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7 回復:0 發表於 2019-11-9 14:31:13

尚未簽到

發表於 2019-11-9 14:31: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小村那些事》(全本)作者:村牛支书 TXT [複製鏈接]

《小村那些事》(全本)作者:村牛支书 TXT- W/ ^7 z) V& u+ _; a) V8 M
【内容简介】* q( z0 d* N" ?* C: g" F+ i# j$ @
4 S$ R6 g) Y: I) p8 T, [, Q
  自从村子里出了个杨小宝,乡村生活开始丰富了起来。比如帮寡妇马老师家里打打旱井。帮美女丽丽赶跑追求她的流氓。帮隔壁雪梅婶婶治愈多年不育的顽疾。帮村里修通了通往镇上的大路。乡亲们,姐妹们,我杨小宝来了!' y& D! m6 C7 o: _8 I! t- n
: B' h5 W. x2 |/ @! h" Q
  第一章 玉米地的幻想
4 _1 n! c) x; J9 S2 i/ g) [5 L; A/ V
  立秋了,本该秋高气爽的时候,却是十分的闷热。天上那火轮子不停的宣泄着淫威,更要命的是一丝风都没有,整个天地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蒸笼。
0 a2 \) T, `9 |+ ^+ T
& a; h! ]$ m0 G' G3 s' ~3 S  杨小宝心事重重的走在通往杨柳庄的乡间小路上。4 p- T5 H+ M! c$ v
) A( [) |' K( V; d- u, j
  之所以心事重重,是因为刚刚过去的考试里,他有好几道题不是很有把握,很有可能就拉低了分数,能不能考上高中,那就听天由命吧……走过一片玉米地,看到这家的玉米穗子又粗又长,看着就沉甸甸的,目测一亩至少能收两千斤,杨小宝心道这是谁家的玉米地,怎么到这时候了,还没有把庄稼收到家里去,难道不知道要下雨了吗?0 l& b+ X, n% m. `- r

/ X: J& B+ W. N" Y2 r: }: V  广播里说晚上有大到暴雨,到了晚上,这一地的棒子如果收不到家里去,大雨一浇,田里泥泞的几天不能下脚,到时候这满地的棒子发了芽,就全完了。
6 J/ z4 |  r( t  a2 l2 E4 V7 P8 ^9 Z$ v2 A8 B* o
  转过地垄边,杨小宝不经意间一抬头,就看到了在暗自抹眼泪的马淑娟,他心头一动,知道她肯定是犯了难了。) s; Q( _) P5 c1 {0 J" W

3 q6 e* z8 E' {  马淑娟三十岁左右,身材丰腴皮肤白皙,长得也是眉清目秀,文文静静的。用算命先生的话来说一看就是有福气的女人。然而那算命先生不靠谱,三年前的时候,她男人在山西挖矿的时候遇到矿难,给活活埋在了地下。留下了马淑娟和几个月大的孤女。
" @, C& q: i0 @( N0 r# B- u4 u: j1 T4 m" d# o+ k# @
  她那三岁的小女儿不停的哭闹:“饿,妈妈饿!”2 E5 k! g1 ]' j- d; b

3 K; v$ ^' x, d% ^  T; B  秋口麦口,腊月二十,这俚语的意思就是秋收麦收还有年关,是乡下人最忙的时候。尤其是秋天收玉米棒子最是累人,就算精壮的汉子,过个秋也得累脱一层皮。马淑娟一个小女人家,一边是哭闹的女儿,一边是后半年的收成,两个取舍让她纠结万分,咋能不犯愁啊,她肯定就是因为这个才抹眼泪的。9 w2 T9 x8 I) r' f7 e) b- Q' \9 B

2 O: {8 P' J2 b3 k! S  ……
& |% l( E3 m/ `4 h7 P6 e4 H6 Y: a" o) E9 X/ y
  杨小宝二话不说挽起袖子下了地,掰起了棒子。
3 {8 F9 j0 Z5 X( s1 x
) i* }7 q! J' h3 q5 N! N2 Z9 D4 A2 ?  乡下孩子干起活来一点不含糊,麻利的很。杨小宝额头脸上汗水不停的往下淌,锋利的玉米叶子把胳膊上割出一道道印子,又疼又痒,但是他都不在乎。1 R6 o' ]1 f- [& i6 K7 ?

% r8 h9 y' M( M. N* b( ^  忽然来了生力军,马淑娟心头异常的激动。她来走到杨小宝跟前,把水壶递给他:“喝口水吧小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 m2 S3 b  h3 V" k  J7 K2 a; @4 D# M4 n2 v! k9 r
  马淑娟说着,眼圈就红了。
. Y+ Z# K0 _# e% \6 `2 Q
* Y/ ^# D/ g8 [/ {/ @: o8 T0 r* w  杨小宝手上不停:“马老师太客气啦,能有机会给你家干点活儿,我高兴的很呢!”
1 S$ u5 J3 z& T. B- U9 U8 m! b7 @* ]  h& D' ^
  马淑娟心中又欣慰又感激,当初她虽然是杨柳庄小学的老师,却并没有亲自教过杨小宝,对杨小宝的印象并不深刻。但是现在他却跑来帮忙了,多好的孩子啊。
: g6 u" H# U# f7 m, B4 k0 X! @  a  x
  装满了玉米的麻袋,足有一百来斤。杨小宝纵然身强力壮,但毕竟还不是青壮年。他费力的将装好的麻袋扛到地头,放到板车里,然后回头再去装下一袋。9 N8 {. L+ H7 Q; a/ i: F

' {# M( e% }  X) n  马淑娟的家在村子最边上,离地头倒是不太远,杨小宝装满了一板车后,拉到她的家里卸了。又一溜小跑把空车拉回来,继续干活儿。
( w) F4 L' p% N3 v9 i2 }9 Z( ^5 i. s+ {: W8 |
  一片乌云从西边飘过来,天色阴了下来。杨小宝干的更卖力了,衣服完全被汗水打湿了,裤脚都在往下淌水,身上脸上也沾满了泥土。狼狈的样子看起来很可笑。9 j' ]; C5 B1 W) y
# G0 A1 Y, F8 q2 @
  打下手的马淑娟累的筋疲力尽,蹲坐在地头实在没有力气再站起来。只能看着忙活成一阵风的杨小宝干活,怔怔出神。
( V' K5 }" X8 B! E) G/ t
' _, f" D! i5 s* ~! a* J( ]8 u# g  失神的马淑娟心头忽然动了一下!恍惚中,杨小宝那忙碌的身影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人。# b0 f" g. M4 g. d% `
5 s( V" _( D/ c& u% o; Q' y
  她仿佛看到自己的男人回来了,又一次用他那有力的臂膀,为她们母女而劳作,撑起了这个家。
& P0 v0 v. N. G3 C8 l, J. |8 C9 j
  一股热流从身下升起散布到全身,马淑娟身子都软了,忍不住哼了一声:“嗯……”# N: M4 c6 ?! H' ^0 f
' ]3 i7 a! o8 U
  一阵风唤醒了马淑娟的神智,凉风起了,大雨就要来了。, F. c4 D& I6 L4 R

9 ?  p3 h0 J7 `( \& n  马淑娟只觉脸上火辣辣的,赶忙攒起身上最后一丝力气,继续往袋子里装玉米棒子。' g9 e- r7 ?0 P" y# Z) B& d

0 T# E8 W# Z; t. T. R' K) q  一边干活儿,马淑娟一边胡思乱想。
# b5 e8 V1 X* P$ @% o  x7 W8 @7 `+ k) I; x) O
  刚才仅仅是看着杨小宝那忙碌的身影,自己竟然‘那个’了。马淑娟心里真是臊得不行,幸亏杨小宝只顾着干活,没有发现她的异样。
3 ^  n& {+ I! M- {9 E( C* b) l  V5 N# y% I6 }# F' L
  马淑娟心里一阵懊恼,怎么会这样啊!自己竟然对杨小宝产生了一些羞人的想法。" |. K9 X4 f2 n3 w) s

3 m+ C. O  [3 R( o$ s% y  一块三角良田,荒芜已三年,马淑娟虽然是村办小学的教师,但她也还是一个寂寞的女人。多少个孤苦夜晚过去,她的身体变得太过敏感……最后一板车玉米棒子拉到了家,倾盆大雨也下来了……天黑了,外面雨也下的很大,蚕豆大的雨点砸在院子里的盆盆罐罐上,叮里哐啷的响。砸在院子里的积水中,升起一个个的小泡泡。
% [+ h4 D# {1 J% K: B$ d/ D' w$ S: ^$ ~' S, h
  杨小宝在马淑娟家里躲着雨,天是凉快了,可他脸上的汗还是停不下来,那会儿出力太过了。望着外面那凶猛的雨势,杨小宝犯起了愁,生怕回家太晚了要挨骂。- X. \0 I9 D3 v: c% x
2 R4 {) B: h  J' d8 M) \* c  p* R( D
  小妞妞哭闹了一晌,早就累了,马淑娟喂女儿吃过了东西以后就哄睡了。回头一看杨小宝,见他一脑门大汗,脸上抹的花里胡哨,身上衣服也脏兮兮的。心里头顿时有些不落忍。7 h; U8 G9 j) W0 n' t

* n$ ~3 A3 d8 n, H" Z  “小宝,把你褂子脱下来,老师给你洗洗。”
" p( `& K% S$ }7 @3 S- a2 K# Q* |% B5 }/ P$ u/ U( ~& ]6 R/ S. B+ Q
  杨小宝都是十六岁的大小伙子了,也知道害臊,扭捏道:“别了吧,洗了也干不了,等回了家让我娘洗就中。”( r( ~' D2 ]1 z# r' A9 X
0 ~* Y- ?8 m- K" k$ ~+ [
  马淑娟嗔道:“那怎么行,身上脏兮兮的回到家里你娘再说你,赶紧的脱了。一会儿老师给你做点好吃的饭,吃了再走。你帮老师干了活儿,再不留你吃顿饭,让乡亲知道了不得笑话老师小气啊!”
4 i- _6 |0 u3 u# g; g+ Y6 M) {8 ]  k5 S5 \0 e. {8 q
  杨小宝拧不过马淑娟,再说脏衣服穿在身上又臭又黏,难受的很呢!索性不再扭捏,一把脱下来,递给马淑娟。8 L+ O' O) \* ^7 Q  e! [  t2 }% o

0 h3 [3 b: e3 L1 c8 z8 m6 _  因为经常帮家里干农活,小伙子锻炼的很强壮。虽然才十七岁,就已经宽肩细腰,小腹上肌肉块隐约可见,很有几分男人味了。* H' U) A9 |* r1 J9 F# S, u6 H( v
$ b- m3 {; `! @! v3 Q/ m: i
  杨小宝光着膀子,马淑娟看得怔了怔,眼神中蒙上了一层异样的神采。随即脸蛋儿一红,她又想起下午时候那羞人的一幕了。
  B# t2 I' u7 S) [' ?
, ~5 ]$ i  K  C. M' y  马淑娟披了雨衣,来到西边灶房一阵忙活,折腾一阵子,整出来几个菜。- ^. N6 F/ d5 Z% Q% Q
  I$ A% @. U- Q! s7 y
  板桌上摆上了丰盛的菜肴,有鸡蛋有肉,甚至还有一瓶漳河大曲。4 z9 @" f+ s" Y5 S' }' I

4 p9 [* y) O& u6 C% V& N  第二章 今晚不走了
" C4 P+ ]$ I6 E! X, [
  \- p1 F2 `0 a( N  “咦?马老师你还喝酒呐?”
2 P! p7 w4 g) v+ j, j9 b6 f# {' X2 |! ~
  杨小宝知道村里的风气不是那么开放,有女人不上席的传统,女人当着外人的面喝酒是要被乡亲们笑话的。他是真没想到看上去那么温婉的马淑娟,竟然也喝酒。
* y7 i4 w) P) {9 g
; f' [( k$ o9 V4 j9 X/ h: U  “偶尔喝一点,你要是也能喝,就少喝一点也行,不能喝多了,对脑子不好,你还上学呢。”* u+ R2 f4 s/ s! G6 h/ G

# |9 g* z/ u# G5 K  马淑娟语气有点落寞,其实她撒了谎。不是偶尔喝一点,而是每天晚上都要喝了酒才能睡下。自从丈夫死了以后,她就养成了这习惯。免得夜里睡不着,想得多了心里苦。6 \  O6 v; d; P8 t

) G/ q: w( u: i( l" ~  “嘿嘿,那就喝一点!来,马老师我给你倒酒。”
1 h2 l& I$ _5 `" Q4 @% |8 L& Z8 z) }, X& _" Q/ h; _& _
  杨小宝少年心性,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学校里很多他这么大的孩子,都模仿大人吸烟喝酒,只不过都是偷偷的都怕被老师和家里大人发现。, D; s0 K" o- b- V! |' h  u

: M( m  ]  h% A' r, X0 \; O  “小宝,今天多亏了你,要不然老师今年的秋收就落空了。来,老师敬你一杯。”
3 w0 S: \  J3 |! V! K6 f( v8 d7 Q! _) }' _% z7 y
  杨小宝是好奇,马淑娟是想及这三年的苦来心里难受借酒消愁。说是少喝一点,俩人却谁都不自觉,你来我往的不一会儿一整瓶酒就见了底。
% a, d5 j$ k2 h' H: ~( B
4 }) z8 v* q2 B6 ~" Z. h5 w  马淑娟的眼睛里有一层水雾,看到的事物也变得模糊起来。. a- @4 l$ J0 j& w# @

, U3 _3 Y$ ?; |; i# G) P  眼前杨小宝的模样渐渐变了,恍惚中,她看到了丈夫,他又回来了!
2 S5 Z7 p: k( ^" B
  u8 w+ N0 `, Y7 `$ y' f$ f9 y  他的模样还是刚结婚的时候,那么年少英气,笑嘻嘻的望着自己,一脸的欢喜。
: B: ]- y' X8 H- b8 ~. S/ l
" L0 z) U$ s8 r; ?$ ~; x$ K' p8 r  e  “死大成,看哪里呢,再看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T# A0 x. R. A0 n9 l. O4 P
3 u* T" x5 S! p) f
  马淑娟脸蛋上挂着红晕,眼神含情脉脉,笑吟吟的对杨小宝说道。
) Y) I9 V  m4 }* h2 [) J+ [+ z# M! U, ?8 Q) I6 s' M
  漳河大曲出了名的甘冽劲儿大,果真不是盖的,杨小宝也喝懵了圈,没注意马淑娟对他的称呼。, \5 }* \! s& w* o8 l3 i% O
) G( N2 o2 G- y8 `+ z
  ‘挖槽!她知道我在偷看她了?完了完了,马老师要发火了!’, c! W8 C$ v5 g

3 {: q7 C; V0 S; v/ A  a  刚才杨小宝确实是在偷偷的瞄着马淑娟。喝的晕忽忽的,俩人相对而坐离得近,马淑娟身上那成熟的女人香气幽幽的钻到杨小宝鼻孔里。大热天马淑娟穿的是小衫,领口比较低。杨小宝的眼睛控制不住的总往她胸口那里扫两眼。
$ H# J. r2 H3 Q6 B- I' j) C2 H/ Y4 U" \0 h) K8 }* @+ s
  “不敢了,马老师你别恼,我再也不敢了,我这就走!”
- e4 I  b! z. J" k/ [
( N0 d1 z$ T0 d3 Y) r  杨小宝心里惶惶,低着头就想往外出溜。却没想到被马淑娟一把拽住了手臂。! S1 ^* I' o  u
$ S; z" i; G5 C! _& T! i6 j( X
  “你走吧!别要这个家了,再走了就永远别回来了!你走,走啊!”
- k0 o9 L; q5 Y1 a5 m& b# g: m- z: P0 H; }% ?
  马淑娟嘴上往外撵人,手上却使劲把人往回拽……这回杨小宝是看出来了,马淑娟是把自己当成他那死鬼丈夫了。看她那眼泪巴拉,梨花带雨的模样,杨小宝心里也不落忍。- q9 E+ b7 @5 C+ I5 h# @, I

$ U  m5 Y- W. x5 R5 k( v" S) B4 q) H$ B  杨小宝心里有点纠结,是不走了配合一下她呢?还是不走了配合一下她呢?
4 g$ p' R. b. l7 `- B, x  z4 N3 V& X5 d7 t0 n3 P  x8 W$ c# Z
  “淑娟,你别哭,我不走啦!咱们继续吃饭,吃饭哈!”6 A" v) T/ ^1 f
2 z4 f. i$ ?6 M* u
  杨小宝壮着胆子,直呼她的名字,既然要装就要装的像一点。要演戏,要安慰一下马老师苦巴巴的心……马淑娟嗔道:“好不容易回来,你就知道吃!就知道吃!”
6 f! U! x' ?8 |7 g) @4 |: g& A) F( ?4 Q, B' n$ ?3 {& P# Q
  “啊?那就不吃了,今天你说了算,让我干啥就干啥。”
; L( z5 i" a1 @$ h. P! [( k! J6 z4 Z$ M/ S6 Z, }. o
  马淑娟脸上一喜,嘟起嘴巴哼哼道:“说话算数,我要你抱我上炕!”
0 `; C& b7 x7 d- j: H
7 b! ]7 j% E5 A4 P5 M- B0 e  杨小宝瞬间懵了!这是要来真的啊?% T6 @  b  ~; s7 G$ c' f
* D- o5 x8 e. c; G! D3 z$ Q, h
  杨小宝的心里是又期待又害怕,半大小子正是火气最大的时候,睡水泥板上都能戳个坑。闲得无聊的时候,他的脑子里也幻想过班上的女孩子们,衣服下面长啥样。甚至睡着了做梦,梦见和女同学光着身子躺在一个炕上,俩人干了点啥然后下面忽然一抽,一阵舒爽……醒来以后发现裤头都湿了,杨小宝自己心里管这种现象叫湿的梦……哪怕是大白天,看到穿的花花绿绿的女孩子们在眼前走过,那白嫩的胳膊腿儿,那细腻的皮肤还有身上拿香味,杨小宝偶尔也会失神,一阵幻想。
( a; k! A$ `/ A: L( O
9 a2 `/ h$ k/ H, ?  这回是要来真的吗?杨小宝心里对马淑娟还是很尊重的。所以现在,很是紧张害怕。* r) O6 |! R' R" d
. h1 Y0 C. K  l! o( q! z
  “嗯~~~你还愣着干啥,来嘛!”! g* N! N. r& Y

& N) J! G, J* [$ |8 z- F  马淑娟一阵哼哼,杨小宝只觉骨头都酥了,受不了了!憋不住了!! R; y- _( V: k3 j- u

6 N9 Y- {0 C& ^7 Z+ u, d  杨小宝上前就把马淑娟横抱了起来,没想到她看起来那么丰满,抱起来竟然不费力。女人的身体都是这么轻的吗?3 g, P; e9 Q+ A9 ?2 E7 ?

" s6 _" Q7 B& [$ G. i  马淑娟的身体抱在怀里,软软的,香香的,尤其是她胸前的衣裳,被顶起的那两个鼓囊囊的包,让杨小宝看的眼神都直了!一阵口感舌燥。
* j3 H" U0 Y, X0 f: F
* ]: @) R4 [1 X% H3 J. p" [# E4 T0 O! H% t  马淑娟从鼻子里哼出来一句:“死样的,今晚上你想咋弄就咋弄。”8 O/ K& z$ Z+ S! d
( ~/ m+ k4 s2 R5 I0 U; F7 I
  没想到她平时看起来文文静静的一个女人,媚起来的时候竟然这么勾人。, ?' Y, b; }6 D
1 J, D& f2 Z' @6 ^5 S3 D7 g
  杨小宝有点神魂颠倒:“真的?我想吃你。”
" G" @  e! C/ N* k5 M7 L! E2 j% ?( A! n4 ]6 \
  马淑娟媚眼如丝:“馋猫!那你来啊,有贼心没贼胆。”
: A* u0 c7 e' K# l3 I7 l- b
4 p# P6 H: L/ Q; E, W) X% s9 j' V  马老师香喷喷的,细腻温暖的怀抱,把杨小宝美的魂儿都飞了。这感觉,做梦都梦不着啊!5 P) V9 A% p2 R* f9 ^5 [

1 F/ s) }7 ~5 l, f7 u# R4 T4 u( X' g  下面小小宝来兴奋起来了,胀鼓鼓得把裤子顶起来老大一个包,杨小宝胆子忽然就大了起来,猛然用力就把马淑娟抱了起来,来到床边放她躺下了。
9 A9 c0 @- Y% ^2 p
( X9 P' K8 _! u: S& n7 Z- N  马淑娟脸蛋脖颈上原本细嫩白皙的皮肤都红透了,眼神中满是水意,看着杨小宝脱下裤子,小小宝一下就杀气腾腾得跳了出来。" x% C4 l; n  ~/ j- r

& \7 \2 q/ Q/ }" _/ L- S  杨小宝无师自通得就趴到了马淑娟身上,现在的他就像一门武装了十几年,却从没开过火的大炮,早已经饥渴难耐啦!- A) ?6 G$ c3 s  k# b, m& l7 i% ~
! T! [, y0 o5 R4 ]
  “哇!”睡着的小娃娃似乎做了噩梦,忽然哭了一声,后来就又睡着了。" N; \# X: o$ b5 D
( ~  S' r$ j! y6 W! ]
  但仅仅是这一声哭声,就迅速得将马淑娟眼神中的水意驱赶走了。
( B+ J+ q1 J4 N8 U' Z( B% ?. I6 i: [& ]& |
  眼前的景物迅速清晰起来,死鬼丈夫也变成了杨小宝。马淑娟忽然推住了杨小宝的胸口。9 l9 R6 b" @  a; d( V$ E5 `/ d( \* i
9 c. u3 n. K. D8 M2 i. E
  “马老师,你不能这么对我啊,我好难受!马老师,我想要你……”杨小宝急不可耐的说道。( g$ A* R. L# L3 H, N  S8 t

) T4 H8 g; ~: w6 Q1 p% b: f  马淑娟的脑子混乱极了,明明身体很渴望,可是神智告诉她,不能再装糊涂下去了。0 J+ y/ ?6 E: s  u( @8 \

# t- a& B9 D/ Z2 m/ x  “杨小宝,已经够了,再这样下去你就犯了大错了。”说出去这句话的时候,马淑娟也是下了一点决心的。' U% r" o, e8 A8 ?9 Q
, t: y1 ]; d) f$ ~
  杨小宝的神智也回转过来,看到此时自己和马淑娟的香艳姿态,吓得脸唰得一下就白了。我做了什么呀!% r7 L2 Z. _5 E" v& ]

: q5 H% ]) C6 c0 U" D( V0 x  “马老师,我错了,我喝酒上头了才对你做这种事情,求求你,一定要原谅我。”杨小宝惊慌失措的向马淑娟求饶。
9 P+ s" ]0 n; W, P% t. a/ X6 A- `" c4 Z/ j0 n: |
  “杨小宝,雨已经停了,你穿上衣服走吧,今天晚上这件事,错也不全在你,就当做是咱俩的一个小秘密吧。”
% `7 o% j8 D0 b0 P) j# v+ ^1 \* ^; o4 @3 f7 A
  杨小宝这才穿上衣服,光着脚踩着泥泞的道路回家去了。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马淑娟心里竟然也有些依依不舍……杨小宝:“……嫂子,我对不起你。都是因为我才连累大春哥,我知道你恨我,你打我吧,骂我也行。”' b9 S* @4 O  ?( e. `; [" B' t6 G

2 I& t6 g- M# f  王雪梅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了,还真的扑在杨小宝怀里大哭。一边哭还一边捶打着他的臂膀。4 t9 z. B( N1 a8 g2 }' P

: d' U$ B$ ]# U$ p! E  杨小宝尴尬的不行,如坐针毡却是一动不敢动,只盼望着王雪梅能出出气,心里能好受一点。- {/ Z- W* F8 }9 Q% U
0 g3 E$ b5 O0 e, S% i1 t* n, ?" \
  王雪梅在杨小宝怀里哭了好一阵子,才终于止住了。也不说话,就那么躺在他的怀里,仰头望着杨小宝。
$ Z4 z* r/ y  ]& ^) K6 m' {
1 `+ k0 s% y" _. D9 z  “你好受点了?”杨小宝支支吾吾的问她。
- `+ H6 ^0 P8 {2 F: `/ ], Q8 |8 E: g3 k0 v6 m% t7 {& s$ G
  “没有,更难受了。”
) w: G" `* N8 p4 t9 H! \1 m5 d
, v) t7 q$ Q4 F; M  杨小宝:“那你继续打吧。”
; A' \" {! O9 x' m4 b8 B- f, B$ e% o- p! [2 R& \7 \2 S4 c+ l
  王雪梅幽幽道:“没力气了。”
( _& m9 G0 M  t3 |+ ^7 A' ?; |! {* \2 ^6 ~
  杨小宝:“……那怎么办?要么我自己来?”
, R5 N8 v8 {$ @' x% h) T7 }; u8 @1 q9 S5 m; W! }
  说完,杨小宝这家伙还真的抬起手来,在自己脸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 E8 F$ O% [3 _4 B6 X" f  ^
4 I! v1 O# f% U& x& a  “啪”的一声响亮极了!杨小宝其实也是个死心眼,只以为他欠了大春一条命,只要能哄得王雪梅开心,让他干什么都行。6 k0 C5 J4 o% E5 t% ~/ D# S

' W6 {4 o1 M" W  王雪梅大吃一惊,赶忙拉住了杨小宝的手臂:“你疯了?你这样大春就能回来了?”
9 G$ ^7 A( Y( a& M' a2 B7 [' S  r
3 {0 d+ E2 j0 s  W  x2 r6 }# Y4 N  杨小宝闷声道:“不能,其实我知道你很恨我,但是一直不肯说出来。我就是觉得或许这样你心里能好受一点。”
- J' K4 b9 J+ x- q* k# t" y* d% t) c# H1 z# l2 E4 ~- s! B' o. W
  泪蒙蒙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杨小宝的脸,手掌抚摸上了杨小宝的那已经红肿起来的脸庞。杨小宝非常紧张,却依旧是不敢动。
6 O1 Y! R5 \+ Q. P6 L/ U- b4 h( c. i6 v6 T; b9 }
  王雪梅颤声道:“我怎么可能恨你呢?你可是雅静的亲爸爸,我要是连你都恨上了,活着还有意思吗?”+ s7 i. {# y/ U4 o! {- ~; N

- o- }% R  m5 u. a  杨小宝闻言心头一颤!在感情上他可不是什么菜鸟,通过王雪梅的表现,他已经猜出来一点她的心思了。
7 E; d# U7 ^6 ~, x' u% C/ }, c
) q- ?8 y* |6 V4 s: r: o: h  “小宝,我要你做什么,你都会答应对吗?”* b. `" J% t. h1 Z' R, @( C
  [# E2 f8 {& i0 m# e. I! r
  杨小宝生硬的点点头:“是的,我说过了就不会变。”2 t$ m$ |* l1 a8 Z

* E" ^; W$ y' i" c: e1 c& r% w  王雪梅把银牙一咬,终于狠下心来,对杨小宝说道:“那好吧!我就实话跟你说了,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再改嫁了。我会一个人把雅静养大成人。”
' i% g% }9 h- @2 }3 m  a' b
3 q! a+ u. J4 x  杨小宝心头一热,鼻子有点泛酸,他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沉声问王雪梅:“嫂子,你这又是何苦呢,你还这么年轻。”. z2 V& O: n, w

" ^5 F$ k$ {8 u2 A. \! `  王雪梅:“为什么?还用我说出来吗?你不想对不起你大春哥,可是我也不想对不起你,我知道你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雅静叫别人爸爸的,我太了解你的性子了。”
7 _* Z$ B. N0 y" ]( q) J5 T0 x  P. ?4 L" ?8 y( t% O
  被王雪梅道出了本心所想,杨小宝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她了。
6 @* o4 w2 Y0 c" m9 Q% }3 O* V4 Y6 ~$ v8 f
  “小宝,你忍心看我因为你守一辈子的寡吗?如果你不忍心,我要求也不高。只要你有了时间,来看看我们母女就行了,毕竟你是雅静的亲爹,你忍心让她从小就没有爸爸吗?”王雪梅幽幽的问杨小宝道。" S9 c+ u; s# W) W9 [

+ B5 P4 S) _1 E1 \  i' o2 C  ……话说到这个地步,杨小宝也豁出去了。不用王雪梅把什么都说出来,那样太为难她一个女人家了。/ y& y* Y: c5 d9 s; _/ M

5 d# D1 x9 u$ U" @  杨小宝翻身就把王雪梅压在身下,俯身亲上了她的脸。
/ z, f4 R$ a, A
/ U2 H, h4 X6 j/ t5 F  久旱逢甘霖,王雪梅已经饥渴了太久,立即反手紧紧的抱住了杨小宝。这一来就像是干柴遇到了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 n2 @- S/ e! q9 D' L0 @/ W' [% w' z& x* i8 U: r( w9 r0 h
  积攒了太久的**,一下子释放出来的王雪梅,火辣的程度有点让杨小宝惊讶。尤其是她那独特的、寸草不生的幽谷地带,把杨小宝也是勾的**大动。顿时更加卖力起来。! T0 Z# h( d  r2 [6 V
* u" u. A5 ~1 k+ X  Y  N
  天雷勾动地火,一番弥战之后,王雪梅全身大汗淋漓,感觉骨头都酥了,小腿依旧缠在杨小宝的腰上不肯放松。" C& [6 a6 E# n  k9 o
2 I4 [. `9 R& d( N
  生过了孩子之后,王雪梅的身子的确要比以前丰满了许多,别具一番风味,更合杨小宝的胃口了。4 i: _/ s4 W& y! m( N

$ r5 e$ I; T. H& H4 O  尤其是王雪梅正处在哺乳期,情到深处的时候,出了一点小意外。大坝崩溃了,幸亏杨小宝抢险及时,才避免了一场灾难……杨小宝看着王雪梅那红透了的双颊还在发愣,他还在回味着那种滋味。该怎么形容呢?有点甜,还有点腥,怪怪的。不过那感觉还是挺不错的,杨小宝总算明白为啥小孩子都好这一口了。# b6 k- Q' b  o' P( ]3 a# K
4 E! x% }4 W" C- ?0 p4 U4 d7 l! b
  “地板上凉,起来吧。”6 Q5 `2 @( c; g4 g$ o

6 L" L6 s1 T$ n" o5 G6 I) g2 `% q  杨小宝出声提醒,王雪梅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躺在冰凉的地板上的。大概是战斗正酣的时候,沙发上空间太小不过瘾,才转移了阵地……王雪梅干脆耍起了赖皮:“不起来,除非你今天晚上留下来。”# ?5 P! u. X0 B' D" X3 N
9 v5 e, q% F( q9 E
  其实杨小宝倒是愿意,关键是答应了马淑娟,今晚要不回去的话就有点解释不过去了。
: g$ i: n2 d: ]4 \( s
, `  x9 A2 _% J& M  “嘿嘿,好吃不撂筷子啊!你不怕被人发现了?”
% P, S1 [! b0 r0 V# |1 t/ q/ p+ N, [& N% E: Q
  杨小宝这么说,王雪梅虽然依旧有些不舍,但却没有了办法。( I3 @; `2 b# `" G" q
3 o5 B# i  T6 a! O% J; E4 w6 J
  “那你以后要多过来,不然我就真的带着雅静改嫁。”  T+ F9 |0 b! [7 F

+ {+ a4 Y0 X% a- k  ……被王雪梅拿住了命门,杨小宝哪里敢不答应?王雪梅这才放他起身,等杨小宝洗漱过后,依依不舍的看着她离开。
; k$ q( v2 M6 B! X: Z/ y" R- J) h% g! @- z+ a9 m* `% X0 `& k
  …………
/ M) I- r2 Z9 ^0 ]1 Y% \$ L$ R3 n# S  ~; H* b2 n
  杨小宝下了楼,坐在车上以后依旧觉得脑袋有点晕乎乎的。今晚发生的事情有点太不可思议了……还要回去应付马淑娟,杨小宝深呼吸两口气,定了定心神,发动车子出发了。  i; Z3 x: z7 K9 x" C/ a

$ s5 o; A9 x  }, N  夜深了,路上行人车辆都很稀少,在路过一个路口的时候,杨小宝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后视镜,却被他发现了一些异常。
! l5 x5 \! I3 K" E" l, b! t4 S9 `6 B  X/ h
  后面那辆现代越野,怎么这么眼熟?似乎白天就在哪里见过一回?
  J& D; [+ b! T( K1 @& G: {/ f8 L7 m
( Z& f$ `7 k9 n$ c2 n
- E1 H/ P( k" {. I5 g【解压密码】: 888
7 D; s  J) e  h. I" \/ h; K2 o, E【下载地址】:http://www.ibuspan.com/file/QUExMDc0MA==.html
% X' Z, S+ j, \* [% T0 T) |
2 \  n2 [' |. b  _5 Q+ l  w/ ]. Z6 m; ?

回復樓主 親!! 早上好! 心底有WK、心情就會飛翔,心中要個希望、笑容就會清爽!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info@waikeung.net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