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15 回復:0 發表於 2019-11-9 14:37:33

尚未簽到

發表於 2019-11-9 14:37:3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留守妇女村:欲望堤坝的裂口》(全本)作者:马麒 TXT [複製鏈接]

《留守妇女村:欲望堤坝的裂口》(全本)作者:马麒 TXT9 _9 E. f: T* X; m4 e+ `% b
【内容简介】
& Y( e- ]$ h+ |: j( o- R7 i9 V. S: O  U! ]* R
在道德法庭的压制下,临宝村村民的欲望被道德压制着。<BR>铁了心想要离开村子的温如巩,在苦心多年奔波生意之后,终于有所成就,眼看着他很快就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一场意外最终将一切变成泡影,却意外的成就了跟随他多年的刘建设。<BR>刘建设代替温如巩,破获错综复杂的官场、商场、毒品运输案,获得各方亲睐,进而引资到村里,在村里获得至高位上的地位和实权,道德法庭名存实亡,外来的商业文明冲击着古老的村庄,影响了每一个人。<BR>自此,留守村的欲望堤坝被慢慢打开,将所有人吞噬。 </font>9 v% I' x, E% `# W  F

- P* r: b+ u9 v( E5 ~) ~% u
' b, j4 |6 b) q8 h, T第一卷 太监身份的转换
; V, l$ b( R  Q5 Q0 F
8 u! b/ v7 n+ O
6 Q/ E7 r- x, {" U( k  Z0 O湛蓝之下如玉皓白
1 y. J# ?  `3 k7 a* q8 S  案头:月儿弯弯薄如纸,柳枝翩翩促扬眉,只道缘分终相伴,不一世来也一时。
  D9 c' @1 Q$ E( N: Y. g6 X" z& }! D  阴云厚重,一团团飘来遮住太阳,即便如此中国也鲜有如此碧蓝的天空,飘来的阴云没有挡住的还有地上的春色。5 S' I6 w  x5 R: j  `
  略显破败的茅草屋门口,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拉着一个比他高半个头的白嫩女人,二人两手接触,一个白如玉一个却是另一种颜色,那种那色应该叫做脏,但从来都是白入黑易、黑从白难,女人半推半就被他拉了进去,男人一颠一颠向前走,原来他是个瘸子,嘴里还嘟囔着:“不愿意你洗澡还那么勤快,你洗白了还不是给老子看的,装个求,赶紧进来!”
( W/ E9 u* H5 D) x  他嘴上说,手也没有停着,左手揽过女人的腰,脖子伸的像鸭子一样去亲女人的嘴,还没有亲到舌头先从两排黄黑黑黄的牙齿中间钻出,好像他的舌头不属于他的嘴,女人皱起眉头,眼睛看了一眼他,又转眼看别的,看一眼旁边,眼睛又转回来看他,就在这时,只听女人娇喘出一声“啊!”! Q4 s/ q1 k& a0 @8 e
  一弯腰,便“嗯”的一声含进了男人的舌头,双眼紧闭,不再像刚才那样扭捏。原来,男人左手拦着女人的腰,右手立刻上去握住女人的乳房,隔着衣服转着圈揉着,他抬头去亲却看女人有些不愿意的样子,便将右手慢慢伸向女人的下体,上下搓了三四次,使劲那么一扣,女人立刻弯腰和他亲上了。
& c( ]1 c% F+ R* V% H( n  很快,倒也不是很快,男人是个老手,他知道如何征服这样的漂亮女人,尤其是以自己的相貌和本事,我们却说后来。' g/ M8 d1 ~2 L2 }7 R% T
  一条白如玉般的女人大腿抬起蜷缩,不停歇前后规律的动着,另一条大腿则被压在她身上男人的身体遮住,能看到的是一只男人手掌般大小肉脚,脚面朝天伴随大腿动着,男人粗声如牛般喘息,女人娇喘呻吟,两种声音交互缠绕,像他们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男人脖子被女人的双臂环抱,他的肩旁上方露出女人那张眉头紧缩的脸,此刻女人除了享受之外,其他的事情全部都被抛之脑后,她的丈夫、她的孩子、她情感所能寄放的所有的地方,此刻都不重要,本能驱使着她只需毫无忌惮的释放。
/ c/ @  B1 k: L  男人的呼吸越来越重,女人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伴随着一声低沉的粗吼,他们同时停下来,男人转身翻过来,一张纵欲过度的脸上道不尽的疲惫,即便如此他的手还是贪婪的抓着女人的胸部,慢慢的揉着,还时不时上去亲身边的女人,二人活脱脱的展示了什么叫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这个画面比任何的文字都更有说服力。) P0 D% V7 V2 \
  男人叫刘建设,32岁,是个瘸子,女人叫林汉俄,28岁,是村里最漂亮的女人。
" l  j/ z( r" R4 F  这件事还要从两年前说起。
7 T/ t, i/ H' @  春节刚过不久,村里的男人全部都出去打工,几天之后,整个临宝村立刻没了生气,就像这里的女人一样。若以村里女人论调,临宝村目前还能称得上是男人的,只有两个:一个是做生意的温如巩,一个是村支书党伟国。
$ o' H& F* Z5 s+ {, B  还有一个是男人但称不上男人的叫刘建设,有一年的农忙的时候,一大群女人在田间休息,帮着他们干活的刘建设被几个女人扒光了扔在地里,她们围着刘建设哈哈大笑,像是一群在深夜四处觅食的色狼们,抓住夜归的漂亮女性,刘建设经常被这样戏弄。0 T" o8 c! [; E8 o
  临宝村和中国其他很多的农村一样,老百姓早都摆脱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男人们出去打工,村里没有能干力气活的人,他们一年挣回来的钱比种地多的多,而且旱涝保收。各家每年还去地里忙活,是女人们排遣寂寞的一种方式,也是保护自己家地的一种方式,多余的菜还能在温如巩哪里换些钱,填补日常开销。
/ a' k& D: w: w  温如巩今年32岁,他是村里第一个不愿意出去打工的人,和村里的其他男人不同,他没有准备将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一心向往城里里生活,他有着自己明确的目标:40岁安身立命,在城里结婚生活生子。他能这么做有一个很好的基础:父母死的早,没人逼他要结婚,要他做这个,要他做那个。% b( g* r* O4 c0 H1 K% q
  他是一个很能折腾的人,老早就在村里开了第一个小卖部,平日里收些村里的菜去外面买,然后又在城里四处找着拉活,回来的时候再给铺子里置办点东西。用村里人话说,温如巩身上长了虱子——闲不住。
1 _' o, E- |0 V6 d* f/ k( I- k  相比起他,今年30岁的刘建设完全不一样,他是个很坐的住的人,他们唯一的相同之处是:基础很好——父母早死。两个光棍一个不愿娶,一个娶上不上,刘建设平日里帮温如巩看铺子,整个一对难兄难弟的架势。
) A# r9 a$ A, z: g' r$ d7 O  这一天傍晚时分,温如巩从城里回来,两个待在铺子里抽烟看电视,一直到了十点左右,刘建设抽完最后一根烟,丢在地上狠狠踩灭,对温如巩说:“哥,我回去了,这地我明儿早上再扫。”, o' c8 ?$ B0 I' R- u3 p
  温如巩一口烟刚吸进去,说不出话来,连忙挥手让他等着,正要开口,门帘挑起一个人走了进来,不是别人,正是村里的第三个男人——村支书党伟国。他的精神瞧着比另外两个差远了。2 p% L2 q& S# O" k
  温如巩赶紧站起来,拿起桌上的烟盒,从里面取出一根烟递过去:“这么晚,老支书怎么来了?”$ ^, F% X1 T5 H3 G  X" u# N2 Z3 F* f4 p
  党伟国接过烟编到耳朵上没有点,他笑着对温如巩说:“老支书?你忙活了一天,还有精力在这儿瞎扯。”
8 S' C. [% N/ ]  温如巩也笑着说:“怎么这么晚还到这儿来了?”$ n! b4 [7 p0 P- q1 g
  党伟国无奈道:“睡不着,整个村里就我们三个老爷们,不到这儿还能去哪儿?”8 d; T4 p- _) G7 Q
  说着,他抬起头朝着四周看了看,对刘建设说:“你们多注意点,瞧这乌烟瘴气的整个一抽大烟的窝,看这地上的烟头,回头都踩灭了收拾干净,万一着火了,到时候还不是咱们三个人的事儿。”  p& _$ i, q1 Y! B$ c9 A
  刘建设点点头,温如巩道:“好好好,我马上就收拾。”
' o' o0 W2 T0 z% U' I0 q! `  党伟国叹了一口气,坐到刘建设刚才坐着的凳子上,说:“一转眼这都两年多了,你们瞧瞧,我今年都34了,自打我被上级党委任命到这儿,好像就钉在这儿了,这如今我官官升不上,媳妇也离了,古人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我现在是岁数越大越疑惑。”
" N# ]( f1 ^- K% Q  刘建设听党伟国说这话,好像是在说自己一样,就接着党伟国的话道:“哥,你也别着急,好歹你吃着公家的饭,再怎么着也是个铁饭碗,比我们强多了,回头调上去,日子就更好了。”
  _  e$ ^) p2 V1 _% ^+ B; d( K3 ]. E5 X  温如巩搓着下巴问党伟国:“这事儿就真没有什么办法?”
9 N; a. R3 N9 E1 {  I; Z  党伟国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道:“电视上都说的好,谁知道看了那么多家医院都没办法,不说了,说起这事儿我就烦。”0 z. h) P1 [2 y( J
  党伟国站起身来就向外走,边走边说:“我回去了,你们也早点睡吧!”
) ?! ^: @$ T+ u" E  r  “我送送你?”
, D3 }' J  o- W  温如巩一屁股坐回凳子上。; J6 U# c. O+ I
  “行了,行了,睡吧!”
7 O0 X- k; G* Z* \  声音已经在外面。: _  @1 B7 v1 b  {9 `; K
  温如巩听着人走远了,指使刘建设把门关了,他蹲下身打开电视桌下面的抽屉,取出一个黑塑料袋,揭起盖在DVD上的布,兴奋对刘建设说:“来,咱哥俩看个好东西。”$ d/ P1 ~! |; i2 `; f
  刘建设关好门过来,他知道接下来要看什么,温如巩放好一张碟片,只见电视屏幕上画面出现了:一个金发碧眼穿着高跟鞋赤身裸体的外国女人,撅着屁股,她身后一个健硕黑人正在使劲地一前一后的卖力,黑人左手抓着女人白白的屁股,右手叉着腰歪头望向交合的地方,女人左手支撑身体,右手伸过去摸着自己的屁股,头扭过来看着黑人。明眸皓目,长长弯弯的睫毛,又高又挺的鼻梁,洁白的牙齿,嘴成“O型”发出“哦,哦”的叫声,黑人右手一挥,在女人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女人咬着牙吸一口气,开始用右手揉自己的胸。
# L" q9 `" G/ I; w% D: p4 |4 Z  刘建设眼睛直勾勾看着电视,只觉得全身血液流动加速,心跳加快眼睛发烫,他整个人一下子就被点燃了,看了一会儿,刘建设点起一根烟,深吸一口,对温如巩说:“哥,这黑人的怎么这么大?女的也给劲儿,看着比男人还要猛。”
7 D( y& n7 @9 O' E; H2 e& D  说完他使劲咳嗽两声,可能是烟抽多了。
0 o. `$ U, J* \2 |( J$ l3 @" h  温如巩笑着说:“这可是好东西,我们哥俩以前看的那些日本娘们,哪有这架势,这是我前两天在城里给人搬家的时候,偷偷拿的,临走我还问那个女户主,有没有东西落下。”$ E% m# `7 y3 k; z& V( i1 X
  说到这儿,两个人坏笑着,但自始至终他们的眼睛都没有离开电视屏幕,尤其是刘建设,看他的表情,像是恨不得钻进电视里面,两个人还时不时伸手摸自己下面。9 [* L  R0 ?2 P! b. J
  这就是临宝村每年绝大数时间里,村里仅剩的三个男人的生活状况,两个光棍和一个因不育离婚的村支书。+ q* Q9 N- \, y4 V
& y; x. K+ r5 i0 u

* x+ I" r* i4 v% V8 c  Q想象力不如偷窥眼1 T( r  |3 A+ T3 `+ a) U
  想象力不如偷窥眼案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忙也一天,闲也一天,独难挡晚风寂寞。+ N7 l9 }0 j0 m; i: y- V4 a" r
  男人们离开一周之后,村里的三个男人立刻变成了宝贝,虽然他们当宝的时间比很多人都长,至少每年有300多天,但他们终究是临时的,但对于他们三个人来说,临时不临时倒也无所谓,最让他们心痒痒的是看得见闻着香但吃不着的痛苦。7 J; S2 `/ }$ [$ @% h2 X; e1 ~
  留守村并非如常人想象中那样,但凡掉下个男人,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就能立刻在其中如鱼得水,女人们每天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还有老人和孩子需要她们照顾,不是一整天都待在家里幻想各种男女之事。
6 H1 k; J3 y" w6 ^0 _( F2 l  除了中国传统社会的道德约束之外,还有相应的措施——道德法庭。; [* n; M$ |0 g* F" M9 \( S
  当道德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时候,是非黑白总是容易颠倒,而且事情也会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但它的出现自然有它出现的道理和必要,在没有强制执法权的前提下,道德法庭往往显得过分严厉,难能可贵的是它始终在不断的完善和改进,并逐渐得到村里所有人的认可和肯定。村民以这样的方式,在留守村施行自治的权力,履行应尽的义务,也是对国家底层权力运作上,出现不能提前预知问题的一种弥补措施。- X- W9 S* [1 Y: R1 W4 n
  村支书和道德法庭并非势不两立,最让党伟国本人难以接受的是,因为中国社会普遍的腐败现象,但凡被查出的村支书,几乎都有满村全是丈母娘的作风问题,作为村支书的党伟国自然被看作是全村最值得警惕的对象,不过刚刚因为不育离婚的他,看起来没有什么闲心去沾花惹草。
: H6 S& s7 _0 ]: @* D$ b  道德法庭和村支书也并非多么融洽,随着道德法庭越发不断的完善,能处理的事情已经不仅仅限于道德问题,正如刚才所说,当道德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时候,什么问题都能被泛道德化,虽然没有强制执法权,但当人们面对有道德宣判能力的人,为了不至于让自己形象低落矮化,总是会背着良心做出一些本不愿意做的事情,明明知道是错的,他们也会义无反顾。村支书党伟国最害怕的就是这个,他甚至觉得自己被道德法庭控制了,被他们口中的道德绑架着,作为一名国家公务人员,不能独立处理很多事情。" s" e& F9 q- [0 Y  w8 N
  相比起他,其他两个男人的生活就自在很多,温如巩在村里的时候,刘建设就被叫去各家帮忙,每天都能看到他在村里一瘸一拐的身影,当村里在外打工的男人们回来之后,各家都会给他一百块钱,作为一整年给自己家中帮忙的酬劳,加上在温如巩那里得到的,他也能获得一笔不错的收入。刘建设将所有的钱都存着,连一身衣裳都舍不得买,家里当真称得上是家徒四壁,甚至吃饭都是能蹭便蹭,去别人家帮忙,他总能一直干到开饭的时间,他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娶媳妇。
/ `+ i& o1 b+ a8 b6 c: C) j  温如巩自昨天回来之后,准备休息几天,刘建设白天给村里人帮忙,晚上去温如巩铺子里坐坐,不为别的,时间晚了可以看看温如巩收藏的那些片子。& u- W+ f" r2 f' z! c% _
  每一次刘建设去温如巩那里,温如巩总要给他说,以后自己赚了钱混好了,也会拉他一把,虽然每次说的话题都是这个,但花样总是变着法儿的,说的好像自己马上就能搬进城里。刘建设每次去的时候,刚开始也不爱听,只是盼着天黑入夜,但等温如巩说一阵子之后,他就开始跟着温如巩的话幻想。
5 F6 f. t+ {- C  两个人一个天天画大饼,一个天天盼大饼,再加上那个不育的村支书,当真是临宝村失败三人行,唯一的区别是一个比一个失败。' n( `* R2 g9 {6 W
  刘建设今天可没兴趣盼大饼,一整天,他脑子里都是那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郎,这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给劲儿的女人,虽然是在电视里面。他一直在幻想自己能和那撩人的尤物云雨一番,用上他看过影片中所有的姿势。他早年也在外打过工,跟着工友们出去嫖过几次,后来因为一次意外,腿受了伤才一直留在村子里,至今他最美好的回忆,便是他嫖过的那几次。
& k. _1 p* A1 ?( u0 q, m  总算是到时间了,他主动去关门,温如巩知道他又想看一会儿,便取出黑塑料袋,在一摞碟片里一边翻一边说:“昨天那个国外的不好看,今儿我们换个日本的看看。”0 u+ ^+ F/ `& C
  “别!”
3 _2 h' K7 n: A& }8 r  刘建设像是被针扎到了一般反映,接着慢慢说:“哥,就看昨天那个吧!那个挺好看的。”. Q" {" T& V/ r2 ~; Y4 C
  “哈哈哈哈”温如巩笑道:“没想到你品味还挺高,喜欢看洋妞,昨天那个已经看过了,我们今儿再换个国外的看,怎么样?”0 d4 p6 y# h, }4 Y* N, n/ w
  刘建设在别人地方,也不好提什么条件,失落的说:“那你看着办吧!”! W) @" M, T# ^( x3 T
  “呦?”
: y. n8 X4 {3 r: }) o$ m8 G6 t) g$ Q7 H  温如巩故作惊讶装:“你还敢给我上话了?好好好,我们看昨天那个,不然我看你今天是要反了。”, k* p# h; Z2 g" b( ]
  “哪儿敢,哪儿敢呢!”
& r, D& s) v- I( z1 |0 t  刘建设堆着一脸的笑。
0 t: w5 s$ i. `# h. L+ ]% I  “不敢就好”温如巩假装板着脸:“那我们今儿就换个别的。”6 `& [; U3 A( `4 S7 U0 q+ {+ [/ T
  说着,碟片已经被他放进机子,然后他偷偷瞧着刘建设立即耷拉下来的脸。- w" \5 k5 T- U6 p, v% y+ Z. m
  刘建设一下子没有了刚才的兴奋,显的非常失落,眼睛只是盯着电视机,画面出现:一个金发碧眼穿着高跟鞋赤身裸体的外国女人,撅着屁股,她身后一个健硕黑人正在使劲地……
& a: @# A8 _6 M$ Z& s  刘建设看着屏幕又恢复了刚才兴奋的表情,他望向温如巩,温如巩一脸的坏笑看着他,说:“以后好好看店。”
1 _4 N9 P# Z' j  刘建设赶紧点点头。
7 W) w8 C. r! t  正在这时温如巩的手机的响了,他拿出手机没有接只是瞧着,然后挂了电话,刚准备对刘建设说什么,不想紧紧盯着电视屏幕的刘建设,连头都没有回便说:“村里总共就我们两个男的,你还瞒我干什么,要是我舌头长,你现在还能待在村里?我看完这部就走。”$ P' b/ i9 n" C- y9 ~. A  y
  这一下弄得温如巩有些不好意思,他本想编个谎话骗刘建设的,但听到刘建设说“村里总共就我们两个男人”的时候,他才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是真拿自己当兄弟,常言道:瞎子心狠,瘸子心毒。看来也不尽是。" Q0 {/ {# X2 ~* d$ _
  当下,温如巩对刘建设说:“那你临走时候把门关好。”' B7 }  `1 m! Z* c4 i& |2 a7 ~
  便转身从铺子的另一个门进到后院。温如巩的房子本来只有一个院子,后来温如巩将南面的房子拆了,改成了小卖部,原来的院子便成了后院,门也就成了后门。% y% [! j# s; N1 o9 i/ Z0 {
  刘建设瞧着温如巩去开门,心道:那个骚货又来了,平日里仗着有几分姿色,装的斯斯文文,碰也碰不得,到了床上还不是骚货一个。他听到那个他口中的骚货走进院中的脚步声,再也无心看电视上的金发裸体美女,只听那女人声音传来:“你铺子里还有人?”
. t; b: P9 }" K6 l3 V5 O9 n+ N  这话是在问温如巩。' M$ A: E) H$ V+ |
  温如巩答道:“都这个点了还哪里有人?你听。”; @0 w/ B1 S& `
  两人安静下来,铺子里电视机中传来淫声浪语,温如巩挑着眉毛又说:“我不是怕你叫的大声,就把电视声音放开了。”- E: n& b# ^. g
  女人道:“去你的,你去城里,尽琢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吧?”% c9 k; [+ D; T& f0 R# b! |
  温如巩一把搂过她,在她嘴上亲了一口说:“还有更乱七八糟的事情,来给你看看。”
& w- C/ D: k0 W$ j  说完一把抱住她,亲她的嘴,亲她的脖子,两只手不老实的在她身上到处乱摸,女人鼻子里发出“嗯嗯”的声音,温如巩马上想起来,刘建设还在铺子里坐着,他停了下来,两只手包着女人的翘臀,说:“赶紧进去吧!我都等不及了。”! @$ v( n9 Y+ c3 c/ {4 R% E
  女人撒娇道:“你这个样子抓着我,还怎么进去呢?”* P5 ?$ d% ?6 t$ B
  温如巩没有理会,拉着她就进了屋子。6 w& c" J, Y7 j6 ]3 y1 }
  刘建设打从听到女人进门的声音后,心思就再也没有放在电视上,他虽然听不清两人在说什么,但在这样的时候,听到女人的声音,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在期待些什么,脑袋一片空白,是混乱的空白。尤其是他听到女人的一声娇喘,那一刻他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冲上头顶,染红了他的眼睛,他不停的猛吸着手中的烟,想要克制。
. M( W& {: b0 k. ?  但他克制不住,终于他猫下腰,通过半掩的门帘向院中望去,刘建设看到一双鞋,一双红色的女鞋上面是一条蓝色裤子,他终于不用再想象,虽然他连女人上半身都没有看到。刘建设控制不住,大着胆子再向上瞧去,看到一双男人的手,正在来回的摸着女人的屁股,他仔细的盯着,没敢再向上看。
5 p% n+ C7 J" W* j! |/ L  刘建设回过身子望向电视,这一刻他觉得上面的男女都很假,不是一般二般的假,世界上怎么会有人无聊到拍这些东西,看这些东西呢?或许只有自己这样失败的人才会干这种恶心的事情,那温如巩为什么看呢?不,他不成功,他只是在村子里蒙骗而已,铺子的生意就是最好的证明,但人人都说他成功,又一想铺子的生意倒还不错。
0 C6 G% y4 X3 V' r  W* I0 ^9 d4 V  他这么胡思乱想着,像很多天晚上他在这里看过电影之后,回到家中翻来覆去的胡思乱想一样。
( {: u, {) D# i/ Y- |
" M! w& b& \2 x3 o0 p) q! a0 v* n: ], [+ g; D$ K: u
【解压密码】: 888
5 p+ z. [  `$ F, `) O! ?( Z7 n% y+ @【下载地址】:http://www.ibuspan.com/file/QUExMDc0Nw==.html
5 {2 W: K9 R$ ^4 V& F8 h% }& _- ?/ |
) W1 _8 W0 ^! P5 }$ m/ \
- c9 H: r! I5 T& {  ~, Q2 t

回復樓主 親!! 現在是淩晨!妳失眠啦?餓啦?通宵加班?還是想WK啦?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info@waikeung.net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