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155 回復:0 發表於 2017-1-4 15:40:27

尚未簽到

發表於 2017-1-4 15:40:2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人妻女教师之傅菊瑛》(全本)作者:御马迎风 TXT [複製鏈接]

《人妻女教师之傅菊瑛》(全本)作者:御马迎风  TXT
2 k, l9 p1 e; ?【内容简介】
. V. Y. h$ [, v. K+ y; {: v
. p4 m2 P2 u: h% Q& K, F! P6 E  杨野不安的来回跺着步,每一分钟都彷佛一年般的难熬,早早就打发掉家中所有的佣人,一个人独自等待着心目中的女神——美女教师傅菊瑛。7 ?4 L' V2 ?; v& A) x
4 k8 W! l. I5 y
  终于门铃响起,心慌意乱的跑去开门,门一开,门口所站的正是自己魂萦梦系的女人,他急忙牵起刻意打扮过,盛装来到脸上带着羞涩的傅菊瑛的手拉着她进来,想不到傅菊瑛把手用力一甩,杨野呆了一呆:“怎么了?”6 A/ _$ i+ P: G' q7 [; y3 t

' T% X3 Z8 u: J8 o# d, W7 y  只见傅菊瑛心如死灰,带着平静的语气说:“我答应你的条件,这三天随便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一切免谈。”6 y7 G2 `" }5 F7 q2 f5 P4 Z
2 _9 \. @# I+ s+ _" d
  “什么条件?”杨野吞了一口口水,此时别说一个条件,就算傅菊瑛提出一百个条件,杨野也会答应。  q- _; i4 T; v- P" e( B# p2 P
+ h* s1 R! M$ n0 h# [
  傅菊瑛开口说道:“三天过后,你我之间便没有任何瓜葛,我永远不想再看见你,就算路上碰到也要装作不认识。”杨野一听自然满口应允。
' E7 W6 F3 O" z. X& m( O. \8 p1 C: K9 B# r: w8 U
  傅菊瑛被杨野带进了卧室,拿出来一条浴巾给她,吩咐她去冲个澡。一听到水声,立刻趁机打开隐藏在卧室中四台精密的摄影机,将镜头对准床上的每个角落,再将绳索、手铐预先藏好,接着坐在沙发上,静候美人出浴。
/ o2 Y1 ~) ?  [7 {" {& m) K$ p- B3 B  Y$ \
  过了大约十多分钟,傅菊瑛全身只裹着一条浴巾,双手紧抱胸前,低着头走到杨野面前等候他的吩咐,杨野站起来用食指轻托着傅菊瑛的下巴,一张闭起双眼羞红的俏脸出现在眼前。
$ n: X1 k) R6 b  t1 E  N+ e7 k4 M# I* A3 _' J
  杨野仔细的欣赏着羞红脸上每一个部位,这时杨野将傅菊瑛的双手从胸前放了下来,方便欣赏傅菊瑛雪白的乳沟,突然杨野将浴巾扯了下来。
" F2 P  d# d9 }8 I8 L; G4 N& D; {! w8 ^) }/ A
  傅菊瑛一声惊呼:“啊……”完美诱人的身体赤裸的呈现在杨野的面前。# G& Y3 e2 C2 e4 v2 R

% }4 X; T/ `4 |  傅菊瑛在也忍不住掉下泪来,她从未想过会有丈夫以外的男人看到自己的裸体,更何况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学生。同时间杨野一阵晕眩,喃喃自语:“世上一定有一个伟大的造物者,否则怎能创造出如此美丽,毫无瑕疵的胴体。”
& g( v( f5 L% y5 Z3 l4 p& W/ S0 B9 |
  此时傅菊瑛双腿一软,几乎快跌倒,杨野趁势将她抱起,走向床铺轻轻将她放在床上,抚摸着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最后停留在她白晢的椒乳上,轻轻拨弄着粉红的小乳头。
7 y1 J' k  X" e4 G( j/ [! h3 m! Z" J! G& z
  傅菊瑛此时心情极度紊乱,对自己丈夫的不忠,出卖肉体的悔恨,被自己学生玩弄的羞愧,再加上杨野高人一等的挑逗技巧,让她内心深处的肉欲渐生,不由得发出闷哼声来:“唔……唔……”
2 P4 v: F/ h: W: W* l3 H" Q. D# K6 _9 u' V$ F
  杨野见时机成熟,慢慢将傅菊瑛双脚张开,想要一窥美女最私密的地方……不料傅菊瑛突然双脚一合,惊叫:“啊……不行,不能看那里……”) _/ w9 i; a1 P) L: W' h
% X8 @1 h: E4 o4 C" y, S
  杨野暗自冷笑,突然将傅菊瑛身体翻转过去,美丽的背部曲线,完美的呈现出来,杨野立刻坐在傅菊瑛的臀部上,迅速抓住傅菊瑛的纤纤玉手,取出预先藏好的手铐,将她铐上。! H! j6 Q, x% j( g0 O# D$ k
( ~! x2 t, U" Z4 b6 g/ @4 z7 ?/ M; R/ v
  傅菊瑛大吃一惊,惊恐的大叫:“啊!杨野你……要做什么?快放开我!”% ^* @  T+ }2 S1 i3 X
6 ?3 D1 J9 q4 ?2 d+ @$ ^0 F
  杨野一语不发,接着取出绳索,将她双手像麻花一样劳劳绑住,又取出另一条绳索将傅菊瑛丰满的椒乳上下绑好,再将她的双脚脚踝铐在床头铁栏杆上,身体好像对折一般,整个小穴与肛门完全看得一清二楚。
  o/ n+ M6 y3 k) r2 g. K' n) l1 Z0 e
  “啊……放了我,杨野,不要这样,不……不要绑我。”傅菊瑛哭喊着。
. ~* Z$ a) ?5 j/ o$ k! {: L; S0 o* Y' @6 S" O; }* e' u
  杨野起来脱光衣服与裤子,脱到剩一条内裤时,上床侧躺在傅菊瑛的身边,将左手伸进脖子下方,由肩膀向下握住傅菊瑛左边的椒乳,右手直接握住傅菊瑛右边的椒乳,伸出舌头不断亲吻、舔舐着傅菊瑛的粉颈。5 e  w+ h2 j' ^. p6 l) r; K& t
7 W: h' m" M" I- R$ A. h, m5 w
  “我不要这样,啊……求求你,杨野放了我,啊……那里不能摸,啊……不要、不要啊!求求你。”傅菊瑛苦苦哀求着。5 \% c* T' q' n9 m' r

. C9 `; @: q, v  杨野毫不理会,原来握住椒乳的右手,深入双腿的股间,手指开始在娇嫩的唇缝里挖弄着。
/ z( M* Q8 {; K& ]8 p5 a  G6 k! J- D' L1 W6 a& U, F
  这时,傅菊瑛依然叫着:“不……不要,啊……快放开我。”傅菊瑛不顾一切的喊叫,用尽力气扭动、挣扎着。
, Q5 n: F$ ]( [! C) l% z8 C& {2 j1 b
) F' Z( U+ [% h0 y: B/ k: b4 _  此时傅菊瑛感觉到杨野的嘴唇碰到她的额头,并慢慢向下滑动,开始舔着她那紧闭的双眼,身体不由得打起寒颤:“啊……不要,啊……好痒。”傅菊瑛从未被自己的丈夫舔过眼睛,所以不知道‘痒’这种感觉包含有刺激官能的作用,这种微妙感觉随着杨野的舌头从眼睛到了耳朵,并且在耳垂上更强烈亲吻、吸吮着。
; ~/ L% y( X& L$ |7 G3 r$ x9 E, a& w
4 Y4 M5 C7 e* X  W* F3 O  这时,傅菊瑛心想:‘啊!好奇怪的感觉,怎……怎么会这样?’全身无法动弹的她,只能不停地蠕动着娇躯聊作排遣。在杨野特有的耐性一路舔舐下来,就是不想有欲念,也由不得自己了,所以不自觉得深深叹了一口气:“啊……”
0 ]( p! ^$ m; j' q, y0 s! B$ Y6 ^# A* ]+ T3 J% t0 ]! R6 e# O
  嫩穴中也渐渐泛湿了。
( x' o! {1 W7 }2 n+ q! q! L* r9 n* g4 d; ~& P
  杨野察觉出傅菊瑛的反应,顺势将舌头伸入她那樱唇里,不停地舔齿根及口腔,傅菊瑛忍不住发出声音:“唔……嗯……嗯……唔……”  V1 R  X  Z" z- M( `8 c
' m# t$ x7 R! H  W
  傅菊瑛对自己感到惊惶,本能地用自己的舌头想把杨野的舌头顶出去,没想到却被杨野吸进自己的口腔内,无法逃离。口水不断的从嘴角流了出来,傅菊瑛无力抵抗杨野舌头的力量,结果口中的每一个部位都被杨野的舌头舔来舔去,不得不吞下不少杨野的口水。
, p1 a3 D% V' j) i& m  |& t0 `- U$ o5 S8 k
  这场性凌虐才刚刚开始,但是傅菊瑛却已经在杨野的舌技之下,人已无力,头已昏沉,感觉上彷佛杨野要将自己的身体吸乾吃净一般。5 k0 Y1 I5 a* n5 f+ ~$ w9 p
: I8 c1 E5 q- o' \% Q
  不知过了多久,杨野才将舌头从傅菊瑛的口中退了出来,接着将目标放在上下有绳索捆绑住的那对椒乳,杨野一手玩弄乳房,用舌头舔着另一个乳房,由下往上,忽轻忽重的舔舐着。
+ S" b% b0 K. F/ q# \4 p2 p0 `" U4 t
  此时傅菊瑛全身开始冒出汗来,呼吸渐渐的沉重起来,杨野见时机成熟便卷起舌头,像小鸟啄米般挑弄着傅菊瑛那粉红色的乳头。2 R. p% D$ d6 M
" ~2 J* Y. r$ E5 E/ S+ M
  本来傅菊瑛在自尊心的驱使之下强忍着不叫出声,此时却再也忍不住叫了出来,“啊……不行了……杨野,别……别再舔了,啊……我受……受不了了啊!' P- q+ j; }/ P  x% S+ n1 m
0 X2 G8 k, Z6 f
  啊……”& _/ O) t' h; V
4 _2 f# q- N, G
  杨野丝毫不予理会,因为他很明白傅菊瑛的自尊心已经被他彻底摧毁了,不管将来两人会如何,傅菊瑛已经注定一辈子忘不了今天的一切了,所以他进一步往下舔,详细又有耐心的舔着傅菊瑛每一寸白嫩的肌肤,直到舌头在她的肚脐停了下来,一进一出,一快一慢的挑逗着……“啊……真的……不行了……好痒……杨野求求……你,别……别再欺负我了,啊……好痒……我受……受不了了啊……啊……”傅菊瑛不断的娇喘求饶,她一生从未经历如此长时间的前戏,如此狂乱刺激的官能享受,她不只卸下身为老师的端庄严肃,更是忘记女人的矜持,脑中、心里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那便是——‘乱'.5 p; M  a2 O0 T! N
# y# q* l7 D- D6 m4 I+ m+ @' f
  杨野再接再厉,往傅菊瑛的小腿肚开始舔吻,慢条斯理的舔到大腿内侧,傅菊瑛此时此刻已经再也忍受不住,大声淫叫着:“啊……啊……好……好奇怪的感觉,啊……怎会这样?啊……”就在这个时候,杨野的舌头已经逐渐接近傅菊瑛的嫩穴……傅菊瑛突然惊觉,尖叫一声:“啊……那里……不行……别再舔了,不……不能……看。”傅菊瑛为了保护最后的一点尊严,作出明知无用的抵抗。
' n  t4 b1 p$ s5 B3 e! L2 R' w0 w  n- z: ~: Y- G) G
  杨野笑着说:“老师,您的花丛都湿透了,让学生好好的为你清理乾净。”7 r4 b* N2 q% u2 q0 M6 c+ b3 p
" t5 c5 e4 A' Y# V7 C: o
  “啊……不要啊!杨野,啊……”傅菊瑛哀羞的恳求着。只听见杨野吸吮时所发出的声音:“啾~~啾~~啾~~”傅菊瑛不停地摇着头,哭叫:“啊……别……这样,啊……好……害羞……好害羞……”
7 R1 ~) F/ \  o, I
$ w& s" w( M# _7 T  `3 C7 d  杨野不只吸吮着傅菊瑛的淫水,更不时将两片鲜红的阴唇衔进嘴里,用舌尖舔弄着,最后才用卷起的舌尖轻啄着傅菊瑛的阴蒂,此时傅菊瑛已陷入极度迷乱的感官刺激,布满汗珠的身体疯狂地扭动着,更加显得全身散发出妖艳的媚态。
! E6 w- A  F1 p
2 {. \/ V* g+ z: I- H4 H3 e  杨野终于停了下来,脱下内裤,巨大的肉棒昂然挺起,傅菊瑛一看,不紧倒抽了一口凉气,惊恐的表情,睁大的双眼,难以置信的说着:“啊……不……不可能,这……这么大,放进来我……我会死的,不……不要,别靠近……别靠近我,求……求你,救命啊!”
$ I8 T  `9 w$ p  B% b& o4 G6 n1 x8 O- M. n
8 b2 G, R5 A8 W. l  p  杨野的肉棒活像是一枚小型的炮弹,阴茎部份比龟头来的更粗大,之所以杨野性交的时间比正常人长得多便是源自于此,阴茎将嫩穴撑大,龟头磨擦的阻力变小,当然不容易出精。
" H( s4 y6 s5 ^3 ?- s0 @) I% O1 u2 C8 L: Z% |( J
  杨野将巨大的肉棒在阴蒂处不断磨擦着,傅菊瑛害怕到全身发抖,苦苦哀求着:“杨野……拜托……啊……放了我吧!如果……硬放进去,我……我的身体会裂开的……”/ W" e) H/ B1 @, F  f- I
- C! e# `0 P3 C! a/ ?  G% T
  杨野想起以前抛弃他的女人,不禁咬牙切齿,把心一横,将自己的肉棒缓缓插了进去,龟头部份隐没在傅菊瑛的嫩穴里。只听见傅菊瑛大叫一声:“啊……不……不要,快,快……拔出去,啊……啊……你……你的太……太大,啊……啊……人家……受不了,啊……”
- Z% s$ [, y. _* j. P. _" a0 z
8 ]" i7 {  |$ B( ^: o, M  傅菊瑛的嫩穴实在太紧了,杨野用力往里面插,傅菊瑛已经痛得泪水直流,拼命地扭动娇躯想要闪躲,但是全身被绑得紧紧的,无处可躲,只有哭着哀求:“不……不要再插了……啊……进不来的……啊……饶了我吧……啊……啊……啊……不可能的……啊……求求你……啊……不要勉强插……啊……插进来……啊……”& H2 h9 V7 ^/ X' {% X+ r) @

# o4 u& `- s' y( Z$ @  o  n4 K  杨野故作温柔问道:“老师,不想再继续就回答我,你是不是我的女人?”% h- B8 F6 E+ C! ^( E
* d+ r$ V; n6 p' Y* t; ^3 \% t
  傅菊瑛大口喘息:“啊……不……我不是……”话没说完就听见傅菊瑛一声惊天动地的惨烈哀嚎:“啊……”随即两眼一翻,痛晕了过去。
" z) C, J* W9 \5 e4 A: x# ]: h& E
  |0 N6 Y; k5 I, o, M* f  原来杨野一听到傅菊瑛回答’我不是‘便腰杆一用力,整支肉棒完全硬插入傅菊瑛的嫩穴中。杨野终于干到自己最憧憬的女人,看着被自己干昏晕过去的美人教师——傅菊瑛,不禁心花怒放,大声叫着:“我到手了!我干到了!我干到了!我终于干到傅菊瑛老师了!”
& O* f3 c' P! F+ r6 U6 B" W7 i' |( n# N5 s/ H8 D- b& b/ f
  随即又心想:’这个女人小淫穴的紧度,可以说不在我所干过的处女之下,生过孩子的女人怎么可能有这种紧度?我的眼光果然没错,这个女人实在太正点了,而且,她的阴道所能承受的扩张程度更是我生平所仅见的,以前的女人只要被我一插,阴道立刻裂伤出血,没想到她的阴道居然又紧又能扩张到把我整支肉棒含进去而不受伤,实在是万中无一,女人中的极品啊!‘杨野亲了亲昏迷中的傅菊瑛发烫羞红的香腮,说道:“老师,你是我梦寐以求的女人,是为我而生的女人,给别的男人干,实在暴殄天物,我也决不允许,总有一天,我要将你从你丈夫的身边抢夺过来,一辈子只能跟着我,当我的专属女人。”% Y- o' `6 h) J8 Z% A* o0 z- \

/ M: ?! x9 ^$ ?1 |1 X: m  傅菊瑛在昏迷中仍然峨眉深蹙,似乎在昏迷中依旧无法忍耐肉体所承受的痛苦,看在杨野的眼中多了一份凄楚的美,杨野忍不住内心高涨的欲念,肉棒慢慢的抽插了起来……“嗯……啊……”阵阵剧痛传至脑神经中枢,使得昏迷中的傅菊瑛终于悠悠醒来,当她发现杨野正在自己的身上驰骋兽欲,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使她哭泣着开口求饶:“啊……不要啊!杨野,我……我好痛,求……求求你快拔出来,你会……把我的身体弄坏的,啊……不行了……啊……真的不行了!”
5 z: w$ s# k7 x, }5 V) v/ r5 L- a5 w; p6 j+ y- N8 X
  杨野淫笑的说道:“嘿!嘿!嘿!老师,好戏才刚要开始呢!我一定要干得你高潮连连。”说完,便加快抽插的速度。* A4 c# \9 M& C& e9 }& i
/ p: \! f  |, m" T8 W* l# d9 X. ^
  “啊……我……我快死了,啊……不要啊……不行了,啊……”傅菊瑛娇柔的身躯,禁不住杨野加快速度的抽插,再加上高潮的到来,子宫一阵收缩,终于不支又昏了过去。8 I4 m8 Y) r8 ]0 x) y

7 y: [8 E3 K: B  此时的杨野全身充满兽欲,眼睛布满血丝,不再理会傅菊瑛是否承受不住,用最快最猛的力量抽插着傅菊瑛的嫩穴……突然间惊觉一股吸力:“咦!这……这个女人的小穴里面……居……居然会吸吮,这实在太美妙了!这……这个女人太……太棒了!”正在雀跃不已的时候,傅菊瑛又痛苦的醒了过来。
8 f: P0 J" X8 j: [4 \  d$ E2 c. W% t  W, }3 P
  杨野兴奋的说:“老师,你的小嫩穴实在太棒了,夹得我好舒服。”4 S0 d1 A. O4 ?8 ?6 z
# q4 c2 i/ K  U) G- P$ X
  傅菊瑛痛苦的哀求着:“不……不要了,啊……拜托……啊……够……够了吧!啊……啊……求求你……啊……不能……啊……再干我了……啊……”! z5 _: M+ G+ G+ w
0 t& t8 x+ p+ _2 N1 I
  杨野问道:“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知道吗?”1 m/ X* s9 O, h7 \8 G; h/ j

* D  P/ A2 Y& A- ^4 o  傅菊瑛此时又再次达到高潮:“啊……不……啊……不……啊……啊……”, C& U8 r* {- Z% c
% e" r1 p" P2 }0 \, l$ E  x
  杨野做着最后的冲刺问道:“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知道吗?快回答!”9 Q, Z  |1 W3 W' l
( w- b( c+ g/ k. r! j& a
  傅菊瑛不停左右摇着头,乌黑的秀发散乱的飞舞着,腰部不时的挺起,胸前一对雪白的椒乳因为杨野的抽插而不停地上下摇晃着,一幅销魂蚀骨的画面不停地满足杨野的视觉享受。
, c0 k! M. T/ V! \. m% l+ a7 M% K) i( r6 f$ i! z
  傅菊瑛狂乱的回答:“知……知道了,啊……我……我是你……你的女人,啊……啊……”痛苦与高潮的交流,天堂与地狱的反覆经历,使得傅菊瑛最后一层的保护盔甲——’理性‘,终于被杨野攻陷了。
/ j, E5 j  h7 {' O0 H+ z
/ [; p: I9 C: z2 v  “老师,我要射精了。”杨野终于感觉到要出精了:“老师,我要射在你的子宫里。”
: u; s& k; i* I7 l- |: h* j. w
  R7 o0 p3 w+ `3 Y' T9 ^! M1 q5 I  “啊……不……不可以,会……会怀孕,啊……啊……不要啊!”傅菊瑛惊恐的急忙拒绝。* p9 d# L" V6 |& P( V: @/ p8 ]

: |$ q- _9 V. z- x* O  “老师,我就是要让你怀孕,啊……我要射了!”杨野故意说道。: N4 T+ ^& n4 e4 @

% C7 C! i% j5 {3 d2 A( F  “不……不要啊……杨野……求求你,啊……啊……别……别让我怀孕……啊……快拔出来啊!”傅菊瑛娇喘哀求着。5 v" T: N$ X& z, V4 |" a+ O

% L! P1 E3 S" z. T  杨野跟本不理会:“来不及了,老师你认命吧!啊……”一泡浓精射到了傅菊瑛体内深处。7 z1 v' `7 O$ @( u3 G
3 V% l1 Q- ?" w9 {" X1 m
  只听见傅菊瑛一声哀嚎:“不要啊……”随即又第三次昏晕过去。8 l' A! }# o6 P/ r: B$ A; a; U$ t9 @
) V% r2 D2 a1 B: P1 E( r
  不知过了多久,傅菊瑛迷迷糊糊中,觉得有湿湿滑滑的东西不断的在脸上移动,接着下体剧烈的疼痛,迫使她醒了过来“啊……痛……好痛喔……”傅菊瑛像在梦呓般的呻吟着。
0 l5 t4 S. p# ^( U1 p
8 a. W$ F& Q! |  “老师,你醒了!”杨野笑嘻嘻的问着傅菊瑛。6 [. P9 q: t. O0 q

* m3 S5 L: U8 E2 M4 y  傅菊瑛这时才知道是杨野用舌头在舔自己的脸,而且他的肉棒还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尚未离开,哀怨的说道:“你……你该满意了吧!杨野,可以放开我了吧!我那里真的好痛。”说完后便低声饮泣着,难以自己。
$ h$ Q! P, a2 ~* l+ v8 K6 s2 g, [/ I2 }; a4 [
  杨野笑道:“老师,才刚刚热身而已,还早呢!请你慢慢享受吧!哈哈!”, H5 _, b# O* f- v1 \0 {' `' g: [. x& t

% i4 }' Q. ~& y* t! Y/ ?, e  说着,肉棒又渐渐恢复精神了。
# a8 L! }5 W' j6 l( C1 }! ~/ B- y# i- o2 \
  傅菊瑛发觉插在自己身体里的肉棒又变大了,无力地摇着头:“啊……不要啊……我……我真的不行了,这简直好像地狱的酷刑,啊……我受不了,啊……啊……啊……”1 ^, }2 w9 r) a; y; {

6 R1 `7 u; G* d3 I1 x* ^  杨野边干边说道:“老师,我一定要彻底征服你!”之后,只听到傅菊瑛不断的哀嚎、哭叫、呻吟着……杨野足足将肉棒插在傅菊瑛的嫩穴中超过五个小时,期间共射出了三次的精液,将傅菊瑛的子宫装的满满的,才依依不舍的抽了出来。只听见傅菊瑛一声惨叫:“啊……”杨野立刻将一枚跳蛋塞进傅菊瑛的嫩穴中,不让精液流出来,并且告诉傅菊瑛:“老师,你就慢慢受孕吧!我要你怀有我的孩子。哈哈哈……”
4 h4 c5 F; _- D
% b/ u# u8 e4 |  语毕,便躺在傅菊瑛的身边,搂着傅菊瑛的娇躯,呼呼大睡!
: _! X; i% m; M/ J' d
8 B/ I( L: x- K  I  傅菊瑛心如死灰,绝望的哭泣着……
3 ]; H4 [5 g2 Q" e
: X4 W; v0 i# `6 B4 _9 c* g  清晨,在一片“叽叽喳喳”的鸟叫声,以及太阳的曙光中,揭开序幕,在豪宅中,一间金碧辉煌的卧房里,松软的床上一片紊乱,上面睡着一位全身被捆绑美艳动人的女人,她趴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昏睡着,全身散发出一股妖艳诱人的美感,一看便知昨夜是经历了一场多么激烈的性爱,床边坐着一个全裸的年轻男子,正在仔细欣赏这个女人……他喃喃自语说着:“美,实在太美了!尤其是做完爱之后,全身皮肤更加光滑柔嫩,你是拥有天生媚骨的女人,我一定要将你的天性完全的激发出来,我最爱的傅菊瑛老师。”
; ]# T  _0 F$ Z$ _1 O! V5 j( Z3 C
) [  B) C# K; C  杨野将傅菊瑛的丰臀抬高,在肚子下面垫上了两个枕头,让傅菊瑛跪趴在床上,整个肛门与轻微红肿的嫩穴完全呈现出来,杨野不禁赞叹:“哇!好正点的肛门。”说完便忍不住卷起舌尖轻舔着傅菊瑛肛门,每一道皱褶都非常仔细的舔舐着。只听见傅菊瑛从鼻孔传出微弱的娇吟:“嗯……嗯……唔……”  {, g) z. d6 J

. L4 t) Y) d( z6 d" W  舔了好一会儿,杨野才满足的抬起头来,边抚摸傅菊瑛的丰臀边说:“这美丽的肛门,就等到老师完全属于我的那天,再来享用,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先做,这次就先放过你。”8 q& W0 n9 P; T1 @

6 G* A, _/ d7 M8 U+ [) a: E* d; g, u  接着杨野从冰箱中取出一瓶注射用安眠药剂,慢慢注射进傅菊瑛的静脉中,傅菊瑛微微一声轻哼,不久便人事不知了。
- U$ H( Z) H% y2 X. C, E/ _" k( g4 ~9 L; m/ E2 j! T
  杨野从抽屉里拿出电动刺青的工具,在她的嫩穴与肛门之间靠近大腿的地方慢慢雕琢着,不知过了多久,杨野才抬起头来,深呼吸了一口,说道:“老师,留下个记号,证明你我曾经肉欲交合,更宣誓我要永远占有你身体的决心,哈哈哈……”仔细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朱红色的四个字——’杨野专用‘.
) Z- A) u2 Q1 R7 K* t0 Z7 d+ I/ o6 D
  “嘤……”当安眠药的药效退去,傅菊瑛渐渐醒来,发现自己趴跪在床上,杨野正色迷迷的看着自己,想起自己最私密的地方被杨野一览无遗,不由得又羞又急,连忙转身侧躺着:“啊……杨野,够了吧!你要的都已经得到了,别再羞辱我了,求求你,解开绳子放了我吧!”
( b5 x$ y, i; V) Z) q3 {8 [$ x
0 g. R7 S, p/ p4 ~7 o% k" [  W& s% k7 _# ~0 g9 e: v2 v( K
【解压密码】:999
4 ~. E4 p6 z  F1 b$ x【下载地址】:http://www.feimaott.com/file-713635.html: J4 ?4 f# C0 T- S8 l
【下载地址】:http://amtnic.com/file/c04e8cd637307c79.html' ?  H- I5 _/ Z; D. L# k0 _8 D/ {
【下载地址】:http://66yp.cc/file-1149111.html
2 y8 A5 E7 o' j- ^; L" h. w
. {* {( c) c9 f" p8 i

回復樓主 親!! 早上好! 心底有WK、心情就會飛翔,心中要個希望、笑容就會清爽!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info@waikeung.net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