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190 回復:0 發表於 2017-1-3 19:05:34

尚未簽到

發表於 2017-1-3 19:05:3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母子奇缘》(珍藏全本)作者:未知. TXT [複製鏈接]

《母子奇缘》(珍藏全本)作者:未知.  TXT
' R- a- x" \$ a. G! @- b2 N- w【内容节选】:$ D! v9 s3 z4 a3 x  }4 F
  他见她答非所问,便忧郁地说:“我觉得,你嫁给父亲太委屈了你。”还未等她回答,他接着长叹一声自言自语道:“唉,天公不作美,使我生不逢时。”
, w) |) |2 Q+ ]5 a+ S" _, I9 I6 H! q/ i+ P5 }, ^2 Q0 A
  她诧异地问:“小小年纪,哪来这么多忧伤和失望?” 0 i3 s6 g7 p5 R4 d/ f2 D7 h' z

# p% G! e! x( }  m; a  他说:“妈咪,我在想,假若我能早生十几年、二十年,我一定要娶你为妻子,可惜我生得太晚。”
8 H) z3 {4 ^4 d1 i  a3 k1 v( o6 u# w& G6 R
  她被他的异想天开逗得哈哈大笑:“我的乖儿子,不要想入非非了,要从现实出发,多考虑你的未来。我很奇怪,天下有的是年轻美貌、聪明活泼的女子,你为何偏偏爱上了象我这样的老太婆!” # U* |' m* Z; N5 a% A
& @! g  W4 |9 I7 R1 u  |% e
  “不!妈咪说得不对,妈咪一点也不老!你那婀娜的身材、姣美的容貌、聪慧的眼睛,看起来仍然是豆蔻年华;再配上你那渊博的学问、典雅的风度、迷人的韵味、成熟的气质,天下之大,也难再找到一个,所以,每想到、看到妈咪,常常使我心动,不能自持!”
6 g( ^' L. b; R, i! b! C
% w+ b: C! E* F: v3 I; {  她的脸不禁一红,听到阿伟的赞扬,她高兴,也有些害羞,一时不知说什么话。
2 o7 T  i+ G' g
& q& k  U0 F) Y( ?% d: d9 h: @  阿伟却一本正经地问她:“妈咪,请你说实话,如果我真的早生十几年,你能同意嫁给我吗?”
6 S+ H) }! P) b' E3 N4 F. d2 E% `0 P6 N/ ^" R) H" O- \( A7 f
  她笑睨他一眼,信口回答:“如果真是那样,我是求之不得的呢!你要知道,自你小时候起,妈咪就按心中白马王子的标准在培养你,而且是成功的。我每看到你,就似乎看到了我年轻时日思夜想的白马王子。所以,如果果你早到人世,又机缘凑巧,能让我们两人邂逅,那时,不用你主动找我,我也会千方百计追求你的,而且,我会全身心地爱你、选你当丈夫的。”
& `& |* L* @  @  |' j0 u$ o. z: @' w* j  r: X. D1 e
  说完,她抚着他的头发,心疼地问:“怎么样,妈咪说了真心话,这样你该满意了吧?傻小子,不要再想这些没有根底、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了,好吗?”
7 p1 ?% j- Z! B* o. [# D
( }; F9 T# I' `  r  他高兴地握着妈咪的手,说:“我很满意的,能让象妈咪这样的女子看中,我是多么高兴呀!妈咪,你在嫁给父亲之前,有自己锺意的男朋友吗?0 z1 ~) O1 l: ]/ N5 i0 [  t
这话使慕容洁琼突然想起了她那不幸早逝的恋人,十分激动,说:“我十七岁的时候,交了一个男朋友,我当时认为找到了自己的白马王子,非常中意。他长得和你一样魁梧而英俊、博学多才,而且很会体贴人,可惜……由於车祸,他不幸离我早去……”说着,她不觉流下了眼泪,并无意中揽着了司马伟的肩头。2 P9 @4 ]9 x+ r* m* Z$ N

+ ]9 V: z: C) ^. I0 K: _  阿伟为了安慰她,便象小时候那样把头埋在母亲的胸前,用手搂着她的腰,向她道歉:“妈咪,是我不好,不该提过去的事让你伤心。” 5 U, I+ t! p" t- d2 a( _: Y

; j, h) I) X+ n+ U+ s9 |  她说:“阿伟,这又不关你的事。”
- D2 _& U$ H2 m; K  c- Q# ]3 O$ r/ ^! r$ w
  两个人各有心事,相对无言。
# @3 E0 v& G2 H- ]
* h7 l4 @' ~! ~! a) b$ p8 I  阿伟见妈咪还在流泪,便站起来,拿出手帕为她擦泪,并把她搂在怀中,一只手轻轻抚弄她的头发,另一只手在她的背上和肩头抚摸着。后来,又捧起她的脸,在她的额头和眼睛上轻吻。 0 }7 N# j/ D/ @- x1 R

% ~& t( |) s2 R% n  这甜美的吻,使慕容洁琼慕然想起当初与爱人相亲相爱的迷人情景,她似乎感觉自己正接受爱人的抚爱,十分受用,便闭目任他搂着,也用双手抱紧他,把脸埋在他的怀里。 ) y% n# c! c7 x* L5 [2 q
$ R8 {+ F- C' I0 T
  正当她痴迷地沈浸在甜蜜之中时,突然发现阿伟使劲把她往怀里揽,以致她感到他的胸脯已经触到自己那被丝衣裹着的丰满的乳房,而且她还发现,他的生理也起了变化,下体硬邦邦地顶在她的身上,同时,他的嘴唇也渐渐由眼睛吻到了脸蛋,并在继续往下移去。
0 D3 Q4 M% S: B5 h8 O6 [8 A) W, \) ?# `+ T
  她急忙轻轻推开他,小声说:“阿伟,妈咪身上好累,我要回房去休息了。 ; p% Y! f3 s3 S6 p9 Y. s- F. C. Z
3 E+ Q2 l" w, h
  天已不早,你也早点休息好吗?”说完,她便站起身回卧室。
3 B7 z2 m- Q( F, M" u0 }" I5 k
( o+ l9 c0 v, ]) |# \' k% f7 a, Z  阿伟不放心,轻轻扶着她,送她到床上躺下。
  [( a* D4 p0 Z$ O: I5 A6 C5 j  }9 {1 [1 p- x. D
  她说:“你也早点休息。” ! w( T. I, q" x& f
" e3 n' X# B$ ]; L
  他颔首离去,并为她带上房门。
2 b$ R# q! e$ ~* \4 f4 P% l& P( \3 y* ^
  慕容洁琼和衣躺在床上,芳心极不平静。阿伟今天对自己无限迷恋的话语,是那么热诚,在她心中激起了层层涟漪。
& s1 u8 r8 p+ w- t" e: Q) i& T0 `
  她回忆着自己与阿伟的关系,似乎找不出什么理由会使阿伟生此非份之念,她百思不解……她又想,难道自己有什么不检点之处,以致引起了他的情愫猛涨呢?似乎也没有什么,因为自己对他始终保持慈祥端庄,没有做出过失态之举。
1 ^2 s3 c2 @% d' ]$ z, R
, o& C6 p' F; y  [  她又自问:自己对阿伟的感情有什么变化吗?想到此,她的心又狂跳起来。 9 k; F/ G/ g9 |  r4 _3 M; I/ ^

! [% J% r1 `' {. \, f. Q% x  她觉出自己感情确实也在变化,自阿伟大学毕业从美国回来之后,自己觉得他显得很成熟,英姿勃勃,十分迷人。每次看到他,自己心中便有所动;若是有一天见不到他,就有一种牵肠挂肚、坐卧不安、若有所失之感,而这种感觉绝对不是母亲对子女在外的牵挂感,而是似乎是情人之间的那种“一日不见如三秋兮”的怀恋心情。
4 c! u+ h0 L. y
& }1 e$ C; L' X% A6 P" L  有时,与阿伟谈得投机时,自己甚至产生一种渴望扑进他怀中、受到他抚爱的朦胧情愫。刚才被他拥抱时,自己心里一度感到好舒服、好甜蜜,真舍不得他放开自己。
0 ^7 b* j5 ~; H  M9 l- ^& T
2 t; X- S3 m5 u) K& w  想到这里,慕容洁琼好吃惊,她想难道自己真的也爱上了他?这个小冤家!
9 i4 l% D# G6 n3 Z+ i; p, U8 ~% t( g- f& N# n" m
  一向理智的慕容洁琼困感了!思绪纷乱! " r/ T; }' V- @

2 g+ \3 j: g0 N( j; w  但她很快理清了心中的乱麻,母子之间是决不能有这种情感的!她暗自下了决心,决不能任其再这样发展下去了! 1 j1 ^5 u6 L: t3 I9 ~
- l5 |- `4 P, }3 _! t2 m( i
  可是,阿伟那俊美的形象,却象一个驱不散、赶不走的魔鬼,一直在她脑海中纠缠着,不肯离去! 6 t: U0 X* e9 P/ u/ H: K3 Q; b

# ^4 X( o" t+ i% _  慕容洁琼,这个在生意场上的女强人、总公司里的威严女王、男人面前的冷美人,真的变得软弱了、没有主见了!
! ^8 S5 f' X6 ~3 {& L
, J- W7 i" G2 q$ e* Q! v  她辗转反侧,难於入睡,两行珠泪沥沥而下。
' j- c9 H% a4 o$ n6 `
: W1 c; C; t2 J+ i  R+ P. A8 q  正在这时,阿伟悄悄进来看她,他见自己亲爱的妈咪还在哭泣,心中十分不安,便劝她不要再难过。他见她满面通红,以为她有病了,把手放在她的额头试体温,还倒了一杯饮料放在她床边。
: o2 _( q+ B; \) U" Y8 e7 ]/ g7 f
+ ~& m2 {6 ^: U, b5 O& h! ^# E  阿伟是那么体贴,那么温柔,越发使她感动。她告诉他不必为自己担心,让他早一点去休息。
! p/ `8 d1 V1 g1 p, O; Q. ^" z9 ?# c) t+ V! L0 \
  看得出,阿伟仍然不放心,但最后还是一步三回首地离去了,走前还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 8 |! N4 E, {" J; x7 I/ I
2 k$ n. T+ s2 K# ~1 `: i- T( {
  她心里好冲动,真想唤阿伟不要走,留下来,搂着他的脖颈,让他钻进被中,抱着自己亲热。但理智胜利了,她没有允许自己这么做。
. Q! K7 p3 _! w4 z( l  V0 w' E' c0 T1 W. `
  阿伟走后,她闭目良久,才关上灯,闲上眼睛,但脑子里仍是一片混乱。她坐起来除衣,因为她长期以来习惯於裸睡,穿衣服是睡不着的。她脱光衣服后躺下,拿一条丝巾盖着胸腹,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 q+ {) b2 y+ [9 l8 B) u8 y+ F6 R
至午夜时分,她在朦胧间感到有个人轻轻在她的唇上吻着。她醒了,惊骇得睁大只眼!因为屋子里黑暗,看不见是谁,但从对方身上那特有的诱人气息,她知道这一定是阿伟。
1 \8 A" R, Z) P7 Y5 a. M. k
3 L4 ^) g" j8 ^) D/ B  她分析,可能他离去后仍然不放心,又来看望她,见她睡着了,不知怎地激发了好奇心,便有了上述行为。
# S! `0 d2 R3 p: S8 j3 l! m, L+ l+ D$ n4 V% D; F# u! |
  “这孩子真是淘气!怎么能对母亲这样轻浮!”她心里抱怨着。
5 K7 p) L9 ~8 n  E& q8 I# J) c: i+ t/ v: p  W4 [+ T
  但是,以她的高度的自尊心,深怕事情闹大,出丑人前;以她的处事审慎,在不明白他的动机前,深怕委屈了好人;以她慈母的的善良,深怕对阿伟的情绪加重影响,使他更加伤心。所以,她不便出声斥责他。 & ~: D3 w1 s) P; C
( Y9 J3 z; f, q# H
  这时,一只手在她裸露的肩头上轻轻抚摩;另一只手隔着那薄如蝉翼和丝巾,压在她的乳房上,慢慢揉捏。
! S8 u  f- K% p+ I* c, H8 ~
" Q1 }: h. n4 _7 }4 ?  她想:“这个小家夥也真是的,刚刚教给他一点性知识,他便立即做实验,过来想看看能不能挑起我的性欲!”
5 L9 e* S# K! V# Y! @4 J+ c6 D& ?5 O0 |) ?0 j
  她考虑他只是一时冲动,才会有此越轨行动,过一会儿就会离开,唯有诈睡不知,希望他能适可而止。 ( E5 \* m- l: `; r+ j  V8 G# ~
- E6 p! ?; x$ A& k0 m# S
  但是司马伟并没有至此罢休,慕容洁琼感到一只温暖的手伸进了绵被中,在她胸前光滑的肌肤上轻柔而拙笨地抚摸着。由於她习惯裸睡,身上本来就是一丝不挂的,所以一无所阻。 3 f! b) T$ _" {2 b

# _+ v) Z! d7 Y' z7 K: s' C  “这个小家夥,真是淘气得可以,怎么这样大的胆子!”她想。但她转念又想:“阿伟刚进入成年,开始对异性发生兴趣了,对女性的身体有一种神秘感,渴望探索一番,可是他没有女朋友,无处发泄,就来拿妈咪试验。唉,真可怜!”
9 H* y! U/ H' {/ ^- ?
) b; r7 s1 l9 w/ t9 v; S" N4 F' a  想到这里,她更不想去制止他了,只好继续诈睡。 # f8 M  ~: R4 G
! R) N( S6 G* R5 y. J
  那只手一开始只是在酥胸和乳房上留连,接着便往下滑动,在她的小腹上作圆周运动,继而又在那丛柔软的毛丛中来回地揉抚,弄得她全身肉紧,一阵阵颤战着。然后,那手直向下走,抚摩两片紧闭着的阴唇。 . t7 D9 z4 t2 [1 _  J6 O
8 r. o4 M1 q8 T
  司马伟见妈咪没有醒来,胆子益发大了,他竟掀开了丝巾。他开始吻她,从她的额头一直向下吻去,边吻边抚摩。
8 `) _0 K* F; ], Y& X8 k* C/ f( F4 ?, a5 s
  在吻到胸前时,他又用舌头舔她的乳晕和乳头,弄得她痕痒难耐,但又不能动弹和出声,只好强忍着。
6 C6 r" |5 V" J
+ R  m/ y1 {: C- F  D  他仍接着往下吻,舔完她的肚脐又吻到下体,有时那舌尖还碰上她那最最敏感的阴核,这一下子激起了她高涨的情欲。
% T8 x3 ^+ o2 Q: D# k
! x- ^) K/ ^0 N! ]$ V* e  她的爱液一股股地涌出,身子开始不停地扭动。她不能自持,只好两手抓住床边,银牙咬紧嘴唇,头也不由自主地左右摆动着,喉咙里发出呻吟声。她真有些后悔,今天不该告诉他那么多的性知识,结果自己却“自作自受了!”
' O3 W' D$ s& \( j- v
4 N8 s, A- I" r! K6 y$ m  阿伟听见了她的呻吟声,觉出了她身子的扭动。他怕妈咪醒来后,发现自己的越轨行为会生气,便停止了动作,悄悄离去。
9 f$ }/ V! d2 V; W4 q
* d) c" J% R# u+ u$ e  说实在的,这时,慕容洁琼的性欲已被他挑逗得波浪起伏、难以抑制,她已经忘记了什么是羞耻,也忘记作为母亲应该在儿子面前保持端庄,只感到下体非常空虚,渴望立即得到充实,反而怕他马上离去。 / o/ v) m3 q# `$ R0 [
# U% r* U5 H4 j( T3 I! f0 Y
  要知道,这二十年来,她在性生活上是极其贫乏的。尤其近十年来,丈夫已无性能力了。俗话说:“三十四五,如狼似虎”,这是形容女人在这个年龄正是性欲最强的时期。但是,慕容洁琼在性这个方面,可以说已经绝望,心已枯死了。
% o* K! {% v/ s5 W! ]- T0 ~
" |& [& b; ]0 a; k2 N0 t  她万万没想到,今天晚上,阿伟竟在她那枯竭的心田里灌进了甘露,重新激发了她的性欲,而且一开始就那么强烈! ) D) N  r6 k( L" R5 r4 n

& V8 Y  D4 w3 P$ m5 g7 v' k  她心中无限感叹:“是啊,我正是处在虎狼之年哪!我还没有枯萎,我还是个正常的女人!”
. S0 E( ?. t( u
/ O  `4 S; m- F( v, Y9 L  可是阿伟却离开她了!她心里怨道:“这个小家夥真是不象话,搞得我要死不活的,自己却跑掉了!” 4 W0 s% _) B1 M5 L% j. D
2 I# ?! g2 G+ x8 u, G# |
  欲火烧得她无法入睡,她的两手在乳房上使劲揉搓,但无济於事;她又将手指插进阴道中,来回磨擦……然而都压抑不住这烈焰的焚炙!直到天快亮时,她才朦朦胧胧地进入梦乡。 + w. P/ U9 V% M- p+ |

  `) b5 O: c- Q5 l$ a( q  自这天起,一连数日,阿伟竟天天半夜时分来到她的卧室,在她身上抚摸,每次都搞得她要死不活的。 9 y( o& X8 @# G
$ O1 w$ _) ]6 D+ I1 p
  她感到可恨的是,阿伟又总是在她因难以忍受而发出呻吟、扭动身子时离她而去!这使她更加备受折磨和煎熬!
0 m3 U2 F2 I2 X6 F- [6 Y* C( y4 z) D  l' _( b
  而且,经过几次之后,阿伟抚摸的技术确是大为提高,这就使她益发难耐!
9 F6 s0 r# Q5 h- l0 i( k' j+ S' _( D: z- [1 w0 J
  所以,每想起或看到阿伟,心里又是爱、又是恨,难以形容! 7 {$ b+ O# T/ ]' i7 I" z, [: C9 ~

, ^5 F9 I/ K- V( C4 f+ v7 T  但她仍然找理由为他开脱责任,比如她想:“这孩子还不懂得风情,目前只是对女性的身体好奇,故而只是天天抚摸自己,如果他多少有点性的知识,是决不会只抚摸而不进去的!”她想,今后若有机会,得对他深入进行一番性教育!
% Y% j# |# R0 ?" b  K
& q$ K; `% r. v0 ]/ {6 w  正好这天下午时,阿伟从外面回家,见慕容洁琼在厅中看书,便问:“妈咪,我买了几本关於性知识的书,都读过了。但有一个问题我不明白,想问问妈咪。” % l: X  S" _* \7 d! ~" i6 k- B

. R1 J, c0 R2 G+ m  她故意冷淡地擡头问:“什么问题?你说吧。” ' u! d8 B) p+ g% `. K) C
0 Q5 c, n: Y2 O, w, Q' q- R9 J
  “前几天,妈咪告诉我性交这个问题,但我不明白性交是怎么回事。想看书,但书上也没有讲到什么是性交。比如书上说性交会使男女都很快乐,什么‘欲仙欲死、如醉如痴’等,我不知道为什么性交会使人快乐呢?又如书上介绍什么‘九浅一深’等,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 N$ P5 {0 L6 D8 t" p
" g5 r0 ?- ?4 [- @* D, q$ |  慕容洁琼听了,脸上立即变得通红。是啊!一个年轻女子,忽然被问到性交的感受问题,这该怎么回答呢!" I" e8 Y  P# P' Z& s! O% U$ E* Z: h
但儿子出於无知,提出这样令人难堪的问题,也不能完全怪他,事实上,确实须要对他进行一点这方面的性教育。   a0 v3 S- T1 V6 Y; J
( R/ h7 s* C* W, P  d4 N
  她让自己冷静,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地说:“哦!所谓性交,是指男女生殖器相接,即交合、交媾。”
( P4 E$ b7 W; {( q8 e0 |" P- w8 |& z6 f2 N, o% R9 W3 _" x5 @' G
  阿伟不解地问道:“妈咪,男女生殖器怎么相接?” 2 \3 \! [7 @( X) D% Y+ F
" L4 c' U0 B+ n' u
  她脸不觉一红:“就是男女都脱光衣服,然后,男子把自己的生殖器插进女子的阴道中去。” 7 A. o5 E9 `+ K: v, l1 y( L5 A
3 v+ y3 o8 P: E  @6 v7 g7 B7 y
  阿伟竟没有看见妈咪脸色的变化,反而穷追到底地问:“哦,我知道了,男子把生殖器放进女子的阴道中,就是性交,对吗?”
% y7 b  U7 ?  ~* }( ^, ]7 ?. C. j. V# C. j( Q! d- G
  慕容洁琼对儿子这不知深浅的提问,似乎有些有点不耐烦了,她刚想阻止他继续再提问,但又一想:“我这是怎么啦?一个小孩子,本不知深浅、无所顾忌,何必责怪!何况,他不知道的事情,特别是这种隐秘的事情,父亲不在家,他不问自己的妈咪,又去问谁呢!”
$ e4 \+ O0 d7 I2 w! c( @+ j+ l
" ~: N" h$ M- e0 O3 B3 u" r  於是,她态度平和地问答了他的问题:“阿伟,性交不仅是插入这一个动作,而且是一个过程。在交媾开始之前,男子要先对女子进行抚慰,如拥抱、亲吻、抚摸等,在挑起女子的性欲之后,便可将生殖器插入阴道中去。交媾不只是把生殖器放进阴道,而且要动作,先插到阴道底部,然后再出来,这是一个回合,然后再进再出,又是一个回合。如此不停地插进再拔出,这种一进一出的动作,又叫‘抽送’。不停地插送,就是性交!知道了吗?”
+ x; x) t% S% Q6 @- E8 s
  u9 G5 f6 {& A1 Z( B, R  阿伟高兴万分,因为他这回懂得什么是性交了!但他还有问题:“妈咪,我不明白,男女之间为什么要性交呢?”
% x9 X, Z* A2 G  B# y
, e2 o% U* A, w& c) z  慕容洁琼至此,已无退路,只好回答:“在性交过程中,由於男女生殖器肌肤磨擦的作用,会使双方都感到一种十分愉快而美妙的感觉,一般称作‘快感’。”
  v$ X! Y$ `1 s3 l; n& \0 D$ k% [4 K# V2 W7 M
  阿伟听到这种介绍,心中感觉十分新鲜,然而却又十分生疏,他继续问道: 1 e/ ~: _% G) u) s+ R

. B- q, b: J# s% H" [  “妈咪,什么是快感?” 5 K6 |& z9 T6 Q, x; @1 G5 z

% O4 T, U4 j& x8 i. [: m; p  她当然知道什么是快感,但是她却不知如何回答,只好笑笑说:“这个问题,实在不好回答。因为这是一种感觉,一种体验,用言语难以说清,即所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只有性交的实践者才能体会出来。这点你大可不必急於知道,因为在你将来结婚时,与你的妻子会天天性交的,那时,你自然就能体验到的。 6 d/ H2 T2 V& ]# q

* o; [  B  X! x) `$ ?  现在,你连女朋友都没有,何必急於知道这些!”
# o6 S8 `3 l- m# \5 ~: @3 p6 e/ O- F$ P7 [
  但小夥子真有点执着:“妈咪,你可以简单地形容一下嘛!”
/ o0 Y# `+ t4 v% X4 N  u+ r2 n5 V
  她赧颜地轻轻摇头:“可是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来说呀!因为任何一本书上都没有讲过。”
6 [0 a8 \* p: B* F$ @4 o! k6 n/ J
7 ^, p1 L3 I5 n% I  他仍不罢休:“那……请妈咪讲讲自己的感受嘛,因为妈咪是结过了婚的呀!” - w. z: t7 `/ _) |+ \4 ]

& b1 k& b6 |" r  她的脸腾地一下红到耳根,连忙用双手捂在脸上,小声说:“阿伟,好乖,妈咪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既然你非要我说,那好吧……不过得让我想想,行吗?" t1 S$ L9 l5 q, c# ]) |- W. W

, c& L3 A  r9 Q  {+ J5 ?1 d0 q  好,我简单地为你形容一下:性交的时候,只是……只是……全身上下麻麻的、痒痒的,软软的……总之很舒服……” 4 y/ s8 _- N& z& C' \+ N6 t# v
. p2 _6 i6 V, }+ f* }
  阿伟对这个回答不满意,因为妈咪还是没有说出具体的感受,他继续追问道:“妈咪,我还是没有明白,你说的舒服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舒服?怎么个舒服法?舒服到什么程度?” 1 a, @6 p) t5 o! {

. ]9 |' V% I5 ^6 t) C  她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认真地想了一会儿说:“那种舒服似乎还伴着痛苦,好象让人无法消受,可是又欲罢不能,你不见小说上写的:使人欲仙欲死、如醉如痴,就是性交到高潮时的感觉。”
/ ^3 n: `* [7 F6 w, B2 [" s; u5 ~! W8 M6 |( I8 t! L
  阿伟张嘴还要再问。
2 d& B$ M2 {5 A' Q3 y, o( N: z$ k; [' F
  她赶快制止他:“哎呀,我说不清!你这个傻孩子,不要让妈咪说这事了,好吗!”
( R" P% j3 s2 ~9 I; j
( Z2 ^+ u  j" E% _8 P, m' i' ^0 w  阿伟迷罔地点头,他不明白妈咪为什么说‘无法用言语回答’,他只好接着再问另一个问题:“妈咪,书上说的‘九浅一深’是怎么回事?” - e. @) o  U6 X) k) z) ^

9 t# t$ i- S' ?' K  “至於‘九浅一深’,这是一个性学术语,指男子在抽送时,不是每次都把生殖器插到女子阴道的底部,而是时浅时深,时快慢。” 0 @' e7 y, w$ F) I  J

  @% @* T. t9 A, t1 U5 y0 _  “为什么要这样呢?每次插到底有什么不好?”
+ }: ]. f) b$ w, [' @4 n; Q+ f
# L3 Z" X2 \$ F! F* c2 v  “这就是心理问题了。你想想,当一个人想得到一个他没有的东西时,必然十分急切地努力去得到它,越是得不到越会感到急迫,性交也是这样的。女子在性交中,快感最强烈的莫如男子的阴茎插到阴道底部时,所以,她自然渴望男子每次都能插到底。如果男子不是每次插到底,而是没有规律,这样一来,女子就会急切地希望他多来几次到底的动作,而且自己在心理上判断‘下一次该是深了’,可是,实际上却是浅,於是就感到一种失望。一个人在失望时,往往是最迫切时,而且情绪十分冲动,甚至会乞求男子满足她,并且会不由自主地将这种渴求通过表情、眼神、动作、言语表达出来。而男子在性交中最兴奋的莫如看到女子被自己弄得欲仙欲死的神态,为此,他便可以实行九浅一深的技术,去极力地挑逗女子,使她急不可待,心中渴望深入,性欲更加强烈,看到女子这样,男子自然也会更加冲动,这时,双方都会得到更加美满的快感。”
# I+ x: e  k4 F4 }2 x第四回色胆敢包天偷钻神秘窟久旱逢雨露喜进温柔乡当天的子夜时分,司马伟又象往日那样,在他心爱的妈咪“睡着”后,又悄悄地来到了闺房。
, B2 q  a6 Y1 u
$ _2 |5 n/ W$ `% x  慕容洁琼听到那熟悉的脚步声,心中象被小鹿冲撞般激跳不已,她真怕他再将她告诉他的有关性交的知识在她身上实践一番。   F, G* g$ ~$ n8 o/ _1 W0 u
5 `, [# V( T+ I# ^+ ^8 R8 f- p
  但不管如何,这晚,阿伟的抚摸又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快乐,可是阿伟没有那么做,仍然是直抚摸,她总算放心了。 6 M: b" Z/ s' `+ G6 b8 U

2 h+ D4 R4 Y* g8 I  但是,阿伟的抚摩技术越来越熟练,搞得她欲仙欲死,到后来,他把手伸到她的阴道中抽送,几次触到阴蒂,使她全身战颤。她实在忍不住了,她竟不由自主地大叫了一声。
8 j, `( h0 U- l& D9 p
6 h6 r  |7 L8 [) p# B  阿伟见状,慌忙停下手,匆匆地离去。
+ K7 d/ A+ \' Y# J) r9 {) G( I* w7 R
3 [  w# S+ l9 a  慕容洁琼对阿伟的离去没有感到欣慰,反而有一种失望感!她只好再次自慰!
6 Z0 D8 r, Y* _( e) c) u( q9 f- m: x% l$ f, I: N
  又过了许久,她才渐渐平静下来。
1 V. d8 w( _4 N3 P0 H# ]
2 y) p2 L" ?* p$ j$ G: s. r4 N  心想,这样下去,自己会受不了的,因为性欲已被挑逗起来,无法抑制,但又不能与自己的儿子性交,这怎么得了! 5 M& {  ^8 c* d2 t' C8 v+ G2 K

4 q4 i4 l1 y  w! j6 V! x. e) ~' h/ S4 L) o- w( k6 q. W
【下载地址】:http://www.fmpan.com/file-520702.html  M* F; v: Q9 _2 ^8 t
【下载地址】:http://www.disknic.com/file/9faf681e413e8891.html5 P: `0 Q+ E. u, E) W4 h
/ A" x1 R5 j8 s- Y1 c+ T9 `7 e

回復樓主 親!! 現在是後半夜!妳失眠啦?餓啦?通宵加班?還是想WK啦?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info@waikeung.net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