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9 回復:0 發表於 2019-11-9 14:37:02

尚未簽到

發表於 2019-11-9 14:37:0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香艳杀劫》(全本)作者:秦守 TXT [複製鏈接]

《香艳杀劫》(全本)作者:秦守  TXT) h6 A& C5 w" v1 j9 E
【内容简介】2 ^5 a& s! ~+ y$ d

& S/ [8 ^, y- l, O$ S( \  第一章 美女的危机
* y6 a4 y8 [0 K2 p+ d
' R7 r* w( X6 b: d# {5 u, w  夜,夜已深,万籁俱寂。( P+ P8 O+ N7 ]2 Q" v3 k
& |& l1 H: z* [$ f  d
  黑漆漆的房间里,只摆着一盏昏暗的烛台,微弱的火苗摇曳不定的闪烁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M' [* a- U4 ~8 z; x; N
( t" _! `4 \# L; Y+ t  R1 X" G& n* v
  黯淡的灯光下,一个巨大的身影倒映在斜对面的墙上。被扭曲的影子,看上去显得说不出的狰狞。
3 p, m( O* m$ ]6 b. [# x( U3 B' D
4 Y) _* {. W. D# W4 x+ ?  m& k# M/ |7 l  这是一个男人的身影。他悄然不动的立在这间屋子里,仿佛自恒古以来就已习惯立在这里,就已习惯立在黑暗之中。0 v) M% n3 u* u8 _
8 }& Z/ a& o+ d8 ]7 _, p
  灯光虽然照射在他的身上,可是他的脸却恰到好处的隐藏在阴影里,无法看清面容五官,只能看见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闪耀着一种令人心悸的冷酷光芒。
  w( b/ b# |$ N; F
" V) t8 V' B' Z$ `* v! D6 F7 f  他仿佛在思索着什么,眼神飘忽不定。半晌,他忽然拿起烛台,走到房间正中的书桌前。
3 b  B, z( Z- {: I* ^. g" q
: y7 T+ y6 H- x/ q8 F# {5 W  桌上平摊着一卷淡黄色的绢纸,四角都已用镇书石压住。纸上自右至左,用墨笔写着七个人的名字。2 A% h  ?) u+ I, a8 S6 R5 e/ V3 ]

! B3 `) Z4 k+ ]; e9 l  七个女人的名字!( [( k2 s8 P: C9 F' ]/ G

- w6 Y/ }' _7 r1 B/ \* V  w  七个不同身份,不同年纪,不同门派的女人!
# W# a: g$ ?% D3 R  d, s3 c& E8 m+ H( Y. B$ ~( u4 y' F$ o( ^
  乍一看,这七个女人完全没有共同的地方。但若仔细瞧来就会发现,她们至少还有一点是相同的!
; J1 w/ A/ E. `2 [; F1 ?9 i- o
- k9 S, |+ q+ p# P. v0 V% F& ]/ k  ——那就是,她们全都是武林中出了名的美女!
$ V0 j2 E0 ~: O4 O% ]; I3 Q9 S* K
0 G1 L2 a" ?5 D( U! b  能在江湖上取得响亮名声的女人,大抵上分为两种:一种是因为武艺高强,巾帼不让须眉。另一种则是因为容貌俏丽,美色足以震撼人心。
* g: \; Y. k* t# T2 C" P) R' h) m  |* v
  美丽的容颜是上苍赐予的,高超的武功却是后天练就的。可惜能够二者兼备的女人却寥寥无几,因为漂亮的女孩子,往往都不肯多下苦功去努力拼搏。1 r0 \+ I" S% b3 p5 K
% t  p" R8 P0 R" }% J( v' w: H
  不过眼下这七个女人,却无一不是既美丽又厉害的角色。她们的娇艳姿容固然是毋庸置疑的,每一个人的武功,也都能够傲视江湖。在她们手底下吃过败仗的高手,甚至比倾慕她们的追求者还要多!; g3 P0 ]# o9 s. X

3 ^0 `, o7 m5 z7 B& Q2 A) Q7 B& p% I. u  作为艳名远播的美女,她们自然是所有色鬼垂涎三尺的目标。暗中打她们主意的淫贼,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可是迄今为止,还从来没有哪个登徒子侥幸得手过。
9 ]# W) G3 O1 l) [4 H; T: K! X/ p6 j8 q0 `6 ?
  据说,就连武林中那个名声最响亮的逐花浪子,都未曾染指过这些美女当中的任何一个。如果说有人竟敢同时打她们七个的主意,那么这个人一定会被大家看成是疯子——只有疯子才会有这种痴心妄想的念头,才会去盘算这种根本不可能成功的蠢事!
( W. T$ n" L  D' f! B1 X8 e; w' E" i5 q/ ~7 K
  可是此刻伫立在屋子里的这个男人,却肯定不是神经不正常的疯子。疯子绝不会有他这样冷静的头脑,也不会有这样令人心悸的毒辣眼神!
% v- C2 `2 N) T$ S# z' S+ U) k
9 E" \- ^1 z. o+ s7 Z9 C. B  他眯起眼,藉着烛台中发出的微光,仔细浏览着这七个美女的名字,看了一遍又一遍,目中带着沉思的神色,仿佛怎么也看不够……
( C  H$ v# n* z# N+ m# p) _/ P  j/ E. e  d5 Y, d1 B- ]. V
  寂静的夜色中,突然传来了一阵隐隐的马蹄声。
. x7 s; K4 l+ o
; x. Y1 D. M% P, {+ T9 ^8 x2 p  男人的眼睛亮了起来,喃喃道:“来了,总算来了。”随手放下烛台,嘴角边浮现出一丝莫测高深的笑容。
( B) Q3 K0 h1 b* _& L
2 q" G2 Z$ E; N+ u  片刻后,一个劲装佩剑,身形窈窕的美貌婢女翩然走进房来,躬身施了一礼,恭恭敬敬的道:“少主,客人已经到了,正在门外等候。”
/ X  r8 A/ \7 g$ m8 x/ z( H. s. D- n: ]+ s
  男人一挥手,沉声道:“让他进来。”/ N, u1 G2 G! y3 P7 G6 R! h" c

% D! n$ T; e8 i3 h0 r) Q: `  婢女恭声答应,转身出房。男人向后退出数步,重新站到了墙角的暗处,把一张脸隐蔽在了阴影中。) p) u* D% j6 [9 z, ]5 X

8 w0 Q" Y) \# {8 A& n  又过了片刻,烛火忽然没来由的一窒,仿佛被劲风刮到,火苗闪烁着黯淡了下去。与此同时,男人蓦地感到一股深沉的寒意侵袭过来,就像是冰凉锐利的刀锋!8 g- m6 V- F# c2 b+ T' @
' h, {9 u7 y# L" d
  他全身的肌肉立刻绷紧,只觉眼前一花,一条淡黑色的影子如幽灵般飘了进来,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屋内。
' C2 p& ?( q& N0 _2 [' D( v. V8 o
; k! v% r0 [! ?  他心头暗惊,表面上却毫无异状,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来人。4 C8 K- ~, X" o3 H) ]! m
+ z2 X) k! w, {+ W7 ~7 u. R
  首先跃入眼帘的,是一张青面獠牙的鬼脸面具,狰狞的神态相当逼真,泛动着绿幽幽的光芒,仿佛地狱里的索命判官,看上去令人不寒而栗。5 f- d$ M2 u8 x+ K7 _
0 ?  ~* J( O+ d2 ^6 A% u# p' B. ^
  面具下则是一袭宽大的灰色袍子,密不透风的紧紧包裹着来人的身躯。一眼望去根本瞧不出身材的高矮胖瘦,甚至连这个人是男是女,都无法判断出来。. }2 b' j# K9 c- S
( W  H: j0 d6 |
  半晌,凝视着鬼面人的男人缓缓道:“很好,阁下很准时。”% F- F5 P, J. B& ]. X% N$ y8 i3 U. x
- m9 t. I2 @# k% n' _9 N. r) h7 ?
  鬼面人发出难听的怪笑声,阴恻恻的道:“和奇乐宫的少主人有约,谁敢无故迟到呢?”
9 Q2 w3 J. I0 u( b) \
8 b8 s, {1 X; z  这声音嘶哑、呆板而机械,就像是两块生了锈的金属在互相摩擦,听来极不自然,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 j# t1 r4 a  l  P3 M$ u9 z0 s/ K" O% s; n- R# T3 K
  莫非这就是江湖上失传已久的秘技、专门用来掩饰本来声音的“控喉术”?0 ^: |" ^9 I! v: T! ?
2 F5 ~5 @8 j' e- K3 V
  男人目光闪动,试探道:“这半年多来,阁下和奇乐宫先后合作过三次,可是我到现在都没见过你的庐山真面目。”/ T2 _3 S8 _& F' n# ^" L2 }
+ N  |; V, D: H# a
  鬼面人淡淡道:“彼此彼此,我岂非也不清楚你是谁?”, k  V; U+ w+ Q: S3 l
' ~1 M4 K$ A8 y5 i* f4 i
  男人道:“你起码知道,我是奇乐宫的少主人。”( j) |, V5 s& {9 ]8 e( D% l5 T
5 J) f4 \* G+ ~5 F$ |
  鬼面人冷笑道:“但奇乐宫的少主人,在江湖上公开的身份又是谁?你难道肯告诉我吗?”
; ~# s0 j- L; [4 }. Q4 z3 t7 l4 W2 A  m2 V
  奇乐少主叹了口气,道:“不肯!看来我们只好永远这样,互相有所保留的合作下去了。”
! n" m3 [. W" ^, i9 N! C" n# v( \/ a6 g5 }
  “这样子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安全的多……”鬼面人说到这里顿了顿,语气突然一转,“只可惜,今天已是我和你的最后一次见面!”
# T& q6 G+ _3 [* d& k! n
- W1 U. ]5 z1 D, G! O  奇乐少主吃了一惊,失声道:“为什么?”
, }4 R& ~; ~/ ~8 _( _3 R( a( K0 b
% P6 o+ d/ L: t- ?  鬼面人双目精芒大盛,低沉着嗓子道:“因为我即将要做一件极重要的大事,也许再也没有命回来见你了。”
8 r1 }  l5 _) R# N. a5 k$ j9 c% b% }8 t
  奇乐少主失声道:“什么事?”
: d- f7 w3 {7 l6 w
, m& e* ?( }! \& D  鬼面人一字字道:“复仇!三年前的那笔血债,我要所有参与过的人都加倍偿还!”" e. Y5 D5 v" Z% c2 _5 @/ t; Q3 G

3 e/ U8 w- c0 Q  _  他似乎不愿意多谈这个话题,森然道:“我帮过奇乐宫三次大忙,可是拜托你们打探的消息,却拖延到现在都没有下文。”  W  _; {! [1 G$ v
+ l, E) X+ c: H6 X9 c' c
  奇乐少主镇静的道:“这不能全怪我们。你要了解的本就是件极隐秘的事,哪有那么容易做到?何况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1 g/ }, `0 [) D5 M

6 `0 r: R3 h/ o  鬼面人闷哼了一声,道:“若是容易,我也用不着请你们帮忙了。”$ ?/ ^% H6 J- O' s6 z% v1 u

( @' L4 [$ o, r2 i: d9 Q  奇乐少主道:“这个自然。只是有个问题还想请教,我们宫主想要的那件东西,阁下当真没有吗?”
9 ~* `' ~& [$ d5 s' w, i- f2 q7 z
/ U, D& ]9 O  g! g  G  鬼面人斩钉截铁的道:“没有!”# Q. c6 ?+ J$ M( z7 J" ]4 G7 n

) [) X) M/ |; R$ k4 _! i% X0 e2 _9 ], b  奇乐少主不动声色的道:“这就奇怪了。根据我们的调查,只有手里掌握那件东西的人,才会有复仇的动机……”
5 [0 e6 q" d# n+ u0 {* k
: s1 e$ N" O9 G& c  鬼面人身形一震,目光已是亮的可怕,就似有两点鬼火在燃烧。他双臂箕张,仿佛要扑上来择人而噬一般,尖叫道:“这是谁告诉你的?一派胡言!”( S: ]( r4 `+ l- R: |: d, L0 D* T
0 P& \: a. M* d9 H; x& ~+ p
  奇乐少主望了他很久,淡淡道:“也许是我们搞错了。”' ~7 ]8 j# J. K' h  [# o7 W" Q
" V1 n  x- X' ~" E
  他伸手指向书桌道:“那张纸上有七个女人的名字,阁下自己去看吧!”
$ o' U& w5 Y/ S# `8 _
6 ~; m. R% r1 [  d  G6 _  鬼面人瞪着他,厉声道:“我要找的女人是一个,不是七个!”
; o- q( a; F1 q7 {
9 E6 |% k/ a, e# V) j  奇乐少主淡淡道:“我知道。但我只能做到这么多了。这七个女子都并非等闲之辈,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她们都曾到过那里。你所寻找的目标必定就在这七人之中。”- C( V8 P5 W/ C# o
0 y) y* l1 t9 [8 {$ [$ N4 }+ J0 ?
  话音刚落,鬼面人就已掠到桌前,望向那卷淡黄色的绢纸。他把每个名字都看了很久,仿佛要把这七个美女的名字都牢牢的记住一般。
, v, i% `* p; d3 y
% L2 X5 R( j9 i; f  t* i3 \7 v6 B' w  奇乐少主一直在留心观察着鬼面人的一举一动,这时忽然笑了笑,开口道:“这七个美女的师承来历、武功派别,以及有关她们的全部资料,都已附录于后。我敢说,就算是和她们最亲近的亲人好友,对她们的了解程度都不如这里记载的详细。”
" a; ^0 E5 X% T3 P* ?
# K( ^. ?; }; N4 @5 W- e  鬼面人恍若未闻,自顾自的浏览着绢纸上的内容,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伸手将桌面上的绢纸卷起,收入衣袖之中,淡然道:“多谢了,告辞!”& D; P* r; Q5 X, p0 B5 P# G
$ {+ F* Y- L$ N# }) o
  他一转身,灰色的袍子如乌云般飘起,正待掠出房外,但奇乐少主却唤住了他:“等一等!我还有样东西要给你。”
2 o4 C/ u5 m+ D; h# j
7 r& d4 ]" e' V; n  鬼面人停下脚步,用疑惑的眼光望向他。
) Q8 F' V0 m! f; ^
. L1 [! e" V. M8 I+ o* D  奇乐少主微笑道:“这样东西是白送的,就当作是在下的一点心意吧。”说罢双掌互击,发出“啪啪”的响声。
9 f0 P% ]. x' ^+ Z& r' |  p( I  I, R% K* I' j( Z( k
  须臾,房门外传来了“当当当”的声音,听来像是铁链在地板上拖动。鬼面人循声望去,身子突然微微一震,面具后的双眼一下子瞪直了。: [6 \- X2 h5 ]8 F  j
' {. c$ ]. I& Z' ?
  只见一个赤裸裸的美女,足踝上拴着沉重的铁镣,正低着头一步一颤的走了进来。
0 n/ `8 _+ x! S: j' i
8 T: Z8 ~- p5 \" f1 G  她全身上下不着寸缕,双臂都被手铐铐在背后,白皙的娇躯上五花大绑着黑色的绳索,一道道青色的淤痕遍布周身,看上去令人心惊肉跳。
# @2 g2 u5 N( i: o( M$ N# r7 \2 l& R
  其中最粗的一根麻绳绕过高耸的酥胸,紧紧的捆着那对丰满的乳房,使之显得分外的突出。随着跄踉的步伐,两个鼓胀的奶子无助的轻颤着,充满了残忍而诡异的肉感。
) t9 B' o- y9 o. x- J8 x$ K# Q8 s2 _6 M( r+ z2 W* C4 Q3 v
  鬼面人目泛异彩,瞳仁里燃烧着灼热的火焰,上下打量着这具一丝不挂的胴体,看的是那样仔细,仿佛在参观一件任人摆布的玩偶,每一个细微之处都不肯放过。9 o, L( P' e! ^" a' y4 K

. m7 G6 `' |. z$ N+ M* m  赤裸的美女面色惨白,似乎抵挡不住如此无礼的目光,羞耻的把头垂的更低。
# u- y) q4 d2 I$ {# a1 {
& p) {' K0 P" g* a% s9 _0 R  她的俏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迹,容色相当的憔悴,眼睛里却是一副空洞而麻木的神情。
4 y2 t, u' ~% E, z- p
: t" Y1 O5 v% ]- V, }0 [  鬼面人盯了许久,目中的精芒逐渐的褪去,淡淡道:“果然是一份厚礼……可惜在这方面我根本毫无兴趣。”
% X* w( I! j+ T  I' H9 A7 B, L5 g% s
  奇乐少主微微一笑,神秘的道:“你为什么不先问问,这个女人是谁?”
, |1 m0 n4 w, }
) d4 w: x8 R/ ]4 b5 l+ M, _* c5 W  鬼面人冷笑,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像是连话都懒的说了。
/ t( f* i/ [  J8 a3 Y) b# D$ W3 s8 f; [+ z
  奇乐少主“嘿”了一声,视线转到赤裸的美女身上,冷哼道:“贱人,你还不自己说来听听!”3 j, r3 m2 p8 ^2 k# _( w

  ]! u$ n' B% t% R: @) \' o  美女仿佛受到惊吓般一哆嗦,双膝一软跪倒在地,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颤声道:“我……奴家是中原大侠雷正英的妻子,名字叫做……丁凤娘。”& a1 p. I/ }8 i7 S3 m! _

  g4 |1 f( N# Y+ @! C1 x+ e0 K  她显然十分害怕,裸露的娇躯不断的发着抖,语声也相当的轻微,几乎细不可闻,可是听在鬼面人的耳朵里,却不亚于平地一声惊雷!
7 t8 e! U2 l7 S
  K3 W% |9 y9 O, a3 V  “什么?你……你就是丁凤娘?”他陡然发出怪叫声,嗓音极其尖锐刺耳,尽管尽力的抑制着,但是心情的激动却已流露无遗。2 @! X, k* l6 d/ K! ^# V) ^! v
7 F  A% a0 m6 S
  丁凤娘不是别人,正是那张绢纸上列出的七个美女中的一个!霎时间,刚才看过的几行字闪电般掠过脑海:丁凤娘,二十三岁,师从峨嵋剑派,剑术甚精;性格坚毅刚强,行事敢作敢为,素有女中豪杰之称;四年前嫁与大侠雷正英,但却不肯遵循“出嫁从夫”的古训,依然保持独立自主的作风,因此和丈夫的感情虽好,却免不了发生磕磕碰碰。; U  J2 Q, k# I* c# s! {; L

3 E+ [7 C0 L+ u, Z% N5 f  曾孤身一人独斗白虎寨十八大盗,被群盗围困于荒谷中三日三夜,期间水米未进,几乎全身虚脱,但兀自坚贞不屈、誓不投降,终于挨到师友来援的一刻,由此博得“女中虎将”的称号……! v9 N, B. G; K# G

7 {  k) ^( a$ t/ _8 a$ ^/ D% T  ——这样一个声明显赫的女侠,怎么会被捆绑在这里,而且还恐惧成这副样子?她平时的勇气哪里去了?那种飒爽英姿的风采又到哪里去了?' J) c" _& T/ U* k! f' Y
: E4 \( l+ Y8 X) g
  ——若说丁凤娘也会向人下跪,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相信?
2 F1 B" X' K3 y6 E; ~% q+ k6 s" A8 g4 s
  呼的一响,鬼面人霍然转身,目光如刀锋般射向站在暗处的奇乐少主,尖声道:“这女人真的是丁凤娘?她怎么会落到你的手上?”
  V/ e3 ]( g3 G3 s! s+ _3 p5 x, O7 `5 r" C4 L( X
  奇乐少主淡淡道:“一个多月前,这贱人不自量力,管闲事竟敢管到奇乐宫的头上来,被我的手下设计擒获!可笑她刚刚被捉住时,居然还摆出一副刚烈侠女的臭脾气,我只好让她多吃点苦头,以便学会一些基本的礼节!”. Q9 @( C3 R* u9 t2 w- {% f
. H- T* Q# ]" Q
  他得意的笑了笑,又道:“经过这段日子的不断教训,她已经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现在的丁凤娘,侍侯起男人来可谓得心应手,甚至不比怡春院里的当红花旦差!”
: ]2 `* o' Q7 j  m. E! A* N/ L
* i0 {$ Y' Y9 ?+ K4 C  鬼面人嘶哑着嗓子道:“女中虎将也会侍侯男人?你不是在说笑吧?”
$ a4 \1 ~  b! ~! Z6 N- o! M, B* y9 F3 I3 [& m* a% R5 F0 N
  奇乐少主没有作声,突然拍了两下手掌。跪在地上的美女又是一阵哆嗦,全身都发起抖来。她噙着泪水,一声不响的伸直上半身,吃力的挪动着双膝,一步步的向奇乐少主膝行了过去。9 q8 L' Y, w4 J: u* T) n5 Q
, U3 T1 C, e0 j. x) I& e7 u
  “当当”脚镣碰撞的声音不绝如缕,丰满迷人的裸身缓慢的移动着,笨拙而古怪的姿势,在昏暗的光线下看来,是那样的令人心颤,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凄美。
# ^2 u, Z' |- E7 |
( m1 g& _/ [. u3 ]- `% ^  很快的,美女跪着爬到了奇乐少主的身前,俯下头用牙齿咬住了他的裤带,轻轻的将裤子拽了下来。一根丑陋粗黑的肉棒立刻弹出,形状狰狞的斜斜指向半空。
4 j" {6 T+ v8 K% Z% T& u5 R- O6 w% q* k" ]' |+ h
  美女毫不迟疑的张开红唇,一口将它含住,摆动着头部上下套弄起来。她的动作相当熟练,不时的发出“啧啧”的吸吮声,样子既驯服又讨巧。不一会儿,肉棒就被亮晶晶的唾液完全濡湿了,闪耀着旖靡的光泽。
* W4 i$ o! _# ^! B) a  E6 e: D
  鬼面人的呼吸变的粗重了,喉咙间挤出咯咯的响声,喃喃道:“这真的是那个力诛群盗、性烈如火的丁凤娘?不,不……这不可能……”# b7 A# U2 Y! p, w) p! i

* q' q) P: Y& L# C. b& @1 T; r  奇乐少主傲然道:“就算是那个冷酷无情、纵横无敌的天下第一女剑客郁雪,只要落到我奇乐宫的手中,保管也要乖乖臣服。”, K, u# M; O9 t. Z, Z

( m. o7 \- m7 B6 @  他说着探出右手,一把抓住美女高耸的乳峰,捏在掌中放肆的搓揉着,淫笑道:“瞧瞧这个丁凤娘,一个月前还是不可一世的侠女,现在又如何?还不是你我胯下的玩物!”( O& j2 l; W  c3 N4 c5 D  q9 a
  Y- X! `0 n+ X# x' h6 \6 H
  美女羞耻的呻吟了一声,脸上满是屈辱的表情,但是口中却不敢停下,仍在尽力的舔吸着,雪白的胴体也配合着左右摇摆起来,彻头彻尾是一个久经欢场的风尘女子。; G) A; a3 L& _( D
0 i* L1 q; Q8 R' e2 ^" J3 T) N# e7 C
  奇乐少主却似兴味索然,随手将她推开,眼光望着鬼面人道:“如何?虽然她未必是你要找的那个目标,但如此驯服的一个尤物,应该还是能让阁下满意吧?”
) q: e" `; B' ?' ^+ L6 q+ _: V5 i- D) p+ @9 T& n6 E; N: W
  鬼面人避而不答,反问道:“除了丁凤娘外,那份名单上的美女,你还捉住了几个?”
) B: y; R& ]# w& ]- F/ X' A5 B+ \3 }" s: F2 l9 @$ g
  “一个也没有!”奇乐少主叹了口气,道,“不要忘记,这七个女人,无一不是江湖中响当当的角色,能捉住一个已经是颇为侥幸了。奇乐宫的势力虽然雄厚,但也不想过多的竖立强敌。因此剩下六位,只有靠阁下自己去努力了!”2 F+ I. S+ H7 |% E, E9 U' @1 @
+ b! L( H  q$ y7 b6 `  D* L2 e
  鬼面人默然半晌,狞声道:“很好,这份礼物我收下了,多谢馈赠!”
' [( F" l9 a0 \9 P. T) W9 ]" r; R( [" q( k2 E% Q/ t3 v. ]
  他说完发出尖锐的阴笑声,身形突然鬼魅般飘上前,宽大的灰袍当头罩向丁凤娘,把她整个人裹了起来,随即掠向房门外。
  b% Z) f+ d2 p3 N" q+ ]9 T$ V$ @
- v( {. Z% B$ b0 _6 ]( P  “后会有期!”
& g  r4 Q& h6 h8 y/ _& |
2 n6 X/ {& T0 F/ e! b5 q: Z  这就是他最后留下的四个字!幽幽的语声细若游丝的传来,飘渺的简直不像人类的语调,简直就似荒冢间的游魂野鬼!
, D7 p8 ~7 P- f, ?, H9 {: B" N* r$ F1 h1 U5 F" t2 o3 J' y0 R
  房外又响起了马蹄声,跟着逐渐远去,终于完全消失了。于是这寒冷的秋夜,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8 x& N. _- f" C# U+ h9 d) b  |7 _: F9 T
6 D7 y  i8 I! r! e- W6 H& R
, b/ X5 A  [0 Q) Q2 E0 x
【解压密码】: 888
5 ^9 Z# t: b( O6 f3 S* L【下载地址】:http://www.ibuspan.com/file/QUExMDc0Ng==.html
9 R: j$ w# [5 ~- @8 `4 M& E1 @8 V. J4 s1 W; q
5 \4 `' e6 E8 ]9 U( ]; p

回復樓主 親!! 早上好! 心底有WK、心情就會飛翔,心中要個希望、笑容就會清爽!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info@waikeung.net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