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9 回復:0 發表於 2019-11-9 14:32:55

尚未簽到

發表於 2019-11-9 14:32:5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秘密女友备忘录之培训同居篇》(全本)作者:zaijianleluoyi TXT [複製鏈接]

《秘密女友备忘录之培训同居篇》(全本)作者:zaijianleluoyi  TXT* v5 C  a# E: ]; o- w" i# m' j
【内容简介】
, B1 X$ G$ V* y! `* t! h9 O5 X: e5 l( ]! \4 c( `

8 T& K, A+ ~. K  2013年8月,正值盛夏,我被公司派到西安某单位培训,同去培训的还有3名新进的大学生,两女1男(都是91年的),两位女生都是不折不扣的美女,一大一小,个子高的叫张暐暐,低点的叫杜晓萍,男生是一米八几的帅男,叫李文。' f( }" E2 e" ?7 A8 x/ C

8 K$ o5 f3 ?& P+ Y: l9 i) o  公司考虑到培训期较长(3个月),为我们租了一套160平米的单元房,三室两厅两卫,两男、两女各合住一间卧室,剩余一间卧室做书房。自此我们就开始了三个月的同居生活。1 g- F( x4 ]/ e! {6 P4 `% Y1 k

5 H; K# L4 V7 j5 @4 U  暐暐身高160公分,与美图秀秀版的郭美美神似,经常打扮的很性感,深V、超短、丝袜无不展示着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再加上开朗的性格、嗲嗲的柔声细语,刚进公司时就电倒一片男狼这天傍晚,暐暐又和她的异地男友闹分手,于是心情不好的她让我去陪她泡酒吧,我自然是欣然而去。和往常一样,暐暐依然是一身性感的装扮,一身黑色的露肩露背修身吊带连衣裙,深V领营造出诱人的胸线,裙子的底部刚刚包住圆润的翘臀,看到这些我不禁感叹,果然是女人啊,不管多么伤心忘不了扮靓。2 [# u' }* Q, K$ O
' z5 L3 U# u- E) g. h
  一去酒吧,暐暐就开喝了,和我玩色子,输了喝赢了也喝,不一会就有了醉态,这才缓了下来,开始讲她和她男友的恋爱经历,而我则静静地听,老实说我其实醉温之意不在酒,所以听着听着,右手就紧搂住了她的纤腰,而暐暐靠在我的胸口轻轻啜泣着。从酒吧里出来时已经是深夜了,暐暐自然是醉了,接下来我架着她打车回房子了…(读者大大怒骂:MD!哥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 Q1 Z" {2 O8 G+ p+ V8 R0 S
: t2 i4 ^# G2 L& U  嘿嘿,当然是开房嘛,请允兄弟慢慢道来)。
& G. g/ N, w2 G! c5 q: x/ P1 r& `, b! j2 _% |1 ^% h. X& e4 }
  在出租车上我搂着暐暐各种揩油,一只手从深V中深入揉捏着白皙的乳房,另一只手从裙子底部深入,毫不费力地拨开紫色的丁字裤直探幽谷,而司机师傅不时从车内的回车镜偷瞄,看得我心中暗爽不已。4 I, L# V. }, s8 T' E

( X6 c0 r& B! @* v4 W0 M% B  到了酒店房间,暐暐似乎有些清醒,有些疑惑地问:「刚哥,这是哪里呀?」。
' L8 L" g9 l" L! X, j6 c
% H7 c6 t* ^: F! r. }  我自然骗她,「这是咱公司租的房子,不信哥给你开电视。」
- r4 M/ X. @3 p4 |* s( l/ [+ Y1 A6 p4 r) n
  电视一打开,暐暐哦了一声就又迷糊了,我一看她不出声了就把她脱个精光,我先是拿手机拍了会暐暐饱满的乳房和雪白的翘臀,还给那粉嫩的小穴照了几张特写,然后从我包里掏出早有准备的DV机,用mini支架架好角度后,我两下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一把架起她修长的双腿,将已经肿胀不已的肉棒直刺肉穴。
) @$ N/ I+ |: x4 \1 ^& ^; N! a4 @9 p- \9 v" v. g
  「啊……」,暐暐蹙眉痛呼一声,我赶紧停下来看了看她,发现她虽然紧蹙眉头,却依然紧闭双眼,这才开始缓慢的深入。没想到暐暐平时打扮那么风骚,阴唇的颜色却粉嫩粉嫩,看得出没怎么开发,里面很紧,几乎跟处女一样,尽管出租车上已经被我摸出了很多水,但因为我的鸡巴较大的关系(17公分长,龟头处几乎和鸡蛋一般大小,实际值,小小的自豪一下),插进去时还是很吃力,抽插几下之后,粉嫩的小穴分泌出大量的淫液,我开始逐渐加速。「噗嗤、噗嗤」,随着持续的抽送,而暐暐的身体显然开始适应了我的肉棒,开始不安的扭动,甚至开始迎合我的抽插。
* U1 K3 w" b, m% m3 |" b
6 o$ u! k9 H& k# g" Y; l  而我一边抽插,一边仔细端详暐暐美丽的面容,只见她双颊烫红,轻蹙的秀眉下双眼紧闭,依稀挂着泪珠的长睫毛微微颤抖着,而红润的小嘴随着抽动发出一声又一声的销魂轻吟,「嗯……嗯……啊……轻点…嗯……嗯…」。
- L0 M2 l1 f6 T) M9 D4 z6 [+ k$ A
/ A  P  c6 I: o) h, q; X  在这里不得不说暐暐的叫床声真得很好听,柔媚的呻吟声简直就是春药,让我情不自禁地激烈抽查起来。  V3 y: j/ i' F: c- p
& Z6 Y9 a0 `2 \( {  `7 n  M
  「嗯……嗯……好热……啊……老公好舒服……啊……」,嘿,看来暐暐还以为是他男朋友在插她。1 V% E. k' |- w
0 M5 B: j# Y* N0 E7 h6 J: _. K5 c. P( |+ p
  「阿……好舒服……啊……太深了……受不了了……老公……」,听到暐暐不停地叫我老公,我一兴奋就把她抱了起来,双臂从她的双腿腿弯下穿过,然后抱住她的臀部走到地面上(就是传说中的火车便当,我的拿手绝技),在重新调整好DV的角度后,我便开始疯狂的摆动腰部,而暐暐本能的双手紧搂住我的脖子。  F$ z+ q2 x5 ?! d) Q  r
6 T( [- L: Q/ O  `2 {- h
  「哥哥,老公……啊……啊……好热,小穴好热……好舒服,老公快……还要快……」暐暐开始大声呻吟且胡言乱语,可能是激烈的抽插和时而失重的感觉让暐暐缓缓睁开了美目,但像是依然没有意识到我不是她的男友,「啊……老公,哥哥,人家要死了,老公,用力,要死了……啊……」
5 Q! w5 U7 y% I8 M/ c& O  D. |7 [+ ]( P
  抽插中,我忽然看到了酒店的落地窗,嘿嘿,接下来我也能玩一下暴露了,于是我抱着暐暐向酒店房间的窗口走去,边走边肏,到了窗口,我一把拉开窗帘,窗外是一条街道,虽然是深夜了,但街道上还依稀有行人车辆,而我的房间亮着灯,只要有人一抬头就能看到易居美丽的胴体挂在一个男人身上被抽插着。首次暴露的刺激让我的肉棒又胀大了几分,想到会有人看见我们的性交,我不禁疯狂地摆动腰部,仿佛腰部暐暐的肉体从阴道刺穿一般。「啪啪啪啪啪」,暐暐的雪臀被我的阴囊急速拍打着,而她的一双素手在我颈后十指交错,紧紧搂住我的脖子,一头乌黑的秀发随着头部激烈地舞动,一对雪白的乳房上下狂摆,不时滑过我的胸口,同时我感觉到她紧盘着我腰部的美腿不停地颤抖,小穴也开始不断地收缩,暐暐快高潮了,我也加快了抽动,托着暐暐的屁股快速的抽插。$ y/ W5 S8 ^4 [* T4 Y+ o. w& m

* K2 {% z" z- t  「啊……」,这一声尖叫拖曳着长长的尾音,暐暐头发猛地向后一甩,随后整个身体都僵住了,而这时暐暐的小穴猛烈地一缩后,涌出一股激烈的热流打在我的龟头上,暐暐果然高潮了,我急忙停住了抽送,好不容易忍住射精的欲望。' d# I8 z$ v) U+ w

7 J( B7 s, d  f% r3 f) K  这时从我们俩人结合处渗出大量的液体,一部分直接淋到地板上,一部分顺着我的大腿流下,不是吧,哈哈,暐暐居然被我操尿了,不过想想也是,自酒吧回来后暐暐就没上过厕所,又被我这么激烈的插穴,不尿才怪。2 L; W8 P$ j! L. M' I5 j

& D+ F; P+ |+ S% @  我抱着暐暐保持着插进去的姿势足有七八分钟,这时暐暐的身体才停止了抽搐,完全软在了我的身上。我又看了看窗外,依然没有人注意到这里。/ r; Z( R  m5 O. G& u+ x
4 G1 F0 q5 W1 l6 {" p/ T
  「刚(哥)哥,抱我洗洗」,暐暐忽然出声说道。
& J' P. J/ T* @8 K! }& C/ M0 x2 W, U9 ~$ x) s" a- }
  我不由一僵,我忐忑着侧脸看了下暐暐,却发现她又闭住了双眼,是我听错了吧,管他娘,反正明天迟早得面对。于是我决定抱着她去洗洗,「哗……」当我从暐暐体内抽出肉棒后,小穴中剩余的液体一下倾泻而出,「真是个极品骚货啊」,看着脚下的地板上汇成的一大滩积液,我嘀咕了一句。( x/ _& |- f) m9 c
9 U4 X; Y) [* k
  由于我憋得慌,和暐暐洗完后又折腾了1个多小时,期间又把她抱到落地窗前干了一次,然而依然没有人注意,最后我的体力也吃不消了,把她抱在床上继续操弄(几乎打湿了半张床单,各位不知道退房时服务员那异样的眼神啊),中间射了2次,不过都射在了外边,而暐暐的小穴早已肿成一片。歇了1个小时后我又把暐暐清洗了下然后打车回了公司租的房子,把晓萍喊起来就说暐暐喝醉了,小丫头迷迷糊糊地起来帮暐暐睡下。第二天我早早就去了培训单位,当然是在培训课上补觉嘛,晓萍给暐暐请了假,直到晚上我和暐暐才见面,我当然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而暐暐也像是什么没有察觉。8 e& G. Y- R# n! j
3 X/ I' @/ p4 c8 y
  今天是周六,晓萍和李文出去逛街,而我和暐暐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找了个借口都留在了房子里。由于是白天还是担心晓萍和李文突然回来,所以我俩在暐暐卧室里做爱做的运动。8 M# X" l: B7 T6 x

1 ~& b, C& ]2 F, {7 b. A3 R  「晓萍,今天你要是乖乖听话,哥哥就不告诉小文」,我把赤裸的暐暐压在晓萍床上,玩起了角色扮演,由于我对晓萍早就垂涎已久(晓萍长得特别像南笙妹妹,笑起来能把人甜死,再加上可爱的声音,经常会被人当成是初中小妹妹。她个子只有150公分,但身材比例很好,据暐暐说也有33D的胸,加上很幼齿的脸蛋很有童颜巨乳的感觉),所以忍不住把晓萍的黑色大框眼镜(晓萍近视的很是厉害,大概有六七百度的样子,但她逛街时戴的是隐形)给暐暐戴上,让她扮起了晓萍,而刻意讨好我的暐暐自然没有反对,何况她也觉得很刺激。
- U3 B( Y4 N, e" T% b6 r  D8 G3 [
1 u, B2 ^' T4 L$ F  「刚哥……你啊……你怎么这样……」,暐暐很入戏,小嘴轻撅,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居然立刻泛出了泪花,「人家……是……啊……小文哥……哥哥……的……女……女朋友……啊……不要……」我干,演这么好啊)) S& f0 P) o0 K- r

" e7 }9 u$ M' R7 Z1 @4 o. b  「嘿嘿……哥哥最喜欢干别人的女朋友了,而且你还长这么可爱,哥哥早都想干你了」我低头看着黑色镜框下的俏脸,脑海中顿时浮现出晓萍可爱娇俏的模样,忍不住朝着她俏皮的小嘴吻了上去,舌头钻进可爱小嘴里翻搅。
; }' Y+ U* q+ X0 M& Q) Q
" x  v0 Y4 q$ ^+ Z. j" G8 n  「唔……」暐暐的假装反抗了会,但很快就变得无力,变成了一副放弃的样子。
$ I* Q( K0 u7 S; k, g! X2 d2 T
: l, E! t, F9 c# o% Y" V  「唔……」我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暐暐光滑细腻的大腿,然后慢慢往上游移到纤细的腰肢,在小腰上徘徊一下又直接握住一只雪白柔软的娇乳。
# V, J. e" |$ s" }2 L0 h
. n" ~$ ]% T. e* p  F9 M  「嗯……」我的舌头和暐暐小巧的丁香舌不停地的纠缠,还将可爱的小舌头吸到自己嘴里慢慢品尝。粗糙的手指轻轻捏着粉红色的乳头拉扯起来,然后松开,柔软的乳房就像果冻一样摇晃不止。
) C% j7 Y/ }2 E$ P# _( N  D$ ?# |( s6 j1 d0 e0 A
  我松开了暐暐的小嘴,两个舌尖连起的液丝拉扯了很长距离才断开。- B) K$ y: ]8 }- Z
. Z% k1 k. X* {  q4 @& w
  「你的嘴巴味道真好。」暐暐只得红着脸将头扭开。我伸出粗糙的舌头从白皙精致的锁骨一直舔到温暖的脖子。3 J) W4 c& x, s7 `& l: t

& H) C3 k' K: x3 r, N& A9 W  「嗯……」暐暐皱着眉头发出了微弱的鼻音。4 |8 ~+ X+ @. `2 e! m! w

; n9 e6 ?( ~/ u( _  b  「你真可爱,告诉哥哥你多少岁了?」5 Q9 P3 w7 i: I- `* C
& l5 [% `7 h- ]5 f7 i! ~
  「18岁……恩……噢……」,晓萍其实是95年的,因为母亲是小学老师,为了方便带孩子,让晓萍直接跳级上的四年级,还专门改了户口上的年龄。$ M& A+ u2 f5 }8 Y
( Z1 N0 U* W# j( x/ e% P' u3 R
  「怪不得一幅未成年的样子,原来刚成年啊。」我将舌头伸进暐暐的耳蜗不停的舔弄着。* c" s, |2 U+ g* D

( a5 @9 s& D6 t/ N+ N9 s& Y  「啊……刚哥……不要这样……」暐暐敏感的身体不停的抖动,「啊……求求你放了我吧……」
5 H; v8 s+ u5 G- {- ^# @" t+ v6 Y& B: h8 y; D8 Y. s
  「那可不行,哥哥早都想肏你了,今天不让哥哥好好爽爽哥哥是不会放你走的。」. T$ W2 I4 y0 f& m

6 ?( v! ]7 j  Q( D" Z4 Z  「啊……怎么这样……」我低头在雪白柔软的巨乳上舔了一下,又含住可爱的乳头使劲的吸吮,还不时的用舌头在乳晕周围灵活的画着圈。
* c/ l# f6 D% ?" p* S: p( O% l- T- @; _, }0 u
  「嗯……」暐暐浑身又颤抖了一下。
, k: J. N( u- t/ j+ U# Z0 K6 i- u
- M$ Q* _/ K3 m. M# g) p  「晓萍挺敏感的嘛,憋着可不好哦。」1 ?* c9 @; @4 R( j& [
! t- J: l* u/ Y  d
  「不要……求求你了……啊噢!」暐暐假装抗拒地轻推着我的胸膛,我伸出手在她敏感娇嫩的乳头上狠狠弹了一下,暐暐猛的全身绷紧,雪白柔软的身体强烈的弓起,双眼紧闭,俏脸粉红,小嘴里发出让人销魂的呻吟。
1 |" R+ h( |8 i. v. K! c. O  C  U. O8 q' e* W. Q" i) t, W
  「憋不住了……」我三两下脱掉自己的衣服,露出了我那巨大的肉棒。1 ]( w8 l/ E% b; J9 \! t
4 F0 M- t" M. d3 _# E1 Y1 Y0 p- ?
  「嗯……不要……」分开暐暐雪白光滑的双腿,退光阴毛的小肉穴再次暴露出来,粉红的小嫩唇湿润而淫靡的一张一合,大量的淫水从这不停呼吸的小嘴中流出来。8 D  k( t) `# |
: n! j6 {; [- v" |$ x6 h
  我看得欲火膨胀,将自己粗大的龟头抵在湿淋淋的小穴上,赤裸裸的压了下去,粗大滚圆的龟头慢慢分开刚刚才被蹂虐过的嫩唇。; q( J0 a# M) N- k6 ]
; c3 r+ _6 K2 j# F! s
  「嗯……啊……」角色扮演的刺激让暐暐的嫩唇格外敏感,柔软的嫩唇紧紧缠缚着半个龟头。
, ]0 `& [5 [) ]1 j5 o0 R4 B. o" X0 b* g
  「哦……真爽,」我扭扭腰,深吸一口气,屁股猛的一沉。
0 I& [# J$ H' z# v3 P6 M  v+ d- |3 Y) S& ?
  「噢……好粗……」粗大的肉棒一插到底,强烈的充实感散发到了暐暐的全身。# s9 Y/ x' n) r$ x5 m

6 a: r/ B1 q5 v- m9 J1 c  「妈的……骚逼夹这么紧。」我自己突然地一插到底,暐暐穴内层层叠叠的媚肉居然紧紧缠缚着自己的肉棒,我马上调整呼吸,才不至于丢盔卸甲。$ L' h( Z7 M  @3 |1 n
+ A0 u: b: A& B, A
  我调整一下呼吸,俯下身压在暐暐赤裸白皙的娇躯上,开始慢慢抽动被小嫩穴紧紧包缚的肉棒。, \- Y3 p) p/ B; y  }: u
) A; p2 c1 ^: i" V( P
  「别像个充气娃娃一样,来,搂着我的脖子,哥哥让你舒服舒服。」- G) G# v2 N: R

$ [1 G. C- p: J  ^& Q4 c  「啊……嗯……」暐暐别过脸去,娇羞的伸出双手轻轻搂着我的脖子。5 [9 l9 k: @6 e8 |1 ~! c7 Y

" ^; t* ]+ |  p- F* S8 I  「抓紧了。」说完我一把搂起暐暐轻巧的身体坐了起来。现在变成我坐在床上,而暐暐雪白的身体和我面对面的坐在我胯上,粗大硬挺的肉棒仍然被柔嫩的肉穴紧紧的含着。
3 @/ `* Q" _3 s  R' a( z+ c) d# s; D1 K% G  h
  「啊……」始料不及的暐暐慌忙搂紧我的脖子,柔软的娇乳紧紧贴着我结实的胸肌,我双手搂住纤细的小蛮腰,屁股一顶一顶的帮助自己的大鸡巴侵略暐暐柔嫩的小穴。我有力的腰臀将暐暐的身体轻松顶起,娇躯依靠惯性上升到一定高度后自由下落,柔软的小穴将等在下方的肉棒全根含入,粗大的龟头借助暐暐的体重直直的顶住敏感的花心,使得暐暐浑身不住的颤抖,雪白的藕臂不自主的搭载我的肩膀上,随后又干脆直接搂着脖子,修长白皙的美腿也绷得笔直,十只晶莹可爱的脚趾强烈的弯曲。& T9 a8 d: T  J+ G0 J+ ^
! N' S7 V2 m! Y
  「噢……」/ y( H: m9 k2 n& c
- Y( h, k5 R+ K; P# l  r
  「看来你很喜欢这个姿势嘛!」我淫笑着,在雪白娇躯自由落体的时候,居然迎着下落的娇躯,猛的顶起自己的屁股,粗大的龟头狠狠的插入毫无防备的肉穴。" A6 `1 |0 ^1 H' @" i4 ?: i* S

+ H% e( h+ W7 f7 n2 D  「啊……」暐暐猛的紧紧搂住我的脖子,让自己柔嫩雪白的娇躯跟我强壮的肌肉紧紧贴住,雪白光滑的肌肤渗出了晶莹的汗珠,使得原本就白的似乎能看透血管的肌肤更加晶莹剔透。; L. i: {0 x7 O0 a2 l6 Z" F

3 f. U/ D8 M4 ]1 T, [/ a0 K* b( M: J  我的双手毫不客气的贴着雪白赤裸的粉背不停的抚摸,满是肌肉的屁股也毫不怜香惜玉的一下一下狠狠的顶着柔美的娇躯。# M, {- ^& w% C9 g
% d4 W) y; G" I6 j: {0 G3 \% x
  「怎么样?晓萍妹妹?舒服吗?」) X9 T  e7 Q# d

6 R+ V6 k0 y! X7 f  t) S  「噢……好舒服……再……再重一点……」暐暐的理智再次被欲望所击溃,只见她紧紧搂着我的脖子,雪白的娇躯随着我的挺动而上下起伏,柔嫩的娇乳不停的摩擦着我的胸肌。那粗大坚挺的生殖器,一下一下毫不留情的摧残着暐暐娇小柔嫩的小穴,连小穴口周围的爱液也已经摩擦出了花白的泡沫。没多久,暐暐就被干上了高潮,失魂地趴在我的肩膀上。
7 \- Z2 E$ a' y) _
9 y- \- W% Z2 j- w; q" B9 S& ^  「想不想让小文干啊,我刚干了他的晓萍,要不让小文干干你,他的鸡巴比我还大呢!」等到暐暐回过神来,我又逗弄暐暐(李文其实算是混血儿,他洗澡时我专门留意过他的鸡巴,虽然是半软的状态,但依旧比我要整整大上一号)。
" Q" y$ Y0 g* d9 P# I! w9 R3 L6 _* V# m3 L/ }. i
  「啊…不要……人家……把小文……当……当弟弟……啊」,暐暐抗拒着,小穴却明显地收缩了几下,真是淫荡啊。我自然不会不放过她,把暐暐抱在她的床上,摘下眼镜,又将她睡觉时戴的眼罩蒙在她眼睛上。" G* X4 g: t4 x) g5 s& N* R4 D* S

" k! B# Q* f3 o8 }8 }  「嘿嘿,我就是小文,暐暐姐你这么漂亮,我早就想干你了」,我压住暐暐,狠狠地干了几下,我和李文的声音真得很像,有时候我俩说话都感觉像跟另外一个自己说话,所以每次给暐暐戴眼罩扮演李文时,她心理上都有些抗拒,但肉体上却变得更加敏感。- S) \5 H2 a% q# A
! B0 Z6 j: ]7 ^5 M+ ~; d% L' b
  「啊……不要……」,暐暐的小穴猛地一缩,不出所料地又高潮了。
8 y# j% ?2 U1 h* g  _- O7 v& T  J9 g9 c1 W6 v, Q0 ?
  「刚哥真没用,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被别人干了还不知道,看你小穴紧的跟处女似的,是不是刚哥很少满足你啊?」说着我将暐暐抱的更紧,粗大的肉棒一抖一抖的好不怜香惜玉的狠狠插入暐暐稚嫩柔软的小穴。
# q) ~/ b1 N# Q
3 ]. y. K6 A4 W; X& B5 K  「啊……噢……不要这么说……刚哥他……很厉害的……啊……」,暐暐已经被我干得失魂落魄,一双粉嫩的小手紧紧搂着我的肩膀,诱人的嘴唇上还轻轻咬着一丝自己的秀发。
& ?$ p' q8 [* @
2 X+ u, s9 P6 L  x" q0 X  「反正咱们都住这,天天给我干吧!」
" K9 I9 u7 q5 J* A! z  F5 n5 s+ p9 H. K1 A4 i
  「噢……不要……刚哥知道了会不要我的……」
6 Q+ A0 ~0 v7 P: ^+ E
5 F5 U; U. y. a: o3 U% D/ e  「没关系,他不要你了我要。我天天用大鸡把满足你,让你的小逼爽上天!」
6 l2 T- z0 e0 a
  Z' p8 }* L7 ^+ j- U% p/ M& ^  「不要……啊……噢……」我的淫话对暐暐刺激很大,暐暐在我粗长的肉棒奸淫下再次达到了高潮。我让浑身无力的暐暐躺在床上,自己则伏在暐暐身上休息。暐暐香汗淋漓的轻轻搂着我,我则仔细地用自己粗大的肉棒品尝紧窄潮湿的嫩穴。
7 m5 K1 h$ Z: a  T0 C  K/ O0 Y5 H$ B' ?$ D: r3 U7 i- ]1 {2 }! f! e
  「暐暐姐,我们去阳台上好不好?」我用舌头舔刷暐暐温暖娇嫩的脖子,还伸出粗糙的手抓住一只柔软的娇乳不停的揉捏。; t6 m* B& v  T; V
8 w( a6 d( z; M# E. R) p; k2 _: Q
  暐暐却还没有回过神来,美目紧闭,微张的小嘴仍然喘息着,显然还在沉溺在高潮后的余韵中。我也不等暐暐回答,抽出了插在小嫩穴里的肉棒,起身抱着暐暐往我们男生卧室所在的阳台走去。% N+ O, ~. b) {7 N1 G

7 Y. a0 i  B& [4 ^. [3 h- y  与女生卧室被玻璃全包成落地窗的阳台不同,男生房间的阳台是露天的(吝啬的房东没包进去,不过方便晾晒衣服,我们的洗过的衣服全在这里晾晒),只围了一圈约1m多高的矮墙并粉刷了一下就作为了护栏。
% G  s1 r1 @5 e0 S- K5 _$ }6 Y. {
  e6 `7 i! h: P6 q: ]  「啊……不要……会被看见的……好羞……」,暐暐这才反应过来,羞愤得挣扎着,虽然看不见,但她知道这个露天阳台很容易被人看见的,因为我们租得房间在21楼,阳台正对面100米处,就是一栋正在建造的20层高楼,目前刚刚封顶。楼顶上干活的民工只要一扭头,就能看到对面暐暐完美赤裸的身体。而将这一切秀出来的,正是我这个男朋友。
/ d+ i! K% ~9 H9 d
. q, N6 l; V3 R) n& q" _; g  「不要……不要在外面……」暐暐紧张的用雪白的双手护住自己娇嫩的双乳。
4 x: a8 A6 b) E
4 m) X9 ?! e2 k, g# _  我才不管暐暐是不是害羞,一把拉开她的双手,将雪白柔嫩的娇躯伏到矮墙上,一双巨大挺立的娇乳也像柿饼一样被压扁。' A/ D5 K7 e# N& I" p

2 u7 H/ o5 y8 f  暐暐只能弯着腰,双手搭在护栏上,翘起白嫩的屁股等待着我的插入。/ E8 d0 }. ?/ y/ ?7 t
* f5 R/ d' l! ?3 x, F6 ]
  我扶着暐暐纤细的小蛮腰,粗大的龟头在湿淋淋的嫩穴口摩擦几下,一挺腰,整个肉棒直直的一插到底。
& o- x$ \% O. n& ^3 x( V1 a: t& j
4 ~# F/ E1 C; `. A  「噢……」暐暐爽的瞬间忘记了羞耻而发出一声悠长的娇叹。( Z6 ]; j6 v2 z# k( S8 p% E" b' D

) H, s3 p+ C. r, p8 i. b' m" I% z  「妈的,真紧,不管干几次都跟处女似的!」我兴奋的操干起来,而暐暐也只能依依呀呀的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呻吟。
! O( l; a* Y! y/ N6 g% S* Q9 F
4 x& @% H' ~6 `  由于已经封顶了,对面楼顶上干活的民工只有两个,还在尽心的工作,一点也没有发现这边的活春宫。7 M2 A5 a- \. C
- l' q7 [* J2 r2 \- d8 ~
  我一下一下狠狠的顶入暐暐的体内深处,每一次的顶入都能换来暐暐一次柔美的呻吟,这样的呻吟对于一个正在欲火中的男人更像是火上浇油,我也不得不掏出了早已坚挺的肉棒。
. ~% ?1 i) T6 W9 L5 W+ {+ m/ ^+ b8 F/ y  [0 I
  「暐暐姐,我干得你爽不爽啊?小文的鸡巴大不大?」我用淫话刺激着暐暐。每次我用这样的淫话一刺激暐暐,暐暐小穴里那稚嫩柔软的媚肉就会死命的缠绕住我的肉棒吸吮,这次加上暴露的刺激,温热的腔穴内传来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 P* F" c$ i4 L$ G, O; |. m
* r0 u. a: K/ Y4 g/ ~1 q  「噢……啊……不要……不要这么说啊……」暐暐原本雪白的俏脸透着粉红和性感,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不停地摆动飞舞。
8 I7 s* B7 ~* C5 ?' G5 `) W) m- A
  x2 K0 M4 ]2 o/ d# i" J  「不说?我可就停了哦。」我若有其事的放慢了速度。
% R8 F7 S/ G1 y' u2 H! c) c8 a9 r. |
  「噢……我说……我说……不要停吖……」暐暐慌忙扭着腰哀求我。6 S9 K; `' C" P" u0 l8 l6 U1 q

5 |7 q6 z; \3 C  我靠,这死丫头,平时清纯可爱得如纯净水一样,到了被人干的时候就淫荡得不得了。
3 T( K/ R: V6 B7 R9 N$ g; j3 f, V' G) E4 z
  「那你说,小文的鸡巴大不大?暐暐姐喜欢不喜欢?」
9 t* e  z* z2 A9 H1 F( U, O8 x$ Q  M4 N6 b
  「大……好大……姐姐最喜欢了……噢……」暐暐的俏脸强烈的羞耻感臊得通红,一双雪白的小手紧握成了拳头。
/ I; ?5 K# m  T1 z& Y
' L% R5 ^) J8 l4 d0 ^3 K  「那,以后要不要再给我干?」
# x. B' c  L  s( l8 M
1 Q  F4 Y$ y/ ?  「要……暐暐以后要再给……小文……哥哥干……天天给……小文哥哥干……」这时对面楼顶上的一个民工转过身,把安全帽坐在身下休息,正掏出一根烟正准备点火的时候,突然发现了对面阳台的「风景」,愣了一下后赶紧拍拍他身边埋头工作的同伴,那人也是睁大了眼睛,随后一同坐在地上,一边抽烟一边观看免费的春宫表演。8 Q6 n6 ^7 k' ~' y- ~  G9 z
5 }" b/ s' E1 z6 T/ T" y
  「暐暐姐,你看对面,有两个民工叔叔正看你呢。」我俯下身子在暐暐耳边吹着热气,一双粗糙的手穿过腋下抓住两只白晃晃的大奶不停的揉捏。
3 [9 T+ H& Z% _+ ~) c( R# Q4 t$ q3 k8 d, X
  暐暐的身子猛地一紧,但又放松下来「你……骗人……啊……」「不信你看!」我一把摘掉眼罩,把它扔回房间。# M7 \- X  Q% Y8 a- H! q7 _9 d

  p8 \. u' ]1 `* z  「哦……不要……他们看到了……」暐暐一愣之后显然也发现了对面的观众,赶紧将小脸埋入自己的臂弯,长长的秀发垂落刚好遮住羞红的脸蛋,雪白柔软的娇躯因为强烈的羞耻感而不停的颤抖着。
% z, f* F2 g) B4 }
& R/ {' `: c2 O  「对啊,我们漂亮的暐暐姐,被民工叔叔看到你的大奶子了,这么办呢?」我才不管暐暐的想法,继续保持着刚才的速度狠狠干着异常紧缩的小穴。
4 q! I" s" i" I" h9 c+ U
  O$ x8 M" r7 C9 B& u  「刚哥……求求你……让我进去吧……进去以后随便你怎样……好不好……」暐暐慌乱地求着我,已经顾不得再玩角色扮演的游戏了。
, f% E, _+ O6 v  T. r5 w
( j) P/ B! G3 u, O4 d" e, m1 E  「我就是要在外面干你,让大家看看你到底是个怎样淫荡的骚货!」我双手一把抓起暐暐的双臂,将她雪白的上半身向后拉起,然后顶着暐暐的雪臀往前挪,最后暐暐的小腹已经贴在了水泥护栏上,整个迷人的上半身全部暴露在对面民工的眼前。' ], I( q; u' J3 S- v

& \1 C( Q5 ?/ B( c/ ^  「噢……不要……」暐暐挣扎着试图反抗,我猛的将鸡巴狠狠插入,一瞬间暐暐便停止反抗,将自己雪白的上身,柔软坚挺的娇乳,粉红可爱的小乳头都暴露出去。/ n  m4 b/ r6 U5 ~) s+ a$ j
. k' t# q( ?' |# D; d0 f
  这时对面的民工欢快的吹起了口哨,暐暐羞耻得都快哭了,而我却越干越卖力了,抽插的速度慢慢的加快,暐暐胸前两只可爱的娇乳随着我的抽插如同小白兔一样摇晃蹦跳。% N" Z; q; O" V; I6 s2 t0 n
( s, ?# R* V, r/ O
  「噢……噢……不要……啊……」我快速的抽插,加上对面民工肆意的观看,使原本就敏感的暐暐不自主的达到了高潮。而我一点也没有减速,在小嫩穴因为高潮而拼命吸吮紧缠的状态下仍然快速的抽出插入,强烈的快感让暐暐在继刚才高潮不到两三分钟的时间又再次达到高潮。
2 y8 t9 C2 V. _  a! |% g+ g) r1 y- F% M: D3 X" f4 h6 o6 U, t& Y
  暐暐全身香汗淋漓,粗大的肉棒抽插的刺激让她勉强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俏皮可爱的小嘴微微张着喘起了粗气。对面的一个民工居然掏出了手机不知在拍照还是录像,另一个则解开裤头拿出自己的宝贝打起了手枪。
6 y2 N5 n4 f" m. }: D
! B2 `  O; g! i! l  「你看,暐暐,那个叔叔在看着你的身体在打手枪。」我发现了新大陆似地让暐暐看。
( V0 T1 G1 i* Q1 s/ M' |& ^( |5 {& W  M7 D" X2 v( ]( r# z& `
  暐暐微微睁开了迷离的双眼,看到了那个正在手淫的民工,意外的没有羞耻的躲开,而是将自己雪白诱人的娇躯挺得更直,让自己胸前的巨乳更加突出。
2 {9 p/ M" H  g& }+ A/ G2 T
; r* T  l) ~. r7 V4 H  对面两人顿时爆发一阵猥琐的叫好声。
+ |. I: ~! N$ y4 E% ^7 I9 @  z! ]( z" ^* ~/ l3 U0 W
  我更加兴奋了,我怎么也想不到暐暐居然会做出这样羞耻的动作来。
# m! Y/ O8 t" y& P( M
: I& K) _6 ?; @% e; ]' X8 a  「骚货,我就喜欢你这样!」我猛的将肉棒一插到底,将精液全部灌进暐暐饱受摧残的稚嫩子宫。( u5 n1 W( `+ b. G! k( b7 M+ }

8 K8 b0 Q$ O& E7 Z5 s; j9 w  「噢……好多……」被精液一烫,敏感的暐暐也全身颤抖的达到高潮。
0 R9 M3 b! w6 i; c' a4 l, S' C1 ?* S/ R# R4 I
  鸡巴在子宫里足足射了一分钟,我才慢慢将肉棒从小穴里抽出来,然后把暐暐抱回房间清洗。5 d2 M% a3 Q: N, h+ F) L4 P: W0 J2 ]
' N3 B7 O1 O4 D! v
  事后暐暐一个劲儿地埋怨我,说是万一人家拍到脸怎么办,我说六七十米的距离就那破手机能拍到啥,然后一堆好话终于把她哄好。( r7 A7 `$ q6 h  c: D* Y& W
2 {8 q! a3 r+ J- ?6 d0 k
  一番收拾后,我俩都换了衣服。由于房子里有空调,我依旧穿着大裤衩,而在我的授意下,小莹继续穿着那件韩版针织衫,而里面却是真空上阵。
; m/ X( A: z' v3 F) z+ ?) _2 P$ D$ W1 Q8 L7 u  s' T. U
  「大叔,会不会太露了?」不知道是不是心有所属的缘故,一向穿着热辣的小莹居然有些害羞。不过也难怪,这件针织衫虽然宽松,但脱掉裤子后,衣服的下摆刚刚盖过臀部,稍不留意就会暴露到大腿根部的蜜谷,而且在明亮的灯光下,布满网眼的衫体呈现出一种近乎半透明的状态,使得内里一丝不挂的胴体有种隐隐绰绰的诱惑感。
; }6 U+ ?: I4 I0 \4 G
( L0 m, _. _+ j) J3 O: t; L) W  一番鼓励后,我搂着小莹又回到了客厅,并且有意坐在了李文和暐暐身旁。& R$ j; {2 w( g9 K9 Z3 Q

" Q. S8 H5 ?2 [2 ^/ U  在我的安排下,小莹紧紧挨着李文身旁,并且时不时地用光滑的玉腿轻轻地蹭一下他毛茸茸的的粗腿。
  s% K. O- j; r' z/ Y, W0 e9 h
: C6 T4 B2 s' @" P  李文刚开始的时候还装作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每当与小莹的美腿接触时都会往稍微往开挪一下身子。然而当他发现暐暐头都不朝我们这边扭时,便开始主动与小莹的美腿相触,安心地享受那种超滑的触感。) A. P; i% n- @1 S! e" i: [
. R* C! m- k) |. H7 c( L
  小莹靠近我这一侧的手一直紧紧握住我的手掌,我也是没有想到,前些日子里那么主动大胆的女孩现在居然如此紧张。尤其是李文主动占她便宜的时候,紧张地整个身体都绷紧了起来。4 U: V" U: G5 e" Z0 Q2 U+ \

7 G! ?7 G% r8 e% J  「小莹,坐这儿吧!」看小莹那副紧张兮兮的模样,我往外挪了挪屁股,示意她坐到我怀里来。而小莹如释重负地坐了过来,然而就在坐下的瞬间,针织衫的下摆狠狠地往上缩了一下,顿时露出了大腿根部隐秘的私处。
3 i; U; Z7 N8 e. n& r
3 I+ L: @/ t1 u* R  尽管小莹很快就压住了下摆,然而由于横坐在我怀里的缘故,两条美腿的方向恰好对着李文,刚才的一幕显然被他看个正着。
8 g) d$ r6 `( [- [
# g! }6 U9 S& W0 ^  看了看李文目瞪口呆的模样,我略带得意的笑了笑,随后捧住小莹羞红的俏脸吻了上去,同时一只手有意滑进了她的领口。$ M7 I/ A* Y/ M: j+ T

/ K6 r  W: j2 |0 o! @! l  F8 n" J! Q5 S  就这样,在我和小莹旁若无人的亲热下,没过几分钟,暐暐便青着脸一言不发地返回了卧室。而李文则虚伪地向我们打了个招呼,然后恋恋不舍地也回了卧室。0 N% k, \" p1 U- n4 k
9 T0 y1 }' i# m( C9 n7 y$ R
  「大叔,我表现得怎么样?」没了暐暐和李文的存在,小莹一下放松了下来,大胆地分开双腿,骑在我的一条大腿上向我邀功,而不着寸缕的私处已是湿淋淋的一片。原来在刚才变相的暴露下,小莹已经有了快感,看来她还有暴露的潜质啊!也许再开发开发,说不定还真会做我的性奴隶。- {+ \' W: Y# H8 S
$ V& \- a% }; v' B$ [# ?  o
  「嗯,不错!」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同时惬意地享受两条白皙光滑的美腿所带来的美妙触感。1 s! e8 _$ e* N1 f- Q6 p
! {/ z! M0 w' ~, D0 q
  「那你怎么奖励人家?」小莹一脸媚意地问道,而双手撑在沙发上,开始用湿漉漉的私处摩擦起了我毛茸茸的大腿。; l- y& E: ~: L- m3 Y- Y

( a+ |5 C. D  D  「你要什么奖励呢?」看着小莹发浪的模样,我故意挑逗地反问,尽管胯下的大鸡巴早就在裤衩上支起了帐篷。
, S* j' z) D& F' z$ H& N. \* ~; `. E+ F" n$ X5 H
  「嗯啊……人家要那个嘛……」小莹狭长的媚眼逐渐迷离起来。0 I& Q) L% q0 {" N* X* k1 u
5 i9 }* O& r- p5 q
  「那你待会儿得叫的骚一点。」虽然胯下蠢蠢欲动,但我还是忍住没动,因为怕小莹还会像刚才那么紧张,所以打算继续堆积小莹的欲望。
) X0 b# a; R7 F  z7 m- n: s5 w8 V; E8 X9 S8 {
  小莹闻言后明显有些急了,私处摩擦我大腿的速度越加快了,不过口中的呻吟声明显大了不少,「嗯啊……人家不嘛……啊……人家要……大鸡巴……啊……「; E* |# c: q9 N) y7 x$ _6 K, A
) P: v  o: `/ G, {8 r8 R3 |+ G( E
  「那李文的鸡巴要不要?」我一方面是在凌辱小莹,一方面却是在试探她,「他的鸡巴可是比威廉的还大呢!」
# Y6 d' ]7 I- g6 n2 {
5 E: S: W; v# y+ Z8 j, o  「不要……嗯啊……人家要……要大叔的……啊……」小莹虽然嘴上拒绝,然而摆动腰肢的速度却骤然加快。湿淋淋的阴部大幅度地在我腿上来回滑行,弄得我有些按捺不住的感觉。而在高速的摩擦下,小莹开始忘我地呻吟起来,而研磨出的淫水更是顺着我的大腿流在沙发上。「嗯……啊……好舒服……啊……嗯啊……啊……」
2 w$ w# b; I( Y- G7 ]/ T: i! A# \
1 W8 g$ {# H  a9 `4 j  「啊……不行了……到了……啊……啊……」小莹高潮了!两条雪白的大腿猛地一夹,紧接着嫩滑的私处一阵阵挛缩,涌出大量的液体,将我的整条大腿浸得湿答答的。
. J5 Y7 l$ M3 M4 ^
- y1 h2 q4 x5 {+ [3 N: ]0 ^  小莹淫荡的模样看得我目瞪口呆,本来还想再吊吊她的胃口,却不料她仅靠与我腿部的摩擦就达到了高潮!这么淫荡而敏感的身体,要是再调教调教,也许真的能收获一个性奴美少女吧!5 ]- h) g0 y( Q: C
' ?* p. }5 w, ^$ k( J/ t
  「啊!」小莹一声尖叫,却是我将她按在了沙发上。分开两条纤细的美腿后,我连裤衩都懒得脱掉,掏出粗壮的鸡巴便插直直进了那条细窄水润的肉缝。由于淫水相当充分,因此整根粗长的肉棒顺利的全根而入,「大叔……太深了……啊……」( Y, [& c( \. I1 r# n

. B$ b0 b& {/ X) Q% r  「噗嗤!」「噗嗤!」我狠狠地插着小莹的浪穴,两片蚌肉经过一下午的蹂躏早就红肿不堪,而每一记锤击到底甚至撞穿子宫颈口的冲击,都使得小莹放声尖叫。
. P  ~4 k' X1 a( ^0 h; B) d' U* i- a" t4 K& a5 A# w
  这么高的声音,想必暐暐和李文一定能听到吧!我一边猜想着卧室中两人的反应,一面极尽所能地提高小莹的声线,而小莹也并不负我所望,在一波波地高潮中声嘶力竭的呻吟着、尖叫着……
0 \% y9 w5 q8 w9 E# x/ g, x! z
4 m. ^0 s" O6 x* l) Q  @  小莹又昏过去了,我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应该差不多了吧,我穿起裤衩又将软成一滩烂泥的小莹抱回了卧室。/ @' B" C8 b9 a, \" h; A* @2 j
- Z' q. p$ `3 I/ c: h5 c$ Y
  一番冲洗后,筋疲力尽的小莹沉沉睡去,而我打开了手机中监控的程序。
* J2 J, ^2 ~5 h! c
# U3 P6 k( g# P+ p  暐暐和李文并没有睡下,估计是被我折腾的吧。只见两人静静地坐在床沿上,而暐暐倚在李文的胸膛上,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 a% z, _- [: o' s  M" x  l: `5 c7 w- k

3 i1 B4 Y5 v" a$ B7 q  「暐暐姐,别难过了。」李文轻抚着暐暐柔顺的秀发,显然是在安慰她。
  k( o: K* p" M5 {* d' z: j
0 C* a. a8 r5 H; `* Y  「何必为了那种人伤心呢?」李文继续安慰道,「你看他今天带来的那个女孩多骚,客厅里就干……咳……就那样开始了……」  a3 f. X- P$ e; c# G3 i
7 k1 a0 m4 Y7 o& k0 m) E" N* a% m9 \
  李文喋喋不休地说着诋毁我的话语,而暐暐一言不发,只是神色间愈加黯然。
( g2 J/ l  `6 v" V' t; [- r& s6 e" s) p2 {( V" M
  「还有晓萍,背着咱俩偷偷地搞在一起……」李文越说越来劲,尽然说起了我和晓萍偷情的事,但这明显是在诋毁,因为晓萍几次都是受我胁迫,如果他真发现了怎么会任我那样欺负晓萍呢?" A* p  W) g" n+ N
0 n0 Z- j- T! P. T' B/ v
  「别说了!」暐暐突然打断了李文的话,激动地说,「他整天和我在一起,怎么会和有时间和晓萍那……那样!」说着眼圈便红了起来,美丽的双眸中更是腾起一片水雾。
5 U. o4 {: E0 J+ m  a( J7 D
( \) o1 b) S7 M  ^( H, M) U  「好吧,就算你说得对。那你说,那天他为什么会陪晓萍去打胎?」李文面无表情地反问道。. ]2 D4 H, ^* q8 Y2 k* V" @( T* p9 N
" L# w, O* z8 a8 m. u
  这个王八蛋!算算怀孕时间,只有他才能让晓萍怀孕,何况我在晓萍身上从来不内射,而且从没有在危险期做过,怎么会让晓萍怀孕呢!这个混蛋分明是在诬陷啊!
1 f2 j' E1 o- |+ c
/ G* k# L7 m& U" x  「不是的,刚哥对所有人都很好的,他是个好男人……」暐暐喃喃地说道,说着说着竟有些出神。
. {: B  t* D" M0 I7 V- X# k0 F* b0 ?+ |& p; _# c7 C
  「我看只是对所有漂亮女人好吧!」李文露出一副讽刺的模样反驳道,显然是有些吃醋。他停了停又说,「那你说晓萍为什么要走?而且连电话都换了?」
: s8 z( ^, W/ S0 I; `- ]; |( }+ Y3 B! H( B+ Q* r/ T# k
  「那是……那是晓萍……可能她心情不好……」暐暐的声音一下变得虚弱起来,而眼泪却不争气地从眼角滑落。尽管她嘴上否认,然而这凄然的神情却暴露出了她的内心。
& o- L5 e, r7 _9 N# D: I
: t8 }* v! v  J; h; y  难道暐暐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跟我分手的吗?我心中又是愤怒又是疑惑,一瞬间竟有冲过去的冲动,却又耐着性子继续看了下去。) \. L4 k6 q' A+ A& h3 x3 ?8 Z

" h9 U/ J+ C6 ?  「不行……我一定要问问晓萍……」暐暐显然还对我抱有希望,只见她双手抱住李文的胳膊问他,「你一定还有晓萍的其它电话,对不对?能不能,能不能把它给我……」5 o& i. p1 P4 q- k; q2 z

" K, }3 T/ {. O  W& n  「闭嘴!你这个不长记性的蠢女人!」李文一把甩掉暐暐的双手,大声咆哮起来,而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在灯光下显得异常狰狞。3 b  @' M0 g- m' w
% K. L/ m& n% s7 `& }! `
  「那天你被那个红毛威胁的时候,他在哪里!你被那个红毛调戏的时候,他在哪里?你被红毛强奸的时候,他在哪里!你被红毛拍下裸照的时候,他又在哪里!」1 M  D7 t# W* V0 k, `( [

+ T9 [' @$ D3 n3 H  什么!暐暐什么时候被强奸了,还被拍了裸照?红毛是谁?难道是上次xx大学的那个红毛吗?一连串的咆哮如同闷雷般在耳边炸响,瞬间震得我心乱如麻。
4 P4 b5 O' s2 W/ S  U; a: T! p$ }! v, [; h  F* W) `4 Z! @6 K
  对了,一定是我陪晓萍打胎的那天!我说暐暐那天给我打了那么多电话,难道是她那会儿正在被人威胁吗?还有那么晚和李文一起回来,难道是被强奸的时候让李文救了吗?
& ^6 \. j0 H6 q5 i
$ }- a0 {/ D! N  好不容易才收敛起纷乱的思绪,却发现李文重又恢复了情绪,作出一副温柔体贴的样子,紧紧搂住早已哭成泪人的暐暐温言相慰。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或许是暐暐哭累了,又或许是李文的安慰起了作用,总之暐暐慢慢地止住了眼泪。
) |; [: |" ~7 B4 |1 I: t
: L  x8 V5 }* ]& L+ c" W  见暐暐不再哭泣,李文便起了色心,两只大手一上一下地钻进了她的睡衣,而暐暐则闭着眼睛任其上下其手。- Q  O" g& @3 ~! O
2 {7 R+ N  x* i! {9 H
  不一会儿,暐暐便被摸得动情起来,依旧挂着泪痕的俏脸隐约透出红晕,并且主动与李文拥吻起来,仿佛热恋已久的恋人一般,一边热吻一边替对方宽衣解带。由于本来就穿得不多,转眼间两人就脱了个精光。看着两具赤裸裸的肉体纠缠着在床上滚来滚去,我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I! _$ L" I, S; p! r: Q! m& b6 X3 ?6 C
# e* b2 A9 O5 Q/ H0 _! j1 e; Z
  一番纠缠后,李文将暐暐压在了身下,同时将两条雪白的美腿架在肩头,而就在那巨大的龟头抵在湿淋淋的肉缝间蓄势待入时,暐暐的双手忽然撑在了他的胸膛上,阻止了那根巨棒的插入。只见暐暐略带歉意地对李文说,「小文,去洗个澡好不好?」
( M9 X3 q* y: Y3 E; T5 t* g$ C+ K6 Z4 x
  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李文还是去了浴室。大概过了三四分钟,卧室的画面便再次出现了李文的身影。眼前的一幕却让我心头大快!李文痿了!只见李文垂头丧气地推门进来,高大健硕的身体上还挂着湿漉漉的水珠,而那根原本杀气腾腾地巨棒现如今再次缩成了一团。$ o' x& S2 \# @4 T: F. @8 |7 ?4 T
- o5 e5 |: k# k1 @8 g# u
  「怎么了小文?」看着李文懊恼的模样,暐暐显然疑惑地问道。$ Y5 t& z  Y! n
$ j) i5 Q  u. r, {
  「热水器坏了!」李文郁闷地答道,同时指了指偃旗息鼓的胯下。  X- p& }' O* F% S" }- K
8 C1 J2 ?! ?( M& Q" }
  「啊?」暐暐先是一愣,看见那缩成一团的阳具时,忽然明白了过来,「对不起……」
" e3 [0 |9 V. T; V) j  M  ?2 q3 j2 C+ B- Q8 z' @# \/ _
  「对不起有什么用啊!」李文没好气地呛了暐暐一句,随后双腿大咧咧地分开坐在床沿上,也不理会暐暐。过了一会儿又通地一声躺到了床上,双手枕在脑后,对着天花板发呆。
) A0 e+ d0 w# i+ ]# M8 S+ Y, K. E. a8 C' R+ I) t0 H
  正当我暗自得意的时候,却见暐暐默默地下了床,然后走到李文身前。妈的,不会吧!难道暐暐要给这小子……口交?' j* J) @- R1 U3 F
1 E- E8 p4 S3 W5 o/ M3 _1 l6 g, B
  然而事情继续向着我最不想看到的方向发展,暐暐犹豫了一会儿后便跪在了李文的双腿间,捧住那萎缩的肉棒并张开了小口。$ o. Q- O0 c( d  @! ?
. r3 Q2 [7 @) V3 v
  「噢!」李文突然叫了一声,同时坐起了身子,当看到暐暐动人的俏脸在自己胯间耸动时,脸上露出了一副惊喜交加的表情,「暐暐姐……你?」
% x6 h* s/ x, p. x$ E, A4 o! L% ~: F* F) I5 S
  暐暐并没有答话,而是媚眼如丝地看了李文一眼,同时轻拢了一下秀发,接着便继续在他跨下活动起来。5 R, K# O2 l9 h$ U9 ?

% b* W) x8 x% i  y* S; M) x  「嘶……哦……好爽……哦……就这样……」李文舒服地呻吟起来,两条粗壮的大腿时不时地向内收缩一下,显然是爽到了极点。1 B9 i7 D7 N1 C3 T
3 \' E" r6 x& _) H# p; y- S
  看着暐暐在李文胯下卖力舔弄的画面,我的心里又是嫉妒、又是茫然。也许是我活该吧,在暐暐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在,也许她和李文更合适吧……+ V' A! {- c! w6 n3 m( Z) w( F% z

2 d% b/ G# V% ]1 J0 }  半响后,暐暐从李文胯下抬起头来,光洁的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显然是累了,只见她看了看手中那虽然变大不少但依旧半软的肉棒,气喘嘘嘘地问道,「小文……怎么……还不好?」
: C. h4 ?, h$ G  f& w8 v3 _& `' b0 `4 @
  面对暐暐幽怨的目光,李文尴尬地笑了笑,随后挠了挠后脑勺支支吾吾地说,「大概……大概还不够刺激吧……要不……姐……你再舔舔……」0 H/ e( _# K  s0 h* ^# l( Y) K

* m+ D$ `4 C3 Y  暐暐闻言后白了李文一眼,并没有理会李文的要求,而是自顾自地站了起来,随后从衣柜里取出一个我相当熟悉的小箱子。
( M  |- R) Y( L, H/ b4 @9 b! s! d1 m( Y* m
  「这……这是……」当暐暐打开小箱子后,原本满脸好奇之色的李文顿时惊地结巴起来。看着他目瞪口呆的模样,我心中闪过一丝不屑。再看看暐暐打开的箱子,却发现里面少了好多东西,只剩下无线跳蛋和那根曾被我戏称为「李文」- R; G& M# x7 A$ i
/ T' k7 @1 b3 a
  的假阳具了。真的就要失去她了吗?我怔怔地看着手机,心中一片苦涩。& ~& D5 e* A4 T1 Z/ K
: q4 T2 a* w+ d. \5 W
  暐暐先是穿上了那件近乎情趣内衣的紫色睡裙,又在两条美腿上套上黑色的网眼丝袜,随后蹑手蹑脚地走出了卧室。我连忙将画面切到客厅,却发现暐暐是去穿她的那双金色高跟鞋,在路过餐厅的时候又搬了把餐椅。2 U  p8 j, [0 a/ ~  U* Q* g1 F

2 I( M3 \0 J- B# V7 i4 O9 e# a/ S  「嘭!」暐暐气喘吁吁地将餐椅放到了李文面前。稍稍歇息一会儿后,暐暐又把那根假阳具吸附在光滑的椅面上,随后两只细跟高跟鞋落在椅子的两只前腿边缘,一对修长的丝袜美腿分开屈膝下蹲,顿时雪白的大腿几乎打开成了一百八十度。这样不知羞耻的举动,是暐暐从未在我跟前有过的。想到这里,我的心中愈加苦涩,然而胯下却随着这个淫荡的姿势硬了起来。
1 E# o4 J7 l& |7 G6 o+ f
/ q2 L. @# @- j/ ~; G  暐暐一手握住假阳具,一手撑在双腿间的椅面上,而美丽的双眸微微闭着,雪白的贝齿轻咬着下唇,接着抬起睡裙下若隐若现的美臀,对准假阳具便缓缓沉了下去。
- W: t5 n; m! l5 R5 j8 j0 V9 L8 l4 q+ Q
  「嗯~」暐暐秀眉微蹙,秀美的鼻间发出一声甜美的轻哼,显然那鲜嫩的私处已经将那根假阳具的顶部吞了进去。稍稍一顿后,雪白的臀部继续下沉,显然打算一坐到底。
/ N1 }4 h: N' x2 ]" h' D7 F5 L, y; ~# f% d0 O* p+ w# {
  「嗯啊~」红润柔软的双唇间再次发出诱人的呻吟,却是暐暐彻底坐了下去。
  B  \8 W% d7 N* s( ~, |4 D& I( v$ c: Y
  雪白的两瓣臀肉在椅面上已经压得变了形,可以想象,那根粗长的假阳具一定是全根而入。: e0 D7 [& r: d) c
( Q% @# w; Q* s7 ~* S
  「这样……刺激吗?」暐暐小声问道,水莹莹的美眸羞怯地望着李文,而清丽脱俗的俏脸上烧得通红,羞涩而妩媚的表情说不出的动人。) a* r9 }% L& w
" o) R, Y* w6 H& C( ~
  「啊……刺激,刺激!」瞠目结舌的李文终于回过神来,咽了一口唾沫后连忙点头应道。李文显然没有想到,平日里如女神一般美丽清纯的暐暐,现如今居然面对自己作出如此淫荡而下流的动作。而他胯下的肉棒自然而然地恢复了雄风。
9 v: C7 \! t/ o) L
  t' z0 b( t8 H- a9 p5 }" G  「嗯……嗯啊……嗯……」暐暐见自己不顾羞耻的行为收到了效果,似是松了一口气,随后便双手撑在两腿间的椅面上,轻轻地摇起了雪臀,「啊……好舒服……噢……舒服……啊……」2 Z4 c7 ^% i2 R- g- m

+ \4 @0 q, G/ c  看着画面中暐暐淫荡的行为,我和李文不约而同地将手握在了发硬的鸡巴上,接着便摩擦了起来。
8 Y: I  G. r6 @0 M- _7 O: C9 y! r: ~) ?5 X
  「啊……小文……啊……姐姐不行了……啊……啊……」也许是头一次在男人面前自慰,暐暐的身体显得异常兴奋而敏感。随着那雪白浑圆的屁股摆动得越来越快,暐暐的呻吟很快就变得肆无忌惮起来,裸露的雪白肌肤泛出淡淡的潮红,而大腿间光滑的椅面上渐渐汇起一滩积液。
. J* d7 n$ F+ S* }
$ J% P9 m9 |: B9 c9 O5 e+ t+ ~9 T" q
. j( J0 c6 L7 R3 q( l
! L4 q0 _# x' s6 h( l4 V7 g【解压密码】: 888. z, p8 ?: z( ^9 I% m
【下载地址】:http://www.ibuspan.com/file/QUExMDc0Mw==.html& O4 D7 R. @& {3 w
2 V% g0 ?+ X* @' R

; i) a# ~8 R/ x! V8 r! g' L

回復樓主 親!! 下午好,中午養足了精神嗎?讓我們一起渡過下午茶時間,WK有您更精彩!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info@waikeung.net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