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11 回復:0 發表於 2019-11-9 14:27:04

尚未簽到

發表於 2019-11-9 14:27:0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龙襄》(全本)作者:oldtiger TXT+CHM [複製鏈接]

《龙襄》(全本)作者:oldtiger TXT+CHM
% E1 L( ^- d- d' w0 H【内容简介】* m4 G, x0 W# ~. e* `+ \

% D' f% ]. p- l在黑暗中的道观里,一个穿着蓝色运动服男孩手持木剑,快速而稳定的舞动着,虽是木剑,但在划过空气时却发出了阵阵真剑也难以比拟的轰鸣声。
7 i7 ^0 ~' ]1 U- n- @* ~5 p  e) ~龙襄是被看《少林寺》走火入魔的父亲送到这里来的,因为不想儿子因为当了和尚而绝后,所以就把龙襄送到了武当山的道观里学武,自己却跑到小平同志刚参观过的深圳买皮鞋。虽说对父亲的独断专行有些不满,但龙襄却意外地喜欢上了剑术,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把武当山三门外家剑法练得通透,成为了武当山最年轻的“师傅”。; x0 [- b9 N8 \% x6 l/ _
龙襄咬牙切齿的看着手中的木剑,舞动的越来越快,最后终于受不了拉力,脱手而去,窜出的木剑刺穿了道观的大门后又飞出了数十米才止住了去势,足见龙襄功力之深。" a: j7 h0 N2 L3 Z: P

& C9 V( U. J5 x% b( q【内容节选】
6 I$ N9 f( B+ J  t3 }. F/ H; ^* Z8 R5 @/ V" x
正文     柔肠百转天伦乐,红杏终有出墙时  i6 l* O2 t% |$ @# U
4 W: V/ k/ b' D8 D9 ^7 o8 ]2 w
龙翔今日出门穿的是一件大开领的纯白连身绒衣,性感的锁骨和银碗倒扣的大半乳球暴漏在空气中,若是从身后看,就可以发现她的整个后背都漏在外面,甚是可以看到臀部的丝丝缝隙。如此性感的衣服,龙襄过去从未穿过,但可能是雌性荷尔蒙的影响,她现在却很喜欢在小竹姬面前穿这种大尺度的衣服,然后去欣赏竹姬惊艳而害羞的眼神。所谓女为悦己者容,也不过如此吧。1 l3 t% i0 p/ B" J) _; W: f, S% o

& B7 M+ }9 }9 w3 L; c随着车身的晃动,竹姬的几缕秀发调皮的钻进了龙襄胸部的缝隙中,轻轻的摩擦着她敏感的软肉。二人都感受到了此时的曖昧,竹姬更是羞得绷紧了身体——说来奇怪,此女还是处女是明明极为放得开,现在里里外外都被龙襄吃干抹净了反而喜欢害羞了。嘛,不管了。于是龙襄在竹姬的惊呼中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放在红色天鹅绒的软榻上,正当她准备掀开短裙的时候,竹姬却紧紧地拉住了裙角,满脸通红地说:“姐姐,不要啊,人家肚子里还有宝宝呢,你那大宝贝把我的小宝宝捅伤怎麼办。”/ W) l/ J! S- L6 S: J, U; ]
: m- @) w! m6 z! W- J% ^& z6 d, q
龙襄嘻嘻一笑,道:“我怎麼会是那种任性妄为的人呢。”2 H/ W& R: f% a4 H+ K' {

0 x- Z4 d: L3 |9 h" N# a竹姬却撅着小嘴瞟了她一眼,明明就是。- C4 S/ V: k6 ^% v0 t
! \0 h2 g" w% G
龙襄便不再说話,低下头,轻轻吻着竹姬柔腻修长的大腿,时而用小舌轻轻舔一下内侧的敏感带,只舔了几下,便发现竹姬的短裙已被龙枪高高撑起,露出了裙下的美妙风光。
3 ^% q( ]2 K1 ?6 \: g9 T. O, e& p$ v4 U% a0 M
竹姬此时只觉得龙襄的舌头仿佛烙铁一般,每次舔弄都把性感深深地烙进了她的肉里,她想反抗,却浑身瘫软,动弹不得,竹姬悲观的想到,完了,未来的小宝宝,妈妈对不起你,还没出生就要害你被父亲欺负了。4 h# i6 }- W1 o- r# `

! K9 ?7 U- }- N. z; e5 e  j看着竹姬有些悲愤欲绝的表情,龙襄轻咬嘴唇,忍住大笑的衝动,低头继续自己的工作。
2 Z( E2 G2 l; K1 h6 i3 [( T  h- R+ f+ }. S; u$ @9 |
只见龙襄一只手揉捏着竹姬大棒的尾端,另一只手轻轻抠弄着粉嫩的菊蕾,低头用舌头一下下的舔舐着竹姬隐藏在蚌壳深处的珍珠。竹姬无助地躺在床上,咬紧牙关,承受着一波波摧毁理智的快感。
6 d+ y& e% `& y3 n$ y. I( r
, i; U6 ^; B9 L  I见竹姬还在抵抗,龙襄便抿嘴一笑,小嘴微张,一口把白玉般的长枪吞入喉中。竹姬受此刺激再也忍之不住,弓起腰身,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
5 w4 O6 {; L" M1 ^. P( b6 U8 Y% k  ?, A
# x" ?& b2 o0 a9 _; `- P随着龙襄一次次的吞吐,竹姬只觉得自己的魂儿都要被这张小嘴吸走了,与寻常的性事相比,这简直就是甜蜜的酷刑一般,每次到了高潮时龙襄便会停止吸吮,转而舔弄着马眼,当潮水退去时,龙襄便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吸吮。这种欲仙欲死的感受仅仅进行了不到半刻,竹姬便觉得仿佛过了一年一般。最后,仿佛是玩厌了这个新游戏,龙襄开始一阵快速的吞吐,竹姬终于得偿所愿,一泻千里。竹姬这次射出的精液极多,龙襄吐出长枪后仍在不断喷涌,弄得龙翔满脸都是乳白色。竹姬清醒过来后,看到龙襄狼狈的样子,只觉得一阵心疼,取出手帕为龙襄轻轻擦拭着,嘴里却说:“龙姐姐,你再这般捉弄人家,人家可要丢下你自己走了!”- k# B& E" a' {. X4 L+ p& f6 R6 o

; R( H/ Y4 \8 q, t0 A龙襄见竹姬生气,便说:“小竹姬不也很舒服吗,好啦好啦,下次要是竹姬说不愿意的話,我就不这样了。”心中却想,反正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这小东西有口难言。
- M. h( z- H/ c9 |7 M0 K' Z# S0 M0 _2 |" r  A7 A
竹姬见龙襄服软,便不再追究,俯身趴在龙襄身上轻轻舔舐着她脸上的精液。龙襄搂着竹姬苗条的腰身,默默地享受着爱人的温柔。
  k' y& o/ K% G6 X5 }% h( E7 d; t' y( g+ @3 p; k
这时,一个女仆从车厢前面的暗门进入隔间,微微一福道:“主人,前面就要到花之宫町了,是否要进去,还是直接去藤原?”% d( M3 ^, q% E8 W- o' V$ w
0 L! c' E1 Z6 V# G$ s
龙襄想了一下,道:“还是进町吧,说不得还要买些礼物。”
$ a: f2 @$ X+ J  J
; Z+ {' v4 c- |  [9 l女仆又是一福,安静的退去。4 E; {. R, w; ?$ f8 [' Z

( U  g( f% y, b+ d7 O: ?$ h, _竹姬面红如潮,期期艾艾的问:“她,她是从哪里出来的?”
7 T' j. F9 i9 Y; v" h- U9 T2 ?9 g1 M1 W9 ^# r
“当然是从驾驶室出来的,前面还有四个人呢,你该不会认为这辆车会自动走吧?”
7 e& w. t; P; c* K/ b% r
' |. {" V2 @0 L6 l“这麼说,我们刚刚···都被听见了?”3 Y4 p8 w$ a  @' S: S0 i
" x5 o8 R( S9 r& i) A/ m
“当然听见了,就算我们在家里行房的时候,外面都至少会有两个人等着伺候呢。”; q' ?! @5 @( `/ j! J

; w/ Y' W+ I6 \5 w5 _原来人害羞了头上真的会冒烟啊,龙襄发现自己又长了知识。
' E( W/ Y  {* l% u' U5 S5 C1 V) P第五章 凤凰落木百鸟朝 龙襄艳名天下知% c; T) a0 V, i5 \/ C
& m/ N$ {3 j/ g6 ~! i5 b; x6 r  U
龙襄又与竹姬温存了一会,龙车便带着阵阵轰鸣声来到了花之宫町,经过的路人瞪大眼睛,看着这个稀罕物事。
" u" h) |8 d* w; t8 J0 }9 i5 H& _# H- D$ _6 _; T
花之宫町算是整个宋国最大的街町了,就算是宋京巫县也难以与之相比。花之宫家是天下有名的懒鬼家族,对本土发展从不过问,只专注于祖传的剑术,这样的三不管政策反而让街町自由发展,成了天下有名的繁华之町。龙襄前世虽然只是一介武夫,但好歹也算是道家的间接传人,对于无为而治的道理还是有些了解的,所以这些年不但没想过励精图治,反而比其祖先更上一层楼,把原本的一个月一次的评定会改成了一年一次,这让她连手下的几个奉行都认不全,也让花之宫町成了有名的宜居城市,众多富豪和没有土地的贵族都跑到这里居住——土地是属于县主的,这就意味着县主随时可以无偿征用其领地的任何一寸土地,当真是土皇帝的典范。所以龙襄这种懒鬼县主最受有钱而无地的富豪喜爱,在此买了土地至少可以保证这一代内百余年的所有权。
' V/ O9 z9 Q$ n; T  J$ P; K- w8 a4 z
龙车没有进入町内,只是停在町外大道附近的空地上,龙车太过巨大而吵闹,所以接下来要乘坐马车进入町内。7 W2 _! R+ |7 {* F! ^+ b
( I( }( ?0 S- B9 F4 V
负责接待的几个奉行在此已经等了多时了,看到龙车到了,才松了一口气。这是花之宫家当代家主第一次下榻本町,更何况她们听说家主有了身孕,磕碰不得,这让负责此事的几人心中更是惶恐。
/ C& v% Z) ^/ _) m) J3 m! E. x- J  }* u4 e* ~! @* r
巨大的龙车缓缓停在路边,车上跳下几个女仆,手脚利落的接好下车的扶梯,齐声叫道:“请主人移步。”# ^- Q4 p/ R% C9 E/ f4 v% @- a

& p/ ~( k4 T9 o- u. o车门打开,一个留着紫色长发的美丽女子抚着肚子,走下了车。众人疑惑的想,不对呀,花之宫家不是世世代代都是黑发吗,怎会是这般低贱的发色?正在几人疑惑时,另一个美人跟在后面也下了车,如黑珍珠的长发被高高挽起,露出了如天鹅般美丽的脖颈,几缕秀发故意被留下垂在耳边,显得既清新典雅而又有几分少女的俏皮。纯白色的连衣裙配上由白纱和无数瓔珞组成的披肩,更是为这绝代的佳丽添了几分色彩。) T- x. s) ~4 k, X! R" y" z1 I
! ^4 C" p& a. k; n
没错,就是她!几个曾服侍过前代花之宫殿下的奉行老泪纵横的看着这张熟悉而又陌生的娇颜。7 M* h( V7 J  W" x9 m
& W- b- q# z; P$ I, R
几个老人跪在地上,中间的大声道:“老仆松平等恭迎御花之宫三十六代殿下下榻本町,愿主公母子安康,花之宫家世代昌隆!”说完后,几个老妇齐齐伏倒在地,齐声道:“哈!”: [) m& t* G7 a
& a* o( E8 ^1 r! r" C
龙襄被这场面雷的不轻,她突然想起了上辈子陪师妹一起看的《还X格格》。想起某嬤嬤那张老脸,龙襄娇躯一震,道:“诸君请起,时辰不早,我等当速速上路。”
% g' ]) V5 F' P& Y. {6 I$ Z/ P# n7 T6 [! v$ A1 u/ m
看二女安然的上了四轮马车,几位奉行便上了跟在后面的牛车。几人终于放松下来,其中一位老妇道:“当代家主似乎比先代更加美丽,像极了当年的虞姬殿下。”4 E, p- c% E; r5 x+ G

) B8 }. r  z1 P. T- m提起先代,几人都有些伤感,道:“先代去世时才三十多岁,那般善良美丽的可人儿,怎有人下得了手。那崎国之人着实该死,该死。”/ N- @' g/ r  V

  \' F& [  [3 o& z1 L沉默了一会,一个老妇感嘆道:“说起善良,先君可真是如菩萨一般,这天下诸侯没有一个比得上她。当主的声名似乎就不如先代了,今日来的另一位殿下,恐怕就是有名的藤原骡子了吧。”世人以骡子来侮辱由平民所生的贵族,可谓恶毒。( I6 r8 y3 B( n

: N" E1 X* Y) z+ |8 I- _那名叫松平的老妇怒斥道:“菊千代,你怎麼可以这般侮辱当主近人,若你的女儿生出贵人,你也要叫你孙女骡子吗!?”
( o+ W# m' {& i. ~; I( A/ q
4 Z* ], T8 P9 k菊千代满脸羞愧,抽了自己一巴掌:“我这舌头,真是要生烂疮的。”  @# D) C5 k! d! x* W

) q% k9 m8 y) d. m, |几人便不再言语,各自想着心事。* c& U/ @2 g4 R% _

; ^9 ~: ~! Q" Z" [) \上了马车,龙襄便随手把披肩脱掉,立刻从清纯的玉女变成了妖媚的魔女。这件衣服是花之宫町最大的衣饰殿凤羽林在她成年时送来的礼物,仅仅依靠几个暗扣就可以完成神女和妖女之间的转变,素色的色调为龙襄所喜爱。龙襄将竹姬拥在怀里,轻轻地问:“小竹姬的母亲喜欢什麼东西?”
8 u! y% h( b. d$ L. b* m
6 _- n$ k, ?# S" F8 L竹姬歪着脑袋想了一会,道:“唔···妈妈喜欢吃寿喜烧,不知道算不算?”
& F. q- f+ `/ y0 R
) Y; I# B7 M) L9 C* X, q" [* N, E- E龙襄扶着额头,头痛道:“算了,明日我们去好好在町街逛一逛,随便买些吧。”
9 n& @, i& l  T8 H- D7 v: Y3 M2 Z3 m8 y/ ^. V
当晚,奉行所的官员设宴款待龙襄二人,龙襄再次艳惊全场,也让许多当年老人泣不成声,感嘆先君再生。参加宴会的还有许多破落贵族或小贵族的后裔,个个都是美人,皆穿着暴露而性感,只希望求得龙襄一夕之欢。看到竹姬后,恨不得用眼睛把她烧死,自己顶替上去。龙襄发现了这种失礼的眼神,一个瞪眼过去,便吓得众女低下了头。
' l) n- \/ y* I2 s# ^; B; Z9 }* |- K2 c, r% C9 p) B4 P
龙襄今晚参加宴会,本打算穿一件紫色的正式宫装,可这件衣服用的是她原来的尺码,微微隆起的小腹尚且可以松些带子,但两只硕大的乳瓜却怎麼也遮掩不住。还好有随队的女仆聪慧,只用了几刻锺便将原本传统而保守的宫装改的极尽香艳之能事。' a+ p4 e: t( _$ B

# c/ j; b3 ~( A/ S* R改进后的宫装大大的将胸口敞开,露出了大片粉嫩的肌肤,将领子向后反折,形成了一道极具立体感的褶皱,更是将她性感的乳房挤在一起,形成了一道让人很不得钻进去一探究竟的乳缝。整件衣服看上去没有任何着力点,仿佛龙襄稍加走动,整件衣服都会落下,让所有参加宴会的人尽情欣赏她妖嬈的胴体。但事实上整件衣服利用一根带子和几根透明的丝线,便将其牢牢地固定在胸前。因为衣服上身抬升了一部分,所以小腿便会漏在外面,灵巧的女仆们便干脆彻底打开宫装两侧,设计上颇像龙襄前世见过得旗袍样式,但却更加大胆,开叉几乎开到了龙襄侧腰。为了美观,她干脆没穿内衣,只要随便一抬腿她人便可欣赏到她胯下的神秘花园。( O. y9 `- n' v4 b7 Y  t

3 \, u2 v" }/ i穿上这件衣服后,就连龙襄自己都被惊艳的说不出話来,几个为剪裁而忙碌了许久的女仆更是兴奋地又叫又跳,香姬更不用说,但看她下身支起的小帐篷便可一目了然。整件衣服穿上后并不舒适,甚至需要她随时依靠自身的强大控制力才能保证不走光,但龙襄却恨不得让全天下的人都欣赏此刻的自己,用眼光强奸她的肉体,光走几步,她便觉得自己的小溪都有些湿润了,幸亏此世龙襄能随意控制阳具,否则便要出丑。
) J) h- T1 t' |3 `8 h$ Q; ]# I4 M( d$ l& Q( d
龙襄作为家主参加家臣为其主办的宴会,自然有许多仪式。龙襄正坐在位于大殿最上方的主席上,原本充满威仪的姿势现在却显得十分香艳,只见龙襄盈盈跪坐,整条美腿和性感臀部全部暴露在众人面前,但衣衫的下摆却恰好挡住了桃源秘处,让现场年轻的贵族们恨不能立刻衝上前与其盘肠大战一场。  H5 V- o, x" k

8 {/ [' ^( z; V+ l8 ?% y, g龙襄的惊人穿着让所有人都没了举行仪式的心思,简单过场后,便依次端上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各色美食。小菜,浓汤,炸品,煮物,生鲜,蒸肉。依照古礼,龙襄可享六鼎之盛,只见摆在龙襄面前的六个小鼎中各有一样人间珍味,随便其中一道菜便价值千金,却是有些逾礼了,因为这是礼敬天子的美食。但臣下的的心意龙襄却不想辜负,便一一品尝。最后,由临时担任祭酒的町守礼祭天地后宴会便宣告结束。, c/ z* d4 `: M* P% [- W9 K. k
9 J* t) ^* ^; R* E4 f
在之后的几十年里,这场宴会一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颂扬着花之宫的豪富和美貌,花之宫当晚被称为花织的礼服样式也让各方诸侯争相效仿,流行一时。# M1 ~/ Z; R# c: _8 d
0 D* r  F+ O8 i% I6 r) u! K. n
' Y1 m! x0 x" `  D- L$ W5 G  D
【解压密码】:1234
& b  ~( r0 c7 Z) Z; Q- C6 X  h【下载地址】:http://www.ibuspan.com/file/QUE4ODY1.html: q# k! G/ I' w, i
  M* F7 G+ k$ |' L. s
. ]/ F9 Q3 z9 [/ n

回復樓主 親!! 早上好! 心底有WK、心情就會飛翔,心中要個希望、笑容就會清爽!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info@waikeung.net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