃而逝。. ?, V6 W% T) S
  這來人是誰?. P' @8 }2 h$ @1 U" j( d' s4 |
  他正是雲中良!
$ L+ `& U1 h; \0 S; e* `  他從大廳一直用閃身術跟著這位太陰鬼指,來到玫瑰花院,再由西側院牆掠入,隱伏在花蔭下,見院後無人,才又閃入後窗。1 `, J* p- x' q
  在這寂靜的夜晚,天空只有幾顆星星一閃一亮地點綴在天際。
2 W9 G* s7 R- a  雲中良夾著胡慧珍一路到了太行山中,找到了一個隱閉的山洞口。
1 S2 M( i% u4 l% \    偎在雲中良懷中的胡慧珍,由於穴道被制,全身軟綿無力,身子直向下滑了去。6 F6 k' P4 D( \, I3 Z  M2 L3 b
  雲中良趕緊將她摟住,低聲道:“胡姑娘,妳怎麼了?”; s5 f3 W2 m& @9 m. ]
  胡慧珍‘嗯’了一聲道:“煩你把我穴道解開吧!”9 d8 P) g* p1 S. Q0 d4 g
  此時赤祼著身體的胡慧珍,那一對堅挺而又最富彈性的雙峰,立即壓在雲中良的胸上。% |, B6 L+ m6 u  z' A( l( Y, O4 T
  登時一陣奇妙的熱力和感覺,使得雲中良身上微微一震,胡姑娘傳出的怦怦心跳聲,居然感染得使他的一顆心,也跟著猛跳起來。
0 P& p$ G  Y# v2 l8 e6 `* W0 K  而且就在這時,雲中良鼻中又嗅著由胡慧珍身上,散發出來的一股最為奇妙的幽香氣息,非蘭非麝,醉人已極。% ~/ X1 K# ?+ F1 z9 Z/ ]% w
  這一來,雲中良的一顆心,更似要跳出了心腔,不止如此,而且身上也升起了一股熱流,像電一般閃盡全身。
7 c- W% @4 S3 i6 B! y  雲中良一隻左手,突然摟得更緊,這是一種奇妙的反應,而胡慧珍亦緊靠了過來,右手往她的穴道一運力。& Z" W; L  Q) L7 ^
  胡慧珍突然睜開雙目,抬起頭來,那對水汪汪的大眼,流露出性的飢渴。5 B5 p2 v* Z8 h1 E- p& `' m0 i0 ~
  原來剛才太陰鬼指給她吃的那顆春藥,現已慢慢發作起來了下面陰戶奇癢難忍。這時,雲中良把那件白衫脫下蓋住慧珍那知她又把白衫拿下,不顧一切,擁住了雲中良。% \, b0 F; E. R; D( B' A" }5 `
  雲中良忽然一震,吃驚道:“姑娘......”1 |+ y: j( y0 t: i
  但是,只喊了一聲姑娘,下面卻不知應該說什麼了,因此,只嘴唇動了幾下,並未說出話來。
" A+ g/ ]9 i$ W+ L& w( ^" @  胡慧珍滿臉紅雲,櫻唇動了幾下,一個字也沒吐出。
( K: t; s8 K3 i0 a0 q  突伸雙手,剝下雲中良的衣物,有些撕得破爛,左手環繞住雲中良的頭,把自已那鮮紅的嘴唇湊了上來。
7 r+ K& c6 T* ^% K1 ~  雲中良忽有所悟,心中已慢慢諒解到慧珍突來的動作,而且這也正是他求之不得的。
2 |* b* t; Q# F# O6 w* q0 F; Y8 R  於是雲中良亦以敏捷的手法,對胡慧珍的柳腰摟了起來,把嘴溙上來拼命地在她的櫻桃小嘴中狂吻著。
; W$ h, {6 n) g  “哼......哥......我的......小穴......好......好癢...... 哥......把你的......大雞巴......給我插......插上吧......我......我......忍不住...... 我......好需要......哼......哦............快嗎............”
& |" {; a6 ^3 T) E1 H  慧珍似乎與平常的她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她口裡不斷呻吟著,那淫聲更使人心中迴盪不已。4 ]% V9 ^, b' [. q2 h# c
  於是雲中良把嬌軀搖擺不停的慧珍抱到一處較平坦的地方,把他那件白衫舖在草地上。9 \* r+ G% D9 G# w. [: @8 L
  那天上的星光照在慧珍的玉腿盡處的小穴上,真是好看,雲中良不由得流下口水。
' s& F- j+ E% ]9 q  雲中良的左手,這時已伸到慧珍的兩條之中。
' c/ _4 A; e: D$ j$ L$ \8 ]. L   “哥......不要......再......逗我了......快......入我......給......我......止止...... 癢......我那......小穴......像......有蟲蟻......在走動......奇癢......無比......哥......求你......哼......哼............”
* K# k& m! |2 z$ J4 }  聽了胡慧珍的要求聲,更把雲中良刺激得慾火高漲。
$ d" U9 d2 Q- G! N* _, {1 A7 n! N% V" I  “哥...... 我......難過死了!”# V" X6 [& u- J" k" c) K$ E  g/ J: }1 \
  於是雲中良,伸手按住她的陰戶,只覺得又濕又燙,那兩瓣陰唇也隨著手指的拂弄,一開一閉自動顫抖著。- c/ }& E3 T8 z8 ~7 A9 U3 B
  他立刻轉身跪了起來,分開慧珍那兩條修長的玉腿,讓慧珍右手抓著雲中良那火紅的大陽具,對準她那鮮紅奪目的陰戶,猛力一挺,插得她嗯叫一聲,若大的陽具,已全根盡入。+ B1 p9 L0 s- z1 c, E( R3 ^4 H
  “哥......輕輕點......有......有點痛......但......裡面......好癢...... 哥......慢......慢......的抽。哼......哦......好痛快......裡面......好......好燙哦...... 哼......哎唷......痛......哎喲......我。。要......飛上天......真是......太......太痛快了......哦......哼......哼......哎喲......哦......嘖嘖嘖......哼..........”慧珍肉緊的淫叫著,一方面又自動地把陰戶往上挺,雲中良更是使勁地抽送著。- c+ f9 F+ w: B- J
  雲中良抽送得愈緊,慧珍的反應也愈劇烈,突然她的雙手拼命地按壓在雲中良的臂部,迎合著雲中良的挺送,情緒之熱烈,使雲中良感到吃驚,慧珍這種放蕩的情形比過去的梅萱姑娘有過之而無不及。
8 R) a$ ]! N9 ~  l8 T" r  幾十下後,慧珍的氣息粗短的喘起來了,眼睛若開若閉,嘴裡呻吟連聲:“哦......喔......唷......插死......我吧......哥......你的雞巴......又長......又硬......像根......鐵棍......插到......我穴裡去......插得我......酥......麻...... 痛......癢......各種滋味......一起來。。我......真的......好痛快......哎喲......我有點......吃不消......然......又喜愛......你插......美......美極了......哼......哎喲......我......好快活......快......用龜頭......抵住......我的花心......我......哼......哼............”
: L8 d! t6 |& Z/ B7 q* G. U& ~  忽然,慧珍的小嘴湊到雲中良唇上,把吞頭塞在他的嘴;里,要他吮吻著,身子挺得更高,大屁股的扭動,也更加快速起來。
. O4 ]; A0 L3 I! s" K5 w6 F( g  雲中良心想處女膜已破,於是他就插得更深,抽得更急,每次均使他粗大的龜頭,重重地頂在花心之上。
! D4 Q& J0 b1 B8 v* _7 C- w+ S  他抽得愈是利害,愈能使他浪蕩與快活,最後狂蕩的像發了瘋,嬌聲哭了起來淚水如泉般湧出,嘴裡浪叫道:“啊......美......死了......親哥哥......你功夫......怎麼......這麼......厲害......你真會插......每次......都頂住......人家......的花心......每下......都使人......發浪......啊......哥......我......永遠......愛你......我的......小親親...... 我......我的丈夫......哼......你......你......好好......哦。。哼............”
; X# v' k$ ~% |# o9 @, R3 J  雲中良被她的蕩聲淫語逗得愈發性起,猛把陽具一頂到底,大龜頭使勁地在她的花心上轉動了起來。! J+ @" h+ J, ^3 L$ t+ U
  “唔......唔......天啊...... 妙......妙極了......好哥哥......被你佔了啦......用力一點......把妹插死吧......哎唷......哎唷......用勁......快......哦......哼......妹不要活了......哦......哎喲......插死我吧...... 啊......我......我......丟......丟......丟了......我......要......上天了...... 哼......哼。。哥......哼..........”5 d" R) h0 c' ^
  突然慧珍全身顫抖,子宮在痙縮,不斷吮吻著雲中良的大雞巴的龜頭,濃烈的陰精,猛洩而出,澆得雲中良有說不出的痛快。於是把陽具不斷的快抽緊插,大雞巴突然一挺,那滾燙而又黏黏的陽精忍不住滋滋地洩在慧珍的陰戶之中了。4 Z* O8 K$ @/ i( l  [
  快感過後,雲中良全身仍伏在慧珍身上,憐愛地吻著慧珍的臉頰。' a4 c2 e, S1 H! x  s
  慧珍滿足地面帶微笑,然有一股少女的嬌羞,那春藥的效力也已退了,想至剛才的浪態,不時臉上又是一紅,於是柔順地接受雲中良的輕吻,雙手不停地在雲中良的背後撫摸著。9 T8 Z& E# }- T. t2 m6 z
  兩人擁抱好久,慧珍才算平靜了下來,凝視著雲中良那英俊的臉上,溫柔地說:“直到現在,我還不知少俠的大名呢?”
" j; F+ Q5 x2 [/ v- o# v  “在下姓雲中單字良,妳呢?”
5 m$ T& o/ ?3 b" j1 [) n. n! I# e  “妹姓胡小名慧珍。”又道:“少俠可是專為救我而來?”$ n1 n+ s& L: }# ]: Q+ P3 Z3 _
  雲中良隨即點點頭,隨即輕聲道:“不錯,午後我就跟那些爪牙,到了姑娘莊上,因人單勢孤,不便出手,所以想到晚上再救姑娘脫離虎口,想不到............”# Y7 E8 p% U, R  f- w2 n
  胡慧珍道:“這是天意,少俠,我不會怪你的,反而,我還不知怎樣感激你呢!而且,剛才,你把我抽得好痛快,我活到現在,如不是你,還不知人生的意義呢!”0 m  t# K3 H0 c# q! Q: S
  雲中良道:“拔刀相助,乃是份內之事,只是剛才......剛才如有對不起之處,望姑
2 M" M( H! G3 F, u4 S  B0 K7 n1 M娘見。”,胡慧珍緊低著頭道:“少俠,我叫你聲良哥好嗎?我倆已一起造愛過,妹一生將非你不嫁......”
6 z$ o! a7 R; Z+ `  雲中良在慧珍暖玉溫香的懷抱中,倆人的多情軟語,剛剛熄滅的慾火,又再度燃起,下面的大雞巴,一翹一翹地挺立得筆直,支在慧珍的陰戶門口。/ l' D3 o; B0 y" F2 }
  “珍妹!我......我要再入你......”  _4 y, V, D. Q& ?3 x
  慧珍嗯聲答應,柔順地把那大雞巴放入至桃源洞口,雲中良伏身在慧珍的身體上,緊緊摟住,狂抽猛送起來,剛才是由於藥物的刺激,而這次似乎是情感的交流。
! L! F- P% i) A7 T  於是慧更是玉臀搖擺,上迎下挺,配合著雲中良的動作,淫水更是泛濫,不斷地往外猛瀉,把草地上那件白衫,流得盡濕。
4 L! J9 i! x% b2 s/ k  在雲中良狂風暴雨似的猛插之下,慧珍已經得到二次如碰電般週身痛快之極的快感,慧珍的小穴也感到了第二次特別的,說不出的快感,而且這種感受似乎較第一次來得強烈。慧珍週身又是一震,機仱仱打了一個寒顫,渾身似散了一般,輕鬆得可以飛了,慧珍又丟了一次陰精。& u& ~& }% M: a7 r
  她不知那來的勁力,把雲中良摟得好緊,摟得雲中良一驚,跟著周身一抖,丹田一放,精關一開,一陣快感襲上心頭,感染至龜頭,馬眼一開,一股熱流狂射到慧珍穴心。1 ~- G: A: n$ m+ r9 U2 s' t
  吐了一口氣,她不動了,雲中良射出精後,也有點疲乏之感,他翻身下來,與她並頭而臥,休息了,二人真的睡覺了。
0 {1 {& y% }9 w  枝頭小鳥吱吱地叫聲,早晨終於來臨了。
" V2 a3 }$ p( V! W) ~  兩人一切就續,使出輕功往胡家堡飛了去。& t: Y% a! V/ ^8 o3 }5 S
  鬼谷......又名迷魂谷!  山雖不高,卻有數十里面積,山中蒐林深壑,斷澗縱橫,殘壁高聳,因此山道險嶇曲折而循環,若非識途老馬,入山的人,無不迷途不知出路,因此才有迷魂谷的別號。% z: c  J2 {4 L2 |* e. k6 w9 Y" X# T- Y" Y+ s
  又是中午時分,山口奔來一名白衫少年。' e2 o- f5 y/ _- i
  不停急奔,好像恨不得一下便奔入山中,一面奔行,一面卻向四週打量。
6 h* E2 C# n) ]8 u6 U; n  入山口不遠,山路潮漸錯縱複雜起來,越走,情形越壞,荒草掩徑黃葉遮路,幾不知何處是道路,加上樹木叢山,鷹飛羊走,一望無際的斷崖怪石,陰森荒涼已極,不但無人居住,連找人問路也沒有。
/ T; d2 H+ v8 v+ e) h2 n% W# _* H  穿出松林,便一眼瞥見一座莊院,莊中冷冷落落的射出燈光,再靠近似乎靜悄悄的,於是輕輕掠身而上,伏在頂樓小窗,再仔細一看,‘啊’一聲,雲中良驚叫一聲,你道怎麼了著......
8 j+ y! X2 V1 \6 p7 L4 z% T  原來這是女人的臥室,在那象牙床上躺著一個風騷的媚女人及前胸滿是毛的男人正在猛插著。) a1 N* }% q! F& c
    “啊!好癢啊!對......朝右面一點......對了......唔......太好了......”
& K6 l7 ?6 Q7 b2 |8 C& K! a( R  “媚娘......我不行........”“我興緻還好的很......你不......不能丟......”
7 s2 ^9 w! B9 Q  淫聲四起,聽得窗外雲中良,那根大雞巴亦硬挺了起來。
+ k& ]/ R1 h2 u5 ]' R  心不由自已的又往那床看了去......# N* {/ f* a$ v
  忽然那叫媚娘的女人反過來在那男人上面,‘天啊!那雙乳可真是慧珍的兩倍,那肥臀又圓又嫩’雲中良心中一想,口中猛吞口水。+ @) q/ a# Z& g- q4 F
  這時那媚娘似已達到忘我的境界,秀髮凌亂不堪,隨是猛抬那肥臀一挺一送不已.由於那小穴口裡流出的淫水,有如山洪暴發,看得雲中良,忘伸右手緊緊按住他那硬挺的大雞巴。/ G! `8 R* L' o% j
  天忽下起小雨,室內正春意鴦然,雲中良被那小雨,一沖,猛然清醒,差點忘了此行的目地。; ]/ n9 i; D0 E# s$ ]4 H
  這不是最好下手的機會嗎?趁著他們戰得難分難解的時候。
( o' C# g, I+ }5 o# t) F" \  於是雲中良縱身而下,伏勢翻身,輕輕落在牆內順著屋前向一排掛著蘭花盛開處走了去,果然,他看到一處盛開的蘭花,種著能救他師弟的靈芝草,大喜過望,舉手將它取了下來。
6 _5 X4 Z' C% J) }. V  F) K; K8 R/ D    “住手......何方小子,竟敢入老娘山中。”. o  E8 K9 O- ~2 Q" v
  他滿臉通紅,不知所措,語無倫次,道:“我師弟師,我師弟被怪老子所傷,那陰功只有你的靈芝草可醫好!”
+ M6 T. p' {) }  “給你可以,但要陪我......月白風清,如此良夜......”說著,那酥胸裸動搖擺了一下。1 ~6 {1 w' }1 h, q: x
  那妖媚女人由於未著衣物,亦只眼巴巴看著這英俊的少年飛走,心中直嘆可惜。* Z, h2 @; K( M* D! Z. k: {
  今天是武林一大盛事。
/ k$ V3 a) u9 v" p  來自各地英雄好漢,黑白兩道,均趕往東海,參加此次武林高手雲中良的婚禮。/ v  ~7 X4 @; q, a! V6 ~0 x8 v
  他的師弟易明風更是忙得不可開交,本來師兄費盡千辛萬苦,歷盡千山萬水,為的是幫他找到靈芝草,而且又幸運的為他自已找到兩位如意夫人。
: Y" a& I0 g; i  那冬天的陽光更加可愛,照在這東海上,人們沐浴在和煦的陽光下,喝酒打拳,那火紅的燭光,照在雲中良的俊臉上,還有梅萱姑娘,胡慧珍姑娘的臉上,比那些醉酒的還可愛,這正如應驗了那句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日子未到。

回復樓主 親!! 現在是淩晨!妳失眠啦?餓啦?通宵加班?還是想WK啦?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info@waikeung.net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