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綜合論壇, WK综合论坛

查看:137 回復:0 發表於 2017-1-3 19:04:21

尚未簽到

發表於 2017-1-3 19:04:2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VIP精品區,資源無限好賺金任務區,輕松賺金幣
加入VIP,享受高級特權宣傳賺金又升級,超級棒

《迷路》(珍藏全本)作者:未知 TXT [複製鏈接]

《迷路》(珍藏全本)作者:未知  TXT
! L" M, Y: y1 c0 C3 z" _7 q* a【内容节选】:
  b% {' {. b. U$ ?6 B6 M; Y( l                序章
3 ^6 g. t* A9 L2 ~* t" s, |5 y: v
; Z) w3 ?' H" V. X# J  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城中村,和其他城市的城中村没什麽不同。这里有许多
7 X9 C2 N) f+ F3 w% o6 h& G0 a私人建的三至五层小楼,有很多都是租出去的。
& s" h" v! b, b. l7 j
  K  U0 C4 g# G3 M+ Z5 `5 v  也有的小楼建得比较高,建到八至十层,在外面看到的样子很象九十年代兴
& @, z7 U' A1 L& R建的标准居民楼,里面则多数是租给一些地下小工厂作厂房或仓库。# q3 @& i8 y) V3 |5 Z) P$ K
$ k( `& t  }; U1 Q
  在城中村里没有城市常见的下水道,只有露出地面的引水沟。一下大雨,很
$ l0 x% X, G6 `/ ]+ n4 H' ^多低洼地就会水浸街。那些小工厂,有许多都没有经营执照,生产的东西五花八$ g& `4 I6 a1 u3 O, e& K
门,什麽都有,一般都在早晨或黄昏用小型货车把货运出去。所以一到上下班的
- w! Y5 S* t+ p5 Q; Q' K- y高峰期,车子和人流总是把巷口塞得满满的。人也过不去,车也过不去,车上的
/ V, p% [* b$ D5 s人就不停的按喇叭,形成一幅非常热闹的画面。
: t+ }, v+ [7 T$ ]5 l% Q. t6 N. I) U3 H( Z: i6 Q9 c. d
  在这个热闹的画面里,差不多每天都重复著一幕让人赏心悦目的镜头。每天
% Y" F; K$ \* c4 w) n# C的下班时候,就有一辆黑色骄车开进小巷,从透明的车窗向里看,总会看到一个
1 i1 T& K$ A. F- D清瘦又秀气的年轻人,穿著得体的名牌衣服,安静地坐在车里。辆车也跟其他来
6 c) k  s3 ~  T9 m8 e往的车辆一样,每天都在这个巷口被塞住。时间长了,周围住的人都知道那是开. n6 n& u" G3 i, P: w6 F
服装厂的郁老板的小儿子阿成。
# l0 v2 {. m- B. x6 D5 u
# z7 ^! O; f0 Q1 H1 I* ]& o1 w, ?% Z/ \* n) A" `0 Q( n- U
                第一章' H- N# I) O6 V0 R3 J" ?; _3 h

& ~% y) u& q$ D  我叫郁成,我的父亲是个服装厂的老板,虽然他也算小有金钱,但却十分小
" T- s7 j, {! V. B气,从小到大,我并没有享受过稍微奢侈一点的日子。我有一双大大的眼睛,这
2 w( k9 P4 |% c! v7 L1 P) G个是遗传自我的妈妈,但我总喜欢眯著眼,好象是为了这样能专注一点。
$ P& ^4 j( G2 _- U  D+ m) [, @
) R% i* M. f4 }! H& o2 C2 H0 t  因为不喜欢看书,所以我的视力满好的,身材比例也可称为完美,今年二十& {# v/ m* }0 }' j9 ~/ `
岁,已经大学毕业了。我现在在一家外资企业工作。能这麽快结束我的学生生涯,
8 J9 R- S* X! T2 y6 A4 U) H8 Q6 R& d) s是因为我有一个怪病,这真是我说不出口的苦衷,这个病让我在小学跳了三级,
5 q! Q* A9 g/ T6 Y; P/ [7 w7 B/ Q7 R  Q初中跳了一级。
( Y( U' U. E9 B, U- a  ^. I  ~6 ?* T2 G( K" \0 t+ {" U* P5 F  e
  从幼儿园的时候起,我就很怕看书上的中文字,不知道为什麽,中文字我看
$ X  H5 @$ E+ R0 ?; k  {8 [" o著会有恐慌感,这让我小小的心灵受创很深。我害怕别人知道我这个毛病,於是! E) d# S% i  s0 \6 O
就把上课时老师讲的东西和书上的东西都记在脑子里,这样就可以尽量减少看字+ ~* d! S& p% C5 j2 ]' j1 M; j- D6 J
的时间了。
+ ?/ a6 h" j2 e; p( C: r% M$ Q) b6 s. j. h' s
  到了小学,我的中文字恐慌病更重了一点,我实在没有办法,就把以前的办
2 M8 J$ D5 m9 w& K! t( _# Q9 K法一直用下去,一样是把所有书上看过的中文字全部记在脑子里。我用过的课本
- G: Z$ T) @6 U% D每本都很新哦,呵呵,因为它们很少被我翻动。也是天公疼憨人,没想到因为这7 H8 g1 h* @7 w
样做,我的记忆力变得很好,学习东西也变得很快。别人背五六次都记不住的东8 n3 a% Y" u. y7 W# [
西,我看一次就全记住了,而且一字不差,(那当然啦,这可是一种强制性的记
# J: E; v: w5 e+ H' _& e忆咧。)& x2 _6 a8 L) G$ I! p
- H+ a5 _3 c$ |
  因为这个缘故,我的考试成绩很不错,所以跳了好几级。让我很快就完成了
0 _( a# R0 Q% ^我的小学学业。这让我的妈妈和爸爸没少自豪地在亲朋好友面前夸耀,我在背後. t# ^0 H( W8 m6 d
只有苦笑而已。初中和高中,也是这样一路走过来了。就这样,我带著这个文字
: [5 d1 [$ h8 L( L0 `4 _& S& n3 |恐慌病一直长到二十岁,而且顺利从大学毕业了。
# |! n& q) i; e) z2 d0 Q! c( \* y  V) T  ]6 g" `& h+ P  Y% |* i" D3 q
  如果我告诉你,大学里学的每门课的课本我差不多都能背下来八成,你也会
! ]6 A% |! G2 h2 d吓一跳吧。你不相信,说真的,我有时都觉得自已是个满厉害的人。大学毕业後,$ i8 d- U# M' K  f# |
我几乎每天都会抽空去父亲的服装厂学习管理。现在我上班了,一样是每天下班
; Q* @, Z9 |- W2 w都会去父亲的厂里跟父亲学习管理,然後再一起回家。. p- Z9 B: b3 @. @
. X3 Y3 b: N/ l% g! \: [* Y1 s
  但是最近工作忙,这样两边跑弄得我好累,身体有点吃不消,有些神经衰弱,  E7 y3 j5 R0 |) X9 S9 l# V* K/ j
所以我跟父亲说好了,每天的学习暂时改为每个星期五去。这几天的晚上都睡不
% s: _, M( T5 H. G好,年底了,许多事情都堆在一起,工作又忙又累。# F# e. I1 V0 e1 {

- d8 \; S# U2 D7 t4 A2 I  今天是星期五,下班後我拖著疲倦的身体去拿车,坐在车里,我想干脆回家
( K( L' R8 \* L- N1 n9 j& W  b好了。本来是不想去父亲的服装厂的,但是等我停车时,才发现已经到了服装厂
" ]. m( z; s3 Y/ I; ~4 T4 O( d$ a的门口了,真是可怕的习惯啊。既然来了,就进去看一看,如果没有什麽特别的
- r( R% w' ^! |; A9 W; v/ k6 u; w事,再回家吧。) s) s. L; s" f
+ c4 V% j. W- O0 C  o' F' l
  刚开车进厂大门,就看见父亲的车子,父亲叫我自己先回家,他要去见一个5 Q2 u* X/ Z1 C$ a9 C
朋友。於是我就回家了。回到家里,妈妈也不在家,我抛下公文包,洗了手,从# o1 O8 y7 b& U+ H& A' T
冰箱里拿了罐啤酒,咕噜咕噜喝了几口,嗯,真爽快。家政助理小珠问我晚上要! t& m' z+ f4 k& _3 W2 Q. n& H
吃什麽,我就说随便弄点好了。半靠在沙发上,我打开电视机看新闻。0 u7 @4 J/ i6 i9 n# |  B" E- R& u
; A% k- J- |4 ?9 F! U
  没有多一会儿,才不过喝了一罐啤酒,我就倒在沙发上睡著了,不是因为我. {/ E) o$ q/ P) G
醉了,而是太累,一放松就支持不住进了黑甜乡。在半梦半醒之间,我好象走进1 O) c' K6 ]3 T) f$ O! d0 q
了一个白雾围绕的森林,就象小时候经常在学校旁边经过的那个森林。0 T8 _* m. P: I+ o8 \% `
# `! z' K! i) n* W6 x4 [( i( O- Z7 C
  但是这个森林又与那个不同,它有著极浓极密的雾气,能见度很低,只有距
+ V3 e7 p8 x- X  N( h$ L7 t离在一米以内的东西才能看见。我看不到路,於是就在其中一棵树的较低分枝系6 O) ]1 g& h: e
上了我的一条鞋带,然後拖著一只松开了口的鞋子,踢踏踢踏地慢慢地向前走。/ \* l0 D5 q# j) r1 O: r- o3 S5 c1 _
3 _# o5 i+ d7 K* Z  i
  大约走了半个锺头,我又回到了那棵系了鞋带的树下,这有点邪门耶,但是,& W( ^& ]8 \7 J8 W: v: {0 A- D$ A
我就是不信邪,又向相反方向走了一次。一个多小时後,我还是回到了那棵被我% i! Y) i* F) ~
做了标记的树下,这下怎麽办才好,迷路了,我走不出去呢!
: f# Q/ U1 E# N# N9 ]3 n3 H0 Y% A2 t. S. N
  我摸了摸口袋,找不到手机,喔,对了,手机放在公文包里,公文包被我放7 M+ A; U3 Y( w" G
在沙发上了。叹气,我怎麽会迷路了呢,四周的雾气湿湿腻腻的,身上的西服已8 e& E9 U1 A- F/ o
经被弄的有点发潮。真是好烦恼,转了两圈还出不去,明天是要回去加班的,很
: M/ j! j# X9 [) f多很多的工作堆在那儿。走得有点累了的我,把挂在树上的鞋带解下来,又系回
( @2 p+ e0 |, i" o$ v% r鞋子上,反正找不到路,那就让鞋子穿的舒服一点儿吧。/ z: i8 Y0 l# F9 M9 N  x
+ m( ]1 I; M2 Q$ Z, H
  出路在哪里呢!前後左右望出去,都找不到,弥漫无边的雾围著我。我想凭% q# K" G/ P0 V" l
借阳光来分出南北方向,可是望望天空,灰灰蒙蒙的,哪里看得见太阳。/ h5 V- m- r& l3 c. n4 U  O1 e& \
9 z5 o$ N0 [* m# v" a# E, w
  我实在是累了,这个时候,肚子咕咕地叫起来,突然想起家政助理小珠做的$ m; a0 G( l( x! C. F' @
晚饭就快好了。好想吃哦,小珠可是做得一手好菜,啊,不知道今天晚上吃什麽?8 t5 h8 _0 n3 s  p
' f. V! R6 O. X7 l! g  Y
  越想就越饿得要命。我只有用力吞口水,再把皮带扣往内扣两格。, }8 [6 {$ T& _, S
: Y4 o1 D& y5 |, D6 g# m% O8 r
  就地找了个树墩坐下来,但是坐得并不舒适,因为树墩也是湿湿冷冷的,很. W1 w. {! j- x, E* ]
快寒气就侵入我的体内,我不得不又站了起来。这时,在十点锺方向出现了一点
4 p3 h6 m3 [  M% J! o* E3 `# S微光,而且还闪了一下子,就好象旧式日光灯光管刚打开那样的晃了晃光亮。
( e8 k0 s& A# F4 J; _4 o/ @/ R& ~- d4 r3 c/ K
  我不由自主的向著那个方向走去,我的脚步甚至有点急迫,生怕那点微光就
5 B" w) s2 }9 W  d' {* e0 U象幻觉一样,突然就不见了。我以为很近的距离,却是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大约, R, B$ S. g' }2 E+ U2 C% i
走了十几分锺,我看到了一幢漂亮的二层欧式别墅。; D4 n, o! o$ u$ x/ G
, l) y% B& |7 j1 G
  从外面看好象是很新的样子,我猜可能刚建好不久。空气中还能闻到淡淡的
# H1 y: R4 D4 A% ?油漆味,而且这里的雾也淡了许多,能见度大约有几十米了。也许别墅里的人能
7 j* X, u- S& Q- n1 z2 |& c帮我打个电话,或者送我出去。我抱著这样的想法,走到别墅的大门外按了门铃。9 P7 Q2 k; g; ^' i
. q9 D9 W! x) S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很久都没有人应门,我向别墅里看,房间里! Q, F- ~: Q/ X6 m
的灯都亮著,那麽应该有人在,我试著轻轻转了一下门把,门就开了。「有人在6 D0 b( [6 ]: b
吗?」我一边大声问,一边走了进去。
, m6 Q/ z5 g4 J3 P
1 G2 F9 }* Y0 k2 m8 G( z- ]$ c  还是没有人,客厅是那种极简主义的装璜,一眼望过去,除了淡淡的或纯纯1 |7 Y. x! S# B6 a- F
的白色,就没有其他的颜色了,显得非常的洁净高雅。至於家具,除了一套粉白- p: t5 T9 [+ w8 z6 E
色的沙发组,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可是,天花板的吊灯却是繁琐的吊兰款式。
  q0 I6 g, H  ?8 F7 @, ?0 u! g, \  W" A" ^# w
  几可乱真的白色小吊灯,大约有一百朵吊灯花,错落别致地点缀著天花板,
' y# X7 }6 w% m就好象在天上开满了花一样。地板上铺著厚厚的纯羊毛地毯,走在上面,没有一
1 [8 M6 Y" G) b" ^- }0 @5 @5 U) a; {点脚步声,我看到我的鞋子在一路上留下灰黑的脚印,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於是
/ N& \, T0 A; _6 |$ ^  [, n把鞋子在玄关脱下来,光著脚走了进去。1 f; z2 b% Q- A6 X% a& H
* _) j8 [: p3 H
  沿著楼梯向二楼走去,上到二楼,只见那麽大的二楼,居然只有一个房间,  P* u. ~6 g1 V3 L0 I
房间的门是开著的。为了尽快找到电话,我走进了房间。但是,我被眼前的景象
2 ^' n  |* M. w: u4 P$ X) P震住了。房间仍是白色调的简约装璜,一张白色的巨大的水床放在房间中央,床. x1 c  ^8 ]' i! f& V% d  w
边有个大大的可移动的床头柜,一堆质地精良的SM器具有条理地放在床头柜上
* l& r0 _' a8 f. ?2 \' @面。0 P7 j4 n0 F5 C. B

, F* {1 f1 z! I, A% A; f0 a% y, O& N  最吸引我目光的是睡在水床上的年轻男子,他…他…他居然什麽都没穿,赤
& T) R7 f/ i& |6 X0 Q8 z+ b裸的身体修长强健,肌内均匀而有力。棕色的皮肤光滑又细致,连在身体中央的
- v. {/ {7 u/ E1 s, W小弟弟都长得很可爱。他的全身上下,找不到难看的地方,实在无法用言语来形( O9 n2 r& l$ W4 R, l' D6 b' W
容他的俊美。1 ]' Y1 C6 n" ?9 K

9 m6 t' x4 h0 v0 H. i' s  我,活了二十年,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已会看一个男人的祼体呆住了。0 A7 f8 y" k2 T7 H) D

+ \; w5 d5 R/ r( k  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象他这麽英俊的人。我的脚带著我,不知不觉地慢慢走近- J, j/ y* H( e, L
他。* W& M5 e* Q0 X/ k# G# s  [4 y; V$ k

, K3 j! s6 n' Z, t  他闭著眼,仿佛正在做著好梦。短发又黑又亮,衬著他年轻的脸,脸部线条
4 [& o# d. f9 J! M6 E非常完美,浓密的眼睫毛显示他是一个多情的人。鼻子秀气得来又很高挺,嘴唇
- {, E) z0 ?" M5 q- o% \7 s' t/ ^9 L9 z的轮廓如同雕刻出来一样有棱有角。这简直是上帝的杰作。
4 A, f/ v9 @2 i' v0 l5 X3 I9 `6 I' ]$ T& X  z( d
  我好象中了降头一样,情不自禁地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或者我的心也在
2 V  F  a3 `1 U让我走过去,走过去。离得近看他,更加觉得他的美是那样惊人。我的视线定在
- O& s" S9 N, c$ @0 O/ m6 d他的身体上移不开了。我抖著右手碰了一下他的手臂,「先生、先生,醒一醒!」
" \8 |* Q1 r. x0 I! J. C- h
& A% S) t  w; t* D7 G6 C  他没有动,我又用力推他几下。水床随著他的身体摇摆著,他的小弟弟也性
! T, C2 F* K% B7 N感地摆了摆。他还是没有动。「起床了!」我靠近他的耳朵大声喊。雷打不动的( G" q# d1 P4 E, h1 H1 Y, j& [. j* G
他让我无力了。按照我的那种推法,那种吵闹法,正常人应该醒了。可是他还是3 x" J$ n9 }# v
没有动。" t+ q" u  ]" A" Q- e0 D
/ g+ j- X: A7 f, ?3 n4 M$ ]
  於是我不再管他,开始在房里到处找,看看有没有电话。没有找到电话,却
% ^% U+ i/ T' ]5 R, V见到床头柜上满满的SM器具。3 a! _$ J; w  B' F" l

7 X( q. p# a  }4 p# o; B% r; p3 N1 n. @; a7 V7 }
【下载地址】:http://www.fmpan.com/file-520701.html/ d, }5 s9 N" E5 H( V
【下载地址】:http://www.disknic.com/file/b766b54e29f8e537.html
% c: h+ b. x& O) E% L( @+ F
4 Y+ w, R7 E+ J% Q" @" Z( X/ E

回復樓主 親!! 下午好,中午養足了精神嗎?讓我們一起渡過下午茶時間,WK有您更精彩!

 分享同時學會感恩,一句感謝的話語,就是最大的支持!  歡迎交流討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c重要聲明: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言論的方式運作,WK論壇對所有言論的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言論只代表發佈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務必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 由於本論壇受到「即時上載言論」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言論,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內容出現「真實性、立場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絡我們:info@waikeung.net論壇有權刪除任何言論(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SiteMap[網站地圖]

發表新帖 返回頂部